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711章 净心

武神风暴 第711章 净心

    靖王爷在长久的沉默后,终于睁开眼,情绪已经恢复平静:“放开王子维,放走苏千落和癸水尊者,沙瀑佣兵团永远不得踏足燕国,唐焱永远不得踏足我的领地。满足我的条件,我放你们全部离开。”

    “外加一条,杜洋随我们回天魔圣地,在我儿坟前跪拜!”天魔圣地阵营里的一位老者满目阴沉,杀气腾腾的盯着杜洋。

    “你是在开玩笑?我要真过去,就不是跪拜,而是……刨坟!”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命债,你得还!”

    “哈哈,笑话,命债?武者世界讲什么命债,你老年痴呆啊!你杀的人早就够你凌迟一百次了,你怎么不还债?”杜洋回应的犀利,大有唐焱的风范。

    “不要吵了,今天到此为止,接受约定,你们全部离开!”靖王爷威严打断他们的对峙,现在的局面多待一秒都是尴尬,继续纠缠只会落下更多的笑料。

    燕星寒也在此刻返回,朝着天魔老祖做个眼神示意,今天到此为止了,都别再闹下去。天魔老祖不甘心,但还是制止了麾下尊者们的坚持。

    恩王爷朝向赵子沫等人微笑着颔首:“各位朋友,可否给本王个情面,今天到此为止,满足靖王的约定,我们一起带走唐焱。”

    “我们只为救唐焱。”昭仪提醒着众人。

    “先把老头给你们。至于什么苏千落,等唐焱苏醒后再给你们送回来。”杜洋控制着石林移动,其中一棵石树碎裂,现出其中完全不似人形的王子维。

    靖王府的护卫们赶紧冲上来,小心翼翼的把他带出来。

    靖王爷态度坚决:“现在就交出苏千落,接受我所有约定。一项不成,永远不得离开。”

    “我们一不认识什么苏千落,二不了解情况,怎么给你交出来?”

    恩王爷道:“侄儿作保,一定让唐焱归还苏千落和癸水尊者,约定沙瀑佣兵团离开燕国,请叔父放心。”

    “放人,立刻离开三生城!”燕星寒替靖王做了决定。

    “撤!”昭仪挥手示意,杜洋和赵子沫等人警惕着散开了武技,把昏迷不醒的唐焱守护在中央,迅速离开古城。

    “叔父再见,侄儿改天拜访。”恩王府的人随即告退撤离。

    古城东部。

    瑶池圣女已经等候:“随我回圣地。”

    五天后,唐焱从昏迷的黑暗世界里苏醒过来。

    不同于一直以来的情况,之前无论多么重的伤,最多昏迷半天。这次是整整五天五夜,睡的很深、很沉,就像紧绷多年的神经完全的松弛,没有压力、没有警惕、没有纷扰,婴儿般睡的很香甜。

    一股奇异清凉的气息在全身流转,不同于佛心、不同于生命雾婴,这股气息非常的清爽,像是洗涤着灵魂,净化着心神。

    唐焱醒来后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爽,由内而外的透发着轻松,全身每个细胞都像是雨后新芽,就像被彻底的清洗了一遍。

    这种轻松感是里里外外的,也包括精神状态。

    “黑哥?我们现在在哪?”唐焱撑起身子,神清气爽,忍不住用力的伸展着懒腰,骨节发出清脆的摩擦声。

    黑水蚂蝗同样陷入深度沉睡,没有回应,靖王府一战本就是被强行惊醒的,且再次严重负伤,事件结束后就斩断联系闭关修养。

    唐焱起身,轻松地做着伸展活动,边环往四周打量房间布局。

    凌华铜镜、雕花木桌、香炉袅袅,处处流转着所属于女儿家的细腻温婉。靠近竹窗边,花梨木的桌子上摆放着几张宣纸,砚台上搁着几只毛笔,宣纸上是几株含苞待放的菊花,细腻的笔法,似乎在宣示着闺阁的主人也是多愁善感。

    竹窗上所挂着的是紫色薄纱,随岁窗外徐徐吹过的风儿而飘动,散落点点光亮,让房间多了份欢快明媚。

    唐焱感觉好奇,闺房?这明显是个女孩的房间,连床铺都是浅淡的粉色,绣着几朵骄傲莲花。

    ……吱呀……

    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个长相乖巧的白衣少女端着一个崭新香炉走了进来,冷不丁看到站着个人,啊的声尖叫,差点把香炉扔出去。

    嗖嗖嗖,三道白衣身影第一时间闪身进来,眸光锐利,纤手迷蒙着白莹莹的迷雾,散发着刺骨的寒意。

    可待看清楚是唐焱后,三位面带白纱的曼妙女郎皆是惊喜:“唐公子?你醒过来啦!快,赶紧去通知长老。”

    “先等等,这里是什么地方?”唐焱叫住她们。

    “唐公子请放心,你已经安全了,这里是瑶池圣地。”

    唐焱揉揉额头,努力回想当天的情况,模模糊糊记得赵子沫他们出现了,然后就莫名其妙就昏过去,莫非是圣女最后出手了?

    “唐公子先在这里休息,我去通知长老们。你已经昏迷五天了,他们一直都在担心着。”

    “不管用了,我自己过去,其他人都来瑶池了?”

    “嗯。全部都来了。你的几位朋友们,还有恩王府的人,镇国将军府的燕萝小姐在这住了三天,前天刚走。”

    “带我过去。”唐焱示意她们带路,随着离开房间:“我当天很快就昏迷了,什么事情都不记得。后来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靖王府是怎么答应放人的?”

    “双方只是对峙了一段时间,没有交手,最后也算是比较和平的解决了这件事情。我们不清楚具体的经过,唐公子还是去问长老她们吧。”三位白衣弟子领着唐焱离开坐落在山腰处的幽静庭院,沿着山花烂漫的小路向山顶走去。

    一路小溪潺潺、小路幽幽,环顾四周满是清脆的古树,环绕着稀薄的迷雾,路径周围都是点缀着色彩斑斓的花群,山林里面有着玉兔散布、有着灵猴嘶鸣,远空还有仙鹤环绕。

    美轮美奂,宛若仙境!

    虽不如南凰仙宫那般磅礴大气,却有着一分玲珑细致的宁静。

    整座瑶池圣山都透着祥和与安宁,空气更是纯净的不沾丝毫尘埃。

    唐焱欣赏着周围的美妙环境,体味着青山绿水里的安逸,心情异常的开朗,脸上不由的挂着浅浅笑意。

    “唐公子笑什么呢?”随行的女郎好奇的问道。她们倒不至于像外界那样‘看偏’唐焱,能够得到穆柔钦慕,又能让圣女亲手援救,这样的人至少品性没问题。何况瑶池圣地几十年都见不到个男人,她们都感觉到挺新奇。

    “没什么,就是感觉很久没这么轻松过了。”唐焱活动着肢体,浑身轻松,心情说不出的愉悦,连眼前的世界都布满了色彩。

    “是不是要见穆柔了,心里激动?”三位瑶池弟子抿嘴娇笑。

    “或许是吧。你们这里环境真不错。”唐焱脸上带着清朗的笑容,不再轻佻,不再顽劣,感觉就好像……好像是自己得到了净化。

    没错,就是这么个怪怪的感觉。

    浮躁和易怒的情绪都得到了舒缓。

    因为环境的缘故?还是得益于此次深沉的睡眠?

    “稍等稍等。”唐焱走着走着,忽然想起了什么,示意她们等一会,拐道进了旁边的林地。

    略微调整情绪,从黄金锁里面取出了装有白泽羽的锦盒,这是要献给圣女的礼物。

    顺便还有一个特殊的俘虏,苏千落!

    “你还没死?”苏千落出来就恶语相向,用力裹紧身上的棉被,恨不得亲手杀了唐焱。

    唐焱轻咳几声,招出件衣服,递给她:“自己穿上吧。对于之前的事情,我说声抱歉。你当时想杀我,我情绪不太正常,做了些过分的事情。不过从今天起,我们之间的事情一笔勾销。我放你回靖王府,也保证不会再对外提起我们之间发生的……嗯……这些不愉快事情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对你对我都有好处。你回去好好伺候你的靖王爷,也别再来找我的麻烦。否则下一次,我不会再留情。”

    “你要放我离开?”苏千落一把抓过衣裳,警惕着唐焱。她清楚唐焱的为人,根本不是个好人,该不会又在耍花招吧?

    唐焱摊摊手,撇撇嘴:“谁知道呢,可能待会就改变主意了。”

    “你会好心放我走?收起你的小把戏,我没兴趣陪你玩闹,要杀要刮痛快点。”

    “我是真心想道歉,要不,你捅我一刀?”

    苏千落冷哼,生怕一靠近就被唐焱扯进怀里,再次受到凌辱。

    “无所谓了,就这样吧。我会安排人送你离开,回去好好享受你的王府生活。”唐焱都不清楚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就是忽然间感觉离开兽山以来的事情做得很荒唐,像是被莫名其妙的烦躁感干扰?可明明都是很自然顺畅的举动,没有谁来干扰。

    现在忽然间……静了心……

    是瑶池圣地的影响?还是因为其他的?

    他想不明白,反正隐约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真放我走?”苏千落的眼神很冷,越发感觉到古怪。

    唐焱没有过多的解释,径自离开树林,找到了等候在外面的三位瑶池弟子:“树林里面有个人,拜托各位派人送下山。”

    三位弟子不明情况,也没有多问,分出一人进了树林。

    不一会,苏千落被领了出来,还是在全神戒备着,但因身体极度的虚弱,只能警惕而做不出什么还击的举动。

    “唐公子请吧,他们已经得到消息,都在正堂等候。”

    唐焱回头望了眼苏千落,眉头稍微的皱起,恍惚间有种错觉,貌似自己的性情有了些许的变化,就像已经不再是自己了。

    是经历太多的杀戮和危险带来的影响?

    还是过度激发毁体术留下的后遗症?

    又或者是因为邪祖?貌似他老人家已经沉寂很久了,再没有出来兴风作浪,自己都快把它给遗忘了。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