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756章 轰动

武神风暴 第756章 轰动

    深夜,城主府灯火通明,戒备森严,老主一直坐在大堂里,不眠不休,等待着凶禽部队传回的消息。

    他略略有种不祥的预感,仿佛很久以前就曾预想会有这么一天,会重新面临契约一族的崛起。

    既然命运让其再度轮回觉醒,事情就不会这么轻易地压制。

    他在等候消息,也在迟疑是不是需要把消息汇报给王室。

    食龙鳅啊食龙鳅,你终究还是盼到了李病回归的这一刻!

    但你已不是当年的食龙鳅,他也不是当年的李病,这份契约能否在这一轮回延续?

    在得到老主出关的消息后,越来越多的将领和城府管事们前来拜访。

    老主多年未曾出现,他们有理由前来拜访传达善意。

    但老主沉默不语,没有理会他们的丝毫意思,受到大堂压抑的气氛所慑,前来拜访的老人们都默默地留下陪着,年轻代全部退下,将领们则急匆匆返回各自营地,召唤自己的部队进入戒严状态。他们不清楚老主在担心着什么,但在记忆里面从未看到老主有过类似的表现。

    夜色如墨,古城静谧安宁。

    来自大雪山方向的风声悠悠弱弱的传递到这里,带来一分另类的宁静,弥漫在街角屋檐。

    与城主府相聚不足千米的内城某处,有座标志性的建筑物——灯塔,它是阿贡城远瞰雪山的瞭望塔,也是最高的建筑物。

    虽然是和平时期,驻守的部队仍然很多,从灯塔底部到顶部,守军数量从几百人到几个人递减,但人数虽然减少,守将的实力却逐步增强。

    坐于灯塔最顶部的乃是城主府的一位尊者。

    这里也是他的闭关之地。

    只是在今晚这个紧张又微妙的特殊时期,他竟然躺在床上睡着了,睡的非常沉,一朵朵金色蝴蝶在他周身翩跹起舞,让整个床铺都蒙着层金色光华。

    远远看去,就像是个沉睡的金蝶!

    这是……迷魂印!

    在这件一直都是他独居的顶部石屋里,多了个黑衣黑发的男子,倚坐在窗口处,静静地远望着千米外的城主府。

    正是悄然离开旅店的唐焱。

    他安静的坐在那里,意念如潮,朝着城主府缓慢的渗透,尽可能的避免着强者,也在探寻着强者的实力境界。

    唇齿开阖,一个金色的小剪子在舌尖欢快的跳跃,迸溅出类似电芒般的金色光华,看起来非常精致迷人,像是件工艺品,但是弥漫出的锐利气息让人不敢直视。

    根据半天的见闻了解,城主府里面真的有位半圣级的老主,还有两位三阶武尊境的强者,一位是现任城主白骨尊者,一位是城府的守护长老,是老主身边侍奉多年的老奴。

    唐焱没有急着闯进去探查,他在等,等待五万凶禽铁军的回归,也在思索着对策,如何完满的解决石村的状况。

    其实……

    事情的发展有些超乎预料,从五万凶禽远扑雪山来看,城府对于石村的重视程度已经达到‘夸张’的程度。

    唐焱本想轻松解决这件事情,毕竟时隔三千年,稍微的威慑就能化解,但是……回想上午的五万凶禽,再看现在城府的灯火通明,一抹不祥的预感升上心头。

    貌似闯进泥潭了。

    城府,老主坐在大堂上首,身边一盏残烛摇晃欲熄,照应着他苍老的面容,众位老人默默陪着,气氛压抑又怪异。

    外面的守将们尽量不发出声音,也阻止着某些晚辈和婢女的误闯,生怕惊动了老主。

    忽然,老主抬了抬眼皮,充满沧桑的眸子投向了远处。

    千米外,灯塔顶,唐焱舌尖的金剪陡然一顿,隔着漆黑的夜空凝视着城主府的大堂方向。

    老主缓缓起身,拄着拐杖走出大堂。

    众位老人们从梦想里清醒,纷纷起身跟上,奇怪的面面相觑。

    外面的守卫们连忙单膝跪地,恭恭敬敬的叫了声老主。

    老主没有作何特殊表示,就站在大堂前,平平静静的看着远空,眼眸一扫沧桑昏沉,清澈如水,明亮如光,凝视着远空。

    其余老人相继远望夜空,可夜色昏暗无光,什么都看不清楚,凝神探查,也没有什么发现,心里更是感到奇怪。

    唐焱在窗口停了会,吞下了舌尖的金剪,挥手收走了床上尊者的金色蝴蝶,纵身跃下千丈高塔。

    像是夜幕下的猎鹰,消失在漆黑的古城高空。

    床上的尊者幽幽醒来,莫名其妙自己怎么睡着了。

    城府里面的老主继续望着高塔,良久,平静的开口,声音沙哑:“去查一查。”

    附近的黑暗里,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人垂首弯腰,继而无声消失。

    “老主,出什么事了?”众人皆是一惊,老主竟然把贴身老奴安排出去,查什么?查谁!!

    唐焱回到旅店的时候,院子里竟然点着蜡烛,两位老人和小丫头婷婷竟然全部都在,还多了个穿着普通军服的士兵。

    看起来四十岁的样子,胡子拉碴,有些疲惫,但还是满脸温柔地笑容。

    “多吃点,知道你今天回来,给你留下的。”

    “来,还有小半只烤鸡呢,今天来客人了,剩下了些,婷婷舍不得吃,给你留着。”

    “别急别急,喝点汤。”

    老妪不断给男人扒着菜,慈祥地给他整理着衣服。

    虽然只是些普通粗饭淡菜,但男人吃的很香,大口大口的咽着,小丫头婷婷踩着凳子踮着脚,哼着小调,站在男人后面高高兴兴地给他梳着头发。

    老人吧嗒着香烟,坐在桌子对面,跟男人随意的谈论着军队里面的事情,老妪不断地唠叨着,时常打断老头子,关心着男人的身体,叮嘱他注意安全。

    男人很疲惫,但很安静,也提醒父母注意保暖。

    唐焱站在黑暗的角落里,忽然感动于眼前的画面,感动于这份温馨与幸福,感动于这份真挚纯净的情感。

    他甚至不敢出现,生怕打破这副温情画面。

    普通人的生命里,没有那么多的霸道与华丽,没有那些阴谋与算计,有的只是艰辛和酸辣,但也有着不一样的精彩,不一样的温馨。

    第二天正午,凶禽部队返回古城,引起轩然大波,让整座阿贡城沸腾喧嚣。只因五万凶禽离开的时候雄姿英发,杀气腾腾,回来的时候哀嚎遍野,惨不忍睹,五万精兵返回时只剩两万余众,几乎全部带伤,而带兵的两位尊者只有一人带伤返回!

    “雪山妖兽暴动,伏击凶禽部队!”

    “一头巨型白蟒活吞了副统领!”

    “两万三千精兵命丧大雪山!”

    “据可靠消息,五万部队进雪山的目的是为了围捕石村遗民,也就是三千年前叛乱圣人的遗脉。”

    “他们还活着?”

    “他们竟然存活到现在?太不可思议了!”

    “凶禽部队为何围捕石村遗民?此次伏击是否有他们的参与?”

    “莫非石村再次觉醒了?”

    人们议论纷纷,各式各样的猜测版本在街头巷尾和茶馆酒肆流传着,不断被添油加醋的转述。

    城主府震动,各部兵营频繁调动。

    “雪山的几头老怪疯了吗?它们活了几百年近千年,应该都知道阿贡城的威名,熟悉我们的番号,怎么会无缘无故的下杀手。”

    “这次绝对是有目的性的进攻,这是伏击!”

    “莫非背后有谁在指使?”

    “那几头妖尊一个个桀骜难驯,怎么会听从外人指使!”

    “会不会跟石村的那个神秘的黑衣人?”

    城府大堂的老人们再次开始议论,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事情恐怕比预想的要严重。

    老主脸色凝重,即便已经做好准备,还是被如此狂烈的变故给惊到了,摆手挥退了所有老人,独自留在大堂里面沉思。

    唐焱继续在城里游荡着,了解着雪山里面的消息。

    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那些妖兽做的很不错。

    街角旅店。

    婷婷正费力的端着盆清水,跟着奶奶浇着院外的菜畦,稚嫩的小脸红扑扑的,可能是昨晚爸爸回来了,小丫头今天特别高兴。

    爷爷奶奶开始一天的忙碌,辛苦却温馨。

    小店虽然简陋,很少有人来住,但他们还是精心的侍弄着,弄得干净利落。

    “老爷爷,您是来住店的吗?”婷婷忽然欢快的跑到前面,亮亮的大眼睛看着从胡同走来的老者。

    “您好,是住店还是吃饭?”老妪赶紧离开菜畦,热情的把客人往店里面迎。

    但是……

    这位老者没有理会她们的热情,冷冷的目光看着破旧的小店。

    “老爷爷?”婷婷感觉这位老爷爷怪怪的。

    老妪也察觉几分不对劲,悄悄把婷婷拉到身边,微笑着询问:“这位客官,您是要住店吗?里面很干净的,也很实惠。”

    老头看了她们一眼,神态冷漠,声音更冷:“昨天住进来的黑衣男人是什么来历?”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