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757章 瓷娃娃(1)

武神风暴 第757章 瓷娃娃(1)

    “您是说昨天来的那位客人?”

    老头瞥了老妪一眼,一抹冷芒闪过:“难道你们这个破店还会有其他人愿意来住?”

    老妪心头一颤,慌忙抱紧婷婷,朝着后面退了几步:“这位大人,我们只是开店的,管吃管住,不敢乱问客人的身份。”

    “他是高阶武尊,会住在你们这个破地方?我不想跟你们废话,我说什么,你们答什么。”

    “大人啊,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就是走到这里住店,我们做饭安排客房,一直没谈过话。”

    “他自己走过来的?”老头眼底的冷芒越来越重,这里地处边角旮旯,连自己都差点迷路,一个陌生人怎么会来到这里,何况还是个连他都探不清实力的武尊!

    “我们也不清楚,他自己走着走着就来了。”老妪生怕牵连到婷婷,赶紧把她护在身后,可是眼底的慌张却传递给眼前的老头一个错误的信息——她在撒谎,在隐瞒!

    老人眼底泛寒,一股无形的压力挤满空间,把一老一少全部囊括。

    老妪和婷婷感觉就像是被挤压进了湖底,四面八方全是压力,还有浓烈的窒息感,两人满脸惊恐,想要挣扎却无法挪动分毫,想要呼喊更是无法出声。

    空间仿佛突然间凝固。

    她们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瞳孔放大,惊骇欲死。

    小婷婷只有四岁半,怎能抵抗住这种方式的折磨,本就干瘦的身体开始扭曲,表情痛苦不堪,一双眼睛开始泛白,体表浮现出异样的血色斑纹,这是体表毛细血管碎裂的缘故。

    “大人!!大人啊!!”屋里的爷爷仓皇冲出了出来,噗通跪在地上,脑袋疯了似的用力的磕着头:“求求您,大人啊,饶了她们吧。”

    “不想她们死,告诉我所有我想知道的。”

    “您说,您说。”爷爷惶恐颤抖,脑袋一个劲的喷着冰冷的地面,磕的头破血流,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本能驱使他谦卑磕头。

    “住店的人是什么来历,为什么要来这里,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啊?”爷爷抬起头,血水顺着脸颊流淌,磕磕绊绊的道:“我们不认识他,他就是过来住店,给了我们一个金币,说是要住段时间,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没再见着人。”

    “谁领他过来的。”

    “是……是……”他跟老伴一样,不愿意牵连婷婷。

    “你们在隐瞒着什么?”老头神色一狠,弥漫的威压顿时激增,把奶奶和婷婷死死困住,像是可无形的大手要把她们活生生捏碎。

    “不!!”爷爷哭嚎。

    “我不想重复第二次,说!!”老者满眼阴鸷。

    “我……我我……”

    “放开他们!”一声冰冷的声音突然在神秘老者身后出现,天地间的温度急剧鋭降。刹那间,金色光芒淹没周围,刺目锐利、杀意汹涌,一道金色剪刀朝着他的后颈疾速剪来,若闪电炸雷,极其骇人。

    老者脸色顿变,探手阻拦,右手无光流转,犹若坚韧玄铁。结果……噗嗤,筋骨整齐断裂,鲜血喷溅如注,金色光芒犹若奔腾的汪洋,狂野的冲击着他的身躯,直接掀向高空。

    金色剪刀锐意无匹,剪尽一切阻碍。

    尖锐的惨叫响彻高空,老者右手齐根剪断,血流如注,颤抖不止,他目光再难平静,惊疑的看着狭窄的胡同。

    “让你们受惊了。”唐焱抱住昏迷的小婷婷,抵到惊吓过度的爷爷面前。

    爷爷却瞪大眼睛,只剩惊恐,竟不敢去接,而是颤抖着向后挪动,奶奶则昏倒在地,没了动静。

    唐焱闭了闭眼,平息差点暴涨的杀虐之意。小心翼翼的把婷婷放到地上,留下了些药材和金币,朝着老人微微鞠躬,道了声歉意:“抱歉,我不该来这里的。”

    “你是谁?”神秘老者正是城主府老主的贴身影子,面目阴沉如水,体内灵力疯狂涌动,激荡出可怕的威势,一口大青缸出现在左手,逐渐的放大,古朴、简陋,弥漫着岁月遗留的沧桑痕迹。

    一股股青蒙蒙的雾气在缸里弥漫蒸腾,隐约有着浪涛翻滚声,还有风雷呼啸声。

    唐焱在婷婷身边放下些珍贵的药材和金币,一步步踏空而起,面无表情的看着老头:“你又是谁?堂堂三阶武尊,无论什么样的理由,都难解释你欺凌普通贫民的卑劣行为。”

    “无论你是谁,都无法抵消你废我右手的错误行为。”老者针锋相对,用同样的话反驳着,大青缸脱手而出,横亘在高空,喷薄出澎湃的青色迷雾,宛若青色烈阳,高挂古城上空,可怕的威压把半座城池都给囊括进去。

    唐焱眸底闪过丝冷冽,一步步迫近,没有刻意的弥漫气息,却像是头捕食的恶狼,弥漫着危险的感觉。

    老者无惧,只有恨意与杀意:“回答我三个问题,你是谁,为何来到阿贡城,为何刺探城主府。”

    “你在跟踪我?”唐焱眉头微皱,猜出了老头的身份:“你是城主府的老奴?”

    “回答我的问题!”老奴探不透唐焱的实力,但可以肯定他不是半圣,只要不是那个可怕的境界,自己就完全无惧。在三阶武尊境已经停留千年,各方面的造诣登堂入室,岂会输给一个小娃娃。

    唐焱略微沉默,吞下了金剪,稍稍压下心底的杀意:“废你一只手,算是偿还你打扰这一家子的罪孽。带我去见你家老主,我正好有事拜访。”

    “回答我的问题!”老奴目光阴鸷森然,断手之恨岂能说罢就罢,唐焱的退缩反倒激起他的恨意。

    “无名无姓,一个瓷娃娃。”唐焱说出个莫名其妙的称呼。

    “什么狗屁称号,你在耍我?不给你点教训,不知天高地厚。”老奴舌绽低啸,周身气焰暴涨,如奔腾的江河漫卷长空,引来周围数以万计惊骇目光。

    双臂以排江倒海之势轰然向前推出,头顶大青缸顿时光华万丈,恐怖气息浩荡,十分吓人,大青缸里面发出青色迷雾,奇音震耳,挤退云层,遮蔽天曰。

    “我不想结怨贵城,奉劝你不要惹祸。”唐焱衣衫长发迎着狂风猎猎呼啸,声音稍稍提高,杀意再度显现。

    由于声势过于可怕,满城民众相继惊动,隔着远空遥遥眺望,城主府方向冲出几位老者,交换下惊疑的目光,全速正朝着这里赶来。

    “狂傲!!”老奴一怒,强势催动大青缸,里面轰响震天,像是有座汪洋在奔腾,古朴表面的裂痕犹如奇异的符文,光华千丝万缕,交织闪烁。奔腾出来的奇异青色气息愈发浓郁,近乎淹没了大青缸。

    青缸像是一口巨井,不断喷薄着潮水,要淹没整片苍穹;又像是接连着某个世界,一个崭新的混沌世界,里面雾霭朦胧,闪电交织!

    “什么人敢在阿贡城放肆!”

    “在高空决战,损毁城池,是要处以死刑的!”

    “那是城府老主的贴身老奴,三阶武尊,已经千年未曾现世。大青缸乃灵级武器,得自某处神秘的遗迹。”

    “嘶!!灵级武器?”

    “据说万年前为一位圣人所有,完好状态下吞江纳海,吞山纳城,一旦吞进去,将永远化作青缸里面一律残魂,极其恐怖。”

    “青缸已经破裂,但威势依旧。它是吞纳的灵器,其实也是城府的天然囚牢!据说所有城府的罪人全部被它吞下,在里面活活炼死,老奴也曾在当年追随老主征战疆土时,用这口大青缸生生吞下十万兵卒!”

    “我的老天,还有这么回事?是谁把这老东西惹怒了?”

    这份可怕的声势引起众人骇然,起初只是好奇,现在全是惊悚,纷纷朝着远处退去,生怕受到波及。

    “我不想惹事,不代表我怕事,老人家,你老眼昏花,选错人了,适可而止吧!”唐焱迎着强风,满目肃杀,做着最后的提醒。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