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904章 跨越三千年的会面

武神风暴 第904章 跨越三千年的会面

    花海的翻腾持续了很久,里面的咆哮和厉吼经久不息。

    昭仪的圣洁、怨灵的仇念、妖蟒的霸道,三股气息杂糅碰撞,神光摧残、迷雾蒸腾,令夜幕的苍茫黯然失色。

    足足一炷香的空档,花海平复波澜,里面的怨气终于有了收敛的趋势。

    当花海完全散开,只剩一朵白玉莲花,在持续着压制。

    念无情也恢复本体,回到唐焱身边,凝神关注着白玉莲花的情况:“怨灵已经入体,就看李病如何掌控了。”

    “怨灵的怨气太重,尽管有着血脉的联系,李病也不一定能轻易的压制它们。”唐焱神色格外凝重,不敢有一刻的大意。

    不多时,念无心等人回来:“食龙鳅来了。”

    唐焱回头望去,远空正有大片的黑水雾气向这里蔓延,且在逐渐的靠近中,范围明显缩减,当出现在众人的上空,已经仅剩百米范围,而且稍显稀薄,在白莲的光芒照应下,依稀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

    之前的庞然巨物也随着水雾的回敛而缩减,如今仅剩十米左右的体型,它有着光滑如蟒的粗长躯体,体表覆盖着极为细密的鳞片,因为非常细小,以至于它看起来就像是没有鳞片护体,但躯体粗壮,蕴含着强劲的力感。

    特殊的是……

    它竟然有着像鳄鱼又像巨蟒的头颅,类似于龙的尾巴!

    尽管念无情和念无心都已经到场,它所散发的气息还是无法忽视,是一股血气,更是股残忍,即便是镇压了三千年,依旧如此浓烈,可以想象它在当年的叛变中制造了多少的杀孽。

    唐焱观察着食龙鳅,悄声问向念无心:“感觉它是什么实力?”

    “它被镇压时间太长了,有明显的衰退迹象,单靠现在的气息分辨不出什么。我倒是曾经了解过当年的仲裁王国叛乱过程,对比着了解,食龙鳅真正的实力不会太弱,但也不是太强,我应该有把握压制它。

    自史书记载,这是个极为特殊的物种,堪称是古龙类妖兽的天敌,某些拥有龙族血脉的物种也被它克制。举个例子来说,以我的境界,跟睚眦老祖对战,需要五十个回合把它压制,但要是食龙鳅出面,只需十个回合就能吞下睚眦老祖。

    类似于相生相克,就像烈火对寒水的克制。

    食龙鳅自古以来诞生的数量就极为稀少,起初并非太强,吞食的龙类血脉越多,成长的越快,也会伴随着提升境界,据说是属于无止境的成长,只要吞噬足够的龙脉,晋升妖皇都不是奢望。

    古书记载,食龙鳅就是为克制龙类物种而生,但是……它们诞生之际,龙类已经昌盛,且拥有了极为庞大的分支类群。

    食龙鳅是个奇异的物种,也是个悲情的物种,基本都会在没有成长起来之前被围杀致死,在上古时代就几乎绝种。”

    “我把它带回去,马叔会不会不高兴?”唐焱记得马阎王的妖灵脉好像是用龙类妖兽激发的,但当时的展露非常模糊,只是一道龙影,看不清楚具体姿态。

    念无心阴柔的脸上稍稍露出抹笑容:“不必担心,食龙鳅虽然克制龙类妖兽,但这条食龙鳅还达不到能克制马老大的地步。食龙鳅能吃龙,但境界差别太明显后,龙也是能吃食龙鳅的。”

    念无情道:“李病和食龙鳅都不是善茬,也不是受武力恐吓就能归附的人,少爷你要想控制他们,需要做的努力还很多。”

    这个时候,白莲里面的波动终于停歇,满身香汗的昭仪从高空退下,回到唐焱身边,气息非常的凌乱,但给了唐焱个肯定的点头:“没问题了。”

    “辛苦!”唐焱取出了来自阿贡老主的灵源液,交给了昭仪,也把原本跟食龙鳅准备的两枚灵源液交给了两位相公。

    三人都没有客气,昭仪退到山群暗处开始吞服炼化。

    两位相公没怎么太在意,像吃零食般随口吞下,这是他们第一次的服用,毫无准备,也没有刻意引导,结果……半圣境的灵源液普一如体,整个便猛烈爆开,浩瀚入江的灵力失控奔腾,以狂野的姿态横冲直撞。

    他们身体明显一颤,脸色非常难看,嘴角甚至溢出丝血迹。

    半圣级灵源液等同于压制了整个半圣的能量,此刻的突然炼化释放,如果掌控不好,其威力不亚于半圣的自爆。幸亏两位相公是圣境,妖灵脉也足够坚韧,没给当场撑爆了经脉。惊动之下即刻控制调整,引导灵力在经脉运转,足足半晌好歹是有些缓和。

    灵力浪潮逐渐顺畅,开始滋润着近乎干涸的经脉,特有的青火之力也起到明显的淬炼作用,随着不断地运转发挥着应有的功效。

    剧痛和火热之后是清凉舒爽,两位相公长长呼出口气,闭上眼睛稍微缓和,竟然异口同声:“还有吗?再来两颗?”

    唐焱没好气道:“你们以为这是糖豆呢?我就这三颗!三头睚眦没炼化完全,将来要用来觉醒妖灵脉。天机阁两位半圣还没来得及炼。”

    咔!咔咔!

    白玉莲花的光泽在淡化,开始出现裂痕,发出清脆的声响。

    当裂痕扩展全体,外围花瓣片片剥落,飘散在夜幕下。

    众人的神情略微一紧,凝神盯着花瓣。

    食龙鳅神色复杂的看着白玉莲花,已经非常淡漠的黑雾在不知不觉中消散不见,连体内透发的血气和凶气都在逐渐的减弱。

    三千年……三千年了……

    三千年足够见证一个王国的兴盛衰败,考验一个家族的血脉和传承,也足以让曾经刻骨铭心的记忆风化成尘,足以让花前月下沦为沧海桑田。

    但是生命之中总是会有那么几分属于自我的不可承受之重,浑浑噩噩之后总会有着些许的不经意唤起曾经熟悉的味道,托起曾经已经放下的坚守。

    “你……回来了……”

    食龙鳅轻缓出声,带着稍许的沙哑,不复当年的暴戾,此刻的平静,却是怎么样的沉重。

    跨越三千年的会面,等候三千年的对话!

    简简单单,却饱含着不曾磨灭的挚情挚谊!

    咔!当最后的花瓣碎裂,仅剩的莲台已经暗淡无光,也无能量波动,唯有一个衣衫褴褛的孩童安静的盘坐在上面,稚嫩的脸颊因之前的痛苦而略显苍白,挂满着冷汗。

    但此刻的他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沉静,还有正在收敛的血气和怨气,慢慢睁开双眸,迷蒙化作明亮,雪白的瞳孔难掩沧桑。

    他静静的看着高空的挚友,只是回应了轻缓的点头。

    同样简单地举动,足以唤醒曾经的记忆,点燃熟悉的友情。

    在外人眼中,李病是契约族的伟人,是王国的罪人,是降服妖圣的枭雄,甚至在契约族里面,上下族民在敬重狂热的同时也都畏惧于李病的残忍和无情,只当他因童年的磨难而泯灭了人形。

    但是……

    恐怕没有几个人知道,李病跟食龙鳅之间的关系早以突破契约协议的界限。如果只是单纯的契约联系,食龙鳅怎么会始终相伴,又怎会舍身相救,如果只是单纯的契约关系,李病又怎能成就如此伟业。

    越是偏执极端的人,往往越是能更坚韧的坚守着一份特殊的情感,属于自己的情感。

    就像他跟食龙鳅,从起初的相救,到中期的缔结契约,再到后来……李病最辉煌的时刻,默默解除了食龙鳅的契约连接,两人不是主仆,而是战友,一个人类与妖兽之间的至真友情。

    此刻的场面非常的安静,跟延续了大半个夜晚的狂暴场景对比,这份安静让众人不太适应,也跟预想中的‘重逢场面’不同,但此刻的平静,一人一兽的相顾垂首,反倒比任何的激动倾诉更能触动人心。

    无需任何的缔结契约,无需任何的理论劝说!

    一个眼神,唤醒曾经的记忆,一句轻语,点燃沉寂的情义。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