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920章 坎坷二十载(四更)

武神风暴 第920章 坎坷二十载(四更)

    太平城以东十里之地,三道溪流交汇处,天蓝水清,绿草丰茂,景色旖旎秀丽,纯净如画卷。

    但今天清晨,伴着声巨响,大地崩裂,绿草掀翻,一座巍峨石碑拔地而起,十余丈之高,整体破烂却显粗狂,歪斜却显雄浑。

    石碑上面雕刻雄健的‘太平’二字!

    正是太平古城东大门被崩毁的石匾,被挪移十里坠落于此。

    照耀着古城万年安康的‘太平’二字,如今已经被鲜血浸染,是讽刺,是挑衅,还是最残酷的战书!

    来自于四家族少爷的残躯散落于外,残破狰狞,血肉模糊。绿地与血水混杂,野花与残躯点缀,场面触目惊心。

    血染的石匾上方,唐焱标枪般挺立,一双眸子透着残忍的血色,黑发黑衣迎着强风猎猎起舞,一柄战刀横插在前。或许是感受到了来自于主人暴虐如海的杀戮气焰,古战刀细微颤动,弥漫出苍茫的荒古战威。

    狼牙已经不再隐匿,方圆数十里都是平原,也没必要隐匿。同样一身黑衣、一头黑发,单膝跪地,手握短刀插进脚下血染土地,脑袋低垂,凌乱的头发遮住面孔,看不清真正的容貌,但却给人种无法言语的森冷气息。

    像是蛰着一只鬼,伏着一头兽。

    周围蒸腾着异样且无形的气息,像是在他周围形成个薄膜般的屏障,看不透,不真实。

    在石匾上面,唐焱的身后,插着根破烂的铁棍,拴着个血淋淋的男子——南无念!

    此情此景,已无需再言其他!

    唐焱已做好准备,不论死活,不论后世评判,只为救出妻子。

    长大了,成熟了。

    今天,应该做一个男人应该做的,做一个丈夫应该做的!

    而不像是……曾经的曾经……

    二十年前,无依无靠,年幼羸弱,只凭一身血气硬拼灵王府,那是稚嫩的呐喊,也是血性的开启。

    那一年,十五岁孩子,无言以谈成熟。

    十五年前,孤身前往大衍山脉,一身恶胆抵抗群雄,那是年少的轻狂,也是青春的热血。

    那一年,正值狂放,无惧天地,无需谈论成熟。

    十年前,以巨虎因大衍群雄乱斗,以瓦岗破千年大衍格局,恰三戒作乱,一道佛印首战半圣。

    那一年,我未曾真正成熟,却坚实的度过了年少向青年的过度,也曾显现智慧与沉稳。

    八年前,德罗斯皇城,一语‘迎亲’接嫁衣。

    那一年,我自认成熟,也曾豪情万丈。

    六年前,黑石之脊,嬉笑怒骂乱群强。

    那一年,过度自负,自认笑谈天下英雄,自认无惧天地乱局。

    五年前,万古兽山,一场放纵战南凰,败了、伤了、累了、哭了,为自负与狂傲付出最残酷的代价。

    那一年,平静仰望苍穹,正式蜕变,走向成熟。

    坎坎坷坷,这些年,跌跌撞撞,二十载。

    唐焱不是圣人,不是神灵,不是生来便是算无遗策,不是天纵就能完美无缺。他做过太多的错事,也曾失去了太多的亲人——艾琳达、黑妞、烟雨寒,等等。

    但他一直寻找着自我的方向,一直的努力地做着尝试,二十年的人性煎熬、二十年的性格的蜕变,有过放纵、有过张狂、有过桀骜,共同见证生命的历程,蝶蛹破茧,最华丽的蜕变。

    二十年后的今天,他已完成蜕变,但蜕变不代表丧失血性,而是在改变中寻找真正自我,必须要有血有肉的自我!

    “值得吗?”维多利亚站在石匾前,神色复杂的看着浑身蒸腾着可怕杀虐之气的男子。她跟唐焱交往的时间不算长,但也不算短,自认基本看透,清楚他的性格和为人。

    但此刻的暴虐,以及飘扬在古城的血书,连她都感受到了阵阵胆寒。

    这股寒意从心窝里散发出来,弥漫在全身。

    倒挂的女尸、散乱的人头,还有飘扬的血书,在唐焱做出决定的那一刻,整个局面已经彻底失控,就像脱缰的野马,谁都无法挽回。

    若法蓝塔真的不肯归还尼雅,势必将引发延续十年的血腥屠杀,也会把唐焱推到整个大陆风暴的焦点。

    为了一个女人,值吗?

    “帮我个忙。”唐焱泛红的目光凝视着视线尽头的巍峨古城,声音带着粗重的喘息,更有低沉与沙哑。

    年少时期失去了太多,情有可原,如今再若失去,何有颜面再战天下,哪有胆魄闯荡战界!

    所以……今天的真正自我就是……用自己这双手,铺开一条血染的红毯,迎接妻子……回家……

    “一定!!”

    “利用天眼的情报网,把血书传遍中原,我要让所有势力见证这场血誓,我要让法蓝塔……永久除名!”

    “你真的……”维多利亚有着千言万语要相劝,但到了嘴边无不是徘徊着咽下去,心里幽幽一叹,道了声珍重,转身离开。

    太平古城,天眼分部。

    维多利亚向古城的负责人发出委托:“把血书事件以最快速度传出去,由近到远,能传多远传多远,传的势力要尽可能的多。特别是要想尽办法知会法蓝塔塔主和其他术士团体,让他们明白事情严重性,务必设法阻止唐焱印证血誓。还有两个重点——净土和九龙岭!”

    天平城的天眼负责人沉声道:“我很奇怪法蓝塔为什么要囚禁尼雅,唐焱既然发出血誓,恐怕是料定法蓝塔不会轻易归还,这完全不合常理!还有,唐焱出现在天平城亲自调查,其他九龙岭的人呢?为什么没有跟来?你先别激动,这件事情有太多的疑点。”

    “不管什么疑点,也不管有什么隐情,务必先把消息散布出去。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双方都只有一天的时间,若天黑前法蓝塔真的不还人,事情真的无可挽回了。”

    “可散出去又能怎样?他们能在一天内赶来吗?”

    维多利亚沉默会儿,道:“我去联系高层,看他们怎么决断,如果真的注重这件事,他们必定会想办法,起码把应该来的人都引来。”

    太平城外,越来越多的术士和武者循着轨迹聚集过来,但感受到石匾上传来的恐怖杀虐之气,所有好事者全部停留在千米之外,隔着老远紧张的观察着、等待着。

    血染的石匾,碎裂的‘太平’,凄凉的南无念。

    无一不像是利刃般刺激着他们的眼睛,整个场面的气氛一再压抑。他们不明情况,无法评判对错,就连平常好事的人也少有的沉默着,没有谁来评判这场事件,也没有指责唐焱,或者抨击法蓝塔。

    无论是站在个人角度,还是站在事件大局,这件事情充满着重重反常的疑点,也有浓浓的血腥味道。

    平乱已经没有意义,就看事态如何发展。

    上午未时,法蓝塔的众多强者离开内城,浩浩荡荡的赶到古城以东十里外,四面八方包围石匾周围的唐焱。

    十位老祖全部降临,二十余位内院长老、七十余位外院长老,还有众多的法蓝塔守护们,高层几乎全到,各塔层弟子、各精英守卫,以及外城众多的术士团体。

    近三万人云集于此,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影,团团围困唐焱周围。

    三万人的愤怒气焰、三万人的凌厉,让正片区域宛若翻腾的汪洋,飓风下的浪涛,汹涌澎湃的冲击着石匾上的唐焱。

    唐焱无动于衷,唯有刻骨的杀意和冰冷在眸底积聚。

    视线扫过全场,但终究没有再见那道熟悉的身影!

    没有吗?

    法蓝塔,那是我的妻子,你们有何理由扣押,有何理由篡改她的记忆,有什么资格执意不肯归还?!

    真以为我不会印证血誓?!

    我们……拭目以待!

    Ps:四更奉上!还有更新!各位兄弟们,鲜花继续飙起来!

    我们高喊冲击榜首没什么不对,不偷不抢不作弊,不丢人,更不涉及什么品行问题。

    爸妈从小就教育我们——永争第一!

    错了?没错!!

    我们争夺第一,争得是志气、血性、争的是荣誉和热情。

    看书看得是热情,争榜同样是分热情。

    月底拼搏,继续冲刺!永不言弃!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