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944章 妖灵惨案(五更)

武神风暴 第944章 妖灵惨案(五更)

    安伯摇头:“传言是他出现了二次觉醒、二次蜕变,但古往今来,妖灵古族从未出现过类似的先例,也被认为不可能实现二次觉醒。

    但妖灵皇陛下曾经很久前就考虑过,这种可能性不是不存在,他的毕生精力也是希望能让自己的九品妖灵脉能够出现蜕变,达成血脉大圆满!”

    “沧亲王是什么来历?”

    “他本是妖灵皇的族弟,也是百万雄兵的主要大统领之一,在族群内部的地位和影响力足以排进前五。因三百年前迎击魅魔族的战役受到重伤,被陛下安排在内庭秘地休养。

    或许是陛下常年在外征战而忽视了族内的局势变化,也没有怀疑过沧亲王,以至于埋下了隐患。

    例如沧亲王的成皇、消息的隐蔽,其实是长老层的某些人物们联合筹备。

    沧亲王成皇之后刻意隐藏自己的实力,一直不曾再统兵出战,明面上佯装养伤,暗地里在拥护者们的协助下开始大规模渗透高层团体,拉帮结派,意图造反,甚至秘密搭上其他古族的高层。”

    唐焱眉头紧皱,最恶心的就是这些内乱分子!没想到竟然真让自己给碰上了?!

    “四十多年前,妖灵皇陛下跟皇后喜得一子,也就是你——皇祀语言的命运之子!”

    “我母亲是……”唐焱呼吸竟然微微一滞。

    但安伯沉静在自我的意识里,并没有听到他‘虚弱’的询问:“越是强大的血脉越是难以诞生子嗣传人,这是天地至高法则对强大生灵的限制,

    妖灵皇拥有八品妖灵脉的皇级血脉,自然是很难诞生子嗣,甚至曾经一度放弃过。直到你的降生让妖灵皇激动地狂笑三声,震动大半的遗落战界。

    你的诞生给他带来希望,给族群带来希望,八品妖灵脉的皇级血脉更令陛下和皇后激动的落泪,然而……”

    安伯的意识微微恍惚,苍老的眉头竟慢慢的皱起。

    唐焱越是奇怪,压着性子等待。

    “在你诞生的当天夜晚,遗落战界天地飘血,无边的血腥之气弥漫各个区域,亿万生灵感受到了恐慌,惊起各方霸主探查详情。

    族内老人严密封锁消息,但意见褒贬不一,有人视你为灾星降世,会引发妖灵古族的毁灭,有人视你为杀神,将引领古族征战遗落战界。

    灾星寓意灾难,杀神寓意希望。

    双方争论不休,甚至剑拔弩张。

    恰在当晚,族内谣言四起,坚持你为灾星的想法逐渐占据主流,引起全族上下强烈的抵触,一度牵连到了军营,有族老直接进谏陛下要求把你送上祭台进行淬炼。

    所谓的淬炼也就是熔炼了你的血脉,抽离出你的皇级精华,孕养我妖灵古族用来觉醒新生代血脉的洗礼池,增强我族年轻代诞生强者的几率。”

    炼了我?抽离血脉精华?

    唐焱的心情格外复杂,毕竟那是自己的家族,那些老人应该是自己的叔伯,虽然未曾见面,但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还是非常的别扭难受。

    安伯眉头紧皱,脸上不复温和,而是浓浓的冷酷:“当时我们有过怀疑,为什么族内反应如此强烈,很可能是有人再故意推波助澜,但实在想不出谁敢直接挑衅皇威。

    接连的意外让陛下重新记起了千年布局和皇祀的预言。

    恰逢当时邪皇道发生巨变,灵族与星辰族激战妖魔两族,局势危机,两族族长亲自向我族发出求援令。

    妖灵皇陛下没有怀疑,且邪皇道事关重大,万万不能出现意外,便集结百万军团连带着我等六奴全部出战。

    但是鉴于千年布局和族内的动荡情况,以及皇祀提到的种族期望在祁天大陆。陛下临行前做出决定,秘密用其他的孩子替换了刚刚出生的你,以秘法把你打进祁天大陆。”

    唐焱预感不妙,随着安伯眉头皱紧,心也逐渐提到嗓子眼。

    “然而……”安伯语气骤然冰冷。

    咔嚓!!唐焱手上瞬间传来股刚烈的扭曲力量,被安伯攥紧的右手竟然错位扭曲,剧烈的疼痛让他脸色煞白。

    安伯此刻意识偏于混乱,深层次的记忆触发了情绪的猛烈波动,自身并没有注意到手上的力量。

    “等到了邪皇道,我们才知道中了奸计!那里根本就不是什么生死混战,而是预演过得陷阱!

    是沧亲王联合两大古族和妖魔两族运营了数十年的陷阱!

    当年一战,惨烈空前,我们腹背受敌,承受四股力量的全面猛攻,甚至我族的百万精兵都在沧亲王安插的眼线鼓动下发起叛乱。

    混战持续三天三夜,从邪皇道杀进恶鬼道、再转殒神涧、天荡山,最后重新杀回邪皇道,陛下意图返回妖灵古族,但……面对四方强敌的死命追捕,还有内部逐渐扩大的叛乱,我们就像铁笼困兽,挣不开上面的大锁。

    我等六奴接连惨败,三死天荡山,两死殒神涧,一奴追随陛下返回邪皇道之后强行自爆,更有亲信大将不惜兵解,以肉躯抵抗杀招。

    一路血杀千万里,轰动六道领域!

    但我们的付出都没能挽回已定的败局,最终陛下被斩三魂两魄,永镇邪皇道。”

    唐焱任由安伯攥紧,感受着力量里面蕴含的愤怒,连自己都像是牵引到数十年前的遗落战界,感受着当年的惨烈、感受着那份悲凉和愤怒,仿佛也能看到父亲眼里的那份悲怆与不甘。

    其实早在返回九龙岭的路上,唐焱依旧没有所谓亲情的概念,对妖灵皇和安伯都有着非常明显的陌生感,但随着安伯的不断叙述,始终紧握的双手,心里一点点的萌生出了特殊的情怀。

    安伯和唐焱双手紧握,就像是个无形的纽带,在紧紧缠绕着疏远数十年的亲情,在勾起内心深处的血缘之情。

    手上的力量越重,这份情感越是沉重。

    唐焱甚至能清楚感受到内心深处正在一点点滋生的亲情,来源于家族、来源于血脉,来源于那位霸主级的男人——妖灵皇!

    安伯的声音泛着低沉,不堪回首的往事刺痛了他的意识,略微沉默之后才稍稍平静:“我用来觉醒血脉的妖兽比较特殊,有着起死回生的奇妙能力,但因遭受皇级镇杀,灵魂全无,斩断了轮回。在历经半年的沉寂之后,幸存的尸体碎片凭着本能和殒神涧的特力量,勉强滋生出了现在这具的身体。

    但纯粹就是具没有意识的碎肉碎骨。

    再后来……陛下被镇压在邪皇道的残魂召唤了我的躯体,也协助我收敛了部分的魂力,再借用邪皇道的生命源泉重新塑造了我短暂的生命。

    陛下当时仅剩几缕残魂,被无情的镇压,饱受着摧残炼化,但依旧耗尽仅存的那丝力量,打通了空间通道,以魂丝护佑着我的残躯来到祁天大陆,找到了还是婴儿的你。”

    安伯稍稍放松了手上紧握唐焱的力量,呼出口浊气,让自己逐渐的平静,但表现出来的虚弱感越发的明显。

    唐焱赶紧制止,也朝着安伯体内注入灵力:“我知道的事情差不多了,我们先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提,好吗?”

    “不要浪费了,我这身体经不起太多力量了。”安伯再次摇头,沉默了半晌,直到夕阳快要完全落下,群山泼洒着浓重的黑暗,安伯勉强让自己的状态恢复,不至于那么令人担忧。

    “安伯……”

    “不要担心我,我了解自己的状况,耐心听下去,你需要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你有什么不懂的尽快问我。现在不是多愁善感的时候,你现在多了解一分情报,将来就可能少一分危险。”

    唐焱听出了安伯语气里面的‘遗言’味道,但拗不过他,只能准备尽快的问完该问的,带他去马阎王那里调理。

    Ps:五更奉上!!还有第六更,预计正午!顺便呼唤几朵鲜花!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