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949章 凄苦

武神风暴 第949章 凄苦

    唐焱珍而重之的接过旱烟杆,眼神却已经朦胧。

    拿着沉实的旱烟杆,就像是握住了沉重的责任。

    心里的憋闷感变成了酸涩,更有些许的慌乱和懵懂。

    在这一刻……

    夕阳的余晖已经落尽,天地间迎接着月夜来临前的最黑暗,悬崖上面逐渐平静,唐焱握着旱烟杆、握着安伯的手,恍恍惚惚间就像握住了妖灵皇和六位叔伯的手。

    看到了他们伟岸的身影,看到了他们朦胧的微笑。

    “少爷啊……”安伯的声音开始沙哑,苍老的双手捂住唐焱的手,死死不肯放开,好像生怕就这么失去,浑浊的眼睛想要在黑暗里最后看唐焱一眼,但……四周黑暗无光,他已经没有机会。

    “我在!!我在这!!”唐焱颤颤的跪在安伯面前,泪水已经朦胧了双眼,浓浓的酸涩像蚂蚁般爬满全身。

    “不要怪我们,千年的迷局是我们部署,却全部加在了你的身上。我们这些长辈没有给你应有的爱护,只带给你沉重的仇恨。我们对不起你……但请你一定要走下去,一定要杀了沧亲王,一定要夺回属于你的一切,给陛下正名!”

    “我答应你!我一定做到!”唐焱抱紧安伯苍老的身体,泪水夺眶而出,胸口像是压着巨石,喘不过气来,痛苦哽咽着喉咙,发不出更多地声音。

    安伯露出欣慰的笑容,虚弱的怀抱着唐焱,声音已经微不可闻:“也求你去趟邪皇道,去趟殒神涧……去看看陛下……看看老头子们……替我亲口说一声……对不起……我没能守护你走完祁天大陆,我没能完成陛下的嘱托。”

    “不不不!!”唐焱慌了,痛苦的抱紧安伯,颤抖着要伸出手召唤马阎王。

    安伯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扯住他,全身僵尸般绷紧,直直盯着唐焱的眼睛,苍老的脸上勉强挤出微笑:“少爷……不要怨我……我当年没有……没有保护你,几次让你陷入……陷入危险……我是想让你认识世界的残酷……我……我只有一个……一个礼物……希望能弥补当年……当年……”

    “安伯不要说了!!我理解!!我都理解!!”

    “不……不……”安伯嘴巴再次大张,像是死神在残忍的撕扯着他的生命力,这一次……安伯实在抵抗不住,用尽最后的力气发出声音:“烟杆子里面有个灵魂,这些年来一直在孕养着它。烟杆子虽然没有大的能力,但还是让她成长的很好,她……她是……艾琳达……”

    “艾琳达?”唐焱还没回过神来,安伯突然猛力抓住唐焱肩膀,嘴巴长得大大的,眼睛直直盯着唐焱。

    他不甘心!!他不想现在就离开!

    曾经无惧死亡,曾经没有考虑情感,曾经只当是临终前嘱托,但看着唐焱坚毅脸颊上爬满的泪水,安伯在生命终结的这一刻却突然生出浓浓的愧疚。

    他不想死,不想就这么简单地离开。他想代替陛下、代替其他老头子们,继续守护着唐焱,做一些长辈应该尽的义务,哪怕只是最简单的慰问和呵护,哪怕只是最普通的引导和微笑,哪怕是坐在夕阳下讲一讲他父母的趣事,哪怕时带丁点美好的回忆。

    而不是匆匆见面,留下可能让他肩负一生一世的沉重压力和仇恨,留下无尽的血腥和杀戮,接着便不负责任死在他的面前。

    这是懦弱!这是愧疚!

    “少爷!!”安伯死死地抓住唐焱,十指几乎要捏碎他的肩膀,全身都在绷紧像是石头,眼睛瞪大的要凸出来:“我……呃……我们……欠你……一生的幸福……原谅……呃……对不起……对不……额……”

    连最后一声对不起都没有说出,苦苦压制的最后的生命之气从僵硬的身体散开,无影无踪,干干净净,只剩一具冰冷的躯壳。

    再然后……苍老的身体逐渐瘫软,无力的瘫软在盘错的老根上。

    安伯这具坚持了数十年的‘尸体’终于在这一刻散尽了生命,在暗夜里走的突然,也带着那么愈发强烈的不甘和愧疚,直到生命之气的散尽,他依旧圆瞪着眼睛,满是褶皱的眼角浸润着浑浊的泪水。

    僵硬的双手临死也在抓着唐焱的肩膀,死死不肯松手。

    唐焱怔在当场,泪水夺眶而出,颤颤的抱起安伯,用力的抱紧,就像安伯自始至终都在用力攥住自己的大手。

    一股股哽咽的闷气在胸腔卡着,说不出的难受。

    唐焱抱紧安伯,用力的埋着头,哭出了声音,就像是个孩子。

    浓浓的沙哑、浓浓的苦楚。

    不再是叱咤一方的狂徒,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少爷,也不再是血杀王国的武尊,此时此刻,凄凉与悲痛加身,他哭的就像是个单纯的孩子。

    断断续续的哭声在悬崖回荡,唐焱瘫坐在黑暗里,抱着安伯的身体,颤微微地晃动着。

    他跟安伯不过短短几柱香的相处,但安伯紧握的大手却像是无形的纽带,牵连着血脉的亲情,最后的几分嘱托,最后不简单的愧疚道歉,更像是铁锤敲打着自己的内心,敲开厚厚的警惕外壳,释放浓浓的血脉亲情。

    山崖下焦急等待的马阎王等人顿时仰头,微微愕然后冲天而起,全部聚集在悬崖上,蒙蒙的光芒照亮了夜幕,也看清楚了苍老的古树下那一幕心酸的情景。

    唐焱颤颤的抱着怀里的老人,像是个婴儿般大张着嘴,嘶哑的哭泣着,泪水像是断线的珠子,滑落脸颊,滴落在老人暗淡无光的脸上。

    五人心头猛地一颤,像是被什么给用力的攥住,一股凄苦的痛楚上涌,鼻子酸涩、目光朦胧,全部定在了原地。

    唐焱佝偻着身体,慌乱的抱紧着安伯,满脸的凄苦与哀伤。但安伯已经没了生息,随着唐焱的拥抱而无力的晃动着,脸上的表情略带着扭曲,这是怎样的一番不甘与落寞。

    安伯比任何人都渴望着能陪伴唐焱进入遗落战界,比谁都渴望着一同走进邪皇道,比谁都希望能守护着唐焱重返妖灵古族,但……他的生命早已在殒神涧结束……

    过度压榨生命力来搜寻三杀九凶,也注定着他提早倒下的命运。

    但无论是唐焱还是安伯,都没有想过今天的见面会以这样悲情的场面落幕,唐焱其实是来了解身世的、安伯其实是来嘱托后事的,两人起初的目的很纯粹,但当真正相处、当四目相对、当双手紧紧扣住,沉寂的血脉亲情在无声无息间唤醒,在短短几柱香的时间内生根发芽,直至此刻的诀别,迸发出无法自抑的情感。

    马阎王幽幽叹息:“让少爷再陪陪安伯吧。”

    四位相公神色黯然,没有去打扰痛苦的唐焱,也无言来安抚此刻揪心般的痛苦。

    唐焱沉浸在揪痛的失落里,情感像是决堤的洪流,淹没着他自认坚强的心。

    安伯跟唐家人不同,给唐焱的感觉也不同。

    若是唐家人有谁在自己面前这样死去,唐焱的痛苦是撕心裂肺的尖锐。

    安伯的离开则是无法言语的揪痛,堵得慌,又像是心口剜了血淋淋的肉。

    马阎王等人离开悬崖,散落在黑暗的林间,失神的望着山顶,昏暗的夜幕下,幽幽弱弱的飘荡着低低的哽咽,还有断断续续沙哑的呢喃,那份凄凉的苦楚任谁都能感受的清楚。

    念无义幽幽叹息:“我都有些不忍心了,我们少爷的命也太苦了。我们见面不足四个月,都已经经历四场苦难了,好不容易遇见我们,家里亲人被抓了,好不容易救出来一个,老婆差点成别人的,好不容易算是弄出来了,又知道了家族的仇恨,还没等跟安伯熟悉,已经死在他怀里。

    如果少爷一直都是这么坎坎坷坷的生活,我都怀疑他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算算年纪……他还是个孩子啊……”

    马阎王自言自语:“八品妖灵,天命武皇,注定着无限际遇,也注定着多灾多难。没有千锤百炼,哪来的钢筋铁骨。”

    念无义苦涩摇头:“千锤百炼也没有这么个炼法,铁打的毅力也扛不住这些。”

    念无心收回目光,道:“老三那边有消息了吗?少爷刚刚失去安伯,心里已经够难受了,要是在失去唐家的养父和爷爷,就不再算是磨练了,那是bi他成魔!”

    “还没来得及联系呢。”念无德想招呼五判官,可这货根本就不在附近。

    马阎王道:“少爷经不起那样的打击了,我看你们今晚就立刻九龙岭,设法联系三判官,确定各个目标的方位,协助他们进行抓捕,无论如何都要拿下!唐家养育了少爷十五年,也静心照顾了十五年,我们不能忘恩负义,也不能让安伯死的不瞑目”

    四相公相互对视,相继点头:“那这里就交给老大你了,我们现在就走,尽量带着灵族的崽们回来。”

    “不管采取什么措施,耽搁多少时间,目标抓不住,你们也不用回来了。我们平常是兄弟,但这一次……是命令!”马阎王失神的看着山崖,声音很平静,语态却带着森冷,熟悉他的四位相公都知道马老大这是玩真的了。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