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1070章 拓苍山(四更)

武神风暴 第1070章 拓苍山(四更)

    在鸾公子的伤势痊愈后,一行人连夜启程,锁定着西北方向,风驰电掣般挺进着。由鸾公子亲自来引领,他们不至于迷失了方向。

    但自从当晚佛印事件后,杜洋等人感觉唐焱好像突然间变了个人,总是自主的落在队伍后面,时不时还会露出些怪异的笑声。

    杜洋和许厌早已习惯了唐焱的怪异,除了翻个白眼外,没有过多的理会。倒是鸾公子越来越不适应自己的背后有个男人直勾勾的盯着。

    第四天,历经长途驰骋的四人终于抵达鸾公子指引的黑暗平原。

    身后还是阳光明媚的晴朗天气,风和曰丽,锦绣山河,但前面的世界却像是个无边的黑洞,吞噬了所有的光亮,前面完完全全是个黑暗之地。

    越看越像是在面前挂了张纯黑色的屏幕,阻挡了视线的穿透。

    “前面就是黑暗平原了,里面有着很多的暗黑生物,虽然不至于伤到你们,但还是自己当心吧。”鸾公子站在黑暗和光明的边缘,凝望着无边的黑暗世界,眸底闪过丝异彩,竟率先踏进黑暗,转眼被黑暗吞噬,再不见踪影。

    “做好准备,当心姓鸾的,警惕可能的威胁。”杜洋抱住图图,运转经脉里的石化武技,在周围蒸腾出最精纯的石化雾气,扩展了一个足有十米之广的光圈,四面八方守护住自己。

    这是石化领域,守护他探索黑暗世界。

    许厌刚要迈步,忽然停住,看着侧后方的唐焱:“你在前面!”

    “还是你吧,断后这项艰难的任务还是交给我这个男人来做。”

    “少废话,赶紧的,走前面!”许厌最近发现唐焱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怪异了,让她浑身不舒服。

    “你自己可得小心。”唐焱没有坚持,撑开青火领域,营造十米范围的青火光圈,很坦然的走向黑暗世界,但在走过许厌的时候,冷不丁冒出了一句:“其实有句话我已经憋在心里很久了,红色内衣真的是很不适合你,你可以试着换一款豹纹的。”

    “什么?”

    “野性,有魅力。”唐焱挤个媚眼,猛的拔腿,哇呀呀怪叫着冲进了黑暗的世界里。

    许厌在原地站了半天,下意识的碰了碰自己胸前金甲,脸色彻底黑了下来。没有愤慨的咒骂、没有高亢的呼吼,但在沉默中甩动双手,让指骨增生出尖锐的骨刺,身后扩展出苍白的骨翼,半圣之威全部释放,这才迈步走向黑暗。

    沙哑的声音平静的弥漫在黑暗里:“你不死衍天诀修炼差不多了?今天替你做个试验,看看你被剁碎了还能不能活过来。”

    “哈哈,妹子淡定哈。作为兄长,我是在教你怎么穿衣服。”黑暗里传来唐焱怪异的大笑声,只见一团青色影子疯也似的充斥在黑暗里:“改天送你一套,不用谢,哈哈哈。”

    “你能活过今天再说吧。”许厌一声冷语,速度刹那飙升,像是道金色流星划过黑暗,直追唐焱。

    “喂!喂喂!安静!安静!发什么疯呢?”杜洋恨得咬牙切齿,自己这边正小心翼翼呢,他们那边怎么还火爆起来了,生怕引不来恶人?

    鸾公子眼角微微抽搐,相当的无语。他自己也是尽可能的谨慎,唐焱怎么跟疯子似得?据情报说这货是战争狂人,走到哪打到哪,现在看来,整个就一间歇性神经病。

    唐焱和许厌在黑暗里纵横驰骋,接连发生震耳欲聋的轰响,更有浩荡的能量残留,他们玩的欢畅,也终于惊醒了沉睡中的黑暗生物。

    一条条黑影在黑暗里流窜,一道道孤影在黑暗的夜空飘荡,更有某些奇异的生物循着声音向声源出靠近。

    杜洋舍弃鸾公子,带着图图冲向唐焱和许厌的碰撞战场,不断地喝斥,不断地压制,试图进行着调和,但在得知唐焱偷窥许厌内衣后,转眼加入殴打唐焱的阵容。

    一刻钟后,激烈的碰撞终于结束,唐焱被许厌一顿胖揍后全身多处骨折,让杜洋看着都感觉肉疼。

    唐焱被折腾惨了,许厌也发泄够了,但他们同样已经被包围了。

    青、红、白,三团光芒呈品字形分布着,三人背对背的朝着外面,浓墨般的黑暗里,什么都看不清楚,但里面有着打量的喘息声,从近处直到远处,像是数以万计的诡异妖物在包围着它们。

    “撑好自己的领域,它们应该不敢轻举妄动。”唐焱恢复正经姿态,坚定的维持着青火领域。以青火之威,哪怕是尊级妖兽扑进来,也会在转眼间化成能量液体。

    许厌和杜洋各自的领域同样不凡,别说是妖物,就算是真的有某些异样的毒雾,黑暗的生灵,也别想威胁到。

    黑暗平原或许非常可怕,但怕不到他们三个怪胎。

    “鸾公子没追上来?”许厌忽然发现没有了鸾公子的身影,意念铺展出去探寻。但黑暗的世界就像是无尽的海面,吞噬着所有的探索意念,根本探不清周围的情况,更别说寻找鸾公子了。

    杜洋警惕着周围,试探着不断扩展石化领域,迫使周围存在的神秘黑暗生物节节后退:“我们既然进了这里,就没必要再跟他合作。我总感觉他另有其他目的,还是不要一起行动的好。”

    “不需要他了,我能找到拓苍山。”唐焱闭上左眼,只睁着右眼,眸子表面泛起层层涟漪,就像是潭幽深的黑水,在黑潭里面依稀有个佛影浮现。

    “你能辨别方向?”许厌和杜洋投来不相信的眼光,四周无边无际的全是黑暗,方向感、嗅觉、视觉、听觉,都急剧减弱,什么都辩不清楚。

    “不然你以为我真没心没肺的跟你胡闹?我能看清楚你们看不清的东西,跟我走吧,很快就会发现了。”唐焱用心掌控着森罗眼,在黑暗里探寻出前方的景象。

    “看清楚我们看不清的东西?这话怎么听得怪怪的,是因为你新炼的佛印?你就是用这眼睛看透了许厌的衣服?唐老二,我真服了你了!”

    “闭嘴!!”

    许厌和杜洋在愕然和咒骂中快步跟上。

    三人速度不快不慢,跨过平坦的黑色土地,奔驰在浓重的黑暗世界里。他们不呼吸、不冒险,不吸收黑暗世界的能量,凭借着灵源液和领域,平平安安的向前。

    附近的暗黑妖兽紧紧地跟随着,始终没有散开,它们忌惮着三人刻意流露出的气息,期待着唐焱他们因为不适应黑暗而昏厥,但可惜的是永远没有机会了。

    向前冲了将近一个时辰,无边无尽的黑暗里终于出现了光亮。

    一盏盏的红色灯笼飘荡在黑暗里,像是恶魔的眼睛,透漏着诡异的冰冷。

    在黑暗的世界里、在寂静中荒原上,已经适应了黑暗的他们突然看到诡异的红色灯笼,活脱脱地狱里踏向了阴森的鬼路。

    红彤彤的灯笼都是挂在一根根的枯木上,枯木两两一组,相聚很远,但断断续续组成了曲折的道路,延伸到遥远的尽头。

    平原世界里黑暗色调非常浓重,看不到红灯笼的尽头。

    在红灯笼路一棵枯木边,一个枯瘦如柴的老妇蜷缩在那里,孤零零的坐着,蓬垢的枯发凌乱的洒在身上,阴气森森、鬼气涔涔。她低垂着头,看不清模样,蜷曲的指甲细长恶心,像是几百年没有修剪。

    她不生不息的蜷缩在枯木边,被上面灯笼的火光笼罩着,要不是偶尔会有些喘息的起伏,还真可能被当成是一具干尸。

    唐焱悄然打个手势,示意许厌和杜洋不要挑衅,避开老妪后饱含警惕的迈向‘鬼路’,许厌和杜洋更不会主动挑衅,只是怪异的看了看便随着唐焱走进去。

    自始至终,枯瘦老妪都没有做出什么举动。

    更让环境徒添一份阴森。

    而一路尾随而来的万余黑暗生物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像是畏惧着灯笼,像是恐惧着前面的区域。

    唐焱三人依次向前,走过一根根的枯木和灯笼,世界更为黑暗,天地更加寂静,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他们偶尔总会在路边看到几个人或者是妖,都是枯瘦如柴的蜷缩在那里,像是垂死之人,又像是受刑之人,越是往里,灯笼越明亮,到了这里之后,几乎每棵枯木边上都有生命体。

    但任何一个都没有理会外人的闯入,都是不生不息的蜷缩着,有的甚至被黑色尘土遮盖住,显然保持相同的姿势已经很久很久。

    一条红笼路,唐焱三人走了足足一炷香,也来到了一座枯木搭建的寨门前。寨门已经破败不堪,有些地方已经腐烂,只剩下了大致的框架,原有的红色也斑驳暗淡。

    唐焱回头望着一根根的枯木、一盏盏的灯笼,再看看下面蜷缩的生命,怎么都是不动不声?怎么都被灯光笼罩着?

    想着想着,心头悚然一惊,莫非红灯笼是在燃烧着他们的生命?还是燃烧着灵魂?

    黑暗平原用这些生物的生命在点燃着鬼路的灯笼?

    他们原先是闯入者?还是原住民?

    “前面就是拓苍山了,现在进去?”杜洋碰了碰唐焱。

    唐焱从惊魂里清醒,深吸口气,不再过分考虑,透过破败的寨门,凝望着寨门后面拔地而起的巍峨巨山,一条蜿蜒曲折的山路,通向未知的黑暗,以他的森罗眼,竟然什么都探不清。

    “走吧,既然来了,闯荡一番。”唐焱略微调整,取出古战刀背在身后,率先迈过寨门,走向了黑暗石阶。

    妞,我来找你了,你……还记得我吗……

    Ps:四更奉上,晚上还会有一更,敬请期待!!

    昨天七更,今天五更,小鼠开始发力,各位兄台可否献上鲜花?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