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1095章 另一个唐焱(四更)

武神风暴 第1095章 另一个唐焱(四更)

    神秘男人强袭薛天晨之后未曾停止,身若鬼魅,动作蛟龙,转眼间出现在了正在挣扎的巨狼统领面前,金色眼睛冷冷看着它,古战刀再度高举,宛若执行的刽子手,高举着屠刀。

    “你想干什么?”巨狼统领微微怔神,目露凶光。

    “砍头!”神秘男人就像是执行命令的战斗机器人,干巴巴的吐出两个字,且在刹那间劈下战刀,同样的暴力挥舞,同样是重力轰砍。

    “嗷吼!!滚!”巨狼统领幕然咆哮,满腔怒火化作恐怖的黑炎破口喷出,它马上就要脱困了,岂能被轻易破坏。

    但是战刀如电,重击如山,在黑炎出现的瞬间,战刀结结实实斩在了它的脑袋,咔嚓巨响,宛若山崩。巨狼发出的怒吼直接就成了低嗷,高昂的脑袋遭受重击,且应声偏转方向,已经喷出的可怕黑炎擦着神秘男人的侧肩打出。

    且战刀的重击力量非常可怕,直接让它这位半圣的脑袋血流如注,强劲的碰撞引发激烈的颤动频率,致使脑袋昏昏沉沉,满脑子浆糊。

    它尽管有着半圣之威,但也扛不住战刀劈头盖脸的轰砸,何况本就被青火利箭摧残的够呛,此刻……低吼着挣扎几下,眼皮用力撑了撑,但还是脑袋一歪,彻底昏死过去。

    嗷吼!!四周狼群全数奔腾,漫山遍野的朝着山腰处轰了过来。

    一个个像是发射的炮弹,接连扑杀神秘男人。

    神秘男人面无表情,转身面对狼群,战刀再举,刀锋寒意森森。

    吼!!

    迎面一头巨狼踏着碎石,拔地而起,身躯雄壮的堪比犀牛般,臃肿的夸张,且满脸狰狞,獠牙森森、狼眸猩红,在怒吼声中、在翻腾之下,绷紧的利爪迎面拍向神秘男人。且大张的獠牙里面黑炎滚滚,宛若岩浆积聚,眼看就要喷出来。

    “砍头!!”

    神秘男子无波无澜,还是干巴巴的吐出两个字,唯有高举的战刀迎头劈下。

    出刀铿锵,重刀出战。

    没有花俏的招式,没有能量波动,唯有锁定目标后的干净利落的刹那暴击,大繁若朴,万法归宗,刀法如电,出击若雷。嘭,战刀并非多么锋利,没有斩下脑袋,而是把已经近在面前的巨狼脑袋整个崩碎,迸溅漫天血雨。

    其雄壮狼躯应声坠落,泼向他满身鲜血。

    但一头之后,其余狼群浑然无惧,前赴后继,轰轰隆隆的扑向神秘男人。

    下一刻,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神秘男子就那么稳稳当当的站在巨狼统领面前,面无表情,通体僵硬,高举战刀,唯有在狼群扑杀过来之前,吐出‘砍头’二字,闪电般劈出一刀。

    每次都是一刀,每次都是重击,每次都伴随着唇齿翕动时迸溅的那句——砍头!!

    起初有些滑稽,但看着看着,滑稽感变成了惊悚。因为起初狼群是次第接连的扑杀,他一个接一个的劈砍,当狼群前赴后继几乎要淹没了他的时候,他的劈砍频率随之加快,近乎完全看不到轨迹,直接成了……

    砍!砍!砍!砍!砍!唇齿像是铁锅炒豆子般噼里啪啦的蹦出纯粹的砍字,双手攥握战刀噼里啪啦的劈砍,场面像是电影卡带般嘭嘭不止。

    整个人就像是被安置在这里的机器人,不知疲倦的劈砍,且精准的执行着命令。

    狼群像是海潮般扑过来,声势惊人,令群山变色,却转眼密密麻麻的被爆了头,残躯像是下雨般呼啦啦坠落。

    神秘男子持续不断,干净利落的劈斩砍头,每次一刀劈下,伴随一头巨狼脑碎颈裂,除了泼向他猩红鲜血,没有带来任何创伤。

    这边上演着夸张又震撼的情景,那边唐焱抓住机会冲向高空,双爪掌控烈焰大地弓,汇聚出一柄青色长箭,随时蓄势激发,准备活捉薛天晨。

    趁他病要他命,向来是唐焱的做人宗旨,尤其是薛天晨这样极度危险的战争狂人。

    但是……

    当他杀气腾腾的冲到万米高空,除了正在铺散的幽灵青火,竟然没有发现薛天晨的影子。

    轰杀成渣了?

    不至于这么脆弱吧。

    唐焱意念散开,扩展漆黑的夜空,真的没有薛天晨的影子,即便是展开森罗眼,也没有发现踪影。

    瞬间移动了?

    那疯子还有这项秘技?但也不至于逃走的半点痕迹没有吧?

    唐焱越看越感觉不对劲,突然一声暴吼:“薛天晨,我看到你了!”

    “看你老妈!!”遥远的深山峡谷间,寂静的泥浆下,一个乞丐般模样的男子发出狰狞的咒骂。

    他全身粘连着稀薄的青色火炎,焚烧着衣服、摧残着肉体,怎么也弄不掉,反而带来锥骨蚀心般的剧痛;他裆部不断渗血,双腿用力夹紧着,但仍时不时传来阵阵难言的剧痛,让他通体轻颤;他面目狰狞,痛苦的扭曲,圆瞪的双眼满满的全是仇恨和怒火;“唐焱,你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乞丐般狼狈的男人正是逃脱的薛天晨,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被虐、第一次主动逃亡、第一次如此怨恨一个人!

    好多好多的第一次,就这么凄惨的献给了唐焱!

    “这个疯子!那里能踢吗?你是要让镇妖庙绝后?”鸾公子悄悄吸气,满脸惊愕,回想之前那一击,直感觉*凉飕飕的,更万分庆幸当初跟唐焱碰撞的时候没‘享受’到这样高规格的待遇。

    唐焱在高空苦苦找寻了很久,硬是没有发现薛天晨潜藏或者逃亡的痕迹,这让他奇怪又警惕。薛天晨肯定是逃了,毋庸置疑,镇妖庙传人不至于被自己一脚踢成渣滓,但他是靠着武技逃脱的?还是靠着某种宝器灵器?

    是一次性的,还是永久使用的?

    “薛天晨!你这个懦夫!丢人现眼!”

    “你刚才的嚣张是在演戏吗?”

    “把唐爷我挑逗起兴致了,你自己给痿了?算不算男人?”

    “滚回你家破庙吧!别再来找我挑战,我丢不起这个人!”

    唐焱破口大骂,是在宣泄之前被压抑的怒火,更是在故意刺激薛天晨,找不到你?打不到你?但老子照样气死你。

    噗!

    泥浆深处的薛天晨真的被活生生气的吐了血,胸腔里的愤怒和仇恨差点炸开,在冲动和颤抖下,刚刚寂静的泥浆顿时泛起咕噜咕噜的气泡,噗噗的响声在山谷回荡。

    他是依靠秘法逃脱,并成功进行了隐匿,但其实逃得并不远,甚至比起鸾公子都要近,所以……

    嗯?唐焱正要离开,突然听到了异常,立刻激发森罗眼四处查探。

    以森罗眼的‘细致入微’,即便是高踞万米高空,也能俯瞰到山谷溪底的角落里。

    “别让我抓住机会,不然捏爆你!”薛天晨在眼看就要爆发的最后时刻成功压制住怒火,没有再让泥浆表面出现起泡。

    其实总体来说,他伤的不是太重,但完全不适合继续战斗。

    一个伤口在面部,那黑漆漆的战刀实在是力大的夸张,一刀下来差点把脑袋劈成两半,受创的意识到现在还昏昏沉沉的,好好地一张俊脸给砸的像是破烂的西瓜,惨不忍睹,看着都感觉火辣辣的疼。一个伤口在裆部,还是那种无法言语的剧痛,更有被虐的耻辱感,那感觉像是成千上万的蚂蚁在撕扯着他的身体,还有高傲的心。

    都被糟蹋成这幅德行了,还怎么出战?

    薛天晨心里骂翻了天,把唐焱诅咒了上八代下八代。

    唐焱静静搜寻了很久,最终一无所获,但还是高声补上一句:“薛公子,下手太重,抱歉抱歉。”

    “你这个牲口!”薛天晨那个恨啊,浑身哆嗦。

    鸾公子则实在看不下去了,趁唐焱发飙前远远地离开,但忍不住再次回头望了望,望向那座恶狼淹没的山谷,心里满是疑惑,都有些糊涂了。

    突然出现的神秘男人是谁?

    怎么会避开薛天晨的探查直接近了身?还直接造成了薛天晨溃败!

    怎么看着跟唐焱一个模样?怎么个情况?

    Ps:额,鲜花榜貌似又被爆了,竞争太激烈了,太火爆了,明天继续四更,会面黑妞。

    武神蜀军,雄起!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