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1201章 倔强的心(七更)

武神风暴 第1201章 倔强的心(七更)

    山顶的独立庭院里,唐焱耐心的教着思念发音:“……爸……爸……”

    思念明显兴致不高,撅着小嘴,懒懒的缩在他怀里,不言也不语,但小手还是抓着唐焱的衣服不肯松开。

    唐焱心里暗叹,抱紧思念轻轻的摇晃着。

    足足当了近半柱香的时间,昭仪的身影终于出现在门外。

    泪痕犹在,但不再凄苦,独自走进庭院,稍作徘徊,拈手飘出两片花瓣,落在院门上,一点点的推着它们紧紧闭合。

    “妈妈。”思念小嘴里发出稚嫩的呼唤。

    昭仪闭了闭眼,让自己情绪稍作平复,走近了唐焱落座的湖中石亭,尽量保持着声音和语气的平静:“你想要怎么样,才能把念儿还给我。”

    “为什么要还给你?念儿身上流着我的血。”唐焱指尖按在念儿额头,轻轻一点上面的纹路,竟激起淡淡的金青两色荧光,顺着他的指尖散开。

    “你误会了,孩子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是……”

    唐焱抬手打断,看着昭仪的眼睛道:“都现在了,还有必要掩饰吗?”

    昭仪避开唐焱的目光,看向旁边清澈湖泊:“孩子是我的,但与你无关。”

    “是你的,也是我的。”唐焱看着怀里忽然乖巧下来的思念,苦涩的笑了笑:“我是真没想到,不知不觉……我当爸爸了……”

    “那晚的事情,我向你道歉,一切的后果都由我独立承担,绝不会拖累你,更不会影响你和妮雅的感情,等下次星辰战场落回祈天大陆,我带着念儿离开,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你的世界。”

    昭仪此刻很痛苦,只着有她自己才能切身感受的羞臊和凄苦。

    她当初突发奇想的渴望一个孩子,在当时是无心之举,是荒唐之举,但她不后悔,她需要个结局来完善她跟唐焱间的感情。

    在念儿出生后,她更是感觉到生命的完整。

    但自始至终,直到现在,她都没有想过拿孩子来要挟谁,更没想过用念儿来影响谁,更不允许自己迈出那一步,潜意识里则是害怕别人以此来误会,所以……她极力做着隐藏,甚至在开始的时候隐瞒着尹夕月。

    尤其是当初妮雅亲自登门造访之后,她更时刻告诫自己,决不能让唐焱知道念儿的存在,不能让念儿出生的意义变了质。

    要不是拿不出合适的理由,她甚至不想进星辰战场。

    可命运总是如此离奇,再次给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唐焱终究还是发现了念儿,而且在短短半天的时间里发现了端倪。

    昭仪一生清高,一世圣洁,千年前,为了一句诺言,她抛弃所有荣耀与未来,流亡到边荒山林。在山群峻岭间,她扎根着自己的坚强和骄傲,在兽群和匪徒里,她坚守着自己的圣名和洁身自爱。

    自始至终,都是如此!都是坚守!

    可是在这一刻,当秘密被当众揭穿,她恍惚感觉了从未有过的羞臊感,自己就像是个可耻可笑的荡-妇,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狼狈,感受着千夫所指般的凄苦。

    她这一生,都没像今天这般狼狈过,从没这般凄苦过,从没这般羞臊过。

    在山顶,她落泪了,她弯腰了,她所有的圣洁、所有的尊严,都被刺伤、都被践踏,她苦苦哀求了,只奢望着唐焱能把孩子还回来,不要再继续这场闹剧,不要再触碰她脆弱的自尊。

    可……

    唐焱终究还是抱走了念儿,那一句温柔的‘亲爸爸’,不仅安静了整片山顶,更触动了她已经鲜血淋漓的心。

    但在昭仪终于鼓起勇气走进庭院的时候,她依旧坚守着自己最初的本心——孩子是自己的!与唐焱无关!孩子的出声是她的寄托,是她的思念,绝不是筹码,更不是纽带。

    所以她只想带走思念,永远离开星辰战场,永远离开唐焱,让整件事情就此结束。

    “我不会让思念离开,更不会让你走。”唐焱点了点思念水灵灵的小嘴巴,笑道:“想不想离开爸爸?”

    思念很茫然,但看到唐焱笑了,她也咧嘴笑了。

    昭仪垂着眼帘,颤声道:“看在多年的情分上,请给我一点尊重!”

    唐焱拍拍身边的座位:“行啦,别闹了。来来,坐过来,我们平心静气聊聊。”

    “请把念儿还给我。”昭仪继续着坚持,但不敢再去看唐焱的眼睛。

    “非要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非要自己欺负自己?我没怪你,其他人更没资格怪你。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儿,让我唐焱能做上爸爸。”唐焱心里真的没有责备,反而感觉暖暖地,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很温馨、很奇妙,更有些做梦般的不真实感。

    昭仪摇着头,坚持着本心:“你将来还会有孩子,我却只有念儿,请把她还给我,放我们母女离开,请给我最后一次尊重。”

    “离开?你们能去哪?外面的世界已经变了,圣灵殿的影响范围正像野草一样疯长,你们就算再隐姓埋名,总可能会被他们发现,到时候你自己会危险,念儿更会危险。

    你要是真为念儿着想,就该留在这里。

    念儿现在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但等她长大了,懂事了,你怎么跟她解释她爸爸去了哪?等她有了自我判断的能力,终究会努力寻找自己的身世,早晚会联系到我。现在不相认,将来总会相认。”

    “将来的事情,不需要你来费心了。”

    “昭仪啊,我明白你的心思,可你想过没有,你现在苦苦坚持的执着就一定是对的?我一直把你当成高高在上的圣女,可你现在明显是被世俗的杂念蒙蔽了眼睛。你自尊自爱,你顾及他人目光,但你看的太重了,以至于你拼命地逃避。可你扪心自问,你现在表面上是在保护着自己,实际上却是在伤害着思念。”

    “你不用劝我,我今天必须带走念儿。”昭仪努力平复着烦乱的心情,坚守着自己对自己的约定。

    “你就狠心让念儿跟着你受苦?你狠心让她从小没有爸爸?”

    “那是她的命!”昭仪完全铁了心,她恪守自己的约定,不愿承受世人异样眼光,更不愿意去影响妮雅和唐焱本就坎坷的感情。

    “你怎么就不明白?我可能让你走吗?我可能让念儿离开吗?我如果什么都不知道,你要坚持走,我绝不阻拦,但现在……谁都别想从我身边带走念儿!”

    唐焱前生孤独,此生磨难,上天好不容易赐予自己个孩子,怎么可能轻易放走。

    在彼此长时间的拥抱下,血浓于水的亲情和温情已经扎根在他的心里。现在不管谁来了,也休想把怀里的丫头抢走!

    思念很敏感气氛的怪异,害怕般缩了缩身姿,小手抓住唐焱的衣服,再次撅着嘴安静下来。

    “非让我给你跪下吗?”昭仪双眼朦胧,泪水再次在眼角积聚。

    唐焱满心疼惜,苦闷的揉着头:“你们姐妹两个都这么倔吗?我不是在强迫你什么,我只想你能生活的更好,不要再有负累。我已经想通了,无论如何都要补偿当年对你和若惜的亏欠,我今天拜访玉华宫的目的也是想跟你们谈清楚。”

    “你要是真想弥补,就把念儿还给我。”

    唐焱笑了,但笑的很苦:“你就不能换句话?若惜都已经原谅我了,也接受我了,你非要坚持,有必要吗?”

    昭仪略微抬起目光,但朦胧中依旧不愿直视唐焱的眼睛。

    “我跟若惜离开三个时辰,不是去找纳兰徒,是……嗯……散了散心……把该说的事情都说开了,她已经愿意接受一切。你难道没注意她变了?

    我感激你们姐妹能时时处处为我着想,但事到如今,真的没必要在躲避,就算现在不面对,将来还是会面对,与其这样,你非要独自苦闷几十年,有必要吗?

    你要是实在难以接受,实在解不开心结,我暂时不找妮雅谈,我还可以在人前表现的什么都没发生,但暗地里我们还是一家人,你是我的爱人,念儿是我的女儿,可以吗?

    我可以等,一直等到你真的看开了,真的坦然接受了,再把事情公布出去。至于妮雅那边,我保证尽我所能。”

    “姐姐,留下吧。”凌若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院子里,站在昭仪身后。

    昭仪幕然回首,失神的看着凌若惜。

    凌若惜没有多言,只给予她鼓励的眼神。

    但……

    昭仪突然抿紧嘴唇,用力摇头。不能,不能,我不能!

    唐焱举起思念肉嘟嘟的小手,轻微的晃动着,微笑道:“念儿,跟妈妈说……妈妈……留下来……”

    念儿在唐焱鼓励的眼神下发出呼唤:“……妈妈……下来……”

    声音稚嫩,还遗漏了一个字,但甜甜的声音,稚嫩的清澈,终于刺动了昭仪挂满锁链的心,抬起朦胧泪眼,正好看到念儿挥动的小手、唐焱温柔的摆弄。

    “姐姐,留下来吧。”凌若惜轻声细语,同样已泪眼朦胧。

    泪如决堤,夺眶而出。昭仪再次瘫坐在地上,紧紧抿住嘴唇,却难抑的哭出声音。

    Ps:七更奉上!!十二点之前鲜花可否破一千五?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