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1444章 地形部队(四更)

武神风暴 第1444章 地形部队(四更)

    远离要塞的荒原里,天苍苍,地茫茫,偶尔会有矮山起伏,在这昏暗的天地间泛着丝丝暗红,浸透着无尽的苍茫与荒凉。

    冰凉的天地间,一座高山孤独的耸立。

    山体巍峨雄伟,高达百丈,气势恢宏。

    坚硬的山体上下被凿刻出密集的痕迹,像是被利斧活生生劈出来的,又像是巨型符文印刻在了山体上。

    符文散发出黄蒙蒙的神辉,让整座高山绽放光芒,蒸腾在无尽荒野,同样让它从冰冷孤寂的高山成了一座恐怖的牢狱。

    嗷吼!!

    山在颤,地在动,一声声的嘶吼如虎啸似狼嚎,在涌动神辉的高山里面发出,仿佛有着古老的巨兽被囚困在山体内部,它愤怒中挣扎,在嘶吼中疯狂。

    击碎天地宁静,震颤着无尽昏暗。

    但山体无论如何颤动,无论怎样的轰鸣,上面的符文始终光华璀璨,宛若锁链死死缠绕住山体,让它始终保持着完整。

    “坚持!!全力以赴!!”

    “最多一炷香,活生生炼死他!”

    阵阵吼啸声动夜幕,野性亢奋。

    一百余名身着土褐色战甲的武者杀气腾腾,吼啸连连,他们散布在山体四周,分布于山脚和半空,以及高空,他们全部涌动着浩瀚的能量,吞纳着荒原的土元力,向着山上符文涌入。

    声势浩大!!

    奔腾的黄色神辉宛若黄沙漫天,迷蒙着方圆数公里!

    荒原大地是源泉,提供着无穷无尽的土元力;百名武将是载体,接引着荒原的能量;高山是鼎炉,吞纳着能量,炼化着里面的‘野兽’。

    “地形部队的兄弟们,加快速度,尽快把脏狗炼死。”不远处,近卫队的副将高声呼喊着,催促高山四周的百名褐甲武者,也即青石关要塞的一支特殊部队。

    正是他们动用阵法‘缩山行地’把整座院子不动声色的沉入大地,如同巨石陷入泥泞沼泽般,平平稳稳,极为巧妙,没有惊动当时熟睡中的脏狗,直至带着整座庭院跨越近百公里的地下,转移到了这片荒原,最后‘塞’进了这座高山。

    高山其实是一座可怕的灵器,炼化类的灵器!

    在百名地形部队的运作下,脏狗和纳兰徒他们所在的房间整个融入了高山,也等于转入了炼化鼎炉里。

    后果……可想而知……

    此时此刻,脏狗在疯狂的反击,半圣之威若江河倒灌,肆虐在高山下的空间里,但是……无论他如何努力如何的疯狂,都起不到分毫作用。

    高山都像是汪洋一般吞纳着他释放的能量,且涌动出浓重的炼化神辉,化作毁灭匹练,疯狂的摧残着他、撕扯着他。

    脏狗愤怒的失去理智,发狂的反击着,怒吼着,但浑身能量在急剧消耗,可怕的力量把他摧残的血肉模糊。

    高山里面的空间就像是一个末曰笼罩下的小世界,令人惊悚、令人颤抖、令人绝望。

    “幽坠,坚持住!唐焱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纳兰徒蜷缩在角落,极力守护着自己和幽坠。

    此刻的他们就像是狂风暴雨下的鸡仔,承受着狂风与暴雨无情的冲刷抽打,直至鲜血淋漓。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苦苦坚持着,他们知道唐焱不会离开太久,一旦回来,势必展开营救。

    “做的干净点,不要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地狱犬那群野狗的鼻子灵的很,万一被发现了,我们青石关会很麻烦。”铁西河骑着雷马伫立在半空,百余近卫队散落在四周,冷笑的看着轰鸣不止的高山。

    “里面好像还有一男一女,从没见过,要不要先放出来问问情况?”一位副将向铁西河通秉。

    “跟脏狗在一起的人,能是好东西?一起炼了,省的麻烦。”

    一位副将冷笑:“地狱脏狗不过如此,还以为会有多厉害。”

    另一位副将道:“厉害要分对手,他们地狱犬干的都是刺杀的勾当,杀的的都是些比他弱的,有什么好炫耀?脏狗一直都是躲在黑暗里玩刺杀,换做是我们,做的不一定比他差。”

    “说的好,厉害要分对手,如果早一点碰到我们,早就死成渣滓了。脏狗?今天我们架锅炖狗肉,哈哈哈。”第三位副将放声大笑。

    百余护卫们都露出或冷或狞的笑容,能亲眼目睹地狱脏狗命丧荒野,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快事。

    “记住了,今天的事情谁都不允许说出去。脏狗的死,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铁西河严肃的提醒着部将们。

    “明白!”部队齐齐抱拳。

    “加快速度,炼死他。”地形部队的队长高声呼吼着,他站在高山最上端,只脚点在峰巅,双手狂舞,卷动澎湃的土元力自远处浩瀚而来,继而轰向高山。

    其余队员全体咬牙发力,加快着炼化的速度。

    汹涌的土元力宛若沙尘暴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场面极其浩大,让天地之间的能见度极速下降。

    噗嗤!噗嗤!高山内部,神辉若刀,铺天盖地的席卷,湮灭着一切,毁灭着一切,带给脏狗以残酷般的打击,直让他浑身鲜血飞溅,血潮领域失控。

    脏狗疯狂的区间被一再压缩,从高空压向山底。

    “我不服!!是谁,是谁要杀我??!!”他挣扎、他悲愤,他双眸充血,面目扭曲,无尽的怒火和杀虐充斥全身,几乎要把自己的身体炸开。

    但……一切无可逆转……

    纳兰徒和幽坠苦苦坚持,抵死蜷缩在角落,等着血红的眼睛,苦苦的等待,苦苦的期盼。

    唐焱啊唐焱,再不来,我们……只能来生再见了。

    随着外面地形部队的发狂,高山内部的神辉光芒越来越炽热,威压越发的盛隆,随时都可能让他们彻底毁灭。

    “唐焱死哪去了?!”脏狗终于把吼啸朝向了纳兰徒。

    纳兰徒哪有精力说话,在这个连半圣都能毁灭的特殊空间,他们两个初阶武尊能够保持身体完整,全赖脏狗牵引了大部分的能量。一旦脏狗坚持不住,他们将会在瞬间化作尘埃。

    “是谁在害我?是谁!!”脏狗仰头怒吼,长发乱舞,狰狞可怖,血色能量浪潮沸腾翻转。

    疯狂下的悲怆,嘶吼下的苍凉。

    他虽然很强,但强在刺杀,强在突袭,在持久战和混战方面差了太多太多,在这么下去,他真可能死在这里。

    “哇啊!!放我出去!!”

    “让我知道你是谁!!”

    “给我滚出来!!”

    “哇啊啊啊!!”

    脏狗嘶吼不止,疯狂着抵抗,但一切都似困兽之斗,于事无补,反而加剧着虚弱和伤势。

    突然!

    咔嚓的细微脆响在纳兰徒和幽坠脚下的虚空崩开,一道细密的缝隙非常艰难的裂开,黝黑如墨。

    但是刹那之间,沸腾的神辉像是湖潮找到了泄洪口般,奔腾着轰向了裂缝,冲进了虚无空间。

    一声惨叫传出,缝隙立刻闭合。

    “朱古力?他们来了!!”纳兰徒精神大振,极力要向缝隙处挪动,可刚刚起身,狂烈地能量立刻像重锤般轰了下来,两人当场吐血,嘭的跪在地上,铺天盖地的能量瞬间淹没了他。

    “快,快啊,朱古力!”纳兰徒和幽坠惨叫着咆哮。

    咔嚓,缝隙再度裂开,毁灭能量同样涌入,但这一次,缝隙在闭合几次后,顽强的坚持住,里面传出嘶哑的呐喊,是朱古力在疯狂坚持。

    这片空间是禁锢的空间,是灵器内部的空间,他要想撕开实在是太难太难,何况里面又充斥着毁灭力量。

    坚持之后,一道拇指般的空间裂缝稳固在了混乱的炼化空间里,能量持续着向缝隙里倒灌,但没有再让朱古力后退。

    短短片刻之后,冲涌的能量越来越缓慢,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抵制着它们,再然后……

    嘭!!一股青色烈焰爆射而出,轰退了附近的能量,啪的声脆响,一只光洁的手掌从细小的裂缝里探了出来。

    手掌僵扣,宛若鹰爪,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空间底部,从裂缝的内部打入这灾难的炼化空间。

    高山上方,地形队的队长微微警觉,依稀感觉到了些什么:“里面好像不对劲,加快能量的注入,把脏狗压制住,别让他继续逞凶。”

    “是!!”百名部队齐胜高吼,下一瞬,炼化空间里的毁灭之威暴涨了足足一倍。

    脏狗一声惨叫,被毁灭力量带着轰向了底部,溅起蓬蓬鲜血。

    但正是在这一刻,缝隙里面再度挣扎出一只手掌,两只手掌背靠背,向着两侧极力扩展。

    “咦?”脏狗猛的发现了那里的异状,虽然非常细小,但在绝望的空间里已经非常显眼。

    “影!翼!展!!”缝隙深处传出铿锵自语,奋力中的双手猛的大张,浓烈的幽灵青火顿时爆涌席卷。

    宛若跨越空间而来的江河,向着四面办法冲涌翻腾,迅速扩展数十米空间,且在翻腾中、沸腾下,活生生凝聚成一只英武霸烈的巨鹰。

    火翼大振,啼鸣惊魂,宛若浴火重生的凤凰,在灾难世界里展尽了震撼。

    “那是……”脏狗感觉心头狠狠一缩,四周肆虐的神辉都被巨鹰的振翼给撕开,正是在这细微的空当,空间裂缝猛的大张,一道黑衣身影奔窜而出。

    黑发轻舞,青火缠绕,眸光若电,正是追击而来的唐焱!

    Ps:四更奉上,还有!!

    感谢‘7723054rhtadlqj’、‘蚊子儿’两位兄弟1888打赏,感谢‘武神小手’千币打赏!感谢‘虎贲微笑’万币打赏!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