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1502章 兰的纠结

武神风暴 第1502章 兰的纠结

    唐焱在阵阵剧痛中醒来,鼻息间断断续续哼着呻吟声。

    眉头紧皱,身体轻颤,感觉像是被亿万计的蚂蚁淹没。

    它们在残忍的啃咬着自己的皮肤血肉,也在啃咬着自己的骸骨,甚至是颅骨和脑子。

    那种痛苦简直无法言语,直让唐焱全身痉挛,颤颤的要去挖挠身体。

    “醒了?”一个清冷的声音飘进耳朵。

    唐焱昏昏沉沉的睁开眼帘,一个简单的睁眼动作,却像是使出了浑身气力,眼帘睁了四五次才勉强睁开。

    在血雾朦胧模糊的视线里,是一个不太清楚地女人轮廓。

    兰斜躺在树藤编制的吊床上,妖娆高挑的身材极尽火辣,把玩着一个红色锦盒,身边零零散散挂着些玉瓶,每个玉瓶都散发着浓郁的灵力。

    在其中一个树藤上,还搭着条金色腰带——黄金锁。

    她把唐焱的黄金锁给拆了,里面的灵源液等宝贝全给倒腾了出来,这会儿一边玩着空间锦盒,一边吃着灵源液,优哉游哉,很是享受。

    “我在哪?”唐焱定定的看了很一会儿,才认出了兰。但全身剧痛,意识昏沉,随时可能再次昏迷。

    “放一百个心,这里很安全,不是地狱犬,不是千岁山,也不是尸皇族的领地,这里……是我的地盘……”

    兰优雅的晃了晃手指,指了指宽敞别致的房间,这是一棵完全由巨树编制成的房屋,透着花香与清新,飘舞着星星点点的灵气。屋顶上有迷蒙的光亮从缝隙间投入,把房间的气氛点缀的恰到好处。

    唐焱颤巍巍的抬起手,指向了兰身边挂着的灵源液玉瓶:“……我的……”

    “现在是我的了。”兰嫣然一笑,纤指一挑,勾起一个玉瓶,把玩在手里。“要吗?”

    “要……多一些……”唐焱非常虚弱,积蓄灵源液来补充灵力和精力,让自己尽快的恢复。

    “条件呢?”

    “……你的命……”唐焱左眼微微一眯。

    兰咯咯一笑,手里的皮鞭指向唐焱的左眼:“我对你的秘密了如指掌了,不想受罪,规规矩矩在那里趴着。”

    “……你想……怎样……”

    “嗯,怎么说呢,我也不太清楚。”兰认真的考虑了会儿,微微一笑:“我帮你把战场打扫干净了,把你遗留的东西都处理了,保证不会有人从战场上找到你留下的痕迹。这一点,你应该谢谢我吧?”

    “……谢谢……”唐焱很虚弱,实在没精力跟她聊天。

    “我没有把你带回千岁山,否则那群老妖绝对不会让你好受,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的调养。这一点,你应该谢谢我吧?”

    “……谢谢……”

    “我没有把你送到尸皇族的领地苍梧之渊,算得上是救了你一命吧?这一点,你应该谢谢我不?”

    “……谢谢……”

    “好了,有这三谢,等于你欠我三条命,可对?”

    “……对……”

    “命债需要命来偿,这个道理最简单,你应该明白?”

    “……明白……”

    “乖,真乖。”兰笑容嫣嫣,继续问道:“对待救命恩人,你是不是应该多一些坦诚?”

    “是。”

    “问题简单了,我来问,你来答。你在妖灵族是什么身份?”兰对这个方面非常好奇,也很敏感。就算是黄金古族的血脉,就算拥有再多的底牌,可是用半圣境界屠杀圣境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至少在她的经历中从未听说过。

    但唐焱却做到了,所以……身份不会低……

    “我说了,你信吗?”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信不信。”兰轻轻摇晃着藤蔓吊床,饶有深意的道:“像我这种山野小民,私自窝藏妖灵强者,可是担着性命危险的。我现在的小心肝还在扑通扑通乱跳呢,如果你再让我紧张了、不高兴了,说不准就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我快……不行了……先……给我……那个……”唐焱的意识天旋地转,视线越来越朦胧。

    兰看了他一会儿,好像不是作假,从吊床上下来,走到了唐焱的床边,把一瓶灵源液放到了他的嘴边。“先来一点,润润身子,表现好了,我再多给你。”

    唐焱突然用尽了力气猛的吸了整整一瓶,然后……眼睛一闭,完全封闭了自我意识,锁住了六觉,开始凝神的炼化,不管不顾。

    事已至此,他没必要顾虑兰,一切以恢复为重。因为他能确定兰现阶段不会杀了自己,否则早就动手了。

    兰伸出玉指按了按唐焱的脑袋,发现他竟然封闭了自我:“嗬,小家伙挺聪明。”

    唐焱封闭自我,努力引导着灵源液在经脉里面流淌。

    这一场恶战打的酐畅淋漓,让他看到了自己真正拥有的实力,但极力压榨潜力、过度使用古战刀,以及超负荷的动用毁体术,都给身体带来严重的摧残。

    身体瘦的皮包骨头,皮肤蜡黄的没有色彩,完全脱了形。

    可以说不比当年恶战河童受的创伤轻多少。

    而且,灵源液虽然在战斗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否则自己有几条命都扛不住那种规模的战斗,但是持续吞服和胡乱炼化,都给身体带来了严重的负面效果,大量的怨恶之气沉淀在了肉体和血脉里,带来的影响可想而知,也在滞缓着唐焱现在的恢复速度。

    所以,与其说是自己杀了吞天雀,倒不如说是自己用命换了一条命,用多条命换了一条命。

    唐焱现在虚弱又狼狈,需要静养,需要一次安安静静的修养。

    兰重新躺回吊床,无意识的把玩着从唐焱的黄金锁里取出的红色锦盒,美眸流转,泛着复杂,更泛着清冷,失神的看着病床上的唐焱。

    她在默默地做着抉择,做着思虑和判断。

    荒野一战,她亲眼目睹了唐焱的强悍,见证了他层出不穷的可怕武技,真切体会到了这个男人的恐怖。

    不得不承认,在观战的期间,兰心里的震撼始终没有散去。

    不管唐焱用了什么秘法,用了什么宝药,又用了什么手段,但他真真切切的做到了,这一点,无人能及。

    以半圣杀圣人?!冠绝古今。

    但是……

    震撼之余,兰的心里还有个情绪——后悔!

    她后悔自己不知轻重的冲到了荒野,还看到了这样的战斗,如果看不到,自己眼不见心不烦,一切都很平常。自己继续当自己的千岁山统领,继续处心积虑的祸害地狱犬,继续向圣境冲刺,继续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可是看到了……想脱身就脱不开了。

    以唐焱当时的状况,自己如果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心里又有那么点过意不去,毕竟唐焱重伤昏迷,干巴巴的留在那里,肯定凶多吉少,不仅会被受惊赶来的强者发现,现场的残留痕迹还会让他沦为各方公敌。

    即便逃得一命,也会麻烦不断。

    (至少她是这么想的,她不知道唐焱新生界里还有守护者。)

    可是如果自己过去了呢?救还是杀?

    杀了吧,可惜,也有那么点舍不得,这样的男人……她还是很想争取争取的。

    救了吧,自己肯定麻烦无限,毕竟牵扯到了妖灵族。

    带回千岁山?肯定不行,那群妖孽绝不会轻易罢手。

    带到深山老林藏起来?也不行。

    兰表面笑意盈盈,暗地里无限纠结。但她最终还是走了过去,灵鞭卷走了唐焱,并清理了痕迹,带着他来到了这个精绝山脉的矿场里。

    可是,接下来呢?怎么处理?

    兰心里纠结了。

    “好久没这样了,好好考虑考虑。”兰躺在吊床上,定定的看着唐焱,边暗暗思虑,指尖无意识的‘撩拨’着红色锦盒。

    但她并不知道自己此刻的一个细小举动,挽救了数百万近千万的性命!

    随着指尖一次次划过锦盒,一次次的开合着锦盒,一股股空间力量无形无意的扩散着,隐入了虚空,给予正在虚空乱流里绝望挣扎的万古兽山以精准的空间坐标。

    Ps:12月份第一天,新的征程,呼唤基础花。

    今天加更,继续走起……

    感谢‘sjw602887003’588打赏!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