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1660章 意念层面的交锋

武神风暴 第1660章 意念层面的交锋

    历时两天两夜不间断的努力,坐落在裂缝地下的唐焱终于沟通了沉寂的烈魔刀,他用毅力与坚持惊醒了战魔意念,他用血气和魂力唤起了战魔的注意。

    伴着阵阵轻颤,烈魔刀从沉寂中苏醒。

    “成了?再加把劲!”唐焱满面惊喜,来不及擦去额角汗渍,催促着火灵儿和血魂树继续努力,定要让烈魔刀与村里的身体产生共鸣。

    终于,午夜时分,远在林中村里的旱左察觉到了异样。

    “怎么回事?”旱左正全力修复,突然感觉右边身体热乎乎的,而且迅速加剧,燥热滚烫,还是那种没有缘由的烫热,让他全身都不舒服。

    正当他奇怪探查的时候,一股尖锐的刺痛突然在灵魂激起。

    旱左失声惨叫,通体痉挛,双眼圆瞪,感觉灵魂要撕成两半。

    可突然之间,剧痛和燥热感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旱左喘着粗气,全身紧绷,独眼晃动着痛苦与惊疑,好半天才缓过神来。“TmD,老子这是怎么了?”

    可正当他甩着脑袋要撑起身子的时候,尖锐的刺痛再次炸起,这一次,更尖锐更突然,就像一把菜刀剁在了他的灵魂上。

    “啊!”

    旱左痛苦惨叫,一头栽下了床,抱着脑袋在地板上来回滚动,刺痛源于灵魂,钻心刺骨,尖利惨烈。

    仿佛死神在无情撕扯着他的灵魂,剧痛无法言喻,更难以忍受。

    与此同时,旱左右半边的身躯从肩膀到脚跟,除去臂膀之外,全部开始烧热,像是团烈火在熊熊燃烧,滚烫剧痛,无情摧残着他近乎崩塌的意志。

    “额啊,啊啊,啊……”

    旱左痛苦低吼,僵硬着翻滚,抽搐着蜷缩。

    像是油锅里的活鱼,凄厉的挣扎着。

    “又怎么了?太不省心了。”楼下大堂里,旅店老板皱眉抬头。现在入夜了,村子都安静了,他正准备收拾收拾回去睡觉了。

    三楼其他房间里,泰坦等盘古族人相继惊醒,眸光冰冷,盯着旱左房间所在的方向,这些细细碎碎的呻吟声觉不寻常。

    “混蛋,额啊,我到底怎么了?”旱左挣扎着站起来,却扑通跌倒,灵魂刺痛,身体烧热,引发无法忍受的剧痛。

    如果这勉强能够忍受,那么……逐渐逐渐地,他竟然发现身体出现了‘不协调’的迹象。

    右脚右腿莫名的紧绷,怎么控制都没有活动的征兆。

    右边身体持续烧热,到后来疼的过了劲儿,几乎是没有感觉。

    “身体失控了?”

    “难道是因为当天的战斗中的受伤?现在突然复发了?”

    “我好歹熔炼了千年,这么脆弱?”

    “不可能!”

    “给我停住!停住!停住!”

    “你长在老子身体里,就属于老子了。”

    旱左剧烈挣扎,狰狞低吼,强行涌动尸气压制着右边身体的异常,极力运转尸皇族秘法来重新熔炼,试图消除这突如其来的‘隐患’。

    然而,突然,旱左通体僵硬,死死绷紧身体,眼睛瞪得溜圆,嘴巴都大大张开,发不出声音,唯有表情在僵硬中逐渐扭曲。

    像是承受了恐怖的剧痛,整个人都定住。

    此时此刻,旱左的灵魂撕裂达到了极限,剧痛达到了极致,可真正让他僵住的是,恍惚间,一个眼睛在自己灵魂深处突然睁开,令他通体恶寒。一股奇异的力量冲击大脑,近乎于重锤轰击,直让他头晕目眩,差点迷失了自己。

    数千年前,尸皇族得到了战魔的残躯,部分魂魄,并压制在深渊尸池里控制、驯化,消除其暴烈的反抗。

    千年前,尸皇查探深渊尸池,确定战魔残躯和魂魄已经‘安静’,决定全面利用,交由自己的得力臂助旱左吞噬。

    为了更好地利用战魔残躯,为了更好地让旱左和战魔残躯融合,尸皇把囚困的战魔残魂一并‘塞’进了旱左的身体。

    要想驯化战魔残躯,不仅需要把旱左原本的身体碎碎,更需要把旱左的灵魂做些改变,这注定是个逆天的工程,注定是场九死一生的蜕变。

    这是尸皇族历史上的头一遭,更是人类史上的一次疯狂尝试。

    为此,尸皇不惜闭关三百年,亲自守护、亲自运作,让旱左更好更安全的融合战魔的残躯,吞纳他的残魂。

    千年时间,旱左承受了战魔不断地的反噬和反抗,承受着身体撕裂又融合的剧痛,承受了太多太多,等同于千锤百炼。

    正因为那分付出,才有了千年后破关而出的全面融合。

    正因为千年的痛苦磨难,才让他从战魔残魂里汲取了古战三重天的至高奥义,并得以成功参悟。

    千年淬炼,千锤百磨,破茧重生。

    按照正常规划发展,旱左将会在不断地战斗和磨练中,正式且真正的融了战魔残魂,彻底让其融入自己的灵魂,真正的让战魔的残躯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从那之后,世上再无战魔残躯残魂,只有他强势崛起的旱左。

    按照正常预期发展,旱左将成为尸皇的头号杀器,成为尸皇族头号战兵,成为超越旱霸的大完满级圣境。

    尸皇在旱左身上寄托了太多太多,付出了太多太多,期望了太多太多,坚信旱左会带给尸皇族新的机缘。

    为此,尸皇给旱左制定了长期的行动计划,从小行动开始,逐步往大行动跃进,依次来适应身体。

    然而,千不该万不该,他碰上了唐焱。

    在他看似强硬崛起,实则仍旧存在很大隐患的时期,在他执行第一个任务的时期,就遭遇了烈魔刀。

    “恭迎恩师,这仇,我亲自报。”村落外,缝隙底,唐焱双眸精芒迸溅,面目陡然狰狞,长发狂舞。

    源于血魂树和青火的血气和活力喷薄涌动,如潮水般奔腾在这个裂缝地底,全力关注着面前自行漂浮的烈魔刀。

    “嗷吼。”古战世界里,战魔意念全面觉醒,傲然耸立,霸绝天地的身影令苍生尘雾,令战场失色,让无尽的灵魂为之颤栗。

    咚!咚!

    古战世界里,敲响了神秘鼓声,沉闷悠远,古老苍茫,回荡在古战世界里,经久不息,绵绵不止。

    每次鼓点轰响,烈魔刀通体一颤,如墨的黑气自行涌动,体表的纹路血腥一份,它就像是个苏醒的生命,在睁开自己的眼睛,在伸展着自己的身体。

    唐焱全力控制,极力期盼。

    终于,源于古战刀深处的鼓声传出了刀体,渗透进了空间,它鼓声像是幻觉般不真实,又像是真正的存在着。

    鼓声诡异的回荡传播,向着村落里扩散。

    灵稚等人毫无所绝,村民们没有察觉。

    所有生命体都察觉不到这份鼓声回荡。

    但村落深处的旱左却在此刻捕捉到了鼓声,在他最痛苦的时刻,在他僵硬时空的时刻,在这最不应该的时刻。

    像是暴雨下流浪汪洋的孤船,终于看到了明亮的灯塔。

    旱左失魂落魄的站了起来,晃晃悠悠的走到窗口。

    鼓声次第传来,冲击着旱左身体里面正在苏醒的战魔残魂,像是有着奇妙的能量,协助他控制了这具身体。

    嘭!

    旱左纵身跃下,重重落在了旅店外。

    在这一刻,因为颤动,因为撞击,旱左自身的意志力稍稍占据主动,压下了战魔意念,环顾四周,疑惑不解:“我这是在哪?”

    但仅仅是片刻的迷茫,源于烈魔刀的鼓点召唤再次协助了战魔残魂,强行控制身体,淹没了旱左的灵魂。

    旱左再次萎靡低垂,意念昏沉,被鼓点声音牵引,踉跄着向前挪步。

    咚咚咚!

    鼓声越来越急,越来越重。

    旱左体内那双睁开的眼睛直直盯着村外,一股奇妙的力量控制着这具身体,催着他走着……走着……走着……

    不过,旱左自身意念依旧强大,挪了十余步,突然惊醒,这一次终于明白了什么,立刻发出低吼,要强行夺回身体控制权,结果再次被控制。

    就这样,旱左的灵魂与战魔残魂展开了激烈的交锋,时而旱左占据主动,时而战魔强行控制,你来我往,等同于身处回合战场。

    但是旱左太虚弱了,之前一战受创太重太重,所以有立着烈魔刀的牵引协助的战魔残念总能昌盛不衰。以至于,旱左的意念每每占据主动权,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压下。

    村落平静昏暗,路上没有人影。

    点点灯笼点缀店外,浅淡的烛光与迷雾交织。

    很静很静,所有人都睡得安详,谁都不会担心被偷袭被迫害,这是源于对村落‘规矩’的信任。

    空旷的街道、迷蒙的白雾、浅淡的烛光,唯有旱左这具破败的身体在踉跄着、抽搐着,一步一步的向着村外挪去。

    因为灵魂的挣扎,他的步伐怪异扭曲,时而像是个断腿的僵尸,时而像是个醉醺醺的酒鬼,艰难痛苦的的走在街道上。

    他的灵魂在挣扎,身体在反抗,这一条路,他走的艰难,走的疯狂,走的绝望,走的非常缓慢。

    “不,不要,不!”旱左的灵魂在剧烈挣扎,他看不清外面的真实情况,但意识到自己这一路走出去,就等于走向了真正的地狱,走向了毁灭。

    他拼命的挣扎,极力的反抗。

    绝望、不甘、怨恨、悔恨。

    大量的负面情绪在摧残着他,激发着他。

    但是,他在努力,战魔残念在努力,外面的唐焱、血魂树、幽灵青火,全部在努力着。

    这一个怪异的‘行走’过程,其实是唐焱与旱左另一个层面的交锋。

    Ps:二更奉上,还有还有,感谢兄弟们,鲜花榜缩短至五十朵!

    有希望,加油加油!

    感谢‘虎贲普京’588打赏!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