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1708章 崩溃

武神风暴 第1708章 崩溃

    “吱呀。”石屋的开门声,打破了午夜时分的寂静,一道苍老的身影在迟疑中走进了破败的石屋。

    许厌坐在石床边沿,没有睁眼,没有回应,没有气力再去理会。

    事已至此,她近乎于麻木,不敢再奢求着什么希望。

    可良久的等待,等来的不是斥责与嘲讽,不是咆哮和怒骂,而是一声幽弱的叹息:“孩子啊……骨族……对不起你……”

    许厌心头微微一动,睁开了疲惫的双眼,站在房间里的竟然是代理族长许烨,只不过相较于白天时候的威严与睿智,他好像苍老了很多,疲惫的很多,非常地明显。

    “今天这事,让你看笑话了。”许烨兀自走到石屋角落的座椅边,挥了挥上面尘土,慢悠悠的坐下,他真的很累了,连声音都有些沙哑。

    许厌双眼布满着血丝,同样憔悴不堪,身心疲惫。她与许烨并无多少交集,不清楚对方来此的目的。但好像……跟其他人有些不同……

    许烨不敢正视许厌的眼睛,垂着眼帘,怔怔的看着地板上厚厚的尘土,烛光下,苍老的身影显得那样落寞。

    很久……很久……

    “你在外漂泊这些年,终于可以认祖归宗,本该受到庇护,可是骨族的情况你都看到了,寥寥几个月而已,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这是天意啊。”

    许烨叹息的声音,打破了石屋里的平静。

    “一转眼已经这么多年了,下面的骨族民众不明情况,他们坚持着曾经的骄傲,可高层已经累了,也坚持不住了。

    一直以来,我们一些老头子都很清楚骨族开始没落了,但没想到它已经没落到这种程度。这一场灾难,竟然把骨族整个击垮了,打的七零八落。”

    许厌静静地看着许烨,冰冷坚硬的心受到了些许触动,她还是不清楚许烨来此的目的,但对方的感伤和闲聊般的语气,让她心里稍稍平静,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许烨无力的摇头:“其实吧,很多年以前,我们这些老家伙们就知道骨皇已经死了,但一直不敢把消息泄露出去,竭尽所能的营造着骨皇闭关的假象,还曾刻意对外展露着骨族的强势。

    可实际上,我们心里怯的慌,生怕出现纰漏。

    越是在外强势,我们心里越是谨慎。

    上万年啊,一直在伪装着……伪装着……累了……真的累了……

    有些老家伙们埋怨骨皇不辞而别,可骨皇他愿意走吗?他愿意抛弃苦苦维持了几万年的骨族吗?这是他的根,不到万不得已,他可能会离开吗?不到迫不得已,他走得了吗?

    我想象不出骨皇临走时的痛苦,但我理解他的选择。他独自的离开,可能是想寻找着痊愈的机会,将来某一天能重回巅峰,重新回到骨族,哪怕到时候骨族破败了,他的回归也能重振骨族。可惜,他失败了,回不来了。”

    许烨像是在解释着什么,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或是想把压在心里憋了太久太久的话倾诉出来,以至于有些不太着调。

    他失神,疲惫,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骨族发展到今天这种局面,我们这些老家伙们都有责任,说的不堪一些,我们都是骨族的罪人。可当年我们在证实骨皇陨落后,慌了,真的慌了。

    骨皇走了,撇下这么大的一个族群,又是处在血淋淋的遗落战界,任何一个意外,都可能把我们推向万丈深渊。

    这种感觉,外人体会不到。

    最初的那几年,我们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再后来,接受了现实,找到了策略,我们告诉自己,无论怎样,都要让骨族这数百万子民活下去。我们尽量的维护着骨族的尊严,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它,生怕出现意外,可是太小心了,以至于……至于忽略了很多事情,做错了很多事。

    但磕磕绊绊,历经危险,我们坚守了上万年,坚持到了今天。

    个种对错,谁来评判?

    至于专诸这孩子……唉……他其实很优秀,是我们毁了他。

    跟其他古族不一样,骨族没有皇,骨族的强势是伪装的,它很脆弱,经不起磕碰。我们又太看重这个孩子了,寄托了太多希望,以至于骄纵溺爱,生怕他出现什么差池,生怕遭遇了不测。

    就连放任出去历练,都是全族会议表决,并暗中派遣强者守护着。

    你可以说我们做错了,但我们是真的经不起失败了,承受不住专诸的死亡。因为……我们快坚持不住了,专诸这个希望必须短期崛起,撑住快要坍塌的骨族。

    一直以来,我们想办法补救,希望更改他的性格,让他更有魄力,更有担当,能真的承担起骨族崛起的重任,他呢,也算是配合,可是……上苍不给我们机会了,骨族塌了,我们真的走到了悬崖边上,半只脚已经悬空。”

    许烨默默地坐着,失神的看着地面,语无伦次的说着。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双手已经攥紧,他的目光在朦胧,他的声音隐约不太对劲,是沙哑?还是哽咽?

    许厌张了张嘴:“烨老您……”

    许烨深深吸了口气,缓慢的抬起头,看着破败的屋顶,忽然笑了,笑的凄凉,泪水朦胧了双眼:“许厌……骨族完了……完了……”

    “烨老您别这样。”许厌快步下床。

    “骨族完了……完了……”

    许厌想要安抚,可……许烨晃悠着起身,突然间砰然跪地,就那么直挺挺的跪在了许厌面前,泪水夺眶而出。

    这一幕,让许厌大惊失色,一时之间,竟然手足无措。

    许烨的情绪仿佛失控,他跪在地上,老泪纵横,他在笑着,却在哭着,他像是在坚持,却已经垮了。

    “骨族完了,真的完了,我为它苦苦奋斗了上万年,可它真的坚持不住了。不是天魔皇击垮了它,是我们自己废了自己。

    今晚这一幕,让我看到了它的未来,它真的不行了。

    我有愧啊,我愧对骨族,我愧对骨皇,我愧对这百万子民。

    族长被天魔皇拆分的那一刻,他向我喊了一句话,他说……”

    许烨哭的像是个孩子,哭的像是个普通的老人,他哽咽着,颤抖着:“族长说……他说……”

    “烨老,您别这样,有什么话您站起来说。”许厌想要拉起许烨,可许烨直直的跪着,用力的推着她。

    “族长他说……他说……烨老啊,答应我……哪怕是跪着,也要让骨族坚持住!我们可以没骨气,但骨族不能断了根啊!”

    “他说……他说……他一直幻想着……幻想着骨皇还活着……万一骨皇哪天回来了……起码……起码还有个家啊……”

    许烨泣不成声,揪住了自己的胸口。

    许厌心头狠狠一缩,紧紧抿住了嘴,极力的忍着忍着,可烨老这一声声颤音,让她泪水夺眶而出,僵在了那里,心如刀绞。

    许烨颤颤的握住了许厌的手:“你是骨族的人,你独自在外闯荡这么些年,你有着我们所有骨族人已经丢掉的血性,你才是我们骨族的希望。”

    “烨老您先站起来……”

    “答应我!许厌,答应我!”许烨很激动,满脸泪水,却死死抓住许厌的手:“我把骨族最后的一份希望给你,你答应我,守着它,活下去。我知道,我强加给你这些痛苦和责任,是我这当长辈的太无能,但骨族已经到了悬崖边上,我……我求你了……”

    许烨突然向着许厌弯下了腰,额头重重碰在了地上,沉闷的声音回荡在简陋空荡的石屋。

    “烨老,您别这样!!”许厌泪如雨下,同样跪在了他的面前。

    “这个腐朽的族群已经没有了希望,它必须经历一场死亡的洗礼,才有可能找到新的希望。我不知道我这么做对不对,但事到如今,只能赌一把。我相信族长选择你,自有他选择的理由。

    我错了一辈子了,这一次……决不能再错了,否则我有何颜面去见死去的族长,去见骨皇。

    你快走,今晚就走,逃出这血骨禁区,逃出这北疆,逃出这个腐朽的家族。我不管你走到哪,但请你一定答应我,活下去。

    我是骨族代理族长,我不能抛弃它,我必须守着它直到毁灭,哪怕是拖延一天一夜,我也算是尽忠职守。

    我这老头子还有些家底,三个圣人,五个半圣,十五位尊者,还有禁地里的大量宝骨,还有……还有……他们正在挑选些孩子,有资质的孩子,你们一起带走。”

    “烨老,我不能这样……”

    “答应我!!”许烨忽然咆哮般的高喊,满是泪水的目光死死盯着许厌,咬牙颤语:“答应我!答应我!”

    “我……”

    “我之前还队骨族抱有一丝希望,可今晚我看透了,我不应该再坚持错误。许专诸给骨族带不来希望,现在的骨族即便重生也是浑身烂肉。

    骨族的血性已经丢了上万年,事到如今,必须要捡回来,由你去捡回来。许厌,孩子啊,答应我!算我……求你……”

    “我……我答应……”许厌苦苦等待着骨族最后的良知,可等来的竟然是……是这么一个无法承受的重任……

    她跟许烨交流不多,可寥寥几次接触,起码知道他是个强势霸道的人,有着铁血军人的傲骨,更有着种族元帅的骄傲,可是……

    今天这截然相反的两种情景,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

    是什么样的绝望,什么样的悲痛,让许烨崩溃至此?!

    以至于毫无形象的嚎啕大哭,向着一个晚辈跪地叩头。

    极端的做法背后,是怎样的痛苦与悲凉?!

    自己以为自己承受着委屈,可许烨更重更痛。

    Ps:感谢‘一号5678’1888打赏!感谢‘云峰’、‘182虎贲6811’‘189虎贲7382’等等众位兄弟百币打赏!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