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1717章 骨族气运

武神风暴 第1717章 骨族气运

    许厌双眼圆瞪:“你……你把他……把他杀了?”

    “不然呢?到了嘴里的肉,还能吐给别人?你别伤心了,这么个家伙存在的意义就是给别人当食物的。就像是圈养的诸,长大了,就该宰了。”

    “唐焱!你都干了些什么?!”许厌咆哮了。

    “安啦安啦,别激动。你这两年在骨族受了些刺激,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等你冷静下来就好了。”

    许厌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这一拳太突然了,差点把她给噎着。

    “我先把骨头拆下来给你留着,等以后情绪稳定了再给你炼了?”唐焱在说话间,悄悄示意着任天葬赶紧下手。

    不许他的指示,任天葬已经盘坐院内激发了鬼脉,身后纸人无声复活,双眼血红,肢体僵硬,以诡异的姿态攀爬,探向了许专诸。

    “你们……”

    “嘘!”唐焱把手指放在嘴前,微微一笑:“你现在需要冷静。”

    正在这时候,许专诸细微紧绷的身体彻底松懈,完全瘫在了地上,卡在喉咙里的最后那口气缓缓呼出,到了生命最后一刻,他都不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又不知道被谁所杀。

    混沌的意识始终停留在之前那一刻——迎面一刀!

    “死了,没救了。”唐焱耸了耸肩。

    但是,在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许专诸的肉体死亡之后最先散出来的竟然不是灵魂,而是……星星点点的光芒,仿佛无数的星辰,稀稀拉拉的漂了出来,而且数量越来越多,向着四周扩散,向着高空升腾。

    每一个光点都散发出着迷蒙地光晕,很轻盈,很灵动。

    每一个光点都像是一个鲜活的生命,给人种非常独特地感觉。

    它们安静地漂浮着,游荡着,绽放着清灵的光辉,驱散着院落里的黑暗,悠悠然的撑出一片清明空间。

    “这是……难道是骨族的气运……他真的是骨族命运之子??”唐焱为之动容,愕然看着眼前一幕,并抬手遏制了所有人乱动,缓步后退着,放任许专诸身体持续蒸腾着光点。

    许厌和任天葬都惊讶的看着眼前一幕,这完全不合常理,肉体消亡,应该是灵魂扩散,怎么出来了这么些怪异的光芒。而且光芒越散越多,成千上万,再到十万百万,越开越快。

    它们密密麻麻的漂浮在鬼城上空,汇聚成了一个模糊的轮廓,像是一种植物,又像是某种动物。

    很难想象,一个身体里面竟然分解出如此数量的光芒。

    它们不是能量,甚至不是真正的物质。

    恍惚间,这些光芒就像是骨族数百万民众的缩影,这漫天的光芒其实就是整个骨族的子民。

    “这是什么?”许厌缓缓伸出手,想要触摸这些光点,可它们又像是并不存在的假象,难以真实触摸,但看着面前莹莹蒙蒙的光芒,她竟然有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亲昵感。

    而且……

    逐渐逐渐地,竟然有那么一些光点向着她的指尖靠拢,宛若轻盈的精灵,要落在她的指尖。

    啪!

    唐焱一把扣住许厌,把她推到了十步开外:“别碰这些东西。”

    “为什么?”

    “我宁愿你将来无法成皇,也不愿意跟你生死相对。”唐焱留下句话冲天而起,双手猛然张开,以鲸吞之势聚拢漫天光芒,并严密隔绝它们向许厌方向扩散。

    这些应该就是所谓的气运了,汲取整个族群数百万子民的运道,集中于一人之身,催生其超脱常理的蜕变与成长,寄托着整个族群的命运。

    如今许专诸身死,气运消散,当回归于天地。

    唐焱绝不会允许许厌触碰这些东西,更不会幻想着塑造骨族第二个命运之子,在他看来,成皇之路不止一途,他相信许厌有这方面能力,能靠自己的努力迈步皇途。

    既然许厌未曾沾染气运,就让她按照自己的路走下去。

    哪怕拥有气运之后会幸运很多,会有更多的机会,会有种种裨益,哪怕许厌因此而无法晋级皇道,无缘皇途,唐焱都不会允许她成为命运之子,因为他无法接受与许厌针锋相对的场面,更不会对自己的亲人下毒手。

    气运光潮铺满天穹,数百万之巨,横亘在鬼城上空,场面恢宏浩大,宛若云霞遮蔽鬼城,撒下无尽光辉,撑开一片光明,让万鬼泣嚎,痛苦消融,让任家不适,退入石屋。

    气运光潮在奔涌,在汇聚,又像是在挣脱,连天穹都隐约出现了异常,有着风雷集聚之势,有着云卷云舒之态。

    所幸唐焱全力掌控地狱,制止了这些自然景象,否则指不定会营造出怎样的可怕声势。

    可以想象的出来,如果在外面的世界杀死了许专诸,场面绝对惊动天地,轰响八方,引起各地强者的关注。

    不久之后,许专诸散尽了所有气运,肉体回归了沉浸,体内地灵魂这才虚弱的漂浮起来,浑浑噩噩,黯淡无光。

    “不要……”许厌正要出声,任天葬的纸人已经猛扑上去,将其融入了自己体内,回归于任天葬身旁。

    任天葬盘膝冥想,全力炼化着。

    他绝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作为新晋圣人,太需要这个圣境灵魂做滋养了,不仅会稳固境界,更能让实力大进一层,好处无限。

    至于许厌这边……

    她不是个执拗的人,相信在不久之后应该会释然。正像唐焱所说的,许专诸早晚一死,唐焱不杀,外人也会杀,这场骨族争锋事件,许专诸就是猎物。

    唐焱在高空聚敛着气运,强行控制着它们,光潮时而汹涌,时而广布,但并没有野性,在唐焱的控制下很快温顺,并逐渐逐渐的形成了一个轮廓,跟最初显现的大致类似,只不过更庞大,但并不形象。

    唐焱对这个轮廓隐约间感觉些许的熟悉,却记不起具体的名字。

    但是无所谓了,这一场机缘他要定了。

    “骨族的气运,归我了。”

    唐焱在高空盘坐,深深吸气,以鲸吞之势,吞纳了漫天光芒。

    这些气运光芒不曾抗拒,像是积蓄的湖泊找到了泄洪口,向着唐焱体内迅猛冲击。这些星星点点的东西看似无害又灵动,可一旦冲入身体,就像岩浆入体,恐怖的剧痛猛然炸开。

    唐焱全身紧绷,面容扭曲,但死咬牙关,强行忍受着。

    他不清楚这种东西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好处,但绝对会让自己出现升华式的买进,无论是实力还是血脉。

    许厌站在庭院里,怔怔的看着被‘分食’的许专诸,一种复杂的情怀涌上心头,让她的心情很复杂。

    但可以肯定,这种情怀不是痛心,也不是抵触,而是一种愧疚。

    愧对了烨老,愧对的骨族。

    她不敢想象,失去了许专诸的骨族,还有没有继续坚持下去的信念,失去了许专诸的骨族,还能否坚定的走下去。

    但是……

    她已经无力制止了,事情已经发生了。

    她真没想到唐焱说杀就杀,如此干净利落,如此的直接突然,显然是刻意来断了自己的后路,不让自己再有念想。

    罢了,这就是骨族的命运了。

    或许,在许烨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在自己离开血骨禁区的这一天,就已经注定了骨族将来的坎坷遭遇。

    或许真的是自己想的太单纯了,即便有许专诸的存在,置身灵族控制下的骨族保不住这个信念,更坚持不了太久。

    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让自己尽快成长,在骨族彻底覆亡之前,让新的骨族在遗落战界强势崛起,在许烨战死之前,自己重新站到他的面前,让他看到新的希望。

    真到那一刻,一切都是值得。

    祁天大陆。

    战乱的星洛帝国西北疆域,新的净土已经在这里扎根。

    尘缘阁等等众多寺院如雨后春笋般相继崛起,庞大的僧侣团体在这里生存了下来,适应了新的环境,并随着星洛帝国的风雨飘零而愈挫愈勇,甚至组建了僧侣部队,协助帝国抵御外敌。

    他们已经成长为星洛帝国一个不可或缺的势力,众多僧侣在民众心中的地位大幅跃升,人们对待这些‘雪中送炭’的救世主抱有很高的尊敬姿态。

    新建尘缘阁,深渊楼阁。

    ‘净土之主’病如来正在禅房静坐,宝相庄严,默默呢喃,诵咏着佛经,转动着佛珠,恢弘的佛光充斥着禅房,一片祥和安宁之态,一股汪洋沉浸之姿。

    他在祈望国运,在祷告和平。

    突然,一声细微的声音打破了宁静,哗啦啦,佛线崩断,佛珠洒落,稀稀拉拉的反弹着、滚动着,洒向了禅房各处。

    唯有寥寥几颗,残留在佛线上。

    病如来的右手微微一颤,佛线无声飘下,落在了袈裟上,仅存的几颗佛珠滚到了一旁。

    这一刻,房间仿佛彻底安静了,连金光都在暗淡之中消散。

    久久的沉默,久久的宁静。

    他缓缓睁开了苍老的眼帘,饱经沧桑的眼眸失神的看着地上的佛珠,古井无波的眼眸深处,晃动起了丝丝涟漪。

    良久……良久……

    一阵很长很长很压抑的沉默之后,他平静的捡起了佛线,招来了所有佛珠,重新串联,重新吟咏佛经。

    他心生涟漪,又回归沉浸。

    即种因,则得果,一切命中注定。

    这一天,终究还是到来了。

    他或许有错,却无怨亦无悔,静候最终风暴的来临。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