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1724章 伤怀

武神风暴 第1724章 伤怀

    唐焱退走之后却没有直接地离开,停在了数里外的一座骨堆上,凝望着唐宸的方向,没有开启森罗眼,就那么安静的望着……望着……

    一种种复杂难明的情绪在心头浮动,却不曾留下痕迹。

    对于沧亲王,对于妖灵族,他曾有过无数次极端的设想。

    设想与沧亲王面对的场面,设想着一场生死决战,设想着杀入妖灵族地。

    他不在乎什么皇位,更不在乎掌控族群,不在乎统帅千万族民,一切的一切,他不在乎,他要的是一个交代,给父亲一个交代。

    ‘夫之债,子来偿。’他要杀沧亲王,更要惩戒他的孩子。

    有其父必有其子,沧亲王能干弑兄之事,其子女绝非善类,处之而后快,免得祸害了妖灵族。

    这极端的思想,是唐焱怨恨下的产物。

    可是两人前后两次相处,唐宸的表现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这一生,唐焱经历了很多人,有些识人之能。他能感受在林中村里唐宸的直爽,能感受到到唐宸在此刻的真诚,前前后后都绝非有意地伪装。

    而轩辕更曾说过,唐宸九兄妹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这是唐宸超越于其余各族传人的优点,是他真正不平凡的地方。

    常理而言,父亲弑兄,子女定然深受影响,甚至留下很深的伤害。会影响他们对自身感情的认可,影响他们对人情世故的看待。哪怕是再坚实的情感,也会因此而出现裂缝。

    尤其是在皇族之内,皇朝之家。

    可他们九兄妹能够在那种环境之下和睦相处,且患难与共,常人难以理喻。现在想来,恐怕得益于唐宸的努力维护,得益于他自身的人格魅力。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唐焱看不透了。

    一直以来,他不变的信念是杀进妖灵族,霍乱了妖灵族。

    他要认认真真的看一看那群人的丑恶嘴脸,看一看他们肮脏的灵魂,看一看究竟是什么样的野望让他们宁愿残害了统治妖灵族数万年的皇,转而全力拥护一个新晋的皇。

    他想站在妖灵族的族地,咆哮着问一句,良知呢?

    他想要踩着那群人的脑袋,狰狞的问一句,后悔吗?

    他想采着沧亲王的头发,按在千万族民的面前,认认真真的问一句整个族群,弑兄之人,背义之徒,值得你们拥护吗?

    他想捧着父皇的牌位,站到军方百万将士面前,用力的问一句,你们军人的血性呢?你们军人的忠义呢?你们有何脸面,披着这身军装。你们有何尊严,鼓舞自己的将士。

    他,要咆哮整个妖灵族,为何如此善变!

    这个信念,不曾改变,一直坚定着,一直……坚定……

    他曾嬉笑怒骂,他曾无拘无束,他曾放荡不羁,却不曾忘记仇恨。这个仇,这份恨,在安伯死在自己怀里的那一刻,就已经埋下了种子,历经十年孕养,生根发芽,持续着生长扩散。

    他恨,这个恨,不作掩饰。

    他恨,这个恨,蚀骨诛心。

    恨沧亲王,恨妖灵族。

    恨其不忠不义!恨其无情无义!

    恨整个族群的忘恩负义,恨千万族民的肮脏丑陋。

    可在今天,这个坚定不移的信念,这份融在骨髓里的恨,却因为唐宸的出现而滋生了那么一丝莫名的动摇。

    “犹豫了?”灵稚在他身后现身,油绿的目光绕过唐焱,看向了迷雾深处,他能感受得到,对方同样不曾离开,同样在迷雾深处失神凝望。

    唐焱深深吸气,缓缓呼出:“将来再见,就要兵戎相对了,我恨妖灵族,绝不改变,我可惜的是他这个人。不过他至少让我知道了,妖灵族里还有‘活人’,这个血脉并没有是我想象里的肮脏。”

    “走吧,现在还不是跟妖灵族交手的时候。命运把你们分离在大陆的南北两端,自然有着它的用意。唐宸有妖灵族,你有我们,你不比他差。”灵稚提醒着唐焱。

    “去会会轩辕。”唐焱转身,冲向了浓雾。

    唐宸站在原地,兀自失神。

    唐琳所化的旋风在他身后汇聚,隐现女妖真身。

    唐宸轻语:“关于他,你了解多少?”

    “只有兽山里观察过得那些,其他一概不知。”

    “没有家族的守护,没有家族培育,他从祁天走到了遗落,他从少年晋级了武圣,这一路,有多苦有多累,谁人能够成功。

    我无法想象,他经历过什么,但我能感受,他不曾放弃。

    是什么样的信念,让他坚持到现在,坚持到这里,是恨吗?可又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他如此洒脱,见到我这个仇人,依旧面带着微笑。”

    唐宸似是询问,又似在自语,声音很轻很沉,默默飘落在这片迷蒙苍茫的血雾里。

    唐琳摇头:“他在今天微笑,正是因为他心存仇恨。大哥,你可能在想,他恨的是妖灵族,不是你,但我要提醒你,他是在仇恨中长大的,他是一匹离群的野狼,他……很危险……”

    “是啊,换做我处在他的位置,我也恨。恨不忠不义,恨无情无义,怨恨整个妖灵族。”唐宸说的平静,但深邃的眸光在微微的晃动着。

    “大哥,回去吧。”

    “让我再站一会儿,一小会儿。”

    唐琳陪着他,默默地站着,默默地凝望着。

    良久……良久……

    唐宸幽幽一叹:“九妹啊,告诉我一个好点的消息,至少让我知道他……嗯……他没有被仇恨蒙蔽良知。”

    “他有个妻子,端庄温婉,很美。他有个女儿,今年四岁了,很可爱。”唐琳一直冷漠无情,像是个机器,但今天的声音里好似包含了些许特殊的情感。

    “哦?他成家了?”唐宸不由地微微一笑。

    “他以前没有家,现在有了自己的家,算是命运给他的弥补。”

    “女儿……女儿……”唐宸默默地念叨了一会儿,微笑着道:“真要算起来,她该叫我一声大伯的,呵呵,忽然发现,我都老了?我有侄女了……”

    “大哥!”唐琳声音稍稍提高,回归了惯有的清冷。

    唐宸深深呼吸,敛去了眼角的那丝感怀:“我知道我该做的,只是……家族欠他太多太多了……太多了……”

    一个家族的弃子,扔到了陌生的世界,本身就是一种凄凉,一份悲戚,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挣扎着站起来?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坚定的跑起来?

    更何况,他闯出了自己的天地,闯出了自己的势力。

    短短几十年啊。

    这是何等震古烁今的成就。

    他自问,不如。

    黄金古族各大族群,任何新生代,都不如。

    唐琳郑重的提醒着:“父皇的密令已经到了你的手上,他的目的很明确。金牌血令,代表着至高密令,代表着至死方休。”

    “父皇为何下血令?谁告诉的他,唐焱在这里?又怎么会下此密令。”唐宸声音依旧平静,却隐含着质疑。

    “风魅部队不属于我,完全属于父皇,我只有指挥权,没有命令权,我更不可能违抗父皇的命令。你对唐焱表露出来的兴趣,以及唐焱在这里出现的消息,逃不过父皇关注的目光。这条血令,是父皇连夜加急送来,其背后的寓意,你应该很清楚。”

    “其实,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父皇当年……”

    “大哥!!你过分了!!”唐琳声音突然提高。

    “罢了。”唐宸淡然摇头,示意唐琳不必激动。“我很明白自己的身份,很清楚自己的使命。只是今天见到了唐焱,让我有些感触。”

    “你自己已经说了,身在皇族,身不由己,心更不由己。你不应该有此软弱表现,更不应该有感伤亏欠感。你好不容易通过了父皇和族务院对你的考验,如果是你现在的表现被其他风魅汇报上去,恐怕父皇他们会重新考虑对你的定位。

    父皇反复教导我们,我们出身显赫,享受着荣光,享用着血脉,这是上天给予我们的馈赠,让我们广受尊崇。但享受馈赠的同时,就需要付出等价的代价——守护!

    守护整个族群,守护千万子民。

    牺牲自己所有的所有,抛弃所有的所有,哪怕无情无义,终身目的只有一个——守护妖灵族,荣耀妖灵族。

    这个世界很残酷,无数的目光在盯着你,你一个看似善良的决定,一个看似温情的感慨,很可能带给妖灵族一次创伤,何谓创伤?是成千上万军士的牺牲,是无数子民生命的消陨。你对得起吗?你承受的起吗?”

    “你跟你二姐越来越像了,时不时劈头盖脸一顿训啊。”

    “我们都是迫不得已。二姐说过了,你累了、伤了,可以在我们面前发泄,甚至哭出来,但只能在我们面前,因为整个族群的期望都压在你身上。”

    “走吧,回去了。”唐宸摇了摇头,走进了浓雾。

    “大哥……”

    “如果……十个兄妹……该有多好……”唐宸自言自语间,消失在了迷雾深处。

    唐琳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

    大哥平常不是这样,今天……怎么了……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十方神王
十方神王
作者:贪睡的龙
十方天域,强者为尊,少年林天偶获神秘铁剑,炼无上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