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三百二十八章 离皇的陷阱

大圣传 第三百二十八章 离皇的陷阱

    大榕树王终于走到了通天鬼塔前,方圆三千里的死亡之地,变成鲜花烂漫的草原,唯有鬼塔周遭方圆百里,仍是灰霾重重,显得越发阴暗。

    百里之遥虽然已不算远,但仍是影响巨大。在百里之外展开攻击,休想伤这座鬼塔分毫。

    大榕树王明白,饿鬼道的本能非同小可,九州世界所能给予他们的帮助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剩下的就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凤元道友,请出手吧!”

    万里晴空,只剩下一朵白云,正是云中城,此时正悬浮于通天鬼塔上方。

    李凤元微微颔首,砰地一声,张开华美的羽翼,露出与生俱来的王者之姿,闭上双眼,轻轻一挥手,脚下厚厚的云层荡开一轮轮光澜,变得更加雪白明亮。

    所有羽人皆已准备就绪,张开羽翼,焕发光芒,将自身的力量投入云中城中。

    白云越来越亮,仿佛不再是云气,而是一团浮腾的白光,守城大阵隐约显现,球形屏障上满是繁复美丽的符文图腾,所有光芒皆汇聚到球形屏障的最下端,犹如天空中出现了第二轮太阳。

    李凤元睁开双眼,眸中尽是光芒:“天击!”

    天色为之一暗,一道璀璨无比的光柱呼啸而下,直击通天鬼塔的顶端。那里还在建设,正是通天鬼塔最大的弱点所在。

    光柱贯穿层层死气,不断向下。一道道光芒从鬼塔的缝隙中投射出来。照射四面八方,最上面的白骨在这光芒中直接气化,一层层削去鬼塔。

    一尊高达数百丈的尸王屹立在塔顶上,反应稍稍慢了一丝,被白光削去了大半身躯,直向塔底坠落。

    南越王透过舷窗望着这绚丽辉煌的一幕,感叹道:“果然不愧是羽人一族的圣地,纵然是银龙王全力一击也远远无法与之相比!听说最初的飞天龙舰便是受到了云中城的启发,如今看起来,还是差的太远了。异人确有神异之处!”

    “越王陛下未免太贪心了。羽人一族存在了不知多少万年,云中城也只有这么一座,龙王舰却要多的多。这一击几乎是集合了世上所有羽人的力量,渡过三次天劫的都有不少。当然无法相比。”

    此间大修士虽多。但会直指南越王贪心的。却非雾州之人,而是天龙禅院的方丈无畏僧。这通天鬼塔是建在青州,作为青州三大宗门仅存的一支。自然不能不出手。否则饿鬼道一旦入侵成功,刚刚扎下根基的天龙禅院,还得遭受一场大劫。

    纵然青州与雾州的战争已经和解,但难免还是会看彼此不顺眼,大概便是所谓的地域歧视。

    南越王微微一笑,犹如少年:“无畏方丈,不知楚烈王何在?”

    言外之意是,青州遭如此大劫,还不是要我出手相助。

    “楚王正随大榕树王在前方开路。”

    无畏僧双眼微阖,不动声色,所说的楚王乃是小安,她也确实从楚烈王手中接过了楚王之位。却是在嘲笑南越王只敢远远的躲在这高空中。

    一众上卿修士皆有愠色,雾州出身的大修士,本就没几个善类。

    南越王道:“诶,那位小安道友,不是佛敌吗?”

    无畏僧哑然无语,一切佛门弟子都当与佛敌不共戴天,这种剧烈的矛盾分歧,甚至要比生者与亡者还要大,但是他们一则拿小安没有办法,再则饿鬼道的威胁更为紧迫。

    “以前只是听闻,没想到青山这干儿子竟然如此厉害!”

    不怒僧大声感叹,化解尴尬的气氛。

    南越王既占了上风,也不咄咄相逼:“凤凰神鸟自然非同寻常,而七大异人中,羽人一族代表的是“阳”,力量正好克制这些尸鬼。得他相助,此战至少多了两成胜算,可惜青山不在,不然这胜算又不知要高多少。”

    不怒僧道:“说不定他刚好能赶来。”

    “但愿如此,诸位道友,准备接战吧!”

    说话间,一股浓稠之极的死气从通天鬼塔底部涌起,抵住光柱。

    生生不息的草原逼近鬼塔十里,大榕树王与通天鬼塔相对而立,触手可及。

    大榕树王双腿又分散化为根系,深深扎入泥土,又舒展双臂,虬龙般的气生根犹如血脉肌肉,此时越发的膨胀起来。但一接近通天鬼塔,附着在手臂上的绿叶纷纷凋零,气生根也迅速干枯,饿鬼道的死亡法则侵入进去,笼上了一层死灰。

    当相对于那如山峰般巨大的手臂,这也只是癣疥之疾。

    啪!

    鞭声破空,仿佛号令。

    一股股黑烟鬼火,一道道骨刺荆棘,同时轰向大榕树王庞大的身躯,且指向同一个位置。

    所有尸王鬼王在那鬼王监工的指挥下,进行了一次齐射。

    “桀桀,叫这株死树尝尝厉害!”

    一道银色光芒斜刺里杀出,击散了尸鬼的齐射。

    银龙王身影从大榕树王的身后显现出来,所有大修士全都现身,汇成一股灵气冲霄,施展平生手段,攻向鬼塔。

    一声啼鸣,一只诺大黄鸟轻轻落在大榕树王的肩头,放开了嗓子婉转高鸣,鸣音与小安的乱魂铃有几分相似,却充满了勃勃生机,激荡滚滚死气。

    一条色彩艳丽的大蛇沿着树身盘绕而上,张开血盆大口,利齿中射出两道毒液。被一个尸王以尸墙挡住,溶解成一片烟云死气。

    霎时间,群妖汇集,巨兽盘桓,妖气滚滚。

    通天鬼塔与参天巨木之间,光芒与幽影犬牙交错,相隔只是十里,却分割成两个世界,而在无形之间,生与死的法则激烈交锋。

    无论是生者还是死者都绝不肯离开自己的世界,踏足对方的世界,哪怕是大榕树王,也是扎根于九州之中,双臂紧紧抓住通天鬼塔,奋力推动。

    组成高塔的白骨发出呻吟,一些“细小”的骨骼断裂,轰隆隆隆犹如一个世界正在崩塌,但那些像是山峰一般粗壮的白骨,却只是微微扭曲,显然仅仅如此,不足以使高塔倾倒。

    一重重阵图浮现,它们才是这座通天鬼塔真正的主干。

    必须有人深入其间,破坏鬼塔的结构,而在场诸人,唯有一人可以横跨生死!

    小安双剑向后飞扬如翼翅,踏着大榕树王掠向鬼塔,她的身影显得如此渺小,但却犹广袤如黑暗中的萤火虫,一旦出动便立刻吸引了所有注目。

    鬼王监工厉声道:“她来了!谁说能杀了她,必能渡过四天劫,不,是五天劫,称皇称帝!”

    尸王鬼王发出阵阵咆哮。

    幽妃正要跟上,小安的传音入耳:“母后,离远些!”

    幽妃纵然同鬼类打了多年交道,但本质仍是生灵,绝不会受死亡法则的欢迎,更何况还要深入敌阵。

    幽妃心中一暖,明白她已比自己强的多,自己跟上去也只会拖累她,于是站定脚步,驱使虚肚鬼王追随着她,又充满了担心。

    那被削去大半身躯的尸王落入饿鬼门中,便向着深处沉去,连忙汇集死气修复身躯。

    其实那一击他本有机会避让,但这一战实在是太过凶险,那一株能操纵世界法则的半神也就罢了,饿鬼道吞噬诸世界的时候,从来不在乎这些小小的阻碍。关键是那个名叫小安的女人,如果传说又那么容易终结就不是传说了,倒不如避过这一战。

    直沉到饿鬼门的最深处,忽然间,上下颠倒,熟悉的饿鬼道又出现在眼前,终年不散的阴云笼罩着荒芜的大地,堆积着层层叠叠的枯骨……

    但是他却来不及欣赏,一片黑影将他笼罩,一寸寸扼住他的身躯,毫无反抗之力。

    “离皇,我身受重伤,无力再战!”

    尸王大叫,又发现周遭尽是许多鬼王尸王,甚至还有几尊鬼帝,都注视着他,或狞笑、或冷漠,却没有进入“饿鬼之口”援助鬼塔的意思。

    顿时明白自己的判断没有错的,自己只是是饵,被挂在钩子上,等着鱼来吃。

    以尸王鬼王为饵,以通天鬼塔为钩,以九州世界为水,钓的是一条传说中的大鱼。

    那执杆之人,除了离皇还能有谁,森然道:“你竟敢同我耍这种花招!”

    “我没……”

    “有”字还未道出,尸王庞大的身躯便四分五裂,围在周遭的尸鬼们争相抢食,犹如一群饿极了的野狗。

    唯有鬼帝们一动不动,吞噬这尸王对他们来说已没有太大好处,不愿当着离皇的面失了身份。

    一尊鬼帝恭敬的问道:“离皇大人,为何不等‘饿鬼之牙’建成,吞下那方世界再说。”

    饿鬼之牙——通天鬼塔真正的名字,被入侵的世界就仿佛被饿鬼的利齿刺入肌体一般,再也不能挣脱。

    “她的实力已经接近飞升,在饿鬼之牙建成之前,难保不会出什么纰漏。与她相比,那方世界根本不算什么。你们还不够强,听不到饿鬼道的声音,它这次最想要吃的,并不是那方世界,我从未感到它如此急切,就算是在吞噬大世界的时候也没有。这一战,关乎我们玄阴一脉的兴衰,决不可掉以轻心。”

    “是!”

    “她来了。”(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