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八章 牺牲

大圣传 第八章 牺牲

    “紫剑……”

    李青山一时无言,这样的她,到底算是变了,还是没变呢?

    她依旧善良,却不再软弱。?杀一人可救万人,则必杀之,无论那一个人有多么无辜,那也只是必须付出的代价;如果那一个人是她自己,亦不会有任何犹疑,那也只是必须付出的“牺牲”。

    所谓“牺牲”,本来便是指祭天的祭品,色纯为“牺”,体纯为“牲”。

    古往今来,成就一切伟业,莫不需要付出巨大的牺牲。不愿献上丰美的祭品,焉能得到苍天的眷顾?

    余紫剑目光明澈的望着李青山,仿佛在说:我愿意付出一切牺牲,请降下天意吧!

    李青山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柔情,伸出大手轻抚她秀丽的脸庞,其中不掺杂任何**之念,抚慰着她心中无人可见的伤痛。他知道这样的觉悟与决绝,意味着什么。

    余紫剑微微一讶,握住他的手,闭上双眼,脸颊依偎在他手心,轻声道:“好暖和,像一团火……牛巨侠,真的好辛苦!”

    “我知道,我也是。”

    余紫剑唇角微扬,“真是两个笨蛋。”

    李青山笑道:“不是混蛋吗?”

    “是的,我也是。”

    风雪之中,孤峰之上,两个同样孤高之人,从彼此身上得到了些许温暖。

    余紫剑喃喃道:“我知道这世界绝非净土,我杀的人也并非个个都该死,但只要多挥一次剑,就会变得好一些吧!魔修之中也有许多可怜人,就算是杀光他们,人们依旧会去作恶,但总会好一些吧!”

    “极乐净土啊!”李青山一声感叹:“想听听我的故事吗?一个关于净土与魔土的故事。”

    余紫剑点点头。

    “不久之前,嗯,很久很久以前,我曾到过极乐净土……”李青山凝视着铁灰色的大海,声音平静的像是叙述着他人的故事,一个生很久很久以前的神话。

    余紫剑默默倾听着,神情变幻,时而扬唇微笑,时而敛眉沉思。在听到他吞下黑日魔心,成为魔神之王那一刻,忽然紧紧抱住他,心里难过极了。

    李青山回眸一笑,摸摸她的脑袋:“人性本恶,与野兽无异,要吃要杀要繁衍,这便是万恶之源。可是如果没有这些兽性,要如何在这世上求存呢?净土里的人们连繁衍后代的能力都失去了,像是被佛祖以**力大誓愿,永远定格在了某个瞬间,不经历任何曲折,直接达到故事的结局,人们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可是,这样真的算是幸福吗?当然,他们不会觉得不满,所有痛苦都沉入了魔域,如同被豢养被阉割的牲畜,不会对槽食不满,也不会胡乱春繁衍出太多的数目,争夺有限的槽食。呵,多么完美的设计啊!”

    余紫剑一时惘然,一个令所有人都感到幸福的世界,却失去了所有未来的可能性。一个没有**的世界,也不再有新生儿的降生,只存在于虚无的可能,这是否算是一种屠戮呢?

    而他亦不是为亿兆魔民而吞下黑日魔心,而是为尚未出生、尚不存在的孩子们。这一代魔民的绝大多数,注定要在矛盾中煎熬,注定要在战火中死去。

    也许一代还不够,要两代、三代……这一切一切牺牲,仅仅为了开辟出一个未来,一个可能,令孩子们可以在阳光之下,一个像五洲世界这样的地方成长。而不是为了让当下活着的人过上牲畜一般幸福生活。

    过去与未来,善良与邪恶,痛苦与幸福……全都模糊了边界,变得浑然一体,訇然而至。

    怀中的他,亦变得越来越高大,直至与天相接,俯瞰着芸芸众生,却仍在她怀里。

    “我年少时曾下誓愿:我要踏遍五湖四海、天下九州,尝遍世间珍馐美味,饮尽天下佳酿美酒,修最猛的神通,战最强的敌人,上最美的女人,才算是不枉此生。嘿嘿,说白了,亦不过是要吃要杀要繁衍,还要自由自在,真是魔性深重啊!但若没有这些魔性,也不会有什么牛巨侠。”

    余紫剑忽然笑了,美滋滋像是个得了糖的孩子。

    “你笑什么?”

    “我们相识多年,从未听你说过这么多。谢谢你,这是很好很好的奖励,我顿时觉得不辛苦了。我就知道,牛巨侠最好了!”把脑袋在他胸口一阵乱蹭。

    李青山表示无语,刚才还是大混蛋,现在又成最好了。

    “嗯,所以你不愿意干涉凡人的意念,把这个世界变成另外一个极乐世界。”

    “其实当时我还不知道极乐世界什么样,只是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对我指手画脚,所以也不愿意对别人指手画脚,你可知为何要叫‘天下会’?”

    “嗯?”

    “天下,终非我一人之天下,而是天下人之天下!我将自由还给他们,不必生而为奴,受那些世家门派的欺压,可以人人都凭自己的努力,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但是要将这个世界建成何等模样,那应该由他们自己来决定。可以是人间天堂,也可以是地狱苦海。”

    “但终于没有人可以替他们付出全部牺牲,承担所有代价。我最多也只能替他们开辟道路,路还要他们自己去走,故事要自己来演绎。为了他们自己的孩子,去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当然,如果世道真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那么大家就应该去杀人放火,干脆把修桥补路的人也杀光,大家都没路走好了。那么也许众生本就不配得到什么幸福安乐,只配在苦海中沉沦,像野兽一样相互厮咬。那也是他们的命运,他们的选择。”

    说到这里,李青山微微一笑:“然而世道并非如此,不是吗?”

    余紫剑心中明朗,抬起头来:“人心向善!”

    “是的,若是失去了兽性,连生存繁衍都成了问题,人性也失去了根基,变成某种莫可名状的虚妄之物,但人终归不是野兽。所以无论那些魔修再怎么不择手段、凶狠毒辣,终归敌不过你手中之剑,因为野兽是敌不过人的。”

    她得到的不仅仅是天意眷顾,还有天下人心。所谓正邪之争,亦是人心中永无止境的神魔交战。

    余紫剑也是微笑:“哪怕我战死了,还是会有人起来与他们斗争。”

    李青山一声冷哼:“如果你陨落了,我会屠尽天下魔修,让他们全都付出最惨烈的代价!”

    余紫剑撇嘴:“明明刚才还不愿意这么做。”

    “这可不是伟大的神明在拯救世界,而仅仅是一个愚蠢的凡人睚眦必报的小心眼儿。”

    余紫剑低头想了一想,忽然抬头一脸怀疑:“你不会是专门来上我的吧!”

    “……”李青山缓缓将她从怀里推开。你变了,你真的变了,你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余紫剑了。

    余紫剑哈哈大笑,又将他紧紧抱住,笑声清澈爽朗,在风雪中远远传开。

    “很多人都在瞧着呢!”李青山无奈的道:“你可是紫宵剑皇、藏剑宫主。”

    “你还是‘侠王’呢?”余紫剑下巴抵着他的胸口,笑眯眯的道:“怎么,你害羞了吗?”

    藏剑宫如今已是天下第一剑宗,远比九州世界那个藏剑宫强盛得多。为了对抗“恶魔大6”的入侵,昔日的“南越王”,如今的“人王”芊凌之,亦将海量的资源投诸进来,宗门中的剑修成千上万。

    他们远眺“恶魔大6”的时候,便有不少人看见了他们,还有人遥遥向她行礼。待到看见那个男人竟敢摸自家宫主的脸,全都目瞪口呆。而宫主不仅不反抗,反而小女孩似的依偎在那个男人怀里,更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感觉仿佛末日降临了。

    “噗通噗通”,几个在海滨练习御剑飞行的剑修,纷纷从天上掉了下来,落尽了海里。

    “瞧把他们吓得。”李青山也不禁失笑:“你平日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

    “魔修都狠极了,所以我要更狠一点。”

    “另外告诉你一件好事儿,你的压力马上就会大大减轻,我会把所有魔修都征召到魔域中去。”李青山不怀好意的道:“既然那么喜欢当魔道,就到魔域中来好了。”

    “噗,难怪你不愿意把所有魔修都干掉,原来是要拿来填沟渠,真是比我还狠,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恶人自有恶人磨’?”

    “不会真的有人以为,为所欲为可以不付出任何代价吧!既然选择了野兽之道,就要有被老虎吃掉的觉悟。好了,放手吧,我该走了。你再抱一会儿,恐怕要有人走火入魔了。”

    余紫剑举手道:“我也要到魔域去!”

    “你又不是魔修。”

    “他们是为你填沟渠,我是要帮你开道路。”余紫剑放开李青山,端正神色,充满自信。

    “其实有时,这两者并无分别。”

    李青山摇了摇头,其实他也不会整治这些魔修,恰恰相反,还会增强他们的修为,魔修确实比较能征善战,最好能出一两个人仙邪神,这场战争就能多一点胜算。

    然而“一将功成万骨枯”,其他人多半都会战死,哪怕邪神人仙也未必不会陨落。他并不希望余紫剑也走上这样的道路。

    “你不是要给我们自由吗?那么,这就是我的自由。剑道乃杀伐之道,不经历杀伐,如何磨砺剑锋,这场天地大劫正是吾辈驰骋之舞台,成为剑仙的大机缘所在。如果你真的为我好,请允准我参战。”

    锵的一声,她拔剑出鞘,青霜扑面,抚剑扬眉笑道:“也许你本来能打赢的,缺了我这一柄紫宵剑,就恰好就打不赢了,害得我还要替你报仇,你说可恼不可恼。”

    霎时间,她亦仿佛神剑出鞘,锋芒毕露,神采飞扬,英气逼人。李青山也不能忽视,更不能拒绝。

    “牛巨侠,这一次,就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吧!”8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