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荒谬

大圣传 第一百四十三章 荒谬

    呼!

    长风从远山吹来,灌满了烈火堂,舞动真传弟子们的衣衫,缓解那凝重的气氛。

    “这阵风来的好古怪。”

    “到底是什么人?”

    “那个方向……或许是飞星谷的弟子。”

    真传弟子们议论着,如今所有将校都在黑云城中,自不可能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渡劫。

    这一战并没有征召宗门中的入室弟子,他们都是未来真传弟子的种子。对战事又没有太大帮助,自不用过来“牺牲”。

    可以说,哪怕这里的真传弟子全灭,单凭空余出的大量资源,堆也能堆出几个真传弟子来。

    “渡劫成功了吗?”

    “到底是几次天劫,好像五次天劫也没这么大的动静。”

    “莫开玩笑,难道渡人仙之劫,会选在荒郊野外、战场边界吗?”

    “你要这么说,人皇之劫就会选在荒郊野外、战场边界喽?”

    “这……也有可能是魔民。”

    “魔民跑到人间道来渡劫?脑壳坏掉了吗?”

    他们胡乱讨论着,竟猜不出那渡劫者的身份。不过大战在即,也没有人会认真去推算,不过是借题发挥,放松一下心情而已。

    阮瑶竹蓦然想起了一个人:“李师兄,青山师弟她在哪里?”

    “阮师妹,这都什么时候了。”

    林可欣很不耐烦,她真有点被吓到了,没了一开始说话时,风流潇洒的模样。

    如果单单李烈火那么说,还可以说是危言耸听,但就连戴梦凡、乐天这样的“老人”,都“危言耸听”起来,那情况可能真的很不妙。

    这种时候,谁还管得着一个入室弟子,无论他再怎么天才。现在又有什么用。

    李烈火却很认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从黑毛望天吼那里得到消息,他阴神出窍与晁师妹一起探查冷血关,至今下落不明。”

    说到这里。他皱起眉头,陷入了思索,忽然道:“不,这绝不可能。他渡过四次天劫才多久!”

    真传弟子们面面相觑,觉得匪夷所思,难道李烈火担心渡劫的是那李青山不成?

    万剑锋更认定了,他果然是压力太大,神志不清了。

    阮瑶竹咬着嘴唇,垂首不语。却莫名有一种强烈的自信。他一定还活着,一定!

    这一阵怪风来的快去得也快,话题又回到了战事上来,并很快又陷入焦灼之中。

    乐天笑道:“不能再这样浪费时间了,请师兄速速下令。”瞥了万剑锋一眼:“有些事情,说是说不明白的。”

    李烈火点头会意,万剑锋弹剑道:“正是如此。”

    ……

    “我还活着啊?”

    李青山恢复人形,静静躺在群山之间,笑着说道。

    大风荡尽漫天劫云。万里晴空蓝的仿佛透明一般。

    这场天劫来的太凶,五阴魔更是极难对付。“想魔”出现时,他心中杂念丛生,诸般神魔变化立刻产生了分裂的迹象,还好“小世界”已经彻底稳固,才没有分崩离析。

    而“行魔”却又使他的身体失控,行为难以自制,差点被劫雷凝兵把头斩下来,如今脖子上还张着“大口”不断吐血。

    最后的“识魔”最为可怖,直接扭曲了他的意识。令他对自己坚持的一切都产生了怀疑:“什么牛哥,什么九天,真的那么重要吗?不如轻轻松松的活着……”

    如果他真的动摇了,哪怕是渡劫成功,也会心志大变,不再是原本那个李青山了。

    很可能会立刻进入魔域,选择吞下黑日魔心,来获取更加强大的力量。

    其结果恐怕会如钱容芷判断的那样,反而不被魔域所认可,最后遭力量反噬,死的很难看。“传说之人”如果不能实现传说,下场恐怕连凡人都不如。

    李青山不知道这些,但却明白道路的选择从来都是最重要的,也是最可怕的。

    一旦行差走错,纵然一时春风得意,最后也难免落得一个凄凉下场。

    想想那许多修行者,是否在渡劫成功、成为人皇的那一刻起,就永远失去了成为人仙的资格呢?

    直到耗尽寿元,陨落之时,才真正后悔当初的选择。所以说:“菩萨畏因,众生畏果。”

    不过还好,在经历了前面“色受想行”的考验之后,他的心志愈发坚毅,走过了这段险途。

    在降伏了五阴魔之后,他也重伤濒死,立刻反戈一击,以猿魔神通破灭了那柄巨剑,然后吹起大风,荡尽劫云。

    小安微笑点头:“嗯,还活着!”摸摸他的额头:“要不要休息一下?”

    李青山笑着摇摇头:“不了,魔民就快杀到黑云城了吧!我瞧李烈火未必挡得住。”

    大地轰隆隆隆的震动起来,炽热的岩浆从龟裂的地面喷涌而出。

    这场大战破坏了地壳,没了李青山的镇压,立刻彻底爆发。

    群山之间,一座火山冉冉升起,李青山就躺在火山口上,笑道:“刚好。”

    以最后的力气转化为凤凰变,然后施展出最后的“凤凰涅槃”。凤凰在烈火中舞蹈旋转,终于化为一颗凤凰之卵。

    没过多久就咔嚓一声,裂开一道缝。婴儿模样的李青山,就静静躺在蛋中。

    小安拿三葬法衣当裹布,一层层将他裹了起来,温柔的抱在怀中。

    “喂,有必要这样吗?”李青山心里又好气又好笑,他又不是真的婴儿,口中却只能发出一阵“咿咿呀呀”,手脚也没什么力气,丝毫反抗不得,只能抓住她一缕头发。

    小安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轻轻摇晃着,竟然唱起了摇篮曲。

    李青山努力冲她瞪眼,却无可奈何的发觉,竟然真的渐渐有了困意。

    小安捏捏他的小脸蛋,笑眯眯的道:“睡吧睡吧,我会照顾你的。”

    “好吧好吧,我服了你了。”李青山无可奈何的闭上眼睛,很快就陷入了沉沉的梦境中。

    小安眼中苍白火焰闪烁不定,映照出千里之外的诸多景象。

    魔域大军连绵数百里,在大地上蜿蜒爬行,前军已经深入人间道,后军还没出冷血关。哪怕不进行任何献祭,单凭自然散发出的气息,就足以改变两域疆界。

    不久之前,李青山还在大泽中修行灵龟变,便以“玄光尽照”发现了魔域大军出征。

    但他要专注修行,不可能时刻观察,只得收了神通。还好有小安在,将所有骷骨念珠都散布出去,化作一头头骷骨魔,远远监视着魔域的行军。

    它们身型都变得很微型,比一颗念珠也大不了多少,本身就不散发任何气息,非常适合做斥候。

    一个骷骨魔在荒草中仰起头来,只见一道剑光破空而来,万剑锋御剑而行,俯瞰着逶迤前行的魔民大军。

    “哼,这般首尾不能相顾,岂不是任我斩杀。李烈火也是忒胆小了,根本不必与魔皇交手,凭我一人一剑,来多少杀多少,魔民永远别想将疆域推到黑云城下。立下这一场大功,难道那大师兄之位,难道李烈火晁天骄坐得,我万剑锋便坐不得?”

    剑锋猛然挥下,一道百丈剑光向地上的魔民大军呼啸斩去!

    然而令万剑锋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剑光飞到半空,突然急剧收缩,眨眼之间,又缩水了一次。

    小安看在眼中,便知这真传弟子大概是没来过魔域战场。

    魔民并非孤军深入,而是一边扩张魔域,一边行军。

    也就是说,在行军路线之外,依旧存在着一个交界区域,人间道与魔域的法则相互交错,一切法术都会受到极大抑制。

    而在穿过这片区域之后,实质上就进入了魔域,人类修士的法术要再受一次魔域法则的削弱。

    这还不算完,虽然魔民的行军阵型几乎算不得军阵,但是依旧有薄薄的军气存在,如果没有前两次削弱,根本抵挡不住剑光。现在可就不同了,毫不客气的再削了一次剑光。

    最后就只剩下十丈不到,落在大军中,倒也斩杀许多魔民。但与整个魔域大军相比,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巫祝们立刻收拾了兵器甲胄,然后把尸首细细切碎了,直接洒在行军路上,很快就被踩成血泥尘埃,成为了这场血腥行军的一个小插曲,以魔民的血肉来固化疆域。

    这一剑过后,魔民大军中甚至没有人回应。十二魔皇既然不出手不吭声,其他魔帝魔王也不想在战场上被一个强大剑修惦记上。

    其他魔民也就更加不会出头了,再怎么受天地法则的制约,万剑锋要杀他们还是很简单的,谁也不想变成遭万人践踏的血泥尘埃。

    于是大军毫不停留,像是一头庞大怪兽根本没察觉自己被路边小虫咬了一口。

    万剑锋平生从未遇到这种好事,随便他怎么杀,敌人竟然不还手,连吭都不吭一声,他握剑的手却在微微颤抖,这么杀下去,何时能杀光这数百万魔民?

    如果魔民大军推到黑云城下再布下十二都天魔煞阵,又该如何应对?若是躲在城中施展法术,就只能杀一杀最低等的魔民,连魔王都未必能杀死。

    这强大的人皇、无畏的剑修亦被这战争的残酷与荒谬震撼了。

    不由扪心自问:“我们只陨落一半,真能守住黑云城吗?”

    小安却是若有所思。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