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章 一刀

大圣传 第二章 一刀

    晁天骄恨的牙痒痒,本来以为他陨落了,她可是真的有那么一点点伤心。

    一转眼间,就又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她眼前,她当时就明白过来,他不知修炼了什么功法,阴神入灭也死不了。也就是说,他“临终”那一番话全都是在耍她,她晁天骄何曾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

    浑身散放出如有实质的森寒之气,真传弟子还能承受,入室弟子已经是牙关打战、颤抖不已了。

    李凤元瑟缩了一下,压低声音:“大老爹,这女人是什么来路?好像有点厉害啊!”

    岂止是有点厉害!

    李青山嘴角一扯,晁天骄本来就凶悍的很,如今修成人仙,登临九天,更厉害了不知多少倍,真打起来着实没有半点把握。关键是他也有点心虚,当初虽然也算是成全了她,但总归是趁人之危。

    这下子,所有人都瞧出来了,这位“原大师姐”和“新大师兄”怕是有点冤仇,今日是来者不善。谁都不敢胡乱插手,都瞪着眼睛看戏。

    沈玉书顿时恢复了精气神,心中大快:“李青山啊李青山,得罪我便也罢了,竟然得罪一位人仙,晁师姐的地位如今与两位宗主齐平,不,是还要高出半截,她如今可是丁神之首,真武大帝身边的红人!你这‘大师兄’不仅做不成,还要被逐出门去!”

    阮瑶竹蹙了蹙眉,正欲开口,望望晁天骄,又望望李青山,似乎领悟到了什么,轻哼了一声。

    “好啊,我来听听你要说什么?”晁天骄微微一笑,冷艳绝伦,不可直视。

    李青山本着化干戈为玉帛的美好愿望,当即就念了两句诗:“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糟了,最近猿魔变又有进展,快要突破了。

    所有人都傻了眼:“这是什么意思?”

    话音未落,刀就架在脖子上。晁天骄怒极反笑:“你倒是真会说!”

    李青山的脖子顿时凉透了,反而生出一股傲气:“晁天骄晁师姐,我自认对得起你,你若还不甘心,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却暗暗攥紧了拳头,嘿,老子岂会任人宰割!实在不行就大战三百回合,你是人仙又如何。

    晁天骄道:“我不杀你,也不剐你,只要砍你一刀!”

    李青山心中一想,这买卖倒也划算,他有“凤凰涅槃”护体,晁天骄无论如何也不能一刀砍死他,索性给她砍一刀。了了这段恩怨算了。

    “好,你砍吧!我若是皱皱眉头就跟你姓。”

    晁天骄手中的刀便缓缓滑下,直滑道李青山两腿之间。

    李青山向后一缩:“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

    晁天骄嘲笑:“怎么,怕了吗?”

    真传殿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得目不转睛,这发展也太劲爆了!

    “我想起来了,我们打过一个赌,三十年后决一死战,这期间不动我一根汗毛。”

    李青山就是脑袋掉了也不皱一下眉头。但若是挨了这一刀,以后不叫爬地将军,改叫阉人大师兄算了。干,这大师兄三个字果然晦气!

    “有吗?”晁天骄露出思索之色。趁着李青山稍稍放松,忽然手起刀落,血光迸溅。

    “嘶!”男人们不由自主的倒抽一口冷气,仿佛自己挨了一刀。

    再看李青山,双手紧紧抓住刀锋,鲜血顺着锋刃淌下。若非他反应够快。这一刀就真的砍中了,脸色发青,青筋直跳:“你!”

    “不好意思,手滑了!”晁天骄从容收刀还鞘:“既然有赌约在先,那今天就算了。”抓住李青山的衣襟一把扯过来,昂然宣布:“不过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男人了!以后可莫要朝三暮四、水性杨花,否则就不只是一刀了。”

    “什么?”李青山愣了一下,似乎不是坏事,怎么听都有点不对味儿。

    “乖乖等我临幸吧!”

    晁天骄朗声大笑,笑声冷冽如冰河,似乎十分快意,旋身化作一道银光破空而去。

    所有人都惊呆了,神色各异的望着李青山,像是看着一头活怪物。

    李凤元瞪圆了眼睛,这样都行,大老爹真是深不可测,仰之弥高啊!

    乐天缓缓吐出三个字:“我服了!”

    晁天骄是什么性情,宗门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修行的又是《玄武天书》这等酷烈决绝的功法,所以怎么也想象不到,她有朝一日竟会与人结成双修道侣。虽然有点阴阳颠倒,但修行道中向来是强者为尊,被这样一个人仙“临幸”,怎么都不算是坏事儿。

    沈玉书面如死灰,如丧考妣:“世上竟有这种事……”

    李青山还在愣神,阮瑶竹走上前来,面无表情的道:“恭喜大师兄。”

    “瑶竹你……”

    阮瑶竹抬起手:“请好好对待大师姐,莫要再水性杨花了!”转身走掉了。

    “我,水性杨花?”李青山指着鼻子,觉得荒谬绝伦,喃喃自语:“我……明明是……风流好色……来着……”

    “恭喜大师兄,贺喜大师兄,今日双喜临门!”“您和大师姐真是绝配啊!”

    真传弟子们皆上来道喜,无论如何,大师兄之位已定,实质上就是万象宗的代理宗主,即便是真传弟子也要听命,如今还成了一位人仙的双修道侣,那更是不得了。再加上归海灵尊若隐若现的支持,他或许是万象宗有史以来权力最盛的大师兄。

    关系着切身利益,自然要来套套近乎。而且魔域一战,李青山的表现也着实让大家心服口服,并不觉得是屈尊奉承。

    这时候,城中钟鼓齐鸣,百花齐放。开始召开庆典,庆贺新一任大师兄上位。

    李青山哭笑不得,眼中所见,皆是由衷佩服的笑脸,心中却觉得十分憋气。

    忽然看到人群中的沈玉书,正在悄悄往后缩,大喝一声:“给我站住!”

    沈玉书浑身一颤,转过身来:“大……大师兄!”

    “嘿,本来我都忘了你,你在下面跟变脸一样,很喜欢看我笑话嘛!”

    沈玉书知道在劫难逃,心中发狠,想要丢下几句硬话,谅李青山也不敢杀他,话到嘴边却变成:“不……不敢……”

    李青山转头问戴梦凡:“戴师妹,我有权力教训他吗?”

    “你是大师兄,你说了算!”

    戴梦凡还是那一句,淡淡瞥了沈玉书一眼,不过是一个入室弟子而已,虽然有成为真传弟子的机会,但现在显然是没有了,谁让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李青山大手一挥:“你被开除了,赶紧收拾东西滚蛋!”

    真传弟子们相视一眼,觉得李青山果然是胆大心细,各种手腕无师自通。

    即便是大师兄,无故乱杀同门也是不行的。但是如果不是同门,那杀了也就杀了,修行道从来都不是美好乐园。

    大师兄的主要职责是对魔域作战,很多时候行的是军法而不是门规,只要有正当理由,即便是真传弟子也能开革出门。再配上他那可怕的战斗力,谁是他的对手。

    这就是万象宗的真正核心所在,本质上凭的还是实力镇压,而不是投票选举。

    沈玉书拜倒在地,痛哭流涕:“我有眼无珠,大师兄饶命啊!”

    李青山纳闷:“我又没说要杀你,饶你什么命?哦,你是怕我先把你开革再追杀吗?嘿,你以为我是那种卑鄙小人吗?我若是要杀你,现在一拳就把你打死了。戴师妹,我有这个权力吧?”

    “这……”戴梦凡无言以对,大师兄当众轰杀同门的入室弟子,这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吧!

    “我知道!”李青山挑起大拇哥:“我是大师兄,我说了算!”

    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真传弟子们心中一寒,这种事儿他恐怕真的干得出来,以后还是不要当面顶撞他吧!

    “快滚吧!别等我改变主意。”

    沈玉书仓皇而去,心中竟生不起丝毫报复的念头。

    在城中一片欢腾的海洋中,天书楼巍峨耸立,归海灵尊负手而立,遥望着无尽沧海。

    晁天骄独立于飞檐之上,冷眸如星,回眸问道:“灵尊,他到底是什么人?”

    九天之上与人间道的时间流逝速度相差何等之大,为何不早不晚,刚好在那时候回来。是巧合?还是有人在安排。若是有人安排还好,如果真的只是巧合,那就太不可思议了。

    “天意从来高难问。”(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