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十四章 泉台旧部

大圣传 第十四章 泉台旧部

    上古洪荒,一片混乱战场上,一个浓眉大眼、头戴牛角盔的少年,提着一柄残破不堪的战斧,鲜血从斧刃流淌下来,不知斩杀了多少敌人,眼中却是一片茫然。

    随着浩荡的龙吟声,一条巨龙翱翔天际,乘风而来,巨大的羽翼遮蔽了半个天空,威临整个战场,一口向他吞来。

    少年一声怒吼,挥起战斧,迎向巨龙。

    耀眼的光芒中,少年看到龙身上站着一个男人影子,轻轻一挥手,巨龙收起了羽翼和利齿。

    战斧也劈了一个空,在大地上劈开一条长长的裂痕,蔓延到远处一座山丘,轰然崩裂。

    男人笑了:“我记得你,是叫阿旁吧!”

    少年不寒而栗,觉得那男人远比巨龙更加可怕,竟不敢直视他的双目:“老子就是阿旁!”

    “阿旁,你们已经败了,你可愿投降?”

    “不,我们还没有败!”

    这时候,少年在男人身后看到了看到了许多熟悉的身影,勃然大怒:“你们这些叛徒!”

    有的避开了他的视线,有的叹息着劝道:“阿旁,我们败了,理应臣服。”有的很不耐烦:“你不过是个喽啰何必给……陪葬。”露出一丝尴尬,略去了中间的称谓。

    驭龙的男人挥了挥手,众人便安静下来:“如果不愿投降,那就只有死。我看你是个好孩子,不愿意杀你,你难道想死吗?”

    少年深深的低下头,颤抖的更厉害了,他不怕那些该死的叛徒,无论他们有多么强大,但是他怕这个驭龙的男人,无论他的声音有多么温和。

    而且他怕死,他想活下去,哪怕多活一天也好。

    他放下了手中的战斧。

    于是他活下来了,比预料中的还要漫长一百倍一千倍。甚至变成了可以决断别人生死的角色。

    阴曹地府的职司帮他避开了不少大劫,他也深深庆幸于此。但他心知肚明,更重要的是,自己只不过是个小喽啰罢了。扭转不了什么大局。也没有人用得着他去做什么。

    这样也挺好的,这样也挺好的……

    直到某一天。一个声音对他说:“阿旁,能帮我个忙吗?”

    熟悉的声调,熟悉的语气,仿佛未曾经过漫长岁月的磨洗。招呼他去做一件力所能及的小事。

    他看到一头断角的青牛,目光温润而疲惫:“你是……你是……”

    “你小子,连我也忘了吗?”

    “陛下!”他拜倒在地:“阿旁绝不敢忘!”心中颤栗着,不知是兴奋还是恐惧。

    “地狱也兴起这样的规矩了吗?快起来吧,我不是那家伙,也不是什么陛上陛下,只是个来请你帮忙的老家伙。”

    他羞愧难当,连忙站起来:“陛下、您、我……有何吩咐?”

    “老五是在你们那里吧!”

    “是……这我恐怕……”

    他心中一震,赶紧想着该怎么推脱,他一个小小阴帅。可担不起这样的干系,又怕拒绝的太生硬,对方哪怕动一动念头,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我不是让你放了老五,我有一个小兄弟,名字叫做李青山,将来会到六道轮回中来,我想请你带他去见一面老五。”

    “李青山!”

    他从未听过这个名字,应该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这么多年不是白活的,无论是六道轮回还是九天之上。所有的大人物他都烂熟于胸。

    “他是个凡人,不过再过些年,应该也有些修为了。”青牛颇为有些自豪。

    他胸中突然涌起一股不服来:“区区一个凡人,何德何能被他称作‘小兄弟’。送人下地狱正是他的老本行,也不算多大的难事。”但一想到其中的干系,心中又挣扎起来。

    “如果为难的话也没关系。若非迫于无奈,我也不愿再打扰你。”

    “您、你知道我在地狱道?”

    “当然,牛头阿旁,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青牛笑望着他,一时间有些出神,似乎回想起了极为久远的往事,忽然回过神来:“好了,我该走了!老家伙总是喜欢想过去的事儿,你能活下来我很高兴,已经死了太多不该死的族人了,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他心中一震:“我们是同族,当年我也是他的小兄弟啊!现在竟怀疑他要害我,不知不觉间,连我也信了那些污蔑之词吗?”

    “我这样背信弃义的叛徒,还有什么资格承担如此重任?你就不怕我回去,就出卖那李青山吗?”

    “你小子在说什么蠢话,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只要对得起自己就行了,何用替我负责!真要说责任,当年也是我打败了。那家伙对你也算够意思了,总比跟着我送死强。不过你可不要泄露此事,否则我真的不能放过你。”

    那与其说是威胁,倒不如说是忠告,怕他一时糊涂,行差走错。

    “我不是叛徒……吗?”这是他一生的心结。

    黄泉路上,李青山双手抓住牛头阿旁的肩膀,用力摇晃:“快说,他在哪里?难道是被关在地狱道?好,我现在就去救他出来!”

    “你凭什么?”牛头阿旁忍不住反问,一个力量远不如他的小子,竟敢说这种大话。

    “这还用凭什么?阿旁老兄,我不知道你是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地下工作者,刚才多有得罪,您大人有大量多多海涵。”

    李青山并不怀疑这是敌人的圈套之类的,因为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太微不足道了,完全不需要阴谋诡计,随便来几个阴帅就能拿下。

    而且现在看这颗牛头,怎么看都觉得亲切。看着他脸上湿漉漉的牛毛,更觉得于心不忍。

    我这一招“大嘲讽术”,实在是威力太大,这不就误伤友军了吗?看把人给委屈的。赶紧哄好了,好问牛哥在哪里。

    “你骂的没错,我就是叛徒走狗!”牛头阿旁漠然道。

    李青山还以为他是在说气话,更加抱歉:“怎么会,我看你浓眉大眼、仪表堂堂,正是牛中的霸者!”

    牛头阿旁便道出了当年战败投降之事,不过因为有太多名字不便提及,只说了一个大概。

    李青山心中一惊:“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革命了!牛哥也真是心大,竟然让一个死叛徒来接引我,这厮如果出卖老子怎么办?”

    牛头阿旁冷笑:“你还敢和我下地狱吗?”

    “既然他信得过你,那我就信得过你,下地狱又算得了什么?”

    “如果我把你卖了呢?”

    “那也是我们眼光不行,怪不得旁人。不过你战败投敌算是迫于无奈,如果敢出卖老子,就算牛哥让我饶你一命,老子也一定不会放过你!”

    报恩归报恩,报仇是报仇,恩怨分明,两不相干。

    牛头阿旁闻听此言,反倒笑了起来,这种性情,难怪,难怪!站起身来,拍拍尘土:“放心吧,这一次,我不会再投降了!”

    透出一股决然之气,李青山很熟悉这种气息,那是要押上性命的去做一件事。

    牛头阿旁向又他深深施了一礼:“小子,刚才是我故意试探你,看你有没有资格承担重任,老牛我也给你赔罪。不过被你骂一通,我心里也痛快多了!你小子的嘴忒毒了,应该下拔舌地狱!”

    李青山很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哈哈,过奖了,过奖了!”

    牛头阿旁眼角一抽,我是在夸你吗?

    “走吧!路还长着呢!”

    黄泉路漫漫,漠漠黄尘中,二人并肩而行,谈笑之间已化敌为友。

    李青山一番询问,也知道牛哥并不在这地狱道,要见的是另一位大圣,被镇压在无间地狱的最深处。因为“和谐”的缘故,名字外号都不便提及。

    他终于放下心来,相比于苏迷娆那个不靠谱的娘们,这一位才是正儿八经的接引者。

    牛头阿旁听说了归墟之事之后,也猜出了是哪一位大圣,但还是因为“和谐”的缘故,名字外号都不便提及。

    于是他拿出酒囊来,两人痛痛快快喝了一场,一起破口大骂,也算是下酒菜了。

    李青山趁着酒意,问了个问题:“你不是不愿趟这趟浑水,为何又答应?”

    “我本以为好死不如赖活着。”牛头阿旁狠狠闷了一口烈酒。

    “现在呢?”

    牛头阿旁吐出酒气:“我不想再做狗了。”眼中燃烧着火光,那是熄灭了千万年的战火。

    这一次,若是战败,那就战死。

    苟且偷生,其实并无甚乐趣。(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