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十一章 血溅云雨楼(中)

大圣传 第二十一章 血溅云雨楼(中)

    李青山抬起一脚,将那无头尸踢向楼下。

    楼下的男男女女,还在为老鸨那一声尖叫迷茫的时候,一具血淋淋的尸首,轰然落在眼前,片刻沉默,不知是谁第一个扯起嗓子尖叫:“杀人啦!”

    楼下顿时炸开了锅,好大一场chun梦,被惊个粉碎,李青山看的哈哈大笑,他转眼一瞥,瞥见一抹磬秀所穿的翠衫,已经被带到了对面四楼。

    李青山纵身一跃,如猛虎扑食,雄鹰捕兔,飞跃天井。

    磬秀正在绝望的当口,狂风扑面而来,再看李青山已站在了面前,将长刀回鞘,挟持她的两个护卫,狂喷鲜血,向后倒去。

    “你……”磬秀你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竟敢在[**]楼中杀人,这辈子也不曾见过这样胆大包天的人物。这和她一开始的构想,完全不同。

    李青山道:“你有什么冤屈,尽管跟我诉来!”

    楼中乱作一团,护卫们反从四面八方,各个角落里涌了出来。

    磬秀急急忙忙的诉苦道:“我……我是被他们抓来的,不是自愿的,不愿意就要挨打,还不给吃饭!还得练功,不练也得挨打,不给饭吃。”

    “贱人,给我闭嘴!”轰鸣声中,老鸨直接撞破楼板,来到四楼。迎面却正撞上李青山包涵杀气的目光。

    “来得正好!”李青山喝了一声,缭风刀正在空中缭出一道风刃来,直劈老鸨面目。

    老鸨哪曾见过这样凶悍之人,一句话不多说,直接便下杀手。她常在楼中迎来送往,上一次亲自动手,都忘了是什么时候,一身真气发挥不出五成来,惊叫一声,又跌回三楼。

    抬眼处,只见李青山出现在大洞上方,双手握刀,直劈下来,她甚至来不及从百宝囊中取出灵符护体,或者是被吓傻了,本能的就地一滚,球也似的滚开来去。

    一个善战,一个不善战。一个凭强悍体魄,正面击杀练气二层。一个却将心思用在那双修之道,房中之术,她虽是炼气三层,也不过是二层的战力。

    血光迸现,缭风刀从她屁股上削下一大块肉来,老鸨杀猪似的惨叫,心中更无斗志。

    李青山不等落地,脚在墙壁上一踏,借力飞shè出去,赶上老鸨,一脚踩在她背心,脸上露出狞恶笑容:“老贼婆,看你往哪逃!”

    老鸨但凡敢有丝毫挣扎动作,便感觉那只脚铁桩似的压下来,浑身骨骼都要被踩断了,一抹雪亮刀锋竖在她脸侧,令她丝毫不敢动弹。

    一把利剑从后面刺来,剑锋还未至,就吐出三尺长的青光,芙蓉一脸狠毒的握着灵剑,直刺李青山背心。

    “好!”李青山不惊反喜,身形微微一偏,让过剑锋,炼气三层的老鸨尚且不敌,更何况这练气二层的芙蓉,左手虚张成抓,反手抓去,一下扣住芙蓉的脖子,扯到身前。

    他脚下踩了一个,手中抓了一个,正是一箭双雕。

    李青山缭风刀一指老鸨:“你身为炼气士,万人之上,锦衣玉食,竟还要干这等丧尽天良的事,当真是死不足惜。”

    老鸨大声惊叫道:“好汉饶命!”

    “饶你不得!”李青山正要一刀斩下。

    “住手!”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崔健,另一个却是不是刁飞,而是一个身着宝石蓝长衫的中年男人,如一片枯叶似的飘然落在三楼,竟是一个炼气五层的高手,生着一张yin柔面目,yin测测的道:“这位客人,似乎对我们的服务很不满意。”

    他就是[**]楼的真正主人,赵良青,平ri都只让老鸨在外面迎来送往,他只隐于幕后,将那些女子当作鼎炉来修行。

    卓智伯要收拾一个新来的小子,当然是只会过他,才能设下这个圈套,但他并不太在意,被卓智伯这只秃鹰,还能有什么好下场,料想芙蓉也是手到擒来,但却没想到横生出这样的变化。

    李青山自料若不动用妖气,可以完败练气二层,对上炼气三层也有很大胜算,练气四层就不好说了,炼气五层则是绝无胜算。

    他高声叫道:“葛健,快请我们卓大哥来,我找到一个逼良为娼的贼窝!我堂堂鹰狼卫岂会惧你这鸡头!”他这一声喊,饱含真气,震碎了近处几个酒杯,不少人的耳朵都嗡嗡作响。

    卓大哥!?葛健脚下趔趄,差点没站稳,李青山面对卓智伯的傲慢态度,他可是亲眼看在眼里,现在却叫什么卓大哥,分明是拉卓智伯和鹰狼卫来做挡箭牌。

    赵良青也大皱眉头,李青山虽然展现超乎寻常炼气士的实力,但他自信可以将之击杀,但是,他不敢出手。

    不仅是因为李青山脚下那两个人质,更是因为鹰狼卫的身份。鹰狼卫不是不死人,相反因为各种危险的任务,死伤率并不低。若是死于任务或者暗杀,最后调查不出凶手,也只能不了了之,当作悬案处理。

    但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杀死鹰狼卫,那就是挑战鹰狼卫的权威,被天下追缉的下场,就连卓智伯都不敢放过他,反而要第一个来杀他,撇清关系。他若是个散修,或许还是有一怒杀人的魄力,但他有[**]楼那么大的家业,就越发的投鼠忌器。

    李青山嘿然一笑,果然不出所料,这层狼皮,还真有点作用。当朝廷鹰犬,却不知道利用朝廷鹰犬的身份,那才是傻瓜一个。卓智伯想当自己的老大哥,那就让他来当好了。

    赵良青道:“请你放了我的[**]门的人!”

    “她们都是逼良为娼、戕害少女的的罪犯,绝不能放,对了,你也别走,我代表鹰狼卫,要立案调查,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呈堂证供。”李青山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用前世听来的套词胡扯,浑然不顾赵良青炼气五层的强势实力。

    赵良青气的脸sè发青:“逼良为娼,你有什么证据?”

    李青山道:“我有人证物证?”

    赵良青yin测测的道:“你的认证呢!”

    李青山忽然瞳孔一缩,两个护卫挟持着一脸丧气的磬秀。

    赵良青捏着磬秀的下巴,“果然有几分姿sè,难怪引得人家冲冠一怒为红颜,现在可以放人了吧!”

    磬秀双眸含泪,直勾勾的望着李青山,这下真是完蛋了!

    李青山道:“那是你楼中的姑娘,跟我有什么关系!”

    赵良青道:“哦,说的也是,那这种红颜祸水,不留也罢!”手放在磬秀的肩膀上,还没来得及用力,磬秀就发出一声惨叫。

    但立刻被一声更凄厉的惨叫盖过,吓得磬秀都闭上了嘴巴,李青山手起刀落,砍了老鸨一条膀子下来,眼眸发红的道:“你再动她一下试试?”

    那种被敌人用人质威胁,就缴械投降的英雄都蠢毙了,李青山才不会做这种蠢事,你狠我就比你更狠!

    葛健终于放弃了靠自己来处理这事,这厮有一种从山林里走出的狠劲儿和野xing,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今天这一切都是对于卓智伯设下圈套的反击,而这件事已完全不在他控制中了,他捏碎了手中一张灵符,那是鹰狼卫用来求救的灵符,以示危急。

    赵良青嗔目望着李青山,他还根本没下手,但也不敢再下手了,他从李青山的眼神中清楚的看出,如果他敢杀磬秀,李青山就敢斩杀两颗头颅给他看,那对他来说是近乎不可弥补的损失,一边是小小的清倌儿,一边是他两个重要手下,孰轻孰重,他自然分不清。

    他目光闪烁,运转功法,在众人的眼中,这位有几分yin柔的赵楼主,忽然变了,变得极为的可怕,如同传说中的可怕魔鬼,一股凶戾气息直逼人心,几个护卫直接被吓得软倒在地。

    近乎咆哮着道:“我说让你放人!”[**]门中,除却能够以媚术,现玉女像,来魅惑众生。亦可又相反的用法,现魔鬼像,来恐吓众生,都是直接撼动人的心灵的法术,他这一番施展出来,闹哄哄的[**]楼,一下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感觉一种大恐怖降临,连呼吸都不敢大声,更别说呼喝奔跑,就连葛健都不敢看赵良青的脸,被他逼视的李青山,又该是在承担何等压力?

    但李青山只轻笑着道:“我说让你放人!”他本身就是妖魔,修为更在赵良青之上,魅惑对他很有用,因为他的体魄强悍,yu望也比普通人要强大的多,非要用《灵龟镇海诀》来镇压。但是恐吓,对他就是班门弄斧,连《灵龟镇海诀》都不必用,吓唬我?信不信老子显出原形来吓死你!

    赵良青见威慑无用,只有放弃,死死的盯着李青山,如果目光可以做剑,李青山就已被刺穿了。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睛,不,把她眼睛挖出来。”李青山用刀比划一下脚下的老鸨。

    “你想要什么?”

    李青山指指磬秀:“把我的证人还给我!”

    “你休想!”赵良青话音未落,李青山就一刀斩下了老鸨另一只膀子,“反正我有两个,杀了一个还有一个!”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