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三十七章 不要乱用我的东西

大圣传 第三十七章 不要乱用我的东西

    “兴伟!”钱延年听到堂外惨叫,不由向前一步。李青山怎会放过这种破绽,缭风刀横切向钱延年的腰际。

    刀光迅猛绝伦,钱延年脸sè一变,没想到一个二层炼气士,竟能挥出这样的猛烈一刀。

    李青山能够杀死钱家二老之一的灰衣老者,在钱延年看来,是可耻的偷袭,是以根本没将李青山放在眼中,只当做一只可以随手拍死的臭虫。

    他之所以没有立刻一掌拍下,不过还是在犹豫杀死鹰狼卫的后果,想着到底还没有用转圜的办法。

    但李青山这一刀清楚的告诉钱延年,现在不是问你想不想杀我,而是我想杀你!

    “小子找死!”钱延年厉声大喝,鸡爪般的左手箕张,硬生抓住刀刃,扼住这迅猛一刀。

    仔细望去,刀刃和手掌之间,还有只容一发的微小距离,钱延年的真气与李青山的真气,在这微小距离内,激烈的碰撞交锋。

    像是两个军队在绵长的战线上拼杀,一方是jing锐甲士,却敌不过百倍的敌军。

    李青山浑身血脉贲张,将全部力量全都压在刀上,竟不能让刀锋前进一寸。

    钱延年同样也在惊讶,凭他的实力,竟不能从李青山手中夺下这把刀来,这小子的力量简直大的惊人。

    坚不可摧的缭风刀,发出令人牙酸的呻吟声。

    心念百转间,其实不过一瞬,二人几乎在同时做出了反应,钱延年一拳轰向李青山的胸口,李青山一抓抓向钱延年的头颅,完全不理会那一掌,刚刚交手,就是一副同归于尽的搏命架势。

    李青山对别的没有自信,对自身的防御力却是信心十足,老子血厚防高,挨你十招八招不算什么,你中我一招就得死!

    钱延年感觉,若给那一爪抓实,头颅也得被抓碎。他人老惜命,怎会同李青山以命相搏,放开缭风刀,身形暴退,同时轰出十七八拳。

    李青山正yu趁机占据上风,便见十七八个真气凝成的拳头,扑面而来,将缭风刀舞成一片刀芒,护住周身。

    砰砰砰砰,一连串的撞击声,狂风肆溢,巨大的桌案,都被掀翻在地,满堂灯烛一起熄灭。

    李青山节节后退,双足在大理石砖上犁出两道深深的痕迹,“咔嚓”一声,他一脚踏破身后高大的门槛,稳住身形,扬眉望向钱延年。

    “你是炼体士!”钱延年惊道,如果是普通的二层炼气士,刚才已经被真气震碎了肺腑,甚至被打的当场四分五裂,除非是以炼体之术强化了身躯。

    李青山浑身上下,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反而有一种舒展筋骨的畅快,盯着钱延年,眸中透出嗜血兴奋的光芒。

    钱延年望着李青山,眼神中没了轻蔑,多了几分谨慎,但也不过是几分而已,刚才他不过是太大意了,才给李青山向他挥刀的机会,二层炼气士绝不可能是五层炼气士的对手,这是再明白不过的常识。

    “挡得老夫几招,就真以为杀得了我吗?既然你自寻死路,老夫就成全了你,再去杀了钱容芷那个贱人。”

    堂外,钱兴伟的惨叫声越发的凄厉,但钱延年已经是充耳不闻,虽然很喜欢这个长孙,反而他的子孙多的是,死一两个也没什么要紧的。

    在钱延年说话的功夫,李青山没有闲着,双手持刀,高高举起,内体jing纯至极的真气,在阳跷脉中流淌,顺着手臂注入缭风刀中,化作刀身上一层晶亮的光芒,随着挥动的手臂,破空劈出一道锐利之极的风刃,呼啸着斩向钱延年。

    钱延年一声冷哼,深吸一口气,鼻孔中窜出一道金光,洞穿风刃,飞shè向李青山,在空中扯出一条细细的金线。

    飞剑?不是只有炼气六层才能使用吗?

    李青山有些惊讶,但瞬间反应过来,这应当不是飞剑,而是某种法术,却比普通的法术要强悍的多。让五层炼气士,有了近乎六层炼气士的手段,钱容芷所给出的资料,说钱延年的实力不过炼气四层,根本就是假的。

    钱延年身为五层炼气士,修炼的当然不可能是,只能修到炼气三层的《先天炼气诀》,而且更强的功法《庚金煞气诀》。

    而这一招便是《庚金煞气诀》中的“庚金气剑”。金属肺,凝煞气于其中,肺开窍于鼻,出而成气剑。剑光刺穿空气,激起汽笛般的尖锐啸鸣,若是普通人,单听到这啸鸣便是死路一条。

    李青山双膝微曲,高高跃起,剑气从他脚底擦过。他趁着剑气不能回收,飞跃向钱延年,迅速同钱延年拉近距离。

    钱延年望着扑上来的李青山,又是一声冷哼,眼中全是yin鸷,猛然间,又是一股气剑,从他鼻孔中钻出,刺向半空中的李青山,同时,另一股气剑在他的趋势下,转折过来,刺向李青山的背心。

    肺有左右二个,庚金气剑亦有两股,一左一右,成绝杀之势。

    李青山右脚勾住横梁,一个倒挂金钩,翻了上去,险之又险的避开交错而过的气剑。然下一刻,气剑自下而上,穿透横梁,他猛地后仰,气剑从他面前擦过,照的他眉发透亮。

    李青山早有准备,手中刀光乍起,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斩在气剑上。

    “铛!”

    刀剑交击,缭风刀竟然崩出了一个极小的缺口,却也将气剑击溃,但还来不及高兴,溃散的气剑再一次凝结起来,只是少了微不可查的一丝煞气。

    李青山纵身倒飞出去,气剑紧追不舍,他在宽阔的大堂中,不断的跳跃转折,每每以毫厘之差,避开气剑的刺杀,直如猿猴般灵巧。便是有闪避不开的时候,就以缭风刀硬劈出一道,斩在气剑上,暂时格挡。

    他发现气剑虽然近乎于飞剑,但绝没有周文宾的飞剑那样灵动迅捷,否则根本不可能以肉身进行闪避,但想必也是钱延年实力未到,如果修到炼气六层,这气剑必是不下于飞剑的利器。

    钱延年气的脸sè发白,闷哼不断,越发用心的cāo纵庚金气剑,追杀李青山,但他却极为谨慎的留下一股气剑来,环绕在身边,不仅是担心李青山的金身刺杀,更是因为他年纪太大,心念也跟着衰退,分神cāo纵两把气剑有些勉强,但他相信,只凭一股气剑,就足以击杀李青山了。这样一攻一守,更是立于不败之地,毫无破绽。

    李青山心中惊叹,原来五层炼气士,就如此了得,不知是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他虽然不知道《庚金煞气诀》的名目,但却明白这两股气剑,必然功法中的本命法术,才可能如此cāo纵如意。相比而言,相比而言,《先天炼气诀》,就如其名字一样,只能炼气,没有一招像样的法术。

    他击杀赵良青个裸男的时候,是凭着绝对的实力差距直接碾压过去,一招就捏爆了他,所以也根本没有体会到五层炼气士的强悍之处。

    而现在,虽然四下无人,但他并没有急着变身,一招秒了钱延年容易,但回让全天下都知道赵良青是被他干掉的,所以还要想个万全之策,现在就当陪这老头玩玩,顺便磨练一下武艺,在实战中,体悟炼气二层的jing义。

    钱延年自以为占据上风,哪想到李青山只将他视作砧板上的肉,想着怎么下刀合适,而且下刀痛宰之前,还要娱乐一番。

    眼见不能简单消灭李青山,恐让钱容芷逃掉,而且担心钱容芷说的是真的,卓智伯真的在路上,他得赶紧脱身才是,于是摸出一个jing致的百宝囊来。

    李青山眼前一亮,终于见到了此行的最大目的,然后当看到钱延年摸出一张灵符,想要使用的时候。

    李青山爆喝道:“老贼住手!”

    钱延年嘲笑道:“终于害怕了吗?”

    李青山寒声道:“你百宝囊里的东西,无论是灵丹灵石还是灵符,都是我的财产。你最好不要乱用,否则会让你死的很快!”

    你的东西是我的!你不要乱用!这话简直蛮横嚣张到了极点。

    钱延年也气到了极点,毫不犹豫,手中灵符爆开一团光芒。

    ……堂前数百尺外,有一个大平台,五个阶梯,通向钱府各处,而只有一条上山的路,通往大堂。

    今夜,因为寿宴的缘故,钱家所有人都倾巢而出,全部力量都调动了起来,被山上的变故惊动,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就连许多不懂炼气武功的钱家人,都想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遥遥的见一个人影,站在平台前,有人眼尖,叫道:“那是钱容芷!”“杀了她!”

    李青山方才的话,钱府所有人都听到了,对这钱家的大叛徒,不少人恨得咬牙切齿,但走近一看,却都惊呆了。

    钱容芷满身血迹,脸上却带着迷幻的快意笑容。在她的脚下,一个血葫芦般的人,躺在地上,还在不断的惨呼呻吟,而在她的手中,拎着一张东西,随着夜风飘荡。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