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五十四章 狴犴困妖闸

大圣传 第五十四章 狴犴困妖闸

    沈惜花笑道:“大家稍安勿躁,请先饮几杯薄酒,我这就去将灵丹取来。”退到殿外黑暗处,笑容立刻笑容,显出心事重重。

    “大人,岛主请你到后堂一会。”一个仆人恭敬的在李青山门外道。

    李青山跟着仆役走过长廊,两个剽悍男人从黑暗的树丛中跃出,挡在他们面前:“你是什么人?”

    仆人忙道:“两位好汉,这是我们岛主的客人?”

    二人上下打量了李青山一番:“怎么没见过你这号人。”

    李青山道:“也不是什么人,都是你们能见的。”

    “你说什么!”二人大怒,yu要拔刀。

    砰砰两声闷响,二人又跌回黑暗的树丛中,变成两具尸体。

    “见阎王去吧!”李青山又对仆人道:“继续走。”

    仆人浑身一颤,忙不迭的应是。

    书房中,沈惜花不安的搓着手,忽见李青山前来,忙请他上座,然后端茶倒水,殷勤备至。

    李青山道:“沈岛主,你要说什么,就赶紧说吧!我已经等不及了。”他的耳力,清楚的听到前面的喧哗声,血液在隐隐沸腾。

    沈惜花撩起衣襟,跪在李青山面前:“我已经按大人的吩咐做了,求大人放过小人一马吧!”这多ri来,李青山从来不肯开口承诺,饶了他的xing命,直让他食不知味,睡不安寝。

    李青山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杀你?”

    “大人真的要赶尽杀绝?”沈惜花大惊抬头,紧紧盯着李青山,目光隐隐有一种狗急跳墙的决然。

    李青山道:“不是我不饶你,是你做的事,不容饶恕。”

    沈惜花哑着嗓子道:“可是小人已经洗心革面!”

    李青山道:“洗心革面?六个月前?你在哪里?你以为鹰狼卫查不出来?”鹰狼卫虽然核心人物虽少,但作为一个不计银钱的炼气士组织,在各大城中的线人暗探数不胜数。

    诛杀沈惜花的任务,虽然多年来无人过问,但其资料并未有停止变更,以保证随便哪一天,哪个鹰狼卫想起他时,都知道他在哪里,在作什么。

    沈惜花猛然想起,半年前,他饮了些酒,在临河城中,见一美人经过,便将其带到岛山,强行[**]一番,缅怀了一下少年时的风流岁月。

    犹自争辩道:“可我已经纳她为妾。”

    “那你还想用这种办法纳多少妾?不妨说来听听?”李青山的语调一直很平静,怒火却如是冰封雪山下,流淌的炙热熔岩,随时会喷发出来。

    沈惜花脸sè变了又变,手向下一按,一块地板砖陷了下去,地下传出一连串机簧转动声响,弹出一个大铁笼将李青山困在其中。

    沈惜花请李青山端坐之处,竟是一个陷阱,而且设计的极为巧妙,从沈惜花按下地板,到机关发动,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

    沈惜花厉喝道:“李青山,你逼人太甚,既然你不给我活路,那就一起死吧!”

    铁笼的栏杆皆有chéng rén手臂粗细,铸炼的浑然一体,上面更是隐隐的刻着许多符文。李青山的手指触到栏杆,立刻感到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牢笼顶端,绘着一头似虎非虎的异兽。

    沈惜花道:“这是请墨家的机关大师制作,名为‘狴犴困妖闸’,纵然是强大妖兽,也不能轻易逃脱,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再问一句,你肯不肯放过一条生路,你若答应,我就放了你,还助你杀人。”

    “我说放你,你就相信。”

    沈惜花亦是极端挣扎:“我愿意赌一赌,我信你是条汉子。”

    李青山沉默着,缓缓摇头。

    沈惜花尖声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现在落在我的手里,只要你点头,大家可以坐下来结交一番,你修为虽然高,但也未必没有用到我的时候。”

    李青山纵声大笑,声震屋宇。像在屋中卷起了一阵狂风,书画被卷在地上,瓷器纷纷破碎。

    沈惜花捂住耳朵,运起全身内力抵抗,心中惊骇,他真的只是炼气二层吗?

    前堂的黑道高手们,只望着自己桌上的酒杯,颤动不已,整个殿堂,似乎都在微微摇曳,亦被惊动。

    “出了什么事?”“是什么人在笑?”“好强的内力!”“是从后面传来的,沈岛主不是去后面取丹药了吗?莫不是来夺丹的。”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坐不住,“走,过去看看!”“看哪个不开眼的,敢虎口夺食。”

    李青山息了笑声,对沈惜花道:“你这猪狗般的人物,也配跟我结交?”

    坏人也是有尊严的,沈惜花道:“你……你欺人太甚!”

    一群黑道高手涌去,惊问道:“沈岛主,出了什么事?”“这是什么人?”能进书房的,皆是一流高手,武功低些的,乃至手下们,都只能围堵在门外观望。

    “这是你逼我的。”沈惜花面容扭曲,对众人道:“大家静一静,我要说一件关乎大家xing命的大事。”

    众人静了下来,沈惜花道:“此人是鹰狼卫派来杀我们的。”

    听见“鹰狼卫”三个字,众人都是大惊失sè,他们虽以黑榜高手自居,面对手下也是鹰狼卫也拿我没办法的傲然姿态,但其实心中最怕的正是这掌管黑榜的可怕组织。

    “这么说,没有什么灵丹!”

    “[**]的沈惜花,你竟然联合鹰狼卫来坑我们!”

    所有人都生出退意,望着李青山,仿佛望着一头食人猛虎,那少年大马金刀的端坐在太师椅上,头发垂下,看不清面目,哪怕是困在笼中,也散发着令人恐惧的威严。

    沈惜花抛下一叠纸来:“你们看看,这是鹰狼卫的专有文书,他这次来,就是为了杀我们,银山镇的吉祥赌坊,出了什么事,你们谁不知道,就是这小子下的黑手,你们难道想做下一个?!”

    他们一个个捡起地上的文书,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惊的发抖。黑榜高手的荣誉,现在已经变成了追命符。

    “沈岛主,你想让我们怎么样?”

    “一不做二不休!”

    “杀鹰狼卫!你疯了!”

    “咱们不杀他,他就得杀咱们!”

    就在众人激烈讨论的时候。

    李青山一声轻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目,说道:“该来的,都来了吧!”

    “田中豪。”

    一个粗矮猥琐的中年男子,浑身一颤,“你要干什么?”

    “你昔年学武于竹柳镇王老拳师门下,只因他嫌你心术不正,不肯将所有武功传给你,你便下毒暗害了他,偷了秘籍,做了草寇,这么多年来拦路剪径,杀人越货,好吃活人心肝,是也不是?”

    众目睽睽之下,李青山又在笼中,田中豪不肯失了颜面,蛮横的道:“那又怎样?”

    李青山却不再理他,接着道:“赵汝勇,你最喜绑架富家孩童,然后逼要赎金,若敢报官或不交纳赎金,便切下孩童耳朵或一根根手指送回去,我说的对吗?”

    赵汝勇眼毒耳尖,面目因冷,冷笑道:“那些小崽子,生来就比旁人幸运,当然该吃些苦头。”

    李青山也不再跟他多言,就就这么一个个名字点下去,直到最后:“另又未曾点到姓名者,从贼投寇,为虎作伥,犯下无数罪业,或图谋不轨,按大夏律令,罪不容赦,就地正法。”

    “还有你,沈惜花,为你所做的事,承担代价吧!”

    众人哈哈大笑:“就凭你!”“他是不是疯了?”“是得杀了他!”笑声却渐消无。

    只见李青山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双手抓住“狴犴困妖闸”的栏杆,用力向左右拉动。血气贲张,肌肉隆起,涨裂衣衫。

    栏杆上流窜着电流般的蓝光,皆集中在李青山的双手上,感觉到数百根针扎般的刺痛,这样的小事,他当然不放在心上,但是在他巨力之下,栏杆却纹丝不动。

    沈惜花吃了一惊后,放下心来:“没用的,我的狴犴困妖闸,你是破不开的。”

    黑榜高手的脸上,也又浮起讥讽笑容,看着李青山,仿佛看着一头愚蠢的野兽。

    李青山的长发散落,遮住面容,嘴角却也勾出笑意,有一丝狰狞。

    “这是!”沈惜花最先感到李青山气息的变化,这种变化,亦唯有他这个炼气士能够感觉到。

    但紧接着,李青山身上的变化,所有人的看到了。李青山原本就高大强健的身形,似乎又拔高了一截,乌黑的长发在光照着,闪着一抹赤红,古铜sè的肌肤,颜sè似乎越发黯沉,特别是一双手臂,竟变得黝黑如铁。

    吱呀,铁笼发出痛苦的扭曲声,蓝sè电流越发激烈,却阻挡不住,手臂粗细的栏杆,被渐渐拉开的事实。

    沈惜花退后一步:“这……这不可能,你……你是!”然后大声喊道:“大家并肩子上,杀了他。”

    黑榜高手情知不能善了,狠下心来,一拥而上,挥起各式各样的武器,击向李青山,刀枪剑戟皆闪动着灵光,害怕真要给李青山脱身,要趁他进退两难之时,予以击杀。沈惜花却悄然向后退去。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