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六十章 生日礼物

大圣传 第六十章 生日礼物

    观湖楼上,余大侠终于喝到了酒,开怀畅饮,还趁着酒意,壮着胆子,来敬了李青山一杯。然后其他人就纷纷凑上来敬酒,奉承之词,不绝于口。

    “李大人,你是否还有个外号,叫做黑虎?”甚至还有人认出了李青山,记起了李青山那个极为久远的外号。

    李青山随口敷衍,又夹了一块鱼给身旁的小安:“尝尝这个,味道不错。”这么多年失去的滋味,如今好不容易重新拥有,当然要加倍补偿。

    小安低着头乖乖吃下,虽面无表情,但脸上红晕始终不散,如饮美酒。

    那老僧上前,打量着小安:“李大人,我观你身旁这位小施主很有佛意啊!”他也算是有点修持的僧侣,依稀感觉到了,《朱颜白骨道》这门神通带给小安的影响。

    李青山哈哈一笑:“我家小安,将来是要做菩萨的!”

    老僧吃了一惊,双手合十道:“罪过,罪过,大人不可妄言啊!”

    李青山笑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是不是,小安?”

    花承露亦是众人环绕的对象,听闻此言,望了一眼李青山,摇摇头,这小子不知是胆大包天还是没心没肺,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个九层炼气士盯上了,若不是自己,早就让人剥皮拆骨,说什么燕雀鸿鹄。

    这时候,一个俊秀青年风度翩翩来到她跟前,压低声音,深情款款的说了些什么。

    花承露脸上笑容渐笑,反问道:“你觉得你配吗?”

    这句话声音不大,但在场的无不是耳聪目明之辈,纷纷将目光投注过来,谁不知道那青年要做什么,特别另外几个少侠,脸上都露出讥讽的神情:“想攀花家的高枝,也不照照镜子。”然后心中庆幸,自己没有去冒这个险。

    李青山心道:“你这厮也太禽兽了一点,连十三四岁的小丫头都不放过,搁在上辈子,就是挨枪子的料。”不过这丫头也真够现实的,全然不是话本小说里,被真爱打动而跟书生私奔的小姐类型。

    那青年脸sè涨得通红,羞惭掩面而去。

    余紫剑道:“你拒绝他就是了,何必这么刻薄他?”

    花承露道:“他本来就存心不良,我跟他客气什么,而且连一声‘我配’都不敢说,自轻自贱,尤为讨厌。”说到后面,不知想起了什么,脸上颇有几分恨恨的味道。

    这小小的插曲,并未影响整个庆功宴的气氛。

    酒宴之后,众位高手们纷纷告辞,说是要回去剿灭黑道余孽。其实是急着趁火打劫,去瓜分黑道高手们留下来的地盘和财富。几个少侠级别的青年,望着花承露,满脸都是依依不舍。

    在这最喧闹之时,李青山靠近花承露身旁,在她耳畔低声言语。

    花承露也被人敬了几杯酒,脸sè微红,见他靠过来,本有些不悦,但听了他的话之后,露出意外之sè,望了一眼小安,然后微笑点头。

    少侠们大是艳羡,这小子倒真会顺杆爬,若能做了花家的乘龙快婿,岂非可以平步青云,一步登天。这些天来,他们也做了不少尝试,但俱都被花承露傲然拒绝,难得她一丝笑容。

    李青山yu要将什么东西给花承露时,花承露摆手拒绝,李青山也没有坚持,只深深望了她一眼,倒让花承露不好意思起来,避开她的视线,最后将一样东西放入他的百宝囊中,关切的望了她一眼,再一次说了些什么,见李青山微笑摇头,终于不再说什么。

    花家不会为了这种小事出头,鹰狼卫的卓智伯似乎也很讨厌这小子,这个代价,[**]门完全承受的来。酒席散时,众人纷纷走出酒楼,各自登车上马。

    花承露走出酒楼,余紫剑好奇的道:“刚才你们在说什么?”心中和那群少侠想的一样,难道小小年纪就懂得男女之事了吗?

    花承露若有所思的道:“没什么啊!”

    余紫剑道:“什么叫没什么,你们刚才好、好,虽然他是不错,但是太凶了,不适合你。”

    花承露终于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狠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你小小年纪,在胡思乱想什么?不适合我,难道适合你吗?自己chun心荡漾,别赖在我身上。他是想买件礼物,送给那孩子,然后与我道别。我怕他被那老太婆捉到,劝他跟我一块行一程,他也不肯。”

    余紫剑捂着脑门,关切的望向酒楼上:“不会有什么事吧?”

    深沉夜雨下,西门姥姥的马车停在黑暗的小巷里,牢牢锁定了酒楼中李青山的气息,她不信花家的小公主,真的会整天和一个男人厮混在一起,只要有任何一线机会,她就会出手。但是带走一个孩子,而且还是要收这孩子为徒,算不上什么大的罪过。

    眼见众人散去,西门姥姥却忽然发觉,完全失去了李青山的气息,像是在一瞬间完全消失了一般,不禁冲出马车,像是一个红sè的幽魂,破开雨幕,脚不沾地,酒楼周围飞绕了几圈,却再也感受不到李青山的半点气息。

    落在房檐上,厉声叫道:“这不可能!”一个小小的二层炼气士,怎么可能将自己的气息隐藏的如此彻底,躲过她的气机锁定。“李青山,你给我出来!”

    声音滚滚,传遍全城,不知惊醒了多少人家,但李青山哪会回应他。

    反倒是花承露展颜一笑,冲房檐上叫道:“怎么样,老太婆,找不着了吧!”

    余紫剑舒了一口气,瞪着花承露道:“你怎么能随便打人?”

    西门姥姥狠狠瞪了她一眼,又飞腾起来,在更大的范围寻找,但在漆黑的夜雨中,街巷像是复杂的迷宫,李青山宛如回到水中的游鱼,消失的干干净净。

    花承露白了余紫剑一眼:“迟钝!”从百宝囊中掏出一架jing致的小马车丢在地上,马车也如舰船般迅速变大,拉车的却是两只木马。

    车轮滚动,马车行驶,穿入雨夜。

    马车中,余紫剑熬了半夜,没有真气护体,jing神不济,躺在柔软的金丝坐垫上睡了过去。

    花承露趴在窗台上,回想着今夜的一切,从炮轰惜花岛到,到主持庆功宴,谁敢说我没用,我也是很能干一两件大事的嘛!然后露出得意的笑容来,这时候才像个孩子。

    又想起李青山方才在酒楼上堆她所说的话。

    “能不能把那个傀儡人卖给我一个?”

    “我身上能交换的东西不多,只有几颗灵石,还有几十张灵符,不知道够不够?”

    那个胆大包天,没心没肺,即便面对九层炼气士的压迫,也强硬的近乎狂妄的少年,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情无比真诚,甚至带着几分求肯的意思。

    让她想起另一个人,那个人也会为了一个小女孩,低下骄傲的头颅,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开心。她脸上浮起与年龄不相衬的哀愁之sè,却不再是假装出来的成熟,叹了一口气:“承赞哥哥。”

    这时候,她眼前一亮,窗外李青山一身蓑衣,身旁站着小安,也披着一身小小的蓑衣,站在一个漆黑的巷口,笑着冲她拱手,她也直起身子拱手还礼,马车已飞掠而过,眼前只剩下被雨水浸透的墙壁,但那副景象,却留存在她心里。

    那少年站在漆黑风雨中,身上却像是散发着坚强乐观的阳光,宛如一块顽石,不被任何东西所影响,虽然还很弱小,但却有一种不下于她哥哥,甚至在某方面犹有过之的强大。

    受到感染,她亦下定决心,我定要帮到你,哥哥。

    李青山压下斗笠,牵起小安的手:“走吧!要不要我背你?”

    小安摇头。

    大手牵着小手,消失在漆黑的雨幕中。

    ……临湖城,十里外,一座废弃的破庙,庙门前挂着一大一小两件蓑衣。

    庙内,篝火熊熊,驱散cháo湿与黑暗,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投在土墙上。

    李青山带着神秘的笑容道:“闭上眼睛。”

    小安就乖乖的闭上眼睛。

    “现在可以睁开了,铛铛铛铛,看这是什么!”

    小安睁开眼睛,只见李青山手中拿着一个小木人,正是船上的那种傀儡人偶,眸中露出惊喜的光彩。

    李青山将傀儡人偶放在地上,人偶立刻变成等人大小,随着他的命令,咔嚓咔嚓的走来走去。

    “这是生ri礼物,嗯,新生之ri,八月初八,可是个好ri子。这是跟那位花姑娘要的,那位花姑娘虽然幼稚了一点,但人还不错,将来定要还她一份人情,那,你觉得怎么样?”

    小安眨动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有些湿润,张开嘴巴,想要说什么,嗫嚅了一下,却仍是说不出话来。

    “还是说不出来吗?”李青山有些遗憾,更恨那神婆。

    小安黯然低头。

    李青山摸摸她的脑袋,笑着鼓励道:“不用勉强,慢慢就好了,不说话我也知道你想说什么?”

    小安起身捣鼓那个傀儡人,cāo纵着傀儡人伸腿伸脚捡东西,一会儿功夫就高兴起来,忘了所有忧愁,虽然老是忘记cāo纵脸颊,露出微笑的表情。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