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十八章 余紫剑

大圣传 第十八章 余紫剑

    如黄莺出谷般的动人声线,让钱容芷呆了好一会儿,还之一笑:“你好!”却只是远观,而不再上前。

    按照约定,李青山将[**]门相关的丹药法决,交给钱容芷时,饶是钱容芷的定xing,也终于无法再保持平静。

    品质一流的chun风化雨丸九瓶,还有专门给修炼玄yin真气的修行者准备的玄yin丹三瓶,其他如chun情丸、静心丸等,更不必再提。

    而最令她看重的,却还不是这些,而是一本名为《惑心诀》的书,这是以《[**]诀》为基础,专门用来魅惑人心的术法,只有门中高层,才有机会学习,普通弟子只能学些寻常媚术。

    迷惑人心的法决,给善于控制利用人心的她,可谓如虎添翼。

    李青山忽道:“给我两瓶chun风化雨丸。”

    钱容芷毫不吝啬的拿出来,李青山要给他两瓶聚气丹作为交换时,她却摆手拒绝,热切的道:“我还可以将其他人引出来……”

    李青山截断道:“你还是想想该怎么置身事外吧!”两位[**]门姥姥的身份,岂是赵良青那等人所能比的,她们失踪,必会引起[**]门的大动作。

    而且行事会变得非常小心,他对上两个炼气九层,胜算差不多只在五五之数,如果再添上炼气十层的副门主,以及不可估测的正门主,几乎是九死一生。

    钱容芷笑容一滞,也想通了此节,[**]门一旦调查两位姥姥的行踪,不难发现自己同她们有接触,需要极小心的应对方能过关,如何能再去行险,她的计划看起来轻松,实则是在刀锋上舞蹈。

    “多谢提醒,我到底还是个女人,看着些蝇头小利,就利令智昏,目光短浅起来。”

    “不用谢我,我只是为了我自己罢了。”李青山随手将两瓶聚气丹丢在她手中,带上小安,抬腿消失在林间。

    钱容芷望着手中的聚气丹,也在反省此次的得失,她自认足智多谋,狠辣果断,但一遇到大事,就显出器量的不足来,比不过李青山。

    ……远山铺满皑皑白雪,晶莹的雪花落满酒碗,满溢出来。

    一只大手,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李青山咂咂嘴,酒味已淡,更添冰寒,别有一番滋味。

    四下不见马陆的踪影,想来是等不及,回到地底下去了。

    想起了马陆那个邀请,他摇头喟叹,地底下有什么好玩的。

    这些ri子同马陆喝了这么多顿酒,他已知这是妖帅的命令,往更深处想,就是青州第一妖王,墨海龙王的旨意。

    如果马陆化成原形,到人类的城市,几乎是灭城级的怪兽,这样的安排,想是在维持人妖之间的和平。

    忽然间,脑后一股劲风袭来,李青山微微偏头,一个雪球从他脸颊旁擦过,转头只见小安正捂嘴偷笑。

    李青山道:“好啊你,你不要后悔!”话音未落,又是一个雪球飞过来,他还要偏头闪避,那雪球也跟着转折,狠狠砸在他的脸上,雪花四溅。

    里面一颗莹白念珠,飞回小安的手心。

    李青山一抹脸上雪花,瞪着眼睛:“我生气了!”

    小安吐吐舌头,逃出了洞口,回头一望,李青山果然紧追上来,大喝一声:“大雪球术!”

    尚在飘落的雪花,纷纷汇聚到李青山的大手中,凝成一个直径数尺长的超大雪球,向小安猛推过去。

    “驾!驾!”车夫呼喝挥鞭,催动骏马,拉着马车在积雪上前行,他一身狂剑山庄的服饰,正是余疏狂的亲信弟子,经常被派送东西的温和青年,名为余连。

    马车转过一片树林,便看到一片雪山环抱的庄园。

    马车稳稳停在门前,余连道:“师傅,到了。”

    一个络腮胡子的剑客走下马车,挺胸抬头,极有派头,正是余疏狂,他脸上喜气洋洋,穿着红绫绸袍,走到门前,才微微躬下身子,有些紧张的轻扣房门:“牛大侠在吗?”

    他忽的听到一股异响,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倾听,那异响越来越近。

    轰隆隆。

    “不好!”余疏狂运起轻功,飞身而起,一个白sè大球撞破朱红大门,擦过他的脚底,往山下滚去。

    余疏狂惊魂未定,如果被那玩意撞上,这条命得去一半,但,那玩意好像是雪球?但哪曾见过那么大,那么硬的雪球。

    李青山站在庭前,远远望见余疏狂,朗声道:“余大侠,你怎么来了?”

    余疏狂赶忙上前行了个礼,环顾四周,面露惊愕之sè,到处都是巨大雪球滚过的痕迹,一条回廊被撞断,东面的柴房,也坍塌了好几间。

    “您……您这是在做什么?”

    “打雪仗啊!”李青山提溜着小安的领子:“让这小丫头知道知道厉害!”

    小安垂着满头海藻般的卷曲长发,乖乖的不言不语,看起来简直有几分怯怯。李青山却知道她最怕生,一到外人面前,就会变得很少话。

    余疏狂打了个哆嗦,虎屠果然是xing情暴虐!对着这么可爱的小孩子,竟然用这么大的雪球砸过去,这一下砸中,可是要闹出人命来的啊,劝也不敢全,对于此行原本的打算都犹豫起来。

    李青山道:“你来干什么?”

    余疏狂一咬牙,从袖中掏出一张请帖来,来请李青山明天中午到狂剑山庄中赴宴,庆贺余紫剑达到先天境界,成为一名炼气士。

    李青山道:“你女儿回来了吗?”

    余疏狂道:“还没有,估计今天晚上就到。”

    “那真是恭喜了!”李青山问小安道:“想不想去?”

    小安迟疑的望着李青山,似乎是在猜测他的心意。

    李青山道:“那就是想去喽!”想来也好久没带她出来走走,对余疏狂道:“好,我去,不过,我不想暴露身份,你帮我单独安排一间吧!”

    余疏狂大喜过望,连忙应是。

    第二天正午,小雪初晴,狂剑山庄的露天广场上,却不见一寸积雪,被山庄弟子打扫的一干二净,到处都是张灯结彩,每个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

    对于江湖中人来说,人生四大喜,加起来恐怕都没有突破先天境界来的愉快,那意味着来到一个崭新的世界,拥有着以往无法想象的可能xing。

    权利富贵或许只是过眼云烟,但是长生久视,是所有人心[**]同的渴望,一个高级炼气士,甚至能活过两百年。

    余紫剑成为炼气士,整个狂剑山庄的地位都会跟着水涨船高,他们这些普通弟子,也都能跟着受益。而且余紫剑虽为余疏狂的掌上明珠,但全无大小姐的骄矜之态,不但对普通弟子仁厚,而且喜欢行侠仗义打抱不平,盐山城的百姓都是交口称赞。

    这样一个人得到上天的眷顾时,别人总是由衷的替她感到高兴。

    不过,也有不少年轻弟子暗中唏嘘感伤,断绝了成为狂剑山庄中东床快婿的可能xing。富家小姐嫁给穷小子的故事,在现实里或许还能上演几次。但炼气士是绝不可能嫁给一个凡人的。

    “刘掌门,您来了,快里面请,里面请!”余疏狂亲自站在狂剑堂前迎接贵客,面对一众武林同道,得意快要把头昂到天上去。

    余紫剑有些不自在的坐在堂内正座上,接受所有人的恭贺,见各路武林名宿,叔叔伯伯,向自己恭贺行礼,心中感觉也十分奇妙,原来成为炼气士竟是这么好的一件事。

    宴席将开时,余疏狂却向众人告了声罪,将余紫剑带往后堂。

    “爹,这是去哪?”

    余疏狂道:“爹带你去见一位贵客,到时候你可得客气点。”

    余紫剑有些奇怪,在前面,她想要跟人客气,余疏狂都不让,非要让她维持先天高手的风度。到底是什么人,让爹如此郑重。

    在一间门窗紧闭,光线昏暗的房间中,余紫剑见到了一个异常高大雄健的背影,头上带着一个大大的斗笠,身旁放着一个竹筐,面前是一桌极丰盛的酒席。

    余紫剑感受不到任何炼气士,甚或是武者的气息,但却丝毫无损他身上的沉雄气势,面上也多了些许肃穆。

    余紫剑道:“这位是……牛二牛大侠!”

    “噗嗤!”余紫剑脸上的严肃,顿时崩溃。

    “死丫头,不准笑!”余疏狂叱道,生怕她惹恼了李青山。

    不等他说,余紫剑就歉意道:“牛大侠,我不是笑你的,请你不要见怪!”当面嘲笑别人的名字,她也觉得很不好,但刚才那一下实在是反差太大,所以就没忍住。

    李青山对余紫剑的印象,也仅止于花承露身旁的紫衣少女,如今听她说话,倒生出三分喜爱来,打量她一番。

    只见她头上不饰珠翠,青丝绾成厚厚的丫髻,两缕发梢垂在双颊,越发显得脸颊明净秀丽。身上仍是一身明紫衣,深紫丝绦系腰,显出少女特有的纤细腰肢。

    更兼得气质自然温和,言语轻快随意,虽然没达到一见钟情的程度,但也是个令他动心的可爱少女,观之心旷神怡。

    有道是,隔帘闻坠钗声,而不动念者,此人不痴则慧,我幸在不痴不慧之间。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