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十一章 傀儡之战

大圣传 第二十一章 傀儡之战

    “你的武功永远比不过我!”马超群跨步提肩,右臂如柳枝摆动,宝刀随之而发,横劈竖斩,从十三个不同的角度,挥出十三刀,每一刀都凌烈如狂风,也当真破开空气,激起狂风,发出尖声厉啸。

    在仇恨的趋势下,他将一身刀法,发挥到了极致,如风如狂,充满了与敌携亡的恐怖气势。观战之人,纵然鄙薄他的作为,也不敢鄙薄他的武艺。

    反观余疏狂,毫无狂剑的威风,衣衫破碎,左右支拙,刀光每每穿入剑影,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伤痕,就又退回去。仿佛铁骑在敌国的边境线,来回穿梭,烧杀抢掠,如入无人之地,却偏不下死手,要狠狠羞辱。

    反驳道:“你除了武功,还有什么?”

    马超群脸sè一白,被刺到了痛处,他样貌丑陋,言辞粗鄙,除了一身武艺外,果真是别无长处,才会被余疏狂夺去紫儿的芳心,孤独一人,漂泊江湖,除了这一身武艺,仍是一无所有。

    纵声狂吼:“死!”

    真气灌注,刀光如山,重重压下。

    长剑yu要支撑,却早如余疏狂般伤痕累累,与刀山一触,登时破碎。

    “师傅!”“余兄!”无数声呼喊,快不过刀锋,无人能够阻止!

    余疏狂无奈闭上双眼:“紫儿,我来见你了。”

    狂剑山庄外,一辆四匹马拉的华美马车上,两个身穿华美绸袍,骄傲的仿佛两只大公鸡的青年,相对而坐,悠闲的品着茶水,仿佛不知道狂剑山庄内正在发生的一切。

    但马超群,正是坐着这两马车来到盐山城,又从这辆马车上下来,进到狂剑山庄内。

    左面那青年道:“马师弟真是太慢了,还不快点解决掉。”他的胸口绣着一根栩栩如生的雄鸡尾羽,锦绣辉煌,正是鸡都山的标志,只有炼气三层以上的正式弟子,才有资格穿戴。他的修为,赫然是炼气五层。

    “积怨多年,可以理解嘛!”对面的青年则漫不经心,那是强者的轻慢,他的胸口则绣着两支尾羽,那是超过炼气六层的核心内门弟子的标志。

    “哼,为了一个女人如此狼狈!凭他的资质,这辈子也就炼气二层到顶!”

    “炼气二层就够了,夺回盐山城,他就能留在这里为鸡都山收集人才,免得总又被青藤山的人占先。”

    “师兄英明!”

    “嗯?”

    ……“住手!”余紫剑一声娇斥。

    马超群猛然仰头,一片火光扑面而来,他惊喝一声,刀锋急转,向上撩去。

    轰的一声,火光爆裂,马超群虽免得焚身之祸,却也被冲飞出去,眉毛都被燎烤,叫道:“赤火符!”

    余紫剑已将余疏狂扶起:“爹,你没事吧?”

    余疏狂见她只有一人:“他,他不肯帮忙吗?”

    余紫剑摇摇头,将李青山给他的疗伤丹药给余疏狂服下,指挥狂剑门弟子,然后面对马超群:“我来当你的对手!”

    “小丫头,你以为手中有几张灵符,就可以与我为敌吗?快快闪开,让我杀了你爹爹,再带你去完婚!”马超群说着说着,哈哈大笑起来,自觉得极为有趣,周围却无一人附和,都对他怒目而视。

    余紫剑本来还有些惴惴,但见了余疏狂的惨状,激起怒意:“你这样的坏蛋,难怪我娘不喜欢你。”

    坏蛋是小孩子的脏话,只会引得成年人发小,但是后一句,却将马超群气的哇哇直叫:“你怎知道她不喜欢我,她最喜欢我,从小就师兄师兄的叫个不停……”说着说着,又几yu垂泪!

    这样时悲时喜,时怒时哀,当真像个疯子一样。

    余紫剑捏着一张灵符,心中十分不忍,又想起方才牛大叔说的话,“此符一出,定可将他一举斩杀,切不可心慈手软!”

    马超群抬起宝刀,直指余紫剑:“好,我就先将你擒下,再杀了你爹!”

    望着狂吼冲来的马超群,余紫剑抬起右手,从左至右,用力一划,出现一道半月状的金sè光弧。

    马超群洞孔一缩:“金弧斩!”却绝无退意,虽然金弧斩是极为可怕的金系法术,迅猛凌厉,但下品灵符发出的金弧斩,他自信可以凭刀挡下,但那道金弧,似乎比想象中的要闪亮许多。

    来不及多想,那道金弧完全消失在视线中,“不好,那是中品灵符!”心念转过,血光迸溅,剧痛传来。

    中品灵符,等同于六层炼气士发出的法术,虽然少了许多细致的cāo作与变化,但威力是绝对足够的,根本不是二层小炼气士所能抵挡。

    而李青山的手中存了不少中品灵符,除了增加自身速度力量的辅助类灵符,这种攻击灵符,几乎没有什么作用了,他将要面对的敌人,无论强弱,都用不上这种灵符了。但一张中品灵符,放到低级炼气士的搏杀中,就是能起到决定xing的神器。

    马超群猛然扑到在地,却发现自己仍有知觉,拿到金弧斩虽在他肩头留下一个惨烈的伤痕,但却并不致命。

    最后那一瞬间,余紫剑的手,偏了一偏,没将他斩杀当场,她微微喘息,对马超群道:“你输了!我不杀你,你走吧!”

    暗室内,李青山微微摇头,说了不要手下留情,他虽然也有些同情这位马老兄,但他的原则,只要被认定为敌人,就绝不会留情。

    但心中并不怪她,这样心地柔善的女孩子,算得上难得了。帮她总比帮钱容芷,要让人愉快的多。摇头轻念道:“容情不出手,出手不容情啊!”

    “牛大叔!”小安一脸嬉笑的脆声道。

    李青山脸上的表情像挨了一刀,捏住她娇嫩之极的脸颊向两边拉,“你再敢叫,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小安含混的道:“务敢喽……”

    马超群脸sè变换数次,柱着刀站起来:“不,我没有输,我不会再输了!”

    “你,你不要动!”余紫剑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又拿出一张金弧斩符,耳边响起牛大叔的话来:“多带一张,以防万一吧!”竟似看透了她下不了死手。

    马超群却依旧向前,仿佛是在求死一般。他已经败过一次,绝不能再败了。

    “他们有符,难道我们就没有吗?”

    忽然间,门外一人朗声道,一道黄光从门外shè来,正贴在马超群的背心,竟也是一张中品灵符。

    一阵光华从头到脚笼罩全身,马超群觉得jing神一振,身体中增长了无穷力量,真气源源不断的从背心涌来,他转过头,感激的道:“宋师兄!”

    余疏狂脸sè大变,鸡都山竟然还有高手在此。

    马车中,那绣着一根鸡翎的青年道:“师兄,这中品元气符,用在他的身上,是不是有些浪费。”

    “对方有高人相助,凭她一个炼气一层的小丫头,哪来两张中品灵符,我们静观其变,非将那人逼出来不可,看是何人敢与鸡都山作对!”宋师兄面露冷sè。

    李青山微微蹙眉,他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门外那两股气息,是以他们出手,也并不意外,开口道:“丫头,这次可不能再手下留情了。”

    低沉沙哑的嗓音登时壮阔高昂起来,众人只觉得似有一股风呼啸而过,登时将门外那宋师兄的气势压下。

    余疏狂脸上一喜,彻底放松下来,虎屠虽然危险,但是若站在背后,成为靠山,却能让人的心中极安。

    众人皆明白,余疏狂方才为何专门带着余紫剑到堂后去了,这狂剑山庄中,竟藏着这样一位高人。马超群和余紫剑,仿佛是两具木偶在战斗,真正主宰胜败的,却是他们身后提线之人。

    马超群一声狂吼,浩荡真气,撑起衣衫,宝刀上光滑亮起,凛然寒意,迫的众人又后退几步。

    余紫剑不敢怠慢,一挥手,在身前布下金sè光弧,此次再不敢手下留情。

    金弧一闪,直向马超群胸口斩去。

    马超群得元气符之助,不但真气大增,就连六识都敏锐了不少,把握到的金sè弧光的轨迹,宝刀吐出三尺刀芒,一刀斩下。

    当的一声巨响,马超群飞了出去,宝刀上留下一个大大的缺口,虎口也被撕裂,留下鲜血,但他脸上唯有喜sè。

    还未落地,手中真气一吐,向地面上虚按,人又弹飞回来,自上而下,人刀合一,斩向余紫剑,双目赤红,有如疯狂。

    余紫剑再无符箓可用,眼看便要死于刀下。

    咔咔咔咔,一连串木石撞击之声,一个身影以比马超群更快的速度,从狂剑堂内奔出,来到阶前,双脚一弹,直撞在马超群身上,一起从空中跌落。

    马超群虽有真气护体,也觉背心一痛,喷出鲜血。

    而那身影却像是丝毫感觉不到痛楚似的,立刻翻身而起,动作机械而迅猛,双臂弹出两把利刃,向马超群刺下。

    众人这才看清,那并非是人类,而是一具傀儡。

    余紫剑眼光一闪,总觉得这具傀儡也有些眼熟。

    这具傀儡,正是当初,李青山向花承露讨要,送给小安的礼物,此时正好发挥出作用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