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四十八章 惊鸿一剑

大圣传 第四十八章 惊鸿一剑

    黑衣蒙面人手掐剑诀,目光中充斥着冰冷的恼怒,再没有半分轻慢。虽然是趁着他大意,但能够一刀划伤他的敌人,绝不能以面对四层炼气士的态度来面对。

    不过他并不担心,想要用近身武器对抗飞剑,除非是具有压倒xing的优势才有可能,否则必被宰割。

    李青山也知这个道理,一抖长鲸吸水,冰晶长刀忽的化成一面冰盾,一阵叮当乱响,飞剑变幻数十次方向,数十次击在冰晶盾牌上,不但没将冰晶盾牌击破,反而冻结了一层寒霜,速度变得迟缓了一些。

    飞剑一抖,速度就又恢复迅猛,游蛇飞鸟般不断的寻找着李青山的破绽。

    但长鲸吸水吸满了凝冰水,结成的冰盾足有半尺厚,覆盖李青山的大半个身子,飞剑虽然灵活之极,但一时之间,也难以突破。

    “上品灵器!”黑衣蒙面人眼光更寒更亮,听那个女人说,连妖丹也是他出售的,此反倒是因祸得福,斩杀此子,收获定然不菲。

    手从百宝囊中取出一卷画轴,一抖展开,上面笔画曲折,剑气纵横,正是另一幅草字剑书!

    李青山浑身寒毛直竖,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恍如大祸临头。

    数十道剑气纵横,切断激荡的狂风,刺破飘扬的积雪,向李青山杀来。

    “竖”最快,一眨眼就迫在眉睫,瞬间充斥李青山的眼睑,深深刺入冰盾中。

    “横”最慢,却大气磅礴,包含力道,似要横断一切生机,在冰盾留下一道深痕,冰屑四溅。

    “撇”与“捺”,划过一道致命的弧度,竟绕道了李青山的身后,直取他没有防护的背心,几乎横竖同时到达。

    而最为隐现致命的,却是一“勾”,倏尔勾向天空,倏尔勾向大地,根本无从推测其运行的轨迹,猛然勾入黑sè冻土,李青山感觉一股冰冷的杀气,从脚底透出,要勾去他的xing命魂魄。

    那柄飞剑,亦没有分毫停止,不停的寻找李青山的破绽。

    李青山一声低吼,长鲸吸水将全部凝冰水吐出,结成一个冰球,将他周身团团护住,亦是结成灵龟玄甲的形状。

    穿刺、重击、切割、撕裂,本该坚比jing钢的玄冰球,在剑气的冲击下,宛如脆弱的肥皂泡,发出一阵咔嚓咔嚓冰裂脆响,裂纹瞬间布满了整个冰球。

    李青山满脸惊叹,第一次在别人的手中,见识到了《草字剑书》的真正威力,八层炼气士的真气,给予了《草字剑书》绝对强横的破坏力和杀伤力。

    如果李青山用的不是凝冰水,而是普通的泉水甚至灵水,都绝无可能挡住这一击。

    而仔细看来,黑衣蒙面人手中的《草字剑书》无论大小还是灵光倒要略逊于自己的那个,只相当于上品灵器。

    黑衣蒙面人亦微微吃惊,他用这卷《剑书》,击杀了不知多少比他更强的炼气士,今ri竟然没能攻破一个小炼气士的防御。

    飞剑静静漂浮在空中,黑衣蒙面人道:“你手中这件上品灵器,是从哪来的,竟能挡住我的剑气?”

    “难怪你对《剑气书》志在必得?原来你的手中,真的有另外的残片,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李青山一抖长鲸吸水,冰球再一次幻化成冰刀,而且上面没有丝毫裂痕,但本身真气消耗,亦是极为巨大,取出一颗灵石恢复真气。

    黑衣蒙面人忽然大笑起来。

    李青山道:“你笑什么?”

    黑衣蒙面人道:“你手中的好东西越多,我就越高兴,因为这些东西,最终都是属于我的。”

    李青山道:“是吗?那看来我也要笑一笑。”

    黑衣蒙面人眯着眼睛:“你见识了方才的招数,还以为自己能够逃过一死吗?骄兵之计确实不错,就连我都差点被你骗过,但小花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是毫无用处的。”摸摸胸口,那道可怕的伤口,在真气的作用下,已经渐渐开始愈合,想必用不了多少时候,就能完好如初。

    他之所以停下来跟李青山说这几句话,很大程度便是为了借机恢复伤势,用真气将那股冰冷的寒气驱逐出去。伤势基本痊愈,他也不再废话,一指李青山:“疾!”

    飞剑电shè而来,李青山也借灵石将真气恢复过来,他并没有变幻妖魔之躯,他绝不能在这里释放出妖魔的气息来,周围荒寂的山峦,此时可能藏匿着许多准备参加采药大典的炼气士。那些遥远的雪山巅峰,或许便会有暗中窥探的目光,他们就是为了斩杀妖魔而来,一感受到妖气,说不定连筑基修士都会被惊动,他不能冒这个险。

    寻常的四层炼气士,当然是不可能战胜八层炼气士,但他又岂止是寻常四层炼气士,而且,他还有真正的杀手锏未出呢!

    “笃”的一声,飞剑刺在盾牌上。

    李青山拿出那片久已不用的下品灵器盾牌,化作桌面大小挡在面前。

    而在另一只手中,长鲸吸水,已将所有的冰与水全部吸入腹中,遥指了树梢上的黑衣蒙面人。

    嗖嗖嗖嗖,无数冰凌,凌厉激shè。

    黑衣蒙面人不屑一顾,袖口一扬,面前数丈外,生出一股奇妙的气流,虽不算是多么强大,但只是轻轻一拨,所有的冰凌,都偏飞出去。

    叮叮当当,shè入茂密的树林,树冠颤动,纷纷扬扬,大雪落下。

    一片巨响,仿佛有一群无形巨象闯入林中,参天巨木纷纷倾倒,冰凌shè入树干,爆发出的寒流,将树干冻结,冲击力直接将许多巨木拦腰折断。

    可见这一招的威力确实不弱,若是用来对付六层炼气士,便是可怕的杀招,但要对付八层炼气士,却远远不够。每打通一条经脉,真气就会有翻倍的增长,而这黑衣蒙面人所拥有的不止是强大的真气,还有高妙的技巧。

    黑衣蒙面人似乎有些不耐,但却只cāo纵飞剑攻击,而不肯靠近李青山一步,反而时刻防备着被他近身,对于炼体士的恐怖,他深为了解,绝不会给他任何暴起伤人的机会。

    只将全部jing神,凝聚在飞剑上,飞剑的速度越来越快,早已不见剑身,只见无数道剑光,在李青山前后左右交织成一片剑网。

    激起一连串密如骤雨的鸣响,李青山舞着盾牌左右支拙。而每一次剑光划过,必会在盾牌上刻也一道深深的划痕,转眼间,盾牌上就布满伤痕,灵气黯淡到了极点,已然在崩溃的边缘。

    李青山站在原地动弹不得,他心中很清楚,他一动,就必然会显出破绽,给飞剑可乘之机,而且纵然能够靠近,近身搏杀,他也不可能在一个八层炼气士手下占到什么便宜,但若不动,岂不更是有败无胜?

    他如同匍匐在草丛中的野兽,在默默等着一个机会出现,不动则已,一动必杀。

    但剑网一点点压迫过来,越等机会反而越小,他下定决心,没有机会就自己创造机会,猛地将手中盾牌扬起,将飞剑击出数丈,但这一格,却也让他胸口空门大开。

    黑衣蒙面人眸中显现嘲讽之sè,飞剑以更快的速度,电shè而去。

    哗啦一声,《草字剑书》展开,挡在李青山的胸前,冲出数十道凌烈剑气。

    飞剑同一道“竖”相撞,紧接着被便一道“横”击飞出去,完全无法阻挡这股剑气的大cháo。

    黑衣蒙面人心中一凛,望着那一副比自己那张还要大一些的《剑书》,露出惊愕之sè,紧接着却真的想要狂笑几声,我怎么没想到,这小子之所以肯花这么大的价钱买《剑气书》,是因为他有另一幅残卷。

    如果是普通的八层炼气士,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剑气杀机,恐怕有xing命之忧,但对他来说,却算不得什么,再次抖动手中《剑书》,他一身真气比李青山深厚不知道多少倍,对这《剑书》就要随意的多,根本不用担心,一次使用,就耗尽全身真气。

    两股剑气大cháo,在空中相撞,但却并没有激烈交锋,相互抵消,而是直接融为一体,凝成一团墨汁般的黑水,形状瞬息万变。

    李青山和那黑衣蒙面人都露出狂喜之sè,这种景象,确实证明了这两种书法,同出一手,而且存在着彼此融合的可能xing。

    但这景象,只持续了一瞬间,那一团墨水的形状伸展到一个极限,仿佛内部压力失控般,重新爆裂开来,化作一轮无差别的剑气向四周扩散。

    二人脸sè都是一变,不敢有丝毫怠慢,剑气未发,剑势已如雪崩海啸,铺天盖地,这种威力,俨然已经超越了极品灵器。

    黑衣蒙面人如一只黑sè利箭激shè向天空,李青山已来不及躲闪,半跪下来,左手持盾牌,右手持长鲸吸水,在更前方,凝结成一个防御面极窄,却厚达七尺的大冰坨。

    剑轮一闪而逝,方圆百丈,冰雪尽消,黑衣蒙面人从天空望下去,只见白sè大地上,推出一个黑sè的圆形,不禁咽了一口吐沫,心中兴奋莫名,如果能掌握这种力量的话,还有什么炼气士能与他为敌。

    “砰”的一声,李青山手中的圆盾,只剩下了半个,上面灵气尽消,已经彻底报废。而挡在更前面大冰坨,被从中剖开,简直像是裁纸一样容易。

    李青山心中同样震撼,如果这股剑气不是随意的向四面发散,而是稍稍有人控制一下,那他现在就是一个死人了,哪怕是化身妖魔,也得身受重伤。

    就算如此,他也相当与废掉了一件上品灵器与一件下品灵器,才堪堪挡住这一股剑气,还好长鲸吸水的兵刃,是用水凝成的,还可以自我修复,否则这一下真是损失惨重。

    他仰起头来,望着天空中的黑衣蒙面人,眸中一派冰寒,他身后的竹篓,已经消失不见。

    黑衣蒙面人望着呼啸飞来的竹篓,心中惊愕,不知这算是什么招数,但心中却不敢再怠慢,双手一分,一道黑sè气劲冲天而起,将竹篓撕裂粉碎。

    一点寒光闪烁,宛如流星从天而降,撕裂气劲,剑锋未至,剑气似已透过身躯,黑衣蒙面人瞠目,身形微微一僵。

    不但是被剑意所慑,更是惊讶恐惧,这种剑意,分明与《剑书》上的一模一样,难道真的有人资质高到能够领悟其中的剑意。而更令他不敢相信的是,持剑者竟是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

    李青山惊叹,这丫头的剑术什么时候达到这种地步?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他都能感到那股剑意的恐怖,不禁想到,如果这一剑是刺向自己,自己该如何应付,却得不出一个合适的答案。

    当然,他本来就是实战型,真的在生死搏杀间,他才能够激发出全部潜力。

    而巨大的生死危机,让黑衣蒙面人瞬间醒转,想要闪躲,却发觉得没有任何闪躲的可能。这不是说空中无法借力,八层炼气士,随便发出一股真气,就能掠出十丈开外。

    小安素手持剑,剑锋直指黑衣蒙面人,剑尖并不是笔直挺立的,尖端不断的细微抖动。

    李青山觉得极为眼熟,忽然间想起,在杂货铺的包厢中,小安趴在地上,小手不断在空中虚写的景象。

    原来在得到《剑气书》之后,小安已将《草字剑书》的一部分剑意补完,而在李青山与那黑衣蒙面人交战的时候,她虽然藏身竹篓中,但却丝毫不影响她观察外面的世界。

    一眼之间,就看清了黑衣蒙面人手中那张《草字剑书》上的笔画,更近身体会到了其释放的剑气。

    这对普通人来说,不过是转瞬间发生的事,根本不会在意,但对她来说,这惊鸿一瞥,已经足够了。

    天才的世界,只需顿悟了,三张《草字剑书》,在她的心中重合,凝成这一剑,已得了那位上古剑仙的一丝剑意。

    彗星袭月,电光火石,飞剑来不及救援,灵符来不及取出,黑衣蒙面人惊惧如狂的伸出手去,释放出全身真气,黑sè劲气,旋转着如龙卷冲出。

    便如在包厢中那般,剑尖忽然不再颤动,所有笔画,收成苍劲一点。

    小安同黑衣蒙面人擦身而过,双双从天空中跌落。

    李青山忙上前,将小安接在怀中,她浑身汗出如浆,檀香的味道越发的浓郁,双眸黯淡,却仍清澈,只是脱力而已。

    黑衣蒙面人一个鹞子翻身,稳稳的落在地上,指着李青山,指着小安:“你……”刚说了一个字,喉咙喷出一股血箭,飚飞到李青山的身前。

    他颤抖了几下,倒了下去。

    轰隆隆一阵巨响,数百株巨木,缓缓倾斜,倾倒地上,在山谷中回荡着雷鸣般的响声。

    与此同时,小安手中的袖剑,化为齑粉,随风飘扬而去。那一剑之威,已非一个下品灵器所能承受,同时也耗尽了她全部的jing气神。

    而效果便是,秒杀八层炼气士。

    小安盯着李青山,抬起下巴:“说到做到!”

    李青山刮了刮她的琼鼻:“好吧,算你说的有道理!”

    飞剑如死蛇般从空中跌落,被真气一卷,落入李青山的手中,同时捡起了地上的百宝囊和《草字剑书》残本,小安指尖放出一丝流火,钻入尸体中,毁尸灭迹,身体顿时恢复过来。

    李青山道:“很快会有人过来,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吧!”

    在不变身的状态下斩杀了强敌,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灵器,但不知为何,那股危机感,并没有消散,依旧如乌云般笼罩在头顶,所以他选择立刻离去。

    二人消失在一片狼藉的山谷中,片刻之后,一群炼气士赶来,惊愕的望着四周的景象,彼此面面相觑,方才难道是有筑基修士在这里交战。

    唯有为首的炼气士只是微微蹙眉,他年纪轻轻,面如冠玉,赫然已是炼气九层的修为。虽然炼气能够延缓衰老,也可知他的年纪绝对不大,这样的年纪,无论在哪里,都可称得上是天才了。

    他淡淡问道:“宋明,你确定是这个方向?”

    他身上穿着同宋明一样鸡都山服侍,只是胸前绣着三支彩翎,比宋明更多一支,所有其他炼气士,都环绕在他身旁,无一不是鸡都山的弟子。

    宋明忙恭恭敬敬的上前道:“是,大师兄,有不少人亲眼看到,绝不会有错。”

    大师兄道:“那他现在在哪里?”声音依然平淡至极,却是来源于对实力的绝对自信。

    宋明迟疑道:“这……一定就在这附近。”

    大师兄还没说话,身旁的另一个炼气士就开口道:“宋师弟,采药大典快要开始,哪有功夫陪你找人?你要我们替你报仇,也得伶俐点。”

    宋明脸上怒气一显,却不敢发作,因为说话的,同样是鸡都山的核心弟子,而且还是炼气七层。

    大师兄一抬手,所有声音都平息下来:“欺负宋明,就是欺负我们鸡都山所有的弟子,我身为大师兄,不能不为你们做主,此仇更不可不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