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五十四章 又一年大雪

大圣传 第五十四章 又一年大雪

    李青山轻轻叹了口气,扶着膝盖站起身来,就像是一个还没从上一场比赛中恢复过来,就被迫登上另一个擂台的拳击手。

    但他的眼眸中,绝无畏惧!

    是这个了吧!

    天空不知何时,又飘起鹅毛大雪,憧憧人影穿过雪幕,华美绸袍轻飘飘舞动,都没有在雪地上留下一点痕迹,像是大雪中的幽灵。

    幽灵们望着李青山的目光,好似找到猎物的猎人,充满了轻松自得的情绪,如果还有三分慎重的话,那就是担心猎物逃跑。

    “大师兄”指着李青山问道:“宋师弟,这就是你要找到人?”

    宋明怨毒的道:“大师兄,正是此人!”

    “炼气四层?”大师兄撇撇嘴,状极不屑。

    “宋明,你也太没用吧,你可是炼气六层,竟然被一个比你实力低微的人打败,我原本还以为是什么强手?”

    鸡都山弟子一阵哄笑,只觉得更加轻松愉快,全没将李青山放在心上。

    宋明脸sè涨红,“大师兄,虽然他炼气修为不高,但却是个炼体高手,挨了我一掌,毫发无伤,不可大意。”

    李青山闭目感应,一个炼气九层,两个炼气八层,五个炼气七层,十个炼气六层,这就是一个门派的实力吗?

    唯有化身妖魔,才可与之交战,但在这里交战,很可能引来他们的长辈。

    “看,这家伙闭上眼睛了,难道是认命了!”一个鸡都山弟子笑道。

    话音未落,一股浓雾升起,波涛般汹涌,李青山转身消失在雾气中。

    “不好,是大雾符,他要逃!”宋明惊叫道。

    仿佛有人将天上的白云摘下,大雾快速弥漫整个幽泉谷,纯白的雾气极浓,伸手不见五指,其中蕴含着水灵之气,,即便是炼气士的视力,都大受影响。

    大师兄冷哼一声:“雕虫小技!”

    大袖一挥,术法凝结,狂风袭来,荡尽大雾。

    山谷中尽是狂风呼啸之声,吹的众人衣衫猎猎作响。李青山的身形顿时显现,已经纵掠到远方的山坡上,正以极快的速度逃遁。

    既然不能战,那就只有逃了!

    “大师兄的狂风术真是厉害!”

    “想凭这样的小伎俩脱身,真是太天真了。”

    鸡都山弟子一片夸赞,动作丝毫不慢,一个个大袖迎风,向李青山追逐而去。

    当初宋明飞掠入狂剑山庄的身形,已经算得上潇洒之极,但在这里的,至少有十几个人,更在他之上,每一飞掠,都是百丈距离。

    大师兄脸上傲sè显现,等到众位师弟出发之后,才一抖长袖,破空而去,后发先至,追上众人,一马当先,迅速拉近与李青山的距离。

    李青山运起虎魔爬山,一个纵身,跃上山巅,听闻呼啸声传来,猛然回头。

    大师兄飞至比山巅更高的天空,长啸一声:“金鸡啄!”右手撮成鸡头形状,向着李青山遥遥一啄,像是一只金鸡,在啄吃地上的小虫,说不出的轻松随意,举重若轻。

    李青山却感觉好像大难临头,只因他扮演的便是这只小虫。

    一个巨大金sè鸡喙,破空啄来,已运用上了鸡都山最高法门,众鸡都山弟子,心中都是赞叹,一招法门,虽然内门弟子都得传授,怎及得上大师兄用出来的jing妙绝伦,没想到大师兄一出手就是这样绝强招数,那小子死定了。

    李青山感觉无论怎么闪避,都绝无法避开这轻轻一啄,一扬右手,长鲸口中吞吸光华,猛然喷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透明水球。

    轰!

    癸水神雷同鸡喙在半空中相撞。

    光轮绽放,狂风压着树林,形成麦浪般的景象。

    大师兄脱口道:“癸水神雷!”真气一荡,拍碎袭来的气浪,但身形也稍稍放缓,区区四层炼气士怎么可能用的出癸水神雷,忽然注意到李青山手中的灵器,豁然明白,“上品灵器”宋明说的不错,这小子果然是富有之极,是值得一猎的上好猎物。

    而地面上那些鸡都山弟子,却没他那么轻松自若,好几个修为不够的,被狂风向后荡去,刚要出口的阿谀之词,只得吞下肚去,脸上全是吃惊,一个四层炼气士,怎么可能挡住大师兄的金鸡啄?

    唯有宋明大叫道:“我说吧,这家伙不容易对付!”心中竟有一股扬眉吐气之感,心中反而盼着李青山多施展些厉害招数,在大师兄手下多支撑一会儿,那就证明当初并非是他无能,而是敌人太强了。

    李青山趁这个功夫,已然跃下山巅,头下脚上,天地倾翻,寒风呼呼扑面而来,他取出地底方寸图来,双手用力展开,就在空中参阅。

    离此最近的地底洞口,只在三十里外,一条山峰下面,如果是在平原上,这三十里路程,不过是顷刻便到的事情,但在群山之间,每行进数里,都意味着要翻越一座大山。

    此处虽还是苍莽山余脉,没有真正进入苍莽山深处,但山势雄奇挺拔,皆不可以常理度之,随便一座山峰,放在李青山前世地球上,都可称得上是一座名山。

    李青山纵有虎魔翻山之术,行进速度也大受影响,随手又给自己贴上一张中品清风符,让速度更快上几分,凋尽树叶的枯木,像是一株株迎面打来,但即便如此,也不能拉开距离,每一次回头,那个九层炼气士,都更加接近几分。

    但他并不担心,他所想的又岂止是逃跑而已。

    大师兄心中也十分惊异,一个四层炼气士,竟然能够爆发出这样的速度,他施展出“金鸡振翅”,大半时候,都是在天空中滑翔,不受地势影响,仍不能一下追上,这个散修果然不是易于之辈。

    二人一路翻山越岭,渐渐拉开了与后面鸡都山弟子的距离,李青山眸中的杀意,越来越重,随手丢下一块耗尽了灵气的灵石,然后又拿上一块,快速补充真气。

    而《草字剑书》已被他取出,放在怀中,随时可以拿出来,致敌死地。

    李青山回身瞥了一眼,距离不足百丈的“大师兄”,目光却越过大师兄,望向更高处的天空,天sè已暗,大雪弥漫,而除了他之外,谁都没有注意到,在天空高处,一颗迅速闪动的红星。

    小安踩在一个偌大骷髅头上,拖曳着一道猩红尾焰,穿透暴风雪,衣袍长发随风乱舞,双眸中红光闪动,视线穿透风雪,俯瞰群山。

    这样的雪夜,这样的山势,这样的情景,似曾相识。

    不知不觉间,已经一个年头过去了,但这一次,她不会再那样软弱不堪,不必再绝望无力的望着他只身远去。

    这一次,她定要帮到他!

    只等着他发出攻击的信号!

    李青山在心中念着:再远些,要更远些!

    大师兄浑然不知,自己已陷入一个天地交击的陷阱,猎人与猎物的身份,在悄然调转。他完全没想过,区区一个四层炼气士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李青山再一次攀上一座高山山巅,大师兄趁此机会,将距离拉近到三十丈内,脸上喜sè一现,右手一扬,一道金光电shè而去,穿透暴风雪,拉出一道笔直的金sè光线。

    李青山感知危险,来不及回头,反手将冰刀架于身后。

    “叮”的一声,金光深深钉入冰刀上,李青山虎口巨震,方才看清,那金光乃是一支金sè鸡翎,以凝冰水冻结的玄冰,坚比上品灵器,竟会被这根小小的鸡翎刺入。其威力更在西门姥姥的红线针之上。

    护体真气、护体法术,岂不是像纸一样脆弱,就算是防御灵器,如果不是上品,恐怕都很可能被一击刺穿。

    大师兄脸上讶sè更重,他见金鸡啄杀不了李青山,就绝不会用第二次,转而用上了这本命灵器金鸡翎,但没想到竟会被冰刀挡住。

    这金鸡翎可不似寻常的上品灵器,而是鸡都山弟子,从一开始炼气,就开始培育的一件灵器,不断的以真气灌注,每当本身修为提高,便加入jing金锻造,最终才炼成这么一根金鸡翎,其中耗费的心血,数不胜数。但威力也着实强的可怕,而且只能本人用本门法决催动。

    李青山并没有向着漆黑的山谷一跃而下,而是停住脚步,转过身来,手中的冰刀快速变形,将那根金鸡翎包裹进去,形成一个巨大的冰坨。

    大师兄一株孤松的顶端,随风雪飘摇,蔑笑道:“不逃了吗?”环顾四周:“这里作为墓葬之处,确实不错!”对于李青山的作为,浑然不在意。

    李青山道:“原话奉还。”凝冰水已全部喷出,将那一根金鸡翎包裹成一个圆球,踩在脚下。

    大师兄冷哼一声:“死鸭子嘴硬!还用这种雕虫小技,我就让你见识见识,鸡都山的厉害,金鸡曜ri!”

    金鸡翎爆发出耀眼辉光,将那颗冰球照的透彻,变成金sè,美轮美奂。

    李青山却感觉到,玄冰在迅速的融化,仿佛是受了金鸡翎中力量的克制一般,困不住这根金鸡翎。

    大师兄飞扑而下:“下辈子学聪明点,别得罪鸡都山的弟子!”

    李青山感慨一声:“又一年大雪!”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