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五十五章 绞杀大师兄

大圣传 第五十五章 绞杀大师兄

    《草字剑书》唰的一声展开,大师兄看清上面曲折玄奥的笔迹,明明是写在纸上的墨痕,凌厉的却像是用刀剑刻在山崖绝壁上。

    巨大的危机感,充斥心中,暴风雪的声音,似乎停息了,与剑气激shè的速度相比,狂风舞动雪花的速度,宛如静止的画面。

    大师兄瞳孔骤缩,伸手一招,金鸡翎变大百倍,将他周身护住,宛如铜墙铁壁。

    铛铛铛铛,一阵金铁交鸣,狂cháo般的剑气将大师兄冲向天空。大师兄踩着金鸡翎在空中飘荡,宛如波涛汹涌的大海上的一叶扁舟,随时有倾覆的危险,但是随波逐流,竟形成一种奇妙的平衡,一飘一荡,浑不受力。

    这金鸡翎不但攻防一体,而且防御的方式,更是李青山所见过的,最为潇洒自如,门派能够自成一家,果然不可小觑。

    李青山体内的癸水真气,疯狂的涌入《草字剑书》,催发出一道道笔画剑气,同时一手持着灵石,源源不断的补充着灵气,转眼间,李青山脚边就丢下了三颗灵石。

    “极品灵器,你竟然有极品灵器!”大师兄双足踩着金鸡翎,在风雪中大叫。

    忽然狂笑起来:“哈哈,没想到我竟然有这种运气,小子,凭你的实力,还发挥不出极品灵器的威力,落在你手中,是明珠暗投,乖乖交出来吧!我才是上天眷顾的宠儿,我会踩着你的尸骨达到更高境界的!”

    如果说一件上品灵器,能让每个炼气士眼红心跳的话,那一件极品灵器,就能让所有的炼气士疯狂,那是筑基修士都要尽力争夺的宝物。

    李青山嘴巴微微开阖,声音被风雪吞没,大师兄却读出他的唇语:“去死吧!”

    两只巨大骷髅头盘旋着从天而降,破开狂风,发出凄厉的尖啸,仿佛百鬼夜哭,荡人心魄。

    “什么东西!”大师兄脸sè剧变,御使着金鸡翎,在风雪中飞驰,竟借着剑气的冲击力,毫无征兆的转折了几下,划出一道曲折的金sè轨迹,避开骷髅头的攻击。

    “砰砰砰”破开空气屏障,向着漆黑的山崖下疾速坠落,心道:“不好,中了这小子的圈套!”

    尖啸声如影随形,大师兄环顾左右,两个骷髅头,一左一右的追上来,眼窝中血炎吞吐,牙关“哒哒”直响,迫不及待的想要撕裂他的血肉。

    远远看去,只见一道金线,与两道略细的红线,向着万丈深渊下直坠。

    金线的轨迹极为飘忽不定,而两道红线则不停环绕,锁死了金线脱身的范围。

    这时候,两道红线猛地切向金线的轨迹。

    两个骷髅头向大师兄扑咬而来,大师兄冷哼一声:“雕虫小技!”双手同时撮起,向外一扬,两只金sè的鸡喙狠狠啄中骷髅头的额心。

    咚咚两声,啄飞了两个骷髅头,却在最后关头,张开大嘴,熊熊火焰中,显现两个人影。

    一个高大,一个娇小,正是李青山与小安,同时从骷髅中跃出,李青山手中拿着《草字剑书》,小安手中却握着一截莹白的肋骨,当作剑。

    无匹剑气与小安惊鸿一剑,同时发动,两股剑势,奇妙的融和于一,再无一丝漏洞,交织成一座天罗地网,向大师兄杀来。

    大师兄感觉整个世界,都被这交错剑气分割撕裂,眸中终于第一次露出惊慌恐惧之sè,将手摸向腰间的百宝囊。

    这个动作,本来快到极点,但同剑气的速度相比,是如此的迟钝缓慢,他从未想过,对付一个四层炼气士,还需要浪费灵符灵石,所以根本没有提前做好准备。

    “我是天才,鸡都山的未来掌门人,前途无量,不可能死在这里!”大师兄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剑气一闪而逝,大师兄低下头望望自己,哈哈大笑:“我没有死,我不会……”

    言语戛然而止,下巴掉落下来,显现出许多纵横交错的血痕,血痕位移错开。

    嘭的一声轻响,空中爆开一团血雾,碎尸从天空洒落,还未落地,就被火焰烧尽。

    失去cāo控的金鸡翎,变作原本大小,随风飘荡。

    李青山与小安同时落地,小安捉住金鸡翎,李青山打开手心,其中放着一个百宝囊。

    二人相视一笑,有一股难以言喻的默契感从心中升起。

    李青山将指尖夹着的一张灵符,重新塞回腰带中,那是从西门姥姥那里缴获而来的一张极品灵符,他也不知其功用为何,按着符上的轨迹,查询了《万象书》,但却根本没找到对应的讯息,中下品灵符倒是记录的很齐全。

    显然这种极品灵符的珍贵程度,也不是《万象书》所能载录,。不过这本书并没有白买,小安通过参阅其他灵符的样式,推断这张灵符,应当是一张火属xing的攻击xing灵符。

    火在五行中的杀伤力,算得上上等,极品灵符的威力更是自不待言。

    李青山是打算,如果他和小安的联手还不能击杀大师兄,就立刻发动这张极品灵符,进行绝杀。如果再失败,他拼着留下妖气痕迹,化身妖魔,也要将大师兄击杀。

    未战之前,他早已有了十成胜算。

    “后面的人追来了。”小安舌尖舔舔嘴唇道,九层炼气士的血肉,美味程度,远非凡人所能比。

    “全都送他们上西天!”李青山的眸中闪动着红光,连续三场大战,他的血xing杀意,已被完全激发出来,疲惫感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连那迷茫的思索,激烈的天人交战,都不复存在,他只需要更多的杀戮。

    在生与死的抉择面前,根本不必费心选择,他要活下去,杀光敌人,就这么简单。

    李青山同小安甚至没有一个眼神的交换,迅速隐没在漆黑的山坳中,构成掎角之势,静静等待着猎物上钩。

    李青山将身体埋在雪窝中,屏息凝神。

    第二波到来,应当是两个八层炼气士,在不能化身妖魔的前提下,对付起来,同样不是件易事,二人如果配合得当,说不定比方才那九层炼气士更难对付。

    必须在第一时间偷袭,杀掉其中一个,另一个就好说了,干掉这一波,再剩下,就容易对付了。

    《草字剑书》完全可以秒杀六七层炼气士,小安以两颗骷骨念珠配合,凭着《草字剑书》上记录的剑法,也不会有一合之将。

    实力差距到一定程度,数量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这一战,他同样有着十成把握,但不知为何,他心中的不安不但没有放松下来,反而越发的强烈,心脏不安的跳动着,越来越快。

    “不好,快走!”李青山从雪窝里弹起来,招呼小安。

    然后立刻向着预定好的地底洞口,狂奔而去。

    小安飞到李青山身旁,奇怪的道:“怎么了?”

    李青山道:“我不知道,但是很危险!”

    小安思量片刻,忽然抬头道:“我明白了,是鸡都山掌门,筑基修士!”

    李青山眉头紧皱,筑基修士?是的,恐怕只有筑基修士才能给自己这样大的危机感和压迫感,如果是炼气士,哪怕是炼气十层,他拼着暴露身份,变化妖魔,也自信能够杀出一条血路,甚至有机会反败为胜。

    但筑基修士却是高出一个数量级的强者,其释放出的法术,都是极品灵符的威力,更别说其运用灵器的效果了。

    李青山就算是变身妖魔也绝对不能够抗衡,但在这样的雪山中,自己不过才刚刚杀了那鸡都山炼气士,也根本没给他求援的机会,怎么会惊动筑基修士的注意呢?

    小安看出李青山的疑惑,娇声解释:“《万象书》中记载门派中的核心弟子,往往都会有命灯的存在,命灯掌握在掌门的手中,如果弟子横死,属于他命灯就会熄灭,并且指明位置。”

    不用说,九层炼气士,在门派中,肯定是核心人物中的核心人物。

    李青山还不知道,大师兄就是鸡都山内定的未来掌门。

    ……片刻之前,百里之外,青藤山顶峰,三个老人,相对而坐,商议着三山采药大典之事。

    他们正是三山的最高统治者,青藤山、鸡都山、坟丘山的掌门人,合成“三老”。

    青藤老人做东,居于上位,他一身青衣,满脸头发胡子虬结着蜿蜒而下,几乎只剩下了一双明澈的眼睛。

    青藤老人的左手边,坐着一个灰衣老者,双目泛白,面无表情,似乎连脸sè都是灰sè的,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尸气,偶尔眼眸才转动一下,却不见半分生气。

    普通人见了,只怕会将之当做是一具尸体,就连那眼神转动,都会被当作诈尸,便是坟丘山的掌门人,孤坟老人。

    青藤老人的右手边,是一个穿着金sè华服的老者,自然就是那鸡都山的掌门人,金鸡老人,他身上绣着的,已不是鸡翎,赫然是一个金sè鸡首,鸡冠如火,鸡喙如刀。

    比起其他两位老人,他身上有一股昂扬的朝气,仿佛迎着朝阳报晓的雄鸡,胸脯总是鼓着一股气,高高昂着,只是难免显得有些目中无人。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