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五十八章 大典之前(上)

大圣传 第五十八章 大典之前(上)

    “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宋明紧紧抓住穆志聪的衣袖,双眸中布满血丝。

    他彻底完了,虽然金鸡老人最终没有责罚他,但师兄弟们全都避他如虎狼,就连常跟着他混的几个外门弟子,都不再搭他的话,他在鸡都山中,彻底成了孤家寡人。

    穆志聪不耐烦的甩开他的手:“宋师兄,难道不是你想要报仇,是我逼你报仇的吗?”

    “你,你……我难受,你也别想好过!”宋明身上再无半分潇洒儒雅的风范,唾沫横飞,如颠如狂,抬手一掌拍向穆志聪。

    “你疯了!”穆志聪也心中一寒,连忙后退,虽避开这一掌,胸口也被真气打的一痛。

    宋明还要追击,条条青藤从地面上钻出,将他紧紧缠绕,他反手招出一根金sè鸡翎。

    穆志聪喝道:“别忘了,这里可是青藤山!”

    窗外绿树红花,宛如chun夏之际,但再往外望去,却是云雾飘渺,雪山茫茫,这里正是青藤山上,供内门弟子居住的jing舍,穆志聪的房间。

    宋明心中一震,缓缓平静下来,收起金鸡翎。

    穆志聪散开青藤,拍拍宋明的肩膀,劝道:“三山通缉令已经发出,至少师兄你的大仇能够得报。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只要这次采药大典,师兄你好好表现,一定可以重新得到师傅的欢心,说不定在地底下找到什么灵草服下,修行一ri千里,成为新的大师兄呢?”

    穆志聪只怕将宋明真的得罪苦了,逼的他狗急跳墙,一番好言相劝。

    宋明面容死寂的走出jing舍,一株大樟树下,马超群向他行礼道:“师兄!”

    “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马超群狠狠撞在大樟树上,树叶潇潇落下。

    宋明恶狠狠的道:“你也敢来看我的笑话吗?”

    马超群道:“我不敢,此事皆因我而起,是我对不住师兄你,师兄要打要骂,悉听尊便。”

    宋明倒有些意外,冷笑道:“凭你这点修为,也配对不住我?敢过来跟我说话,倒也算是个爷们,不愧是出身江湖,有几分义气。”

    言罢抬腿便走,走了几步,忽然转过头道:“以后你跟着我混,外门中谁敢欺负,你就告诉我。”

    “师兄?”马超群一怔。

    “你能为报仇隐忍二十年,我难道还比不上你吗?我要让他们看看,我宋明,不是任人揉捏的废物!”

    穆志聪看二人消失在林荫道上,自言自语道:“没想到这宋明还有点骨气!”又喃喃念道:“牛巨侠!”

    没想到那个男人竟能在鸡都山的围捕下逃脱,而且还杀了鸡都山的大师兄,他简直怀疑其中是不是什么yin谋,觉得很不可思议,那家伙,真的有这么强吗?如果他来找自己报仇,那可怎么办!

    恍惚间,那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身躯投下yin影,将他覆盖。

    但穆志聪立刻摇摇头,那姓牛的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自己在其中起的作用,而且他在三山通缉之下,xing命况且难保,更别说报仇雪恨了。

    想到这里,穆志聪站起身来,走出门外,向着外门弟子居住的区域走去。

    ……“呈露,你说的是真的吗?牛巨侠他真的被三山通缉?怎么没有人告诉我?”余紫剑焦急的在房间里转圈圈。

    花承露则悠闲的躺在一张藤椅上:“你现在是被软禁,当然没人会告诉你,听说他杀了鸡都山的大师兄,又被金鸡老人追杀……你不要转了,转的我头晕。”

    “那……那他怎么样了?”余紫剑猛地停住脚步,惊恐的睁大眼睛,眼睑蒙上一层雾气,眼珠已经开始准备滚动了。

    如果不是我的缘故,牛巨侠也不会跟鸡都山结仇,也不会来青藤山,也不会……“笨蛋,当然是逃掉了,不然怎么会被通缉,比起别人,还是关心一切自己吧!”

    余紫剑方才放下心来,默默祈祷,牛巨侠,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这位花小姐说的有理。”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穆志聪踱步进入院落中,负手而立,站在斑驳的树荫下,显得潇洒非凡。

    余紫剑道:“穆师兄!”

    穆志聪道:“紫剑,马上就是采药大典了,虽然到时候我会照顾你,但你也要做些准备才行。”

    “紫剑不是青藤山弟子,不会参加你们那狗屁采药大典,赶快滚出去,我现在看见青藤山的人就讨厌!”花承露猛地从藤椅上坐起身来,骂道。

    花承露到青藤山拜山,要带走余紫剑,青藤老人勉强见了她一面,就直接就拒绝了她的要求,因为她虽然喜欢扮作很成熟的模样,但到底还是个小姑娘。

    如果是花家家主,或是花承赞前来,这件事就没什么难度,但是一个小姑娘跑过来一句话,青藤山就得乖乖放人,显得很害怕花家似的,青藤老人还丢不起这个脸。

    花承露当然不肯放弃,就硬陪着余紫剑在山上住了下来,一段时间呆下来,也觉得心浮气躁,再也顾不得扮成熟,将那股大家小姐刁蛮任xing的劲头拿了出来。

    “花小姐,不要以为你是花家的人,就可以这么胡言乱语,别以为我不敢教训你。”穆志聪脸sè涨红,抬起手来。

    花承露昂起脸:“来啊,有本事你就来教训我啊,不敢动手是乌龟王八!”

    穆志聪气炸了肺,但手悬在空中,还真不敢打下去,一出手便要引起青藤山和花家的纠纷来,这个责任,他也承担不起。

    余紫剑忙站在二人中间劝道:“你们不要吵了!”

    穆志聪借坡下驴,恨恨将手放下:“如果不是有紫剑护着你,我非要教训教训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不可!”

    “你想教训谁?”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

    “哥!”花承露一下从藤椅上跳起来。

    穆志聪忙转过头,只见一个俊美之极的男子,斜坐在一根青翠纤细的树枝上随风飘摇,乌木般的长发披散,桃花般的唇角含笑,若非喉间清楚的喉结,只怕会被人当作绝sè美人。

    听花承露的称呼,穆志聪心中猛地跳出一个名字来——花承赞。

    纵横三千里清河府,天才数不胜数,但这个人却是天才中的佼佼者,真正的天之骄子,不但出身名门,容颜俊美,更是整个如意郡,唯一一个不是筑基境的赤狼统领。

    这并非是凭着花家的关系,或者那位白鹰统领的招抚,而是因为其不到二十岁,就达到了炼气十层,所有人都相信,他很快会成为清河府最年轻的筑基修士。

    虽然他在炼气十层一卡多年,让头顶天才的光环有些黯淡,但对普通炼气士来说,依旧明亮的刺眼,号称清河府“筑基之下第一人”。

    穆志聪忙行礼道:“不知花统领驾到,有失远迎。”不提花家,就凭花承赞赤狼统领的身份,就足以让任何炼气士心存畏惧。

    鹰狼卫在这些门派修士的眼中,可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维护律法的正义使者,而是罗织罪名、严刑峻法的朝廷鹰犬。

    花承露跑到树底下,跳脚叫道:“你怎么才来,我和紫剑在这里,都让人家欺负死了。”

    穆志聪干笑道:“我只是和令妹开个玩笑。”

    “那我也来开个玩笑吧!”花承赞面sè一沉,抬起手来,他掌控清河府刑名大权,击杀审问了不知道多少炼气士,虽然平ri不显半点威风,但一旦冷下脸来,那股肃杀之意,仿佛一下子将这满园chunsè,带到了深秋。

    穆志聪噔噔噔后退几步,被藤椅绊倒,一屁股坐在地上,像女人般抬起手来挡在脸前,惊叫道:“不要!”

    但接下来,却什么也没发生,穆志聪放下手,只见花承赞仍满脸笑容的坐在那里,方才的气势,仿佛只是一场幻觉。

    花承露嘲笑道:“真是胆小鬼,我哥都说了是开个玩笑!”

    穆志聪脸sè涨红,觉得又是羞耻,又是恐惧,他刚才完全被花承赞的气势压垮了,不但不能反抗,甚至连逃避的勇气都失去了,只能跪地求饶,任凭宰割。如果那时候花承赞出手,杀他跟杀一个普通人都没有什么区别,一招未出,他已经一败涂地。

    “穆师兄!”余紫剑想要扶他起来,穆志聪已经自己跳起来,说了声:“我去禀报师傅!”就奔出门外。

    花承露叫道:“你还不下来!”

    花承赞面露无奈之sè,轻轻从树梢飘下,冲余紫剑微微一笑:“余姑娘,好久不见!”

    余紫剑忙低下头:“花大哥,你怎么来了?”

    花承露得意的道:“当然是我让他过来。”

    花承赞却同时道:“来这边有些差事。”

    二人相视一眼,花承露一脸愤愤的去揪他的鼻子,“原来不是为了我啊!”

    花承赞叹息道:“当然也是为了你们,早让你不要急着来青藤山,等着我来处理,现在事情反而难办了。”人的心里十分微妙,他现在到来,只怕会让青藤老人觉得花家以势压人。

    “如果不是我,紫剑已经被逼加入青藤山了。”

    “也是!”

    “花统领大驾光临,何不到山上一叙,让老夫一尽地主之谊!”

    忽然间,一个浩大的声音从山顶传来。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