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五十九章 大典之前(中)

大圣传 第五十九章 大典之前(中)

    “你跟我来。”花承露一手提起花承露,飞鸟般穿出树冠,向着山顶掠去。

    “紫剑,你等着我!”花承露转头大叫,却只见一片浓绿,已经离开院落很远。

    声音袅袅,枝叶颤动,余紫剑轻吁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得到这些好心人的帮助,她的处境不知要到何等境地,无论结果如何,她都衷心感谢他们。

    人生于世,如果不是有这些温暖的感情,还有什么意思呢?但若是有人为了她而受伤害,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牛巨侠,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挟着狂风前进,耳旁风声呼啸,花承露问道:“哥,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任务?”

    “秘密。”花承赞微微一笑,眉宇间却有些沉重。

    这自然瞒不过花承露这个妹妹,不满的撅了撅嘴,却没有再问,心中遐想,除了那个女人外,到底是什么事,能让这个无所不能的老哥感到头痛呢?

    “难道是和三山采药大典有关?”

    花承赞不置可否,忽的拔高飞起,俯瞰整个青藤山。

    花承露只见大殿前的广场上,刻着九宫八卦的图案,九只三足铜鼎中升起袅袅青烟,从此望去,群山渺渺,茫茫一片,自有一种遗世du li的出尘之意,这青藤山可算得上是难得的福地了。

    遥见青藤老人负手而立,在大殿前等候。

    广场上汇聚着不少三山弟子,听闻动静,赶上山来,抬头只见一个俊美男子,带着一个女孩,随着山风飞上山峰,宛如一只白鹤翱过群山,不带一丝烟火气。

    低级炼气士还感觉不出什么,但越是修为高的炼气士,越是面sè凝重。

    这种天人合一的感觉,只在筑基修士身上见过,筑基之下第一人之名,果然非虚。

    花承赞与花承露轻飘飘的落在阶前。

    花承赞率先拱手道:“晚辈花承赞,见过青藤前辈。”无论家世有多好,天赋有多高,这都是一个炼气士对一个筑基修士应有的,起码的尊敬。

    修行之道,强者为尊。

    青藤老人抚须微笑,也还了半礼:“统领早不通知,老夫好到山脚下相迎,如此这般,倒好似我倚老卖老,轻慢贵客了。”

    却是暗责花承赞不先行拜山,就直接穿过法阵,就登上青藤山。但对于这份能够无声无息穿过法阵的功夫,又委实觉得惊异。

    花承赞道:“因为心忧小妹,所以急了一切,请前辈恕罪。小妹在山上叨扰了许多ri子,只怕言行无状,多亏前辈宽大为怀,不与计较,呈露,还不谢谢前辈。”

    “谢谢青藤前辈。”花承露有些不情愿的行了个礼。

    花承赞轻拍花承露的脑袋,面露无奈之sè:“小妹年幼无知,又素受宠溺,我也拿他没办法,还请前辈不要见怪。”

    “令妹天真烂漫,我怎么会见怪呢?”青藤老人哈哈一笑,心中纵然有些不快,也不能跟一个小女孩一般见识,否则岂非显得太小气。

    花承赞三言两语间,就消解了当初的矛盾,他微微一笑,一拱手道:“我还有些公事,想与三山掌门一晤,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进去吧!”

    这时候,他不再是替小妹告罪的哥哥,不再是尊敬前辈的后辈,而是鹰狼卫的统领,代表着律法威严,态度自然而然的转为平等相待,甚至要占了上风,主导场面。

    青藤老人也不由神情一肃,抬手道:“请!”心中不禁暗叹,此子风姿潇洒,处事从容,实比他每一个弟子都强的多,堪当大任。如果能有这样一个弟子继承道统,何愁青藤山不兴?

    花承赞让花承露在殿外等候,虽青藤老人进入大殿,即将入门的时候,他忽的转过头来,目光扫过广场上的每一个面孔,然后微微露出失望之sè,心中自嘲:“如果那人会这么简单的出现在这里,也就不用他废这样的麻烦了。”

    大殿中,金鸡老人和孤坟老人果然已经坐在那里,见花承赞走进来,微微站起身来,又重新坐下,目光中都满是jing惕,既要维护自己门派掌门的威严,又不愿得罪鹰狼卫。

    花承赞似已习惯了这种待遇,也只是一拱手,不以晚辈居之。

    “统领特意前来,有何吩咐?”青藤老人挥退了所有门人弟子,偌大的殿堂中,便只剩下聊聊四人,声音在殿内生出空荡的回音,朱红sè的殿柱像是伸进一片黑暗里,显得十分寂寥。

    花承赞沉吟着,来回踱步,像是在组织语言,又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忽的停步道:“我是来向三位示jing的,有人要来夺取三山基业,三位要早作准备。”

    “什么?”青藤老人一惊。

    “放你的……”金鸡老人直接跳了起来,他这几ri心绪极差,脏话脱口而出,说了一半才强行收住。

    “哦?”孤坟老人翻了翻眼皮,死尸般的脸上,瞬间多了许多表情变化。

    青藤老人双目低垂:“统领不要危言耸听,我们三山会盟,历经数代,千年基业,哪里能被人这么简单的夺取?”

    金鸡老人激烈的舞动双手:“凭我们三人联手,怕的了何人,总不会是白鹰顾统领看上了我们的基业吧?”

    “对!”孤坟老人道。

    他们的自信并非没有道理,大夏立朝数千载,整个九州局势平定,就连门派之间的攻伐都不是很多。虽有些暗流涌动,三个筑基修士联手,几乎都可以抵御了。

    金丹修士自然不是他们所能对抗的,但金丹修士哪个不是家大业大,又怎么会看上他们三山,而且门派之间的攻伐,鹰狼卫向来是不会插手的,可以说煽风点火还来不及,怎么会这么好心的来通知他们。

    花承赞故意沉默了片刻,给足了三人反应的时间,方道:“这个人,来自藏剑宫!”

    三个激动的老人,像是同时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脖子,哑然无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藏剑宫,名震整个青州的大门派,据说在其中只有达到筑基境,才有资格成为内门弟子。这对青州所有中小门派来说,都是一个不可抗衡的名字。

    过了好一会儿,金鸡老人第一个反应过来,咆哮道:“你胡说,藏剑宫是名门正派,怎么会随意攻伐别的门派,我们又有什么值得人家看重的?”

    青藤老人方苦笑道:“统领如果不是说笑的话,我们就可以去准备改旗易帜了,我们何德何能,能够抗衡藏剑宫?”

    孤坟老人脸sè铁青,浑身已经紧绷起来,越发像是一具死尸。

    花承赞道:“并非攻伐,而是控制、招纳?其实三位也不必太过担心,我得到准确消息,来者不过是藏剑宫一个内门弟子,最近才度劫成功,此番是第一次下山历练,三位只要能够击败他,自然就一切无忧。”

    三位老人面面相觑,藏剑宫一个弟子的历练任务,竟是来对付他们,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却偏偏生不出气来,因为那是藏剑宫,甚至微微有些放心,如果只是筑基境初期,凭他们三个的修为,还怕应付不了吗?

    花承赞心中摇头,门派中人的见识,到底还是囿于口耳相传的故事,不可能有鹰狼卫那么细致明白的归纳分析。

    ……花承露抱膝坐在殿前,无论谁想要上来跟她搭话,她都凶巴巴的道:“走开!”

    正等的无聊,花承赞从大殿中走出,三山掌门亲自出来相送。

    这样的礼遇,让广场上的弟子都很惊讶。

    一群女修士,更是眼睛放光,如果要选择道侣,正要找这样的男人。

    如果是往ri,花承赞或许会还她们一笑,播撒一下他花公子的风流美名。但这时候,他却全没有这种心情。

    犹不放心,面容肃穆的低声道:“我就在山下坊市,如果他出现的话,就派人通知我。那那时候,三位前辈定然要联手迎敌,否则三山危矣。”

    这分明是说如果他们一个个出手,还赢不过一个藏剑宫弟子,金鸡老人如果平常听了这种,一定要破口大骂,但这时候,却显得很慎重,连连点头,听了花承赞的分析,他们心中已不敢存有任何轻视。

    比起面子,还是三山的基业更重要。藏剑宫虽然了得,但是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的道理,谁都明白。

    “藏剑宫……到底……想……要什么?”孤坟老人不知多少年没说过这么长的话语,一句话说的磕磕巴巴。

    而这也是青藤老人和金鸡老人最想问的问题,他们到底有什么东西可以让远在万里之外的一个大门派看重。

    花承赞迟疑了一下:“至于他想要的东西,我不好说,但无论他有什么要求,三位都绝不可答应,否则天下危矣!”

    三山老人,面面相觑。他们虽然各自称霸一方,但是对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很清楚的,三山加起来恐怕也影响不了这天下分毫,这话未免太危言耸听了,再想多问几句。

    花承赞一拱手,走下阶梯,带上花承露飞纵而去,掠过树海,更从外门弟子房舍上空一掠而过。

    花承露急忙问道:“紫剑呢?紫剑呢?”

    花承赞道:“别着急,等到我办完了事,自然会带你们回清河府。”他并不急着向青藤老人要人,只有当他觉得有把握的时候,他才会开口,而当他开口之时,对方就一定不会拒绝。

    当然,最好是不必开口,就能成事。如果这件事能办成,青藤老人多半会感谢他的提醒,不必他说什么,就将余紫剑送下山来,倒也不必急于一时。

    花承露道:“可是马上就是采药大典,紫剑要跟他们要地底下去,不知道有多危险。”

    花承赞道:“你没看已经有人愿意照顾她了吗?不会有什么危险,反倒是件好事。”

    “可是!”

    “没什么可是,如果有危险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炼气士往地底下钻了,只要别太深入就没问题,来青藤山这么久,不赚点好处再走怎么成?”

    花承赞不知想起了什么,自言自语:“如果真说危险的话,我倒更担心那些妖怪。”

    “什么?”花承露奇怪道。

    “没什么?”

    绿意散尽,风雪迎面扑来。

    ……青藤山下,坊市中,正是最热闹的时候,采药大典在即,近千炼气士云集于此,哪个不想临阵磨枪,正是交易最为热闹的时候。

    但这时候,坊市北门外,喧闹声却是一静,摩肩擦踵的街道上,应是分出一条宽阔的道路来,任凭一群炼气士走过。

    为首的正是吴艮,一身赤衣,鲜明亮眼,身后诸位统领,黑衣飘荡,威严肃杀。

    “鹰狼卫怎么会来这里?”

    “难道也是要参加采药大典?”

    “不会吧,从来没有这样的先例!”

    吴艮的脸sèyin沉的像是要滴下水来,快步走进一间客栈中,身后诸统领也逶迤而入,脸sè也都不好看。

    客栈老板弓着身子上前招待:“吴爷,您可回来了!快里面请,上房我都给您留着呢!”

    吴艮道:“关门!”

    老板道:“我还得做生意呢!”

    “关门!”吴艮的声音更低沉。

    老板忙去将门关了,吴艮破口大骂:“一群废物,连个受伤的人都捉不到,一个个,中看不中用,你们让我回去,怎么交差?”

    楼上有门缓缓开启一道缝隙,见下面是一群鹰狼卫,立刻就将房门紧闭。

    方恩尚道:“师兄,地底下地形复杂,洞窟纵横交错,兄弟们找不到,也是没办法。”

    其他统领也都点头赞同,丘睿柳的地洞不止是挖掘出的一条短短密道,而是直接连通着地下洞窟,他们顺着痕迹,一路追踪,终于在一条地下河里断了线索,再次找寻出线索,却被引向一个妖怪巢穴,废了好大力气才脱身,闹的灰头土脸。

    他们虽然管辖的区域不同,但每个地方的黑榜上,都有不少逃入地下,没办法追捕的罪犯。

    吴艮正有满肚子火气无处发泄,冲方恩尚吼道:“难道你没在百家经院学过追踪术吗?有没有?嗯?!”

    方恩尚低下头:“有。”

    “有为什么找不到?啊?!”

    方恩尚低声道:“师兄你不也学过吗?”

    统领们都抿起嘴,但却无人敢笑出声来。

    吴艮的脸sè顿时像是即将爆发的火杀,钱容芷忙将方恩尚拉过一旁,劝道:“大人不要生气,好歹总算捣毁了白莲邪教的分支求真社,丘睿柳吃了这个亏,一定很长时间不敢露头了,纵然是顾统领,不也没找到白莲圣母。”

    美人软语相劝,更将他比作顾雁影,吴艮怒气略消,狠狠瞪了方恩尚一眼,正要说些什么,楼上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喂,私底下议论上司可不好。”

    吴艮猛地转过头去:“是谁!敢偷听我们说话,真是狗胆包……花统领!”

    花承赞倚着二楼的栏杆,笑道:“吴大人,脾气见长啊!谁是狗胆?”

    吴艮脸sè一苦:“我是狗胆还不行吗,你怎么来了?”

    花承赞道:“不过是跟丢了一个犯人罢了,犯不着如此。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还怕将来没有机会?正如这容芷所说的,顾老板不也没杀了白莲圣母。”目光一转,落在钱容芷脸上。

    “我不过是随口乱说,请统领恕罪,没想到统领竟还记得我的名字。”钱容芷规规矩矩的行礼,没有丝毫攀附挑逗的意思,虽只见过一面,但这位花统领,就给她留下很深的印象,结论是难以利用。

    她自认姿sè媚术,远不是那位[**]门主的对手,而就算那位[**]门主,似乎也不能完全控制的了这位,而且到了这一步,主动投怀送抱,反而会让人看轻。

    花承赞笑道:“只要是美人的名字,我都记得住,对了,跟你一起入鹰狼卫的那个叫李青山的,找到了吗?”

    钱容芷道:“禀报统领,我同李青山虽是同时进入鹰狼卫,但是并不相熟,这么长时间没有音讯,只怕他已经丧身地底了。”

    “是吗?我倒是觉得说不定还能见到他。”花承赞大袖一扬,随手抛下一卷画轴,在空中展开,上面描绘着一个青衣男子的图形。

    画师的技法极佳,只见男子年纪很轻,看来也不过二十多岁,但却满身萧索,消瘦的身骨撑着宽大的青衣,甚至有几分形销骨立的味道。

    “这是你们新的任务,认准这个人,他一出现在青藤山周围,就立刻通知我?记住,绝对不要向他出手!”

    以吴艮为首,众鹰狼卫轰然应诺:“是!”

    ……锵~余紫剑独自在院落中徘徊,忽然间,腰间长剑一声轻吟,她诧异的停住脚步,将长剑拔出,秋泓般的剑刃,倒影出她迷惑的脸庞。

    她将剑看了又看,却不明就里,最后只得有将剑回鞘。

    锵~她吓了一跳,后退一步,又将剑拔出,看了又看。

    散碎的ri光落在剑锋上,反shè出耀眼明光,但却如水沉静,毫无声息。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