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六十章 大典之前(下)

大圣传 第六十章 大典之前(下)

    长剑横放在小院里的大理石桌上,偏西的ri头,将云海烧成一片霞海,映在狭长的剑锋上,那平凡的长剑,忽然多了一种辉煌的光彩。

    余紫剑眯着眼睛,蹲在石桌旁,直勾勾的望着剑。

    长剑静默,一动不动锵~余紫剑猛的站起来,那声音清晰的好像就在耳畔,又仿佛是来自于心底,她站起来,分开门扉,走入青草葱茏的小径。

    她迷迷茫茫,好像陷入了一个梦境中,身不由己,不由自主,像是心中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她一样。

    小径曲折几次,才豁然开朗,展现在眼前的,却是一片断壁残垣,仿佛一个远古城市的废墟。

    支撑大殿的石柱,横卧在荒草中,殿堂早已倾颓倒塌,雕像被风雨岁月,腐蚀的不成模样,但依旧依稀可见昔ri的辉煌。

    青藤山上有这样的地方吗?

    余紫剑心中生出一丝疑问,转瞬即忘。

    夕阳给废墟镀上一层明红,就算是再怎么麻木庸俗的人,到这里也会忍不住唏嘘慨叹。

    漫步在这座快要被青草淹没的废墟之间,她生出一种重归故里的情怀,仿佛流亡他乡的公主,这里便是她的故国。

    转过被藤蔓缠绕的白石走廊,她忽然停住脚步。

    一个小池塘坐落在一片翠树环抱中,西方的霞光倒影在水面,染成一片艳丽的颜sè。

    一个青衣人盘腿坐在池塘边的一块圆石中,年轻消瘦的脸上胡茬唏嘘,有一种在阅尽世事的老年人身上才有的沧桑落拓。像是孤独的君王坐在自己已经坍塌的王座上,还在不断回味着昔ri的荣光,感伤今朝的颓唐。

    他正在垂钓,用的却非是钓竿,而是一柄长剑,他双手握着剑柄,一线青丝从剑鞘的顶端笔直垂落,没入静如镜面的池水中。

    余紫剑没有望这景,没有望这人,就只望着这把剑,仿佛痴了一般,没来由的,心中肯定,方才所听到的曼妙长吟,正是来自于这把剑。

    “你见过这把剑吗?”青衣人转过脸,望着她,露出些许诧异。

    余紫剑像是突然被从梦中惊醒,环顾左右,几乎要问一问自己怎么会在这里,神情恍惚了一阵:“我没见过,你不是青藤山的弟子吧!”

    仔细看来,他身上虽然也是青衣,但却与青藤山的服侍有很大的不同,显得十分陈旧,正如他手中这把剑一样。

    青衣人道:“不是,你是吗?”

    余紫剑道:“我也不是,你是被邀请上山的客人吧,山上不准垂钓的!”

    “你既不是青藤山弟子,又何必管我?”

    “我……算了,你钓吧,我要回去了,不打扰你钓鱼。”孤男寡女在这里相处,有些不大合适,但眼神却不离那把剑,那种熟悉的感觉,简直像是当初见牛巨侠一样。

    青衣人道:“想看看吗?”

    “可以吗?”余紫剑话音未落,剑就落在她的手中,沉甸甸的,而那缕青丝则自动收入剑鞘中。

    剑鞘呈墨青sè,一般是因为其本身的颜sè,另一半则是因为岁月沉积,材质像是玉又像是木,上面雕刻着jing美的图案,似乎是一座城市侧影,但是却残缺破损。

    “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青墟。”

    锵~余紫剑握住剑柄,反手将剑拔出,那股熟悉吟鸣声,果然在耳畔响起,久久不绝。没有一丝灵光透出,但剑光如仿佛将长虹秋水收入其中。

    “好剑!”

    青衣人的表情,却比方才看见余紫剑时,还要惊讶,甚至是震撼。

    “看完了,我该走了。”余紫剑将剑回鞘,依依不舍的抛还青衣人。

    青衣人站起身来,“能不能在这里等等我?”

    这时候天边的余晖,已经开始收敛。

    “不行啦,我还有事。”余紫剑蹦蹦跳跳的走远,心道你是谁啊,就要我等你,真是个怪人!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余紫剑。”余紫剑头也不回的道。

    “我……我叫付青衿。”余紫剑已出了废墟,进入密林,消失不见,付青衿的声音低落下来,像是在自言自语。

    能随意踏入走出青墟幻境,又能拔出青墟剑,天机长老说的没错……第一颗星辰亮于天际,他的目光也如星辰般明亮。

    四周的景象,忽然像海市蜃楼般扭曲起来,消失弥散,只有池塘还在那里,映出环抱的黑sè树荫。

    付青衿目光越过重重林木,望向山峰顶端的大殿。

    黑沉沉的大殿中,只有一盏孤灯,照亮方寸之地,三山老人,围坐在孤灯旁,他们谨记花承赞的提醒,不敢分开,免得被人各个击破。

    而在大殿外面,则是各派弟子守候,不为助一臂之力,而是一旦听到动静,就立刻去向花承赞报告。

    一抹青光闪动,三山老人忽然发现,周遭的环境变了,他们正身处一片废墟中,头顶是无尽夜空,星辰满天。

    “什么时候!”金鸡老人大惊失sè。

    “有劳三位在此等候,省了我不少麻烦。”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三人同时转身,只见一个青衣人从高高的台阶上走下来,年轻而苍老,孤独而高贵。

    青藤老人道:“你……你就是!”

    “该说的,那位花统领都告诉你们了吧!”付青衿平静的道,似乎连解释缘由都觉得疲惫。

    三ri呈三角战力,虽然是多年的老对头,配合起来,亦是天衣无缝。

    “我并非是为了三山基业而来,我的任务,也不是来赢过诸位。”

    三山老人几乎同时舒了口气。

    “不过,还是先赢过诸位才好行事,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三山老人来不及感到愤怒,那青萤剑光,化作万缕青丝,飞散而来。

    片刻之后,三山老人走出大殿,殿门在他们身后紧紧关闭。

    “师傅,还要守下去吗?”

    “不必了,下去了。”青藤老人有些疲惫的道,三人交换眼sè,其中似乎仍有未曾散尽的惊惧,还有些许恍然,难怪花承赞要来亲自通知,那人的任务竟然是……藏剑宫,果然如传说中那般决绝。但若真的成就此事,那天下危矣,并非是危言耸听。

    青藤老人道:“两位,请回去休息,做好准备吧!采药大典,就要开始了。”

    ……深深的天坑,像是一只巨大空洞的眼睛,望着天际。

    近千双眼睛,回望这只巨眼,充满了兴奋、渴望、恐惧。

    寒风呼啸,压不住人声鼎沸,所有人都议论纷纷。

    四周忽然静了下来,三山老人在众人的簇拥之下,来到天坑之旁。

    青藤老人率先出手,开启阵法。众人隐约只见,一片光膜散开。

    金鸡老人手中迸发出璀璨金光,天坑中的积雪飞速笑容。显出出下面十几个漆黑的洞口,这些洞口便是采药大典的入口,通往地底各处。

    所有人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瞬间盖住的风声。

    青藤老人清了清嗓子:“诸位道友云集于此,共赴三山采药大典,老夫与金鸡孤坟两位道友,不胜荣幸……”

    吴艮为首的十几个鹰狼卫穿梭在散修之间,不断的打量身旁的人,好像是为了避免有人趁机混入大典中。

    而三山弟子,则分成三群,站在各自掌门的身后,然后又zi you组合成一个个小团体。

    因为有着之前采药大典的成功,三山弟子几乎全部出动,不可能上百炼气士混在一起前进,到了地底下遇到岔路,自然会分开。

    余紫剑就在其中探头探脑,忽然有人在她肩膀上轻轻一拍,她忙转过头来,惊喜的道:“承露,你怎么来了?”

    花承露猫着身子:“嘘!别那么大声,当心让我哥听到,我放心不下你,跟你一块下去瞧瞧。”

    穆志聪忽然大声道:“花小姐,你不是我们青藤山弟子,请不要跟我们站在一起,如果要参加大典,可以到那边散修的队伍中去!”

    所有人都一起望过来,花承露怒指穆志聪:“你……”忽然觉得领口一紧,回头只见正是花承赞,训斥道:“不要胡闹!”拉着花承露便走,又对余紫剑颔首道:“祝你好运。”

    花承露大声喊道:“紫剑,你小心点!”

    穆志聪温柔的道:“放心吧,紫剑,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余紫剑正要说话,忽然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人群之中,正是在池塘边垂钓的那青衣人,身上换了青藤山的服饰,流露出的气息是炼气四层。

    就那么一个人站在那里,不与周围任何人交谈,不知为何,其他人也像是没注意到他似的,感觉到余紫剑的目光,转过头微微一笑。

    余紫剑奇怪问道:“穆师兄,青藤山何时有了新弟子?”

    “什么新弟子?”穆志聪随着余紫剑的目光望过去,一片青衣飘飘,付青衿的身影已消失不见。

    余紫剑摸摸脑袋:“真是奇怪!”

    这时候,青藤老人的演讲结束,三山老人交换眼sè同时点头,从始自终没有向付青衿望上一眼,更没有露出一点异样的神sè。

    一直在人群中,遥遥关注着他们脸sè表情的花承赞,微微松了口气。

    三山老人同时道:“三山采药大典正式开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