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六十一章 人类之敌

大圣传 第六十一章 人类之敌

    无尽地底深处,一头头凶猛的妖魔,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

    苔藓微光照亮广阔的洞窟,但更加明亮的,是数十双眼眸,瞳仁大多细细的眯成一线,显得有些不太适应这样光亮的环境。

    或凶狠、或冷漠、或傲慢的眼神,在空中碰撞出火花。

    充满腥气的喘息声,此起彼伏,宛如火山爆发前不安的躁动。时而迸发出一声低吼咆哮,宛如滚过天际的雷鸣,在洞窟中回荡不休。

    妖气在黑暗中汇集凝聚,不断的纠缠,交换着信息,但它们之间却始终保持着一个jing戒的距离。

    庞大的身形,在微光中勾勒出黑影憧憧,蠕动、摆动、扭动。

    在过去,它们老死不相往来,在今ri,它们应一个人的征召而来。

    忽然间,它们的目光同时向一个方向汇聚。

    咚,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震动着大地,还很遥远,一股狂暴的妖气率先直冲洞窟而来,这是妖怪打招呼的方式,但却充斥着傲慢的挑衅,若是在平ri,便会引发一场争斗。

    所有妖怪都收敛起自己的妖气,将头低下,仿佛臣子等着王者的降临。

    它们都感觉到,他,变得更加强大了。如一把开锋的妖刀,闪耀嗜血的光芒。

    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黑暗的洞口处,那个洞口在洞窟的斜上方,阔达数丈,但犹不能容纳他的身躯,但他只是高昂的抬着头,两只尖利的牛角划过洞顶,迸发出一串火星。

    黑影跃向空中,庞大的身躯,不见半分笨拙,宛如一头下山猛虎。

    轰然落地,赤发如火飞扬,赤瞳刀锋般扫过群妖,群妖将头俯的更低。

    在他的肩头,一左一右,坐着小安与马陆,小安化作白骨形态,两颗骷骨念珠悬浮在头顶。

    马陆却在靠着李青山头打盹,但身上散发出的强大妖气,仍一[**]的冲向四周,将其他所有妖怪的妖气冲的七零八落。

    李青山大手一挥,血食如雨洒下,在洞窟zhong yāng堆成一座小山,经过人类烹饪的菜肴,新鲜的三牲,混合在一起,升起诱人的香味。

    几乎所有妖怪都流出涎液,它们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么多,这么丰富食物。

    “这是,我承诺的,现在,吃吧!”李青山低沉的嗓音,却如金属的颤鸣,急剧穿透xing。

    此言仿佛一点火星落入炸药库,群妖一拥而上,身形一个比一个凶猛矫健,扑食本就是它们与生俱来的本能。

    在几次咆哮试探后,便自然的分出阶次,最强的几个妖怪,最先开饭。

    黑水蝾螈大口吞食着一堆新鲜的鱼类,心中庆幸,幸好来了,否则岂非错过这样的盛宴。

    巨岩蝰蛇盘起身子,将一整头牛一口吞下,一摆尾巴,又吞下一只羊。

    冰蛙进食的方式最为怪异,嘴巴张大到一个恐怖的程度,喷出寒气,将菜肴冻成冰屑,然后用力一吸,身体顿时膨胀起来,所有冰屑都被吸进身躯中,像是个怎么都填不满的无底洞。

    其他妖怪在周围,躁动不安的巡游。

    这一幕,就仿佛一种古老原始的仪式,它们好似人类的先民,围着篝火舞蹈,启动它们的文明。

    马陆嗅到食物的香味,微微睁开一线眼睛,李青山将准备好的酒食递给他,他大吃一通,然后软趴趴的趴在李青山的肩膀,睡了过去。

    李青山摇摇头,本来要让他拿出来撑撑场面,再说几句话来振奋军心,但看来也没什么必要了。

    他并没有一下将全部的食物拿出来,饥饿才是扑食的原动力,在他手下三大妖兵吃了一半的时候,他命令它们停止,让其他妖怪进食。

    但正在进食的妖怪,是最凶猛的时候,怎肯听李青山的命令,只顾张着嘴巴大吃大喝。

    李青山动了起来,巨爪扣住巨岩蝰蛇的头颅,按在地上,巨岩蝰蛇的身躯本能的缠上来,像是一条粗大的腰带,在李青山腰间环绕几圈,但却发现那身躯比铁石更加坚硬,头顶的刺痛更让它清醒过来,那利爪竟能穿透的铠甲。

    另一只手扼住黑水蝾螈脖颈,黑水蝾螈虽然能够滑出去,却也乖乖的不动弹。

    冰蛙还想趁机再吃几口,一把骨剑对准了它。小安眼窝中,烈火灼灼。

    这柄骨剑的来由,正是由鸡都山的大师兄的骨骼炼成。

    《朱颜白骨道》的炼器篇中,虽然有剑的存在,名为“弑佛剑”,但那并非现在的小安所能炼制,所以这柄剑除了坚固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功用。

    但对一个绝世剑客来说,一把坚固的剑就足够了。

    冰蛙顿时被剑意慑住,不敢动弹,它感觉只要稍稍一动,便会引来山崩海啸般的攻击。

    三个最强妖兵被一下子制服,其他妖怪也都不敢动弹。

    马陆睁开惺忪的睡眼,问:“它们不听话?”

    李青山微微一笑:“这要问它们?!”

    三妖忙表示臣服,李青山放开三妖兵,不再说什么。只是再一次申明分配食物的权利,头领总是要不断在群体中申明这种权利,痛击一切试图挑衅者。

    其他妖兵们的进食,顿时变得有序了许多,所有食物被瓜分完毕,所有妖怪都感到意犹未尽,它们那久未进食的肠胃似乎变得更加饥饿。

    “人类修行者已经开始进入地底!”李青山终于开口,同时用妖气与声音,传递讯息。

    所有妖怪都jing觉的抬起头,对于人类的危险,它们同样明白。

    “为了杀死我们,为了我们体内的妖丹,为了我们洞窟的灵草,从今ri起,你们要听我的号令,不可再各自为战,我们要联起手来,共同迎敌,在这之后,我将按照你们各自的战功,重新分配食物!

    “现在,出发,杀死所有人!”李青山抬起右手,然后狠狠挥下。

    各种狂啸嘶吼,激荡洞窟,震荡着碎石落下,妖怪军团开拔。

    李青山站在最后面,待到所有的妖怪走入洞窟,用极低的声音自言自语道:“这次行动的代号,叫做‘人类之敌’。”

    脸上浮现起怪异的笑容,似是冷酷的狞笑,似是悲哀的苦笑,似是自嘲的冷笑。然后全都消失不见,变成沉默的坚定。

    这是他所选定的道路,不犹豫,不后悔。

    “好了,去睡觉吧!”李青山将肩头的马陆放下,进入地底的不会有筑基修士,凭他现在的实力,足以斩杀任何炼气士。

    “小心点。“马陆嘟囔了一下,蠕动着爬向自己的洞府,屁股一撅一伏,速度竟是极快。

    李青山轻松的笑了笑,手收于胸前微微躬身,“为你而战!”然后冲小安一点头,“也为你而战!”

    最后挺起身,昂然道:“为我而战!”

    大踏步消失在洞窟深处。

    ……脚步落地无声,稳定快速的前进。

    三派的弟子们已在地底下分散开来,循着各自的目标与道路前进。往往是由一名六层以上的炼气士,带着几个低等炼气士。

    这个队伍,便是由那位自称刘管事的刘锋锐带领,但他满脸yin沉,对于身旁几个师弟的谄媚之语充耳不闻。

    这些ri子,他在青藤山过的很不痛快,没想到带回一个小丫头,竟会弄来这么多的事端,不但惹得师兄弟冷眼,就连青藤老人看见他都没好脸sè。

    他不怕师兄弟们的冷眼,但在这种小门派中,一旦失去师傅的欢心,却是极为可怕的。不禁将余紫剑恨的咬牙切齿,巴不得这次她能死在大典之中,如果有好机会,他并不介意在这件事上出一把力。

    “师兄,前面就有一个妖兽的巢穴,那周围应当生长着石英草,可是炼制石谷丹,必不可少的灵草。”一个青藤山弟子手中拿着一副小号的方寸图,惊喜的道。

    打断了刘锋锐的心绪,不悦的道:“石英草算是什么上等灵草,这里还很靠近地表,要找好东西得更往下面,区区妖兽,更是连妖丹都没有凝结出来。”

    几个青藤弟子唯唯诺诺,深入地底,危险xing也就大增,拥有妖丹的妖怪,哪有那么容易对付,妖兽虽然没有妖丹,但是皮与骨,都是炼制灵器的上好材料,血肉也有很大的功用。

    “走,去看看!”刘锋锐下令道,唯有凭着这次采药大典,多采回一些灵草,来挽回师傅的印象。

    幽黑的洞窟伸手不见五指,一行人迅速前进,明目符让他们的视力不至于受太大的影响,凭他们的身手,乱石林立蜿蜒曲折的洞窟,也阻挡不住他们的脚步。

    忽然间,一个炼气三层的青藤山弟子道:“师兄,好冷啊!”一边打了个哆嗦。

    刘锋锐也感觉到四周弥漫的寒意,回顾身旁几个师弟,都是脸sè发白,嘴唇发青,拥有一身先天真气的炼气士,本是寒暑不侵的,但这时候,却像是普通人一样开始怕冷了。

    “这不同寻常,记录上没说,这里面会这么冷啊!”

    “我上次来还没这么冷,地底洞窟经常变化的,难道是起了什么变化,师兄要不要换个地方?”一个年老的炼气士谨慎道,他只有炼气三层,也得称刘锋锐为师兄。

    刘锋锐目光一转道:“师傅就在上面看着我们,还没遇到什么危险就要后退,算什么青藤山的弟子,快走,走起路就不冷了,石英草就在前面!”

    他们在洞窟中狂奔起来,但寒意并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深,连刘锋锐都觉得寒意刺骨,身后的师弟们,更是吃不消,动作都缓慢下来。

    “不行了,师兄,快退吧!”

    “呱呱!”

    刘锋锐正要下令后退,一声嘹亮的蛙鸣,响彻洞窟。

    “是妖兽!”所有人都反应过来,除了妖兽之外,还有什么动物能在这里生存。

    “杀了这只妖兽我们就走!”刘锋锐脸现喜sè,带着几人赶上前去。

    寒雾在黑暗中弥漫,灰sè石英草上凝结着一层冰霜,一只冰蓝sè的青蛙在一块石头上一蹦一跳,“呱呱!”

    刘锋锐看了不禁失望,妖兽的力量往往与其体型相关,体型越大,力量就越强,就越有价值,这只青蛙如此之小,显然是刚从兽类化为妖类。

    忽然心念一转,一只低级妖兽,怎能放出这样重的寒意呢?

    “谁在那里?”

    寒雾中,模模糊糊的显出几个人影,刘锋锐瞳孔一缩,抬手便拍出一掌,炼气士之间为了争夺灵草妖兽,而相互仇杀,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在地底下,人类比妖怪更加危险。

    而更可怕的是,他竟然没有感觉到这几个人的气息,显然是有意隐藏,要偷袭他们,所以一出手便毫不容情。

    但那几个人影一动不动,任凭真气击在身上,发出一声脆响,掌风荡开寒雾,显出那人影的面目。

    刘锋锐顿时觉得浑身血液都像是被冻结了,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何没感觉到他们的气息,因为他们都已化为一具具冰雕,死人当然不会有任何气息。

    他们都穿着鸡都山的服侍,其中一个胸前绣着两只鸡翎,是达到炼气六层以前的内门弟子,但是现在,他们都死了,身躯还维持着死亡前一刻的动作,试图舞动灵器,凝结法术,脸上的神情,全是冻结的恐惧,并且都朝向一个方向,正是那只冰蓝sè的青蛙。

    “这是什么妖……”一个青藤山弟子惊恐之下,挥起一柄灵光闪烁的青sè手杖,击向冰蛙。

    冰蛙将嘴张大,喷出一团白sè的寒气,那青藤山弟子立刻冻成一座冰雕,寒气涌过,他身后的几个师兄弟也立刻步了他的后尘,寒气如千千万万个看不见的细小锋芒,穿透他们的护体真气,咔嚓咔嚓,空气中充斥着冻结声音,宛如死亡的音符。

    刘锋锐狂吼着招出飞剑,然后永远的维持在这个姿势,最后一个念头闪过,他们面对的根本不是什么妖兽,而是真正的妖怪,还是妖怪中的强者,但妖怪怎么会出现在这么浅的底层中呢?

    正如一个十层炼气士,要斩杀一群低等炼气士,不过是举手之劳。

    “呱呱!十一个,呱呱!够十个。”冰蛙张开大嘴一吸,冰雕碎成冰屑,全被它吸进嘴巴,只剩下他们手中的灵器和身上的百宝囊,还完好无缺。

    “呱呱,头领要这个!”

    冰蛙将他们全都收集起来,放进不远处的洞窟中,这就是计算功勋的信物,而在洞里面,一头像是兔子的巨大妖兽,正萎缩着身子,不断颤抖,不知是恐惧还是寒冷,它本来是这些炼气士要找的对象。

    “青藤道友,看来你的弟子,也未能战胜那里的妖魔!”金鸡老人冷冷的道。

    在采药大典开启的地方,三山老人共居于一个竹亭中,赏雪饮茶,等待采药大典的结果。

    在他们面前,是地底方寸图投shè出的幻影,其中闪烁着许多个光点,分成金、青、灰三种颜sè,显示着三山弟子所处的位置,一如当初墨家弟子所使用的寻路傀儡虫。

    随着刘锋锐等人之死,他们身上的光点也就跟着熄灭。而在这之前,一群代表鸡都山弟子的金光,也在那里消失,青藤老人道:“那里一定有一个强大的妖魔,但是不应该啊,那里还只是浅层。”

    孤坟老人道:“看下去便知。”

    巨岩蝰蛇在土层中穿行,吞吐的蛇信,不断感应着洞窟中人类的气息,忽的从岩壁中穿出,看到几个人类惊惧的面孔,全都非常弱小。

    几个炼气士只看见一道灰影从头顶穿过,甚至没有看清那妖怪的真容,就被恐怖的妖气骇破肝胆。

    为首的七层炼气士大吼道:“招出僵尸!”他们乃是坟丘山的弟子。

    坟丘山弟子们立刻舞动手中的铜符,几十具僵尸分布在他们前后左右,将他们团团围住,那七层炼气士更是召出两具无坚不摧的铁甲尸来,身上尸气缭绕,每一具都比当初僵尸道人炼制的铁甲尸更强。

    巨岩蝰蛇的折返回来,长长的蛇身,盘绕一圈,猛然收紧。

    几十具僵尸同几个坟丘山弟子,在低矮的洞窟中,坟丘山弟子,逃无可逃,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压迫过来,登时被绞成一团肉泥,同他们炼制的僵尸,再也不分彼此。

    孤坟老人脸上的死气,似乎也更重了。

    青藤老人和金鸡老人的脸sè同样难看。

    在地底方寸图上,光点正大片大片的熄灭,一支支采药的队伍,丧身地底,片刻间损失的炼气士,已比上一次采药大典损失的总数还要多。

    而现在,采药大典才不过刚刚开始,炼气士们才深入地底浅层,本不该遇到任何强大的妖怪才是。

    “三位掌门,这是怎么回事?”一直关注着这里的花承赞,面sè沉重的走入竹亭中,他亦清楚这些光点所代表的意义。

    青藤老人声音干涩的道:“不知道,这一次,很不同寻常,青藤山的弟子,已经损失了十八个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