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六十三章 地底惊魂

大圣传 第六十三章 地底惊魂

    喷溅的鲜血洒落在余紫剑身上,她双目发直,愣愣的望着眼前的一切,仿佛陷入了一个不真实的噩梦中。

    青藤弟子们发出一片慌乱的惊叫,狂乱的舞动着手中的武器,勉强阻止起的防御阵势,顿时支离破碎。

    程佳丽忽然觉得腰身一紧,一条来自黑暗中的舌头缠住了她,舌头的另一头是一张布满獠牙的血盆大口。

    她将剑插在地上,却仍被一点点向血盆大口中拉去,腰间撕裂般的疼痛,绝望伸出手叫道:“师兄救我!”

    穆志聪果然向她靠近,她露出欣慰的笑容,师兄果然还是在乎她的。

    “砰”的一声,穆志聪全力一掌拍在程佳丽的胸口。

    她直直的撞向妖怪的血盆大口,人在半空就已经死透了,原本高耸的胸口,现在已成一片血肉模糊的塌陷,不能置信的神sè还留在她的脸上。

    穆志聪身体缩起,趁着程佳丽塞住那个妖怪大口的功夫,纵身一跃,竟飞跃出了妖怪包围圈,一头巨豚般的妖怪,以与庞大身躯不相称的速度跃起,像一颗炮弹似的撞向穆志聪。

    穆志聪足尖一点,踏在飞剑上,横空纵出十丈,只听身后一声轰鸣,巨豚撞在洞顶,乱石坍塌,灰尘四起。

    隐约间只听几声绝望的哀叫,“师兄不要丢下我们!”“师兄救命!”

    他并未从中听到余紫剑的声音,不知是否隐藏在这些声音中,他心下一横,“你不要怪我,我活下来,总好过跟你们一起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知为什么,那些妖怪并没有追上来,劫后余生的狂喜还未来得及涌出心田,他就慌不择路的一头撞在了一面黑sè铁墙上。

    李青山感觉到那撞过来的小小身形,近乎本能的一抓一捏,咔嚓脆响,手被鲜血淋湿。

    望着那张七孔流血,涨红发紫的死人脸,才发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仔细一回想,就想起了穆志聪的名字。

    他并不知道穆志聪对他的yin谋,一阵挠头,觉得很不好意思,不过既然来这地底下,那也只有不好意思了。

    对他来说,缅怀这种事,一次就够了。

    感应那片烟尘中的气息,松了一口气,还好赶来的及时,只要她没事就行了。

    在穆志聪借着程佳丽的尸体离开的时候,余紫剑就闭上了眼睛,抿起了嘴唇,如果遇到不能接受,又无力阻止的事,人类的本能岂非就是这样?

    她甚至想把耳朵捂上,这样就听不到身旁次第传来的惨叫,但她的手紧紧握着剑柄,指节发白,仿佛要将剑柄捏碎,却迟迟没有将剑拔出。

    此时此刻,拔剑又有何用?

    血腥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死亡近在眼前,许多场景从心中一划而过,原来爹说的是真的,人在临死的时候,真的会回想起一生。

    她这一生固然是极为短暂的,但却充满了阳光和欢乐,父亲的关爱,同门的友爱,但这更加重了临死前的痛苦。

    没了穆志聪,妖怪们几乎是三下五除二,就将剩下的青藤弟子分食,就像人类用筷子夹桌上的菜一样轻松。

    就当它们锋利的爪牙就要伸向余紫剑的时候,动作忽然顿住,一道命令透过妖气从黑暗中传来,命令很简单,如果换chéng rén类的语言,就两个字“滚蛋!”

    它们的爪牙就不敢再前进一寸,慢慢后退,争先恐后的转身奔逃,咆哮声消失在洞窟深处。

    李青山摇摇头,从黑暗中走出,重新压抑妖气,恢复牛巨侠的模样。

    我不想死!余紫剑猛地拔出长剑,全力向前刺去,求生的yu望化作勇气,哪怕无谓,也要挣扎。

    但是毫不意外的,一剑刺空,她的手也随之落在钳制掌握中,但却并没有如想象那般被吞噬撕碎。

    一个声音模模糊糊的传来,好像在呼唤他的名字,“紫剑!紫剑!”

    她像是从噩梦中醒来一般,渐渐看清了眼前之人,那古拙的面孔,高大的身形,都是如此熟悉,她揉揉眼睛,不能置信的道:“牛巨侠?”

    李青山道:“可不是我吗?你怎么会来地底?是被青藤山的人胁迫吗?”哪里知道在他出现之前,参加采药大典一直是件好事。

    余紫剑望着那温暖的眼睛,只觉得心中有万分委屈,终于“哇”的一声大哭出来,扑进李青山怀里。

    李青山微微一怔,轻轻将她抱住,拍打她的后背,直到她情绪渐渐平定下来,方道:“走吧,我们快出去,这里的血腥气会引来妖兽的。”她娇柔的身躯,似乎也让他心中的躁动的杀意,平和了些许。

    她被他身上超凡的镇定感染,停止了抽噎,抬起头,红着眼睛,迷茫的望着李青山:“我们去哪?”

    李青山心道,到底还只是个孩子,今天所经受的这些,她大概比普通人更加难以承受。莫名想起一句话来,所谓善良,不过是还不了解人世的险恶,所谓纯洁,不过是还未被世俗沾染。

    “当然是地上。”

    李青山放开她,向洞窟中走去。

    余紫剑忙跟上去,抓住李青山的手,像是落水之人抓住一根浮木。

    “不用怕,有我在。”李青山柔声道。

    “嗯。”余紫剑心中一暖,咬着嘴唇轻轻点头。

    二人在洞窟中前进,李青山在前面引路,余紫剑就紧紧跟在她身后,不敢稍离。那幽深的洞窟逼仄压抑,每一个怪石,在黑暗中看来都像是狰狞的妖怪。

    她什么都不敢看,只盯着那高大的背影,仿佛看着黑暗中唯一的火光。

    李青山大步行进,毫无不犹豫的选择道路,妖怪据守的地方都是由他安排的,他就避开这些地方,向地表行去,不过因为余紫剑的修为太低,很难跟上他的脚步,哪怕他已经竭力放缓。

    他忽然停住脚步,转头对余紫剑道:“我们快一点吧!”虽然今次地底之战,在他的安排下几乎必胜,但他这个指挥官,也要时刻关注战场,而他的心中总有些微微不安。

    余紫剑还没反应过来,就觉整个人腾云驾雾,落在李青山的手臂间。

    “可以吗?”李青山低头问道,也知道有所谓的男女授受不亲,但她轻盈的像是一片落叶,如果不愿意,那他还可以背,还可以抗,用手提溜都行。

    “可以。”余紫剑也低着头,声如蚊呐的道。

    李青山点点头,人如狂风吹起,疾速在洞窟中穿行。

    余紫剑只见原本静止的洞窟,忽然运动了起来,疾速的左右转折,不断的变宽变窄,偶尔呼出现一个巨大洞窟,他们就像是在一头巨兽蠕动的肠胃中前进。

    就在他们向上的时候,付青衿却在不断向下,他从一开始就脱离了青藤山的队伍,独自一人向着地下行进,像是一点在黑暗中流窜的青光,就在其他炼气士还在浅层地底,向着采摘灵草,斩杀妖兽的时候,他已经到达极深之地。

    对头顶发生的战争与杀戮一无所知,就算知道,也不会放在心上,他就像是有某种明确目标似的,前进前进再前进,对于每一条岔路的选择,都是毫不犹豫,在路上也遇到了几头拦路的妖兽,但那些妖兽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只见一道青光从身旁划过,更别说去追逐了,而那在黑暗中生长的灵花灵草也不能让他丝毫驻足。

    他此行的目标只有一个,除了那个目标外,所有其他东西,都不值得冒着留下痕迹的风险出手。

    终于,一点蓝光在他眼中闪现。

    他才停下脚步,观察那株神奇的花草,在空中翩翩起舞。

    蓝蝶花,看来就是这里了!

    他继续向前,终于来到那一片蓝蝶花海之前,总是厌倦疲惫的眸中,也流露出一丝震撼,原以为自己已经阅尽世间美景,没想到地底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圣地。

    他的目光越过花海,望见平台上,高卧的马陆,露出一丝微笑,那是找到猎物的猎人的笑容。

    妖怪不配拥有这样的地方!

    付青衿只身越过花海,无数蓝蝶在他身旁纷飞舞动,忽然一起落回花海,变成花瓣,再无一只蓝蝶在空中飞舞。

    怎么睡都睡不醒的马陆,睁开眼睛,直起身来,木讷的望向付青衿。

    四目相对,杀机涌动。

    付青衿没有急着拔剑,而是从百宝囊中,取出一根香来,那根香并不特别粗大,但一经点燃,立刻升起浓郁的气味。

    马陆本是毒虫所化之妖,并不害怕什么剧毒,但是一闻到这股香气,升起一股极为陶醉的感觉来,仿佛饿了三天的人,遇到了一桌美食。

    付青衿忽然折身就走,去时比来时更快。马陆不由自主的直追上去。

    一人一妖,一逃一追,直冲向地表。

    付青衿心道:这诱虫香的功效果然不错,昆类妖怪纵然化身妖将,还是凭本能行事,愚不可及,只要将其引到地表,就可以将之光明正大的击杀,外面有三山老人接应,必定万无一失。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