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六十八章 只凭本心

大圣传 第六十八章 只凭本心

    马陆一条尖利长足,呼啸破空,长枪般刺来,那僵尸极为灵敏的避过,几与生人无异。

    孤坟老人面sèyin冷的站在不远处,炼尸术到了这一步,炼出的已不再是无知无识的傀儡了,不必废心cāo纵。

    他掘了千座坟墓,从一个将军冢中,挖出的一具古代兵家门徒的尸体,那时候尸体已经快要化为僵尸,他花费了无数功夫,压抑其本来意识,最终炼成一头古铜尸将。

    不但能够趋避水火,刀枪不入,还留存着生前的战斗意识,抵得上一个筑基修士,与人斗法之时,只要将之召出,便相当于以二敌一。

    古铜尸将一拳未能奏效,又是一拳击下,砰砰砰砰,宛如一声声闷雷。腹甲下陷龟裂,渗出血液。

    马陆吃痛挣扎不已,猛地挣脱一条青藤束缚,向头顶金鸡咬去。

    金鸡双翅一摆,正要腾空而起,忽觉身后一紧,马陆紧紧咬住金鸡尾羽,一摆头向岩壁上摔去。

    力量大的无可抵御,金鸡老人大惊,这妖将的力量竟如此之大,心下一恨,壮士断腕,片片金羽,从天空飘落,金鸡腾空,天坑上盘旋,尾羽已少了大半,几乎成了秃尾鸡。

    金鸡老人叫道:“青藤,你的法术何时这么不顶用,你想害死我吗?”

    “你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妖孽的力气太大,我也支撑不了太久,你们快快将他击杀!”青藤老人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面sè涨的通红,他凭一身灵力同马陆角力,承受的压力最大。

    金鸡绕着烟柱盘旋而上,来到高空之上,迸发出璀璨金光,不断汇集金sèri芒,渐渐模糊了金鸡的形态,仿佛天空多了一颗小太阳。

    马陆本能的感到莫大危机,低头向古铜尸将喷出一口粉红毒液,古铜尸将也不敢硬挡,退出十丈之外,前方已被毒液腐蚀出一个大坑。

    青藤主干,沾染毒液,瞬间便被腐蚀了近半,马陆运起全身力气,千足同时向下摆动,眼前便要脱困而出。

    “木生草长,生生不息!”

    青藤老人一声大喝,身上爆发出耀眼的青光,须发皮肤,都被青光映的一片透绿,仿佛他已不是人类,而是用青木雕成的木雕。与天空中金鸡老人,遥相辉映,青藤疯长,从地面从山崖蔓生出来,将马陆裹成一个大茧。

    “藤枯树老,枯荣变化!”

    所有青藤顺便被抽离了水分,变成枯黄sè,仿佛在深山老林,悬崖峭壁,生长了不知多少年的枯藤,最是坚韧无比,纵使刀剑砍在上面,都留不下一丝痕迹。

    受到毒气腐蚀的速度,顿时慢了许多,马陆被锁死在这枯藤构筑的牢笼中。

    这时候,一生啼鸣,响彻四野,金sè的太阳,从天空坠落。

    金鸡收拢双翼,鸡喙在前,尾羽在后,拖着长长的尾焰,直冲动弹不得的马陆。

    古藤尸将回到孤坟老人,仰头望着这一幕,心中也觉震撼,单独对上金鸡老人或青藤老人,他都无所畏惧,但二人联手的话,纵然他有那一招,也是必死无疑。

    三山虽都受到重创,对他的影响最小,除了心如僵尸,断情绝义,他现在考虑的,跟坟丘山的大师兄,惊人的相似,如果能将妖将的尸首炼成尸妖。他的实力,定有绝大增长,盖过金鸡青藤二老,从此将三山合为一山,也不是没可能。

    花承赞轻吁一口气,可以准备回去向上面报告了,一个妖将之死,不知会引起怎样的波澜,那恐怕就连王朴实都无从承担,只有让她前来了。

    这时候,另一股妖气冲天而起,花承赞眼神忽的一变,这时候竟还有妖怪敢出来,眯起眼睛,视线穿透烟云雾罩,却没有看到妖怪的模样。

    青藤老人与孤坟老人却觉脚下传来一股剧烈震荡,那股震荡绝非寻常地震,其中蕴含着一股强烈的力量,震撼人心,同时跃起,只看见天坑底部,出现大片的龟裂,裂痕飞速向山崖上蔓延。

    藤蔓本就扎根于土地中,也跟着动摇起来,但已经太迟了。

    轰!

    金鸡坠落,一声巨响,天坑中shè出万道金光,崩裂的山岩轰隆隆的坍塌下来,像是一阵惊雷,弥漫的黄sè烟尘,参杂着粉红sè毒气,被金光照亮,天坑像是一口大锅,正在剧烈沸腾。

    璀璨的金光耀的花承赞都看不清天坑中的变化,但是,那妖将的妖气并未消失,金鸡老人,没有击中。

    烟尘中模模糊糊的,显现出另一个高大的身影。

    李青山呈现完全妖魔形态,身躯已经超过四丈,正大口的喘息着,马陆躺在他身后,终于从藤蔓的纠缠中挣脱出来,恢复zi you。

    原本浑圆的天坑,被撕裂出一个大口子,可想而知,若是中了这一招,会是什么下场,还好金鸡老人也不能完全控制这一招。

    李青山与小安赶到出口时,就感到三个筑基修士,浑身灵力全开围攻马陆,每一个都比他更强,但他绝不会对朋友见死不救,立刻便将生死置之度外,正要冲出去助马陆一臂之力时,却被小安拦住,让他不要着急。

    李青山冷静之后,便屏息以待,看能不能找个好时机,重创一个筑基修士。不过也知道,出现这种机会的几率有多么低,但却在最后生死关头,撕裂大地,釜底抽薪,断了藤蔓的根基,然后一把抓住马陆的尾巴,用力一拉,避开了金鸡老人那一招绝杀。

    那模模糊糊显现的人形让三个筑基修士都是心中一缩,难道又来一个妖将?都谨慎的腿到天坑另一边,一边恢复灵气,一边jing惕的望着李青山。

    李青山却不理会,转身一拳砸在马陆的脑袋上,喝道:“蠢货,给我醒醒!”似乎更加证明了三山老人的推断,若是普通的妖怪,怎么敢打妖将,但那股妖气,虽然庞大,但似乎不是妖将的感觉。

    马陆摇摇头,似乎清醒了一些,向李青山发出嘶鸣,凭妖气道:“你来了,头好痛。”

    李青山亦用妖气回应道:“痛也是活该,还不快化为人形跟我走!”

    “哦!”马陆摇身一变,又变成光着脑袋,呆头呆脑的模样,捂着肚子:“肚子也疼!”

    李青山二话不说,抓起来他来就向地洞里塞去。

    “不好,他们要逃!木生草长,生生不息!”青藤老人道。

    李青山也正要钻进洞中,只见无数藤蔓穿透岩石,交织如网,封住洞口,将他与马陆隔绝开来,马陆怒吼着撕开藤蔓。

    李青山却叹了口气,说道:“快逃!”背后狂风涌起,金光将他的身形投shè在岩壁上,灵龟玄甲自动升起。

    “叮当”几声锐响,锋利堪比上品灵器的鸡爪,紧紧扣住灵龟玄甲,金鸡双翼一展,抓着李青山,腾空而起。

    金鸡低下头,充斥怒火的金sè瞳眸,盯着李青山:“还想跑,跑了那个,拿你顶缸!”隐约间,可见其中的金鸡老人。

    眼前天坑在脚下快速变小,而青藤老人和孤坟老人两个筑基修士,似乎无论隔多远的距离,都无比的耀眼。

    李青山顿时知道自己的情况险恶,一身血液沸腾,心神反而越发冷静,深吸一口气,还之一声虎魔狂啸,狂风携带着音波,音波充斥着狂风,全轰在金鸡身上。

    金光一震,鸡爪一松,李青山从天空中跌落,还未落地,无数条粗大的藤蔓,从天坑四周伸展过来,像是一条条手臂,缠绕在灵龟玄甲上,形成一个藤球。

    在筑基修士的控制下,地面顿时变得比天空还要遥远,隔绝了深沉的大地,李青山顿时无路可逃,他虽然高大无比,但面对三个筑基修士,却像是一个瘦小的孩子,面对三个壮汉,显得如此脆弱。

    三山老人凭虚御风,环绕在藤球周围。

    青藤老人道:“糟了,这只是个普通妖怪!”虽然形态力量都很不寻常,但是从妖气上来看,这确实是妖怪无疑,这与他们原本的目标,相差了不知道多远。

    三人联手,有心算无心,都没能将那妖将击杀,报仇雪恨,这脸真是丢大了,脸sè顿时一真难看!

    “该死!”孤坟老人面无表情的拍在灵龟玄甲上,轰的一声,灵龟玄甲一阵震颤,但却毫无损伤。

    三山老人都露出意外之sè,但恼怒更甚,金鸡老人道:“打破他的龟壳,我要将他,剥皮抽血,碎尸万段,以消我心头之恨!”

    青藤老人心中一动道:“说不定能将那妖将引出来。”

    金鸡老人道:“青藤你这是痴心妄想,妖怪本就无情无义,只知挣扎求存,昆类妖怪最是愚蠢,更没什么情义好讲。”说话间,鸡喙狠狠啄在灵龟玄甲上,古铜尸将一拳轰来。

    灵龟玄甲震颤不已,纵然再怎么坚不可摧,在三个筑基修士的联手打击下,又能撑多久呢?

    “妖怪确实没什么情义的概念。”李青山的话语让三老一怔,“只是凭本心行事罢了!”

    一条粉红sè的巨虫,奋力跃起,离出大地,像是一条跃出水面的鲤鱼,一口咬住灵龟玄甲。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