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七十一章 身陷绝境

大圣传 第七十一章 身陷绝境

    在藏剑宫中,有一座神山,名为藏剑,此山不接大地,悬浮于天空之中,上面插满宝剑,藏剑宫弟子只要度过一次天劫,成为正式弟子,便可从中拔出一柄宝剑,作为自己的佩剑,而到逝去的那一天,这把剑将重归藏剑峰,等待下一位主人。

    藏剑宫所修炼的功法讲究人剑合一,练功即炼剑,炼剑即练功。

    哪怕是一块凡铁,经过数代高手淬炼,都会变成神兵利器,这些剑的厉害便可想而知,传闻其中更蕴含着历代主人的jing神意志,只有遇到合适的主人才会被拔出,所以不但是人择剑,更是剑择人,无从取巧,只凭机缘。

    一旦人剑相得,便如遇良师益友,知己红颜,给持剑者带来的益处,远非一件强大的剑器那么简单。这便是藏剑宫的根基传承所在,亦是藏剑之名的由来。

    而剑修在战斗中本就强于寻常修士,再有这样一柄宝剑相随,更是如虎添翼。

    而诸剑之中,亦有高下之分,其中十柄名震天下,并称“十名剑”。无论哪个弟子拔出,都会藏剑宫被倾力栽培,几乎每一代藏剑宫主都来源于此,青墟剑便是其中之一。

    这已非添翼那么简单,而是直接从虎兽化为虎妖,对付三个老朽,简直再容易不过,只是奇怪付青衿应当才度过天劫不久,怎能这么快便掌控青墟剑呢?

    花承赞世家出身,七窍玲珑,博闻强记,脑袋里的东西只怕比万象书上还要多,对于青州这几个大门派的历史掌故,自然不会不知。

    忽然想起,青墟出名的另一重缘由,因其是十名剑中,唯一一套雌雄双剑,青墟为雌剑,雄剑则名为紫霄,威力更在青墟之上,一剑出世,另一剑必不远矣。

    青墟既出,紫霄何在?

    想到此处,花承赞猛然望向余紫剑,她正目不转瞬的望着下方,难道她便是?

    再回想方才付青衿看余紫剑的目光,心中顿时一片雪亮。

    是了,青州如此之大,付青衿何必不远万里来清河府诛一个妖将,凭他的实力,又有几个妖将是他的对手,他的目的原来是这个。

    大门派中,必有jing于卜算,参透天机的人物,是以大门派收徒,除了像普通门派那样,寻觅有资质的子弟与等人来拜师学艺外,还有一种极特殊的方式,那就是寻觅“有缘人”,用这种方式收取的弟子极少,却能每每从芸芸人海简拔出一些惊才绝艳的人物。

    这些人物仿佛璞玉,往往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修行资质,本应终生与修行无缘,只能从事凡人的职业,了此一生。一朝得到点拨,跨入这修行道中,立刻如龙入海,一飞冲天。

    如果他的猜测没错,承露反倒是高攀她了,花家虽然在清河府有些力量,但与藏剑宫相比,又算得了什么。他的思路顿时延展到极深远之处,想着如何利用这个讯息,为花家谋取利益,底下的大战,反倒不再他关心的范畴之内。

    反正胜负早已分明。

    ……付青衿现身青墟,立足于一截断了一半的殿柱上,遗世du li。

    殿柱得数十人才能合抱,可想其当初支撑的宫殿,是何等的宏伟。

    “藏剑宫!”李青山瞳孔骤缩,付青衿与记忆中的某个身影相重合,虽然其被青牛随手抹杀,但那一股锋锐的剑气,至今仍留于心,未敢稍忘。

    “你听过?”付青衿回头道,手中青墟剑刚刚举起,而又停住。

    李青山还未及回答,古铜尸将终于脱困而出,身上青铜甲残破的不成样子,骨骼也扭曲折断了不少,向李青山狂怒咆哮,就要飞扑而上。

    付青衿瞥了它一眼,吼声立消,古铜尸将仓皇逃去,奔向孤坟老人,像是一条受了惊吓的恶犬奔向主人。

    三山老人聚在一起,慢慢调匀灵气,都无再出手的意思,因为他们明白,既然他已出手,那就用不着他们,回想起青藤山上交手的情形,都不由感慨。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罢了,都是废话,多说无益。”一如当初飞龙长老的果决,付青衿一剑挥下。

    剑光宛如一道青泓,森碧幽青,仿佛虚空中,张开一只青sè眼眸,全部心神都被摄入其中。其中蕴含着无尽空虚慨叹,诉说着兴亡变化,沧海桑田。

    再辉煌的文明,也有消亡那一ri,再强大的帝国,也难逃被毁灭的下场,只供后人凭吊,存于这其中的小小生灵,又算得了什么?

    李青山到底是心志坚毅,非同寻常,心神一震便反应过来,一拳轰出,身形暴退,同时运起灵龟玄甲,三个动作,几乎在同时完成。

    李青山瞬间便退到了数十丈外,剑光扫在灵龟玄甲上,一身妖气,疾速消耗,灵龟玄甲震颤摇曳,却终究是支持住了。

    他微微喘息着,赤瞳灼灼如火,已经不是当初的李青山了,绝不会再毫无反应的被人一剑斩中。

    三山老人面面相觑,都能看见彼此脸上的惊愕之sè,这是什么妖怪?李青山能挡住他们的打击,他们反而较为容易接受,但对于付青衿的强大,却都是有深切的体会。

    “哦?”付青衿也露出意外之sè,他本打算随手一剑斩了这小妖,再去收拾那妖将,现在却有点吃惊:“从妖怪的程度来说,你算得上了得,不愧是混血,不过正因为如此,越要趁着现在斩杀,免除后患。”

    付青衿正要出手,一片黑影将其笼罩,微微转头,马陆狰狞口器近在咫尺,其中血盆大口,更似地狱入口。

    如此近的距离内,骤然发动攻击,付青衿想要闪避,也有些来不及了,腥风扑面,扬起长发,他脸上神情不变。

    轰隆一声巨响,马陆一头撞碎了殿柱,李青山脸上却无丝毫喜sè,他从未低估过任何敌人,付青衿更不是可以低估的存在。猛力向前一步踏出,一道裂纹迅速向前蔓延,乱石堆轰然炸开,其中却不见付青衿的踪影。

    一点青sè流光滑过视线,然后千万点,宛如萤火虫般,汇聚在一起,化为付青衿的模样。

    李青山睁大眼睛,这就是青墟剑的力量?这样岂非立于不败之地?

    付青衿随手将青墟剑抛出,并指如剑,使出最常见的御剑术来,但青墟剑纵横转折,完全消失了剑身,在空中交织出一个粗综复杂的几何图形,笼罩在马陆身上。

    马陆一声痛苦嘶鸣,浑身鲜血飞溅,扭身扑咬。

    付青衿又化作青光四散,在另一个地方汇聚,摸着下巴自语道:“果然是昆类妖怪,生命力非同一般,看来需断头方可。”目光落于马陆头身相连之处,普普通通的举剑,挥剑。

    那是连余紫剑这样的三流剑客,都懂得的招式,在他手中使出,全都变成了无坚不摧的绝杀之势。

    滚滚妖气化作漫天洪水向付青衿冲来,剑势一转,将满天洪水劈开。

    两颗骷髅头呼啸从天而降,上面剩下的所有钢甲尸,一起咆哮着向付青衿扑来,剑气漫化万千青丝,钢甲尸粉身碎骨。

    付青衿忽露讶sè,回身一剑与一柄晶莹骨剑对撞在一起,赞了一声:“好剑法!”那瞬间爆发的剑势剑意,连他都有些吃惊,见到使剑者是一个骷髅,更是惊讶。

    小安隐忍良久,牺牲全部钢甲尸诱敌,倾力一剑刺去,却也只得他三字赞叹。

    剑法变幻,时而轻灵矫捷、时而凝重厚实、时而如羚羊挂角,无从捉摸,小安将从《草字剑书》上学来的剑法,发挥到了极致,撇捺钩横,尽融剑中,再加上每一招都是同归于尽的拼命打法,更添十分威力。

    付青衿也不用御剑术,一手持剑,运转剑法,与小安斗起剑来,想要看一看她的剑法。

    小安进,剑势变幻到极致。付青衿退,横劈竖斩,却能每每挡住小安的剑势。

    顷刻间,二剑交击千次,发出一声奇异绵长的嗡鸣,无数细如牛毛的剑气向地面八方激shè,二人所过之处,漫天扬尘。

    沿途一座较为完整的楼阁,轰然坍塌,被剑气完全破坏结构,被自身的重力压塌。

    小安的白骨剑上出现无数道裂纹,她只攻不守,如果是血肉之躯,此时亦被剑气粉碎。

    李青山向马陆吼道:“快变成原形!”庞大身躯带来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此战绝无胜算,必须得逃。

    但眼前的一切,俱都被幻境覆盖,别说那条地洞,就是连天坑都找不到了,若要逃跑,就只能先冲破幻境,却又谈何容易。

    马陆这一次却没有听他的话,抖动身躯,再一次冲向付青衿。他每一个动作都如惊雷般凶猛,但付青衿凭着诡异的化光之术,这种攻击无论发动多少次都是无用。

    果然,付青衿身体再一次化作流光,在空中一处汇聚,摇头道:“愚钝!”

    小安脱力从空中跌落,被李青山接住,不行,这样是不行的,必须想想办法!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