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八章 豪饮

大圣传 第八章 豪饮

    秋海棠根本不理会巨木人敌意,“你若输了,你知道是什么下场?”

    巨木人低吼一声,无奈转过身来,面对李青山。

    这时候,上百坛美酒被拉了上来,放在一旁。

    不远处,一个香炉上插上一支长长的檀香。

    “以香计时,一个时辰之内,谁饮的多,谁即胜。”秋海棠轻轻一击掌。

    巨木人几乎是扑过去,大手一抓,提起一坛酒来,像是发泄一般,咕嘟嘟的喝了起来,诺大酒坛,对他来说,更像是一个大杯子,顷刻间,一壶酒便见了底,被他丢开一旁。

    单凭这股气势,原本还对李青山抱有侥幸的人,都觉得李青山输定了。

    李青山不慌不忙的走过去,拍开酒坛,张口一吸,宛如长鲸吸水般,一道晶莹的酒柱便落入口中,顷刻间,一坛酒见底。

    他赞了一声:“好酒!”酒香浓郁,酒味凌烈,虽不及灵酒,但也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酒、烈酒,饮入喉中,有一种火辣辣的快意。

    巨木人瞥了他一眼,咕嘟嘟的第三坛酒已经下肚。

    李青山的酒兴,被勾了起来,从青牛教他饮酒那一刻起,他便爱上了这种味道,但来到嘉平城之后,诸事烦扰,竟再不得尽兴一饮,心中颇有遗憾。

    今夜终于可以痛饮一场了。

    李青山旁若无人的坐下来,一手按着酒坛,对秋海棠道:“有酒无肉,总缺了些滋味。”

    韩琼枝惊讶,旁人这种时候,只嫌肚量不够大,他竟还要吃东西。

    秋海棠道:“哼,惺惺作态,给他。”

    片刻间,一个长桌就被抬到李青山面前,正中一只烤全羊,还有一头烤ru猪,周围烧鸡烧鸭水晶肘子,普通人所能想到的一切肉食,一应俱全。

    李青山不拿筷子,直接用手抓起那水晶肘子来咬了一口,香而不腻,入口即化,赞了一声:“好味道!”吴艮说清河名厨汇集于[**]楼中,果然非虚。

    李青山这才正式开始喝,而那巨木人已经第七坛酒下肚了。

    李青山仍没往那边望一眼,自顾自的吃喝起来,与巨木人闷头灌酒不同,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在享受这个过程,一坛酒喝完,就再拿一坛,绝不刻意提高速度,偏生又喝极快。

    一会功夫,几坛酒饮下,而那只烤ru猪已经下肚了。

    原本不太饿的人,看到他这副模样,都不禁咂咂嘴巴,口齿生津。

    韩琼枝问花承赞道:“他能赢吗?”她为花承赞所激,也咬牙在李青山身上下了五百灵石,事后又觉得有点肉痛,五百颗灵石,能买件差一点的上品灵器了。

    花承赞道:“不容易,他开辟了气海,修为要高一些,不过喝的这么快,怕是来不及将酒气炼化,他身材远不及巨木人的高大,就吃着亏。”

    韩琼枝道:“那你还压一千颗灵石,害的我还以为你有自信。”

    “不是我有自信,是他有自信,你觉得他不值一千颗灵石的信任吗?”

    韩琼枝又望向李青山,他将撩开衣襟,露出古铜sè的胸膛,棱角分明脸颊上,带着几分笑意,虽不俊美,却尽显男儿豪迈之气,她看在眼中,也觉得有些心动,一咬牙道:“值!”

    这个男人无论如何,也值得这个数。却见一旁的小安,神sè从始自终,没有任何变化,只是默默的望着他,那是毫无怀疑,毫无保留的信任。

    她依稀明白,李青山为何对她如此维护,哪怕是筑基修士也敢于回击。

    烟灰坍塌下来,一炷香只烧了一半,李青山和巨木人周围,已尽是空酒坛子,百坛美酒竟也被二人饮去了一半。

    酒香四溢,纵然三层楼上,都能嗅的清清楚楚。

    楼上楼下,已然静了下来,炼气士凭一口真气护体,不乏豪饮之辈,但也不可能如此喝酒。

    “天哥,他们好厉害!”

    “不过是两个酒囊饭袋。”白衣少年说着,却有些担心他那一千颗灵石,不过他很快放下心来。

    在那些空坛子中,巨木人饮了三十三坛,李青山只饮二十一坛,仍有十几坛酒的差距。

    但花承赞却注意到,巨木人脸sè已经开始发红,流露出些许醉意,喝酒的速度慢了下来。

    巨木人体内的真气全速运转,消解酒意。此时拼的已经不只是酒了,还有修为。

    李青山脸上醉意更重,但他边吃边喝,饮酒的速度反而越来越快。他没有刻意的用真气或妖气来炼化酒气,因为根本没这个必要。

    他虽然看起来要比巨木人小得多,但他真正的模样,实际上已经突破了五丈,是一个真正的庞然大物了。

    在嘉平城闭关这一段时间,他每天都是大把的丹药吃下去,不管是凝气丸还是聚气丹,俱都被他炼化成妖气,妖身的高度也在飞速增长着,如果他现在化成原形,头上那对儿尖角,说不定能触到天顶。

    如果说这些酒坛子对巨木人相当于大杯子,需要去灌的话。对李青山来说,就是一个个小酒盅,不但不用急,还要细细品味其中的滋味,让酒水完全的在体内溶解开来。如果一边喝一边用妖气炼化,那喝着还有什么意思。

    一炷香烧去三分之二,巨木人又喝下十坛去,李青山却喝下了十四坛,二者只差八坛。

    巨木人黄中透白的肌肤已经变得酡红,站在那里已经开始摇晃,不得不像李青山一样坐下来。

    而李青山始终稳稳的坐在那里,古铜sè的脸庞,倒是不太看得出脸上变sè,但也显见醉意更浓,但他喝的越来越快,那是开始上酒兴的人的喝法。

    所有人都看出来孰优孰劣。

    韩琼枝扳着花承赞的肩膀,激动的道:“说不定能赢!”

    花承赞微笑,这小子果然有一套,差点忘了,他本来就有炼体,边吃边喝虽然占些肚子,但却不容易醉,而且严格的控制着速度,以真气徐徐炼化酒气。

    如果他知道,李青山根本没考虑这么多,只是在品酒中滋味,甚至根本没有炼化酒气,还不知会露出什么表情来。

    凭他千般聪明,也绝想不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大妖怪。

    花承赞的目光与秋海棠相触,花承赞微微欠身,似是表达歉意。秋海棠流露出些许幽怨来,我终不能让你动心吗?

    巨木人看李青山渐渐追了上来,心中大急,更是拿酒猛灌,这样一来,醉意却越发的重了,真气也来不及炼化消融。

    香燃的还剩下一点,只听轰然一声巨响,巨木人倒在地上,手中酒坛在地上跌了个粉碎,半坛酒,漫洒一地。

    李青山站起来,打了个酒嗝,咕嘟嘟将最后一坛酒饮下,环顾左右:“没了吗?”似乎还没有尽兴。

    香俱成灰。

    一片寂静。

    “赢了!”韩琼枝一挥拳头,打破寂静。

    楼上楼下,喧哗渐起,一片吵嚷。巨木人喝酒,竟然会输给一个普通人,却是谁都没有料到。

    不少人大喊,“舞弊!”

    不止有赌整场的胜负,还有赌单场胜负的,许多原想轻松赚个灵石的人,反将自己的辛苦积攒的灵石搭了进去。

    李青山纵声大笑,嘹亮的笑声,将这些非议全部压下,对秋海棠道:“秋门主,这一场可算是我赢了?”酒助yu念,眼神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打量。

    秋海棠道:“且让你先尝个甜头。”

    李青山瞥了一眼醉倒在地的巨木人:“下面恐怕是没法比了。”

    秋海棠寒声道:“还不给我起来!”

    巨木人浑身一颤,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来,凭着一股真气在,酒醒的极快。

    秋海棠从百宝囊中取出一只小鼎来,往场中一抛。

    轰然一声,小鼎在空中变大十倍,变作一只青铜大鼎落在场中,李青山感觉脚下一阵震颤摇晃,此鼎之重,已逾千斤。

    秋海棠道:“古之力士,称之为有抗鼎之力,第二场,即比举此鼎。”

    李青山道:“你是鼎的主人,若是暗中相助,我岂非输的不明不白?”

    秋海棠蹙眉道:“你要怎样?”她倒没存这种心思,”她根本不信,李青山能比巨木人的力气还大。

    巨木人生来体魄就远胜常人,她将他买回来之后,还教他炼体之术,他为了逃跑,可谓是ri夜苦修,一身神力惊人,她不在的时候,唯有用锁链锁住,高级炼气士都难以制服的了他。

    “既然我为公证,这鼎就由我来出好了。”花承赞在说话间,也抛出一只三足大鼎来。

    秋海棠哼了一声,但也信花承赞不会偏帮,将鼎收起,“现在你无话可说了吧!

    李青山走到鼎前,那鼎上灵光闪烁,是一件难得一见的灵器,他伸展长臂,单手抓住鼎耳。

    “蠢货,一只手怎么够!”韩琼枝喊道。

    吴艮更面露嘲笑,对钱容芷道:“这李青山只怕是没见过炼器大鼎,炼器鼎比寻常用铜铁铸造的鼎要重的多,就算是我,单手也举不起来。”

    话音未落,李青山已用单手,将炼器鼎提起,举过头顶,随手抛向巨木人,“该你了。”

    吴艮哑然。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