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十章 怪脾气和硬脾气

大圣传 第十章 怪脾气和硬脾气

    巨木人回过神来,用古怪的音调,向那背影吼道:“我定去!”

    并不只是感念韩铁衣的救命之恩,巨木人纵得zi you,但异人在这方世界,可谓寸步难行,说不定仍得让人擒拿,变成奴隶。

    韩铁衣的步伐也没有丝毫改变,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亦或是早已料算在心,转眼间就消失不见。

    韩琼枝嘟囔了一声:“怪脾气!”

    李青山却在暗暗佩服,韩铁衣行事看似冷硬,不近人情,但却有一种大将之风,能在清河府亿万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兵家首席之人,果非寻常之辈。

    “他就是这样子,你不要见怪。”花承赞将那装着道行丹的锦盒交给李青山,让众法家弟子看着一阵眼红。

    这东西,许多人都是听过见过没吃过,李青山望着这当初弦月给他持的丹药,心头却有些唏嘘。

    这连筑基修士都视若珍宝的道行丹,弦月可是一把把的拿出来,就像他拿凝气丸出来一样容易。

    片刻后,秋海棠也命人将李青山赢的那几千颗灵石送来。

    周围的眼睛就红的越发厉害些,几千颗灵石,无论对什么炼气士来说,都是一笔巨款。

    韩琼枝也跟着赢了不少,看李青山的目光也就越发和顺,曾经那点小小的不快,早就抛到九霄云外,看李青山的神情始终是安之若素的模样,“看不出来,你倒挺有钱的。”

    如果是寻常炼气士,得到一颗道行丹和数千颗灵石的巨款,难免喜形于sè,哪能这样淡然处之。还眼也不眨的将一千颗灵石拿来做赌,就是家族出身的公子小姐,也难有这么大方的。还有这一身奇强的炼体之术,他身上似乎笼罩着一层神秘的光环。

    他在赞叹别人的风范时,别人亦在为他感到赞叹。无论是韩琼枝还是花承赞,甚至是秋海棠,都不再将他当作寻常六层炼气士来看待。

    “韩师姐你莫不是看上青山了吧!”吴艮有些嫉妒的道,韩琼枝在他们这圈子里,也是大姐大似的人物,天资非凡,xing情豪爽,生的又美。挨挨碰碰之间,让不少人起过心思,吴艮便是其中之一。

    但她又极为高傲,不将寻常男子放在眼中,也就跟花承赞亲近些。但有向她示爱,只一句“修为超过我再说”就堵的人说不出话来,渐渐绝了心思,只当大姐对待。但见她向别的男人示好,心中难免还是有些不太痛快。

    其他法家弟子也就跟着起哄,“青山生的如此强健,那方面定然非常了得,难怪韩姐喜欢。”

    韩琼枝却吃不得激,一搂李青山肩膀,“我看这小子比你们这群软蛋强多了。”她虽然身材不低,但跟李青山还有一段差距,这样一搂,倒像是将大半身子倚靠在李青山身上,真有几分情侣模样。

    更反击道:“容芷,你说是不是。”

    “韩师姐说的是。”钱容芷笑道,她已看清,这个圈子里,最不能得罪不是花承赞,而是韩琼枝。

    花承赞虽然心思剔透,但毕竟有着男子尊严,不会随便对她这小女子怎么样。韩琼枝蛮劲儿上来,真会不管不顾的来对付她。

    至于这话会不会让这些男人不爽,那就更不用担心了,男人就是会尊敬让他们不爽的漂亮女人。

    吴艮顿时感到一股强烈的压力,原本他并不将李青山当作对手,李青山无论是容貌家世乃至修为,都跟他有一段不小的差距,谈吐见识更是差得远,不过是个有些天赋和运气的乡下小子,纵然似和钱容芷有些挂碍,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但是现在,他却再无这种自信。

    韩琼枝哈哈一笑:“刚开始看你有些讨厌,现在却有点喜欢了。”拍拍李青山的肩膀:“青山,你到了百家经院,好好修行,若能赶上我的修为,我就给你个机会,如何?”

    她又不是没见过男人,自不可能随随便便就chun心荡漾,至多是对李青山有几分认可和嘉许。这话也更是鼓励居多,并不信李青山真的能在修为上超过她。

    炼气六层与炼气九层虽然只差着三层,但在炼气六层往上,每一层都是一道难关,花费的时间要以年计,十年时间能将奇经八脉全开,就算是不慢了。而凭她的资质,到时候说不定已经是筑基修士了,几乎是毫无可能,也就不存什么念想。

    在修行界,男女之间纵有情意,修为的差距是不可跨越的天堑。凡人世界,或许还有富家小姐跟穷书生私奔的神话,而女xing修士是不可能屈就修为比自己低的男xing修士的,这并非是简单的趋炎附势,筑基修士和炼气士相比,单单寿命就相差都在百年以上。

    李青山咧了咧嘴巴,并不搭腔,韩琼枝虽然容貌身材都没的说,但这xing情他可伺候不了。刁蛮女友什么的,前世已经见过太多了,穿越一次总得换换口味。

    韩琼枝登时恼了,柳眉倒竖,“怎么,你小子还觉得我哪点配不上你?”

    吴艮道:“我看是有自知之明吧!”其他法家弟子也跟着附和,感到嫉妒的可不止是吴艮一人。

    李青山目光一扫,知道今ri之事,已经有些得罪这群人,将来如要好好相处,打好关系,少不得“谦虚低调”四个字。

    李青山展臂将韩琼枝往怀中一搂,低头笑道:“琼枝,那就请你稍待一下。”圆润充满弹xing的酥胸,压在他的胸口,只隔着一层薄薄chun衣,感觉还不错。

    别人愿意和他好好相处,他也愿意和别人好好相处,如果别人不愿意跟他好好相处,那就去他娘的。他来百家经院不是为了低调,他做人行事也不是为了让别人满意的。

    花承赞摇摇头,又来了个硬脾气。这位别说对着韩琼枝,就是第一次见到她,他亦是昂首直视。不过他现在搂的可是头母老虎,随时会有被抓伤的危险。

    众法家弟子都睁大眼睛,没想到李青山竟敢如此轻薄韩琼枝,心中冷笑道:这家伙要倒霉了。

    韩琼枝行事随便,没有太多男女之间的顾及。但若有男人以为可以占到便宜,敢跟她随便,那就要尝尝九层炼气士的厉害。

    韩琼枝早知道他胆子大,但大起胆子来,还是让人吃惊,恼怒的昂起头来,便要发作,却正对上他那黑白分明的眸子,那其中没有一丝犹豫怀疑,更没什么轻薄调笑,唯有绝对的自信。一腔怒火登时就无处发作。

    她不由偏开视线,嗅着他身上散发出的糅合着酒气的气息,她一如饮酒了一般,脸sè已绯红一片,听着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声,她的心跳也没来由的变快了些。

    众法家弟子都抽了一口冷气,如果有带眼睛,真的要大跌眼镜。从未见过凶的像头老虎的韩琼枝,会露出这般模样,这小子何德何能。

    韩琼枝真气一发,挣脱了怀抱,脸sè已恢复自然,笑道:“好,这还像个男人。”

    但所有人都看出她目光闪烁,有些狼狈,韩琼枝吼道:“看什么看?”

    “今ri时辰不早,诸位且散了吧!”花承赞出口为韩琼枝解了围,却也没料到韩琼枝会有如此表现,忽然想起,李青山的外号,可不是就叫什么虎来着,此番可谓是母老虎遇到了公老虎了。

    这时候,楼上楼下的炼气士也大都散去,无论是怒是怨,却都记下了一个名字,李青山。

    巨木人正在茫然不知何往,只听花承赞道:“你叫什么名字。”

    温和的态度让巨木人心中一暖,知道这是那位恩人的朋友,答道:“木魁。”

    “木魁,你也跟我来吧,后天我送你去百家经院。”既然是韩铁衣看重的人,他自要代为照料一二,让一个异人在街上乱走,还不知要惹出什么麻烦。

    在凡人眼中,异人都是怪异凶暴之物,或者说,修行者的感官也差不多。说来讽刺,比起奇形怪状的妖魔,很多人更恐惧厌恶这些似人而非人的“怪物”。

    木魁点点头,远远吊在众人后面,特别是和李青山保持着安全距离。李青山掷那一鼎,差点要了他的命。

    吴艮有些厌恶的往后瞥了一眼:“花哥,真的要带上他,韩哥也不知怎么想的,异人的天赋再高,也只是异人,跟咱们可是有世仇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背后捅刀子。”

    花承赞不置可否:“他有他的想法,巨木人族xing情和顺,不喜争杀,咱们当年与异人作战,主要是跟吞火人族、羽人族这些异人,巨木人族也分为许多族群……”

    他随口介绍着巨木人族的习xing,生活方式,如数家珍,展现出广博的见识来,让众法家弟子一阵赞叹。

    木魁听着花承赞说起远在南方深山中的家乡,却是黯然神伤,几yu垂泪。

    忽然觉一个身影靠近,抬头只见正是那李青山,心中不由一惊,提高jing惕,却看到一张极灿烂的笑容。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