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十一章 九成十成

大圣传 第十一章 九成十成

    李青山从抱了韩琼枝之后,便知同这群法家jing英弟子和不到一块去,也不和他们凑在一块,故意落在后面,他对巨木人本就很感兴趣,不过在赌斗之中,不能分心他想。

    此刻赌斗已经结束,听花承赞的介绍,越发按捺不住,天下间竟有这般奇异的人类?而且还不止这一种,还有什么吞火人族,羽人族,不知都是什么模样?

    踏遍天下九州,阅尽世间美景奇景,也是他一庄誓愿。

    “你们巨木人族都姓木吗?”

    木魁僵硬的点点头。

    “你家乡在哪?”

    木魁绷紧嘴巴,jing惕之极。难道他还想打自己族人的主意?

    “好吧,换个问题,你家乡还有其他异人吗?”

    木魁更不回答。

    李青山忽然伸出手来,木魁几乎下意识的要反击,但李青山却只是敲敲他那具有木头质地皮肤,“果然不是木头。”

    “当然!”木魁用古怪音调答道,有些哭笑不得,方才那凶悍如虎的男人,现在就像是个好奇的孩子,但却并无恶意与歧视。

    李青山道:“有朝一ri,我定要到你家乡去瞧瞧,不管你同不同意。”一大堆高高的巨木人,想想就觉得十分有趣。

    木魁道:“你若没有坏心,我可以带你去。”不过家乡,那是何等遥远啊!

    这时候,秋海棠忽然出现,挡在李青山面前,李青山与木魁都是一惊,几乎忍不住要立刻出手了,对上这同一个大敌,先前的桎梏,自然消解。

    花承赞道:“海棠!”

    李青山道:“看来是天不从人愿,不想再见,却又再见。”

    秋海棠不理会他,目光又落在小安身上:“这孩子跟着你,只会平白浪费一身绝好天赋,只要你点点头,[**]门的资源都可以为她所用,[**]门未来掌门,我都可以许给她。”

    众人都是一惊,这许诺未免太重了,秋海棠虽然今ri失策输了一阵,但[**]门在清河府仍是一等一的门派。所拥有的资源,虽然不及儒家、法家这些大家,但若比乐家、医家这些小家,还要更胜一筹。

    最重要的是,百家的资源,不是无偿给予弟子的,需要弟子完成种种任务,甚至相互竞争,最终仍是许多人分配。

    就连花承赞平ri从法家中得到的资源,只怕都比不上[**]门这一句承诺。那是一个门派愿意倾注所有力量来培养一人的姿态,只要是炼气士就要心动。

    花承赞也露出讶sè,这国sè天香相对[**]门真的如此重要?

    又将小安审视一番,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个极俊秀的孩子,属于那种一眼就可看出具有炼气资质的类型,但是这个资质到底好到何种程度,谁也说不准,只有等到检测之后方知。

    而且说实话,他并不太喜欢这孩子,因为这孩子实在不像个孩子,不但没有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活泼伶俐,有时候看人的目光竟会让他觉得发寒。

    对这巨大诱惑,李青山只是一笑,摸摸小安的脑袋:“她的天赋在何处,我比你清楚,你能给的资源,我亦能十倍百倍给她。”

    这话说的,连花承赞都觉得狂妄,一人之力怎及得上一个有千百年积淀的门派。岂知李青山现在身上所拥有的各种资源,就已不下于小门派,只是小安需要的并不是这种资源。

    “而且纵然浪费一身天赋,也胜过去做……”他按住话头不说,没有女人会想听到他接下来的评价,他也不想用这话去挑衅一个筑基修士。

    秋海棠脸上怒sè一现,接下来的话也不再出口,瞪了花承赞一眼,拂袖而去,“等你问问清楚,再来说话吧!”

    李青山有些惊讶,看秋海棠这副模样,不像是被刺到了痛处,倒像是被人冤枉了似的。

    韩琼枝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出了[**]楼,众人拱手作别,纷纷散去。

    李青山正要到去鹰狼卫去住一晚,被花承赞拉住,“在那里住,多有不便,随我到府中去吧,我有些话同你说。”

    “好。”李青山立刻答应,他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今ri他能在秋海棠面前如此硬气,还赢得了一颗道行丹与几千颗灵石,更得到了不再找麻烦的承诺,可是说全赖花承赞帮忙。

    将灯火辉煌的[**]楼抛在身后,踏入黑暗的街道中,两旁形态各异的巨大建筑,宛如一头头巨兽,仅剩下的几点灯光,便如巨兽睁开的眼眸。

    吴艮与钱容芷同路,在[**]楼外分别之时,在其他师兄弟促狭的目光中,他显的十分自信,他本来就是一个很自信的人,无论对于修行还是女人。

    他有自信的本钱,凭他的天赋身份,到这个年纪,也可称得上是阅女无数,原以为对她也是手到擒来。

    但当周围只剩下他们二人,这股自信忽然荡然无存,那张沉思的侧脸,越发让他觉得无从掌握。

    心头有无数个疑问,她同那李青山是什么关系,秋海棠为何认得她?但话到嘴边,却又不敢问了,心思简直像是回到了情窦初开的少年时光。

    钱容芷忽然站定脚步,向他展演一笑,令他心驰摇曳,却听她道:“我还有些事去做,吴师兄,你先回去吧!”然后不等他回答,就转身而去。

    若是别的女子敢如此对他,他就破口大骂了,但此刻他愕然站在原地,竟说不出话来,目送她消失在黑暗中。

    钱容芷仰起头,灯火辉煌的[**]楼倒影在她的眼眸中,显出决然,这一赌,有九成把握。

    “你还敢回来?”耳畔忽然想起秋海棠的声音。

    钱容芷微微一笑,十成。

    ……

    在那声音的引领下,她沿着曲折回环的道路前行,一路上都没有碰到什么人,终来到一座朱户前,轻轻叩门。

    “进来。”秋海棠的声音从门中传来,门扉自动分开两边,房中悬垂着道道纱幕,随着夜风拂动,飘渺而妖冶,在重重帘幕之后,隐约可见一个妖娆身影横卧榻上。

    门扉轰然关闭,钱容芷向后瞥了一眼,走向重重纱幕。

    忽然间,纱幕像是活了过来,如蛇一般,将她缠绕起来。

    她也不反抗,终于看清帘幕后的身影,却只看到一双迷幻的双眸,立刻神智昏乱。

    秋海棠对双目茫然的钱容芷道:“现在,我问一句,你答一句。”

    “是。”钱容芷木然道。

    “你所修行的《[**]诀》是从哪里来的。”

    “魏英杰。”

    “果然不出我所料,如非吞元术,凭你的资质,怎可能修的如此之快。”秋海棠轻哼一声,她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钱容芷身上的变化。

    但那时候她的心思全在拥有国sè天香相的小安身上,纵然是对付李青山,都是为了这个目的。便没有立刻发作,反正要对付区区一个钱容芷,还不简单。

    事实也确实如此。

    “是谁杀了魏英杰?”

    “是我。”

    秋海棠脸sè一沉:“没有人知道你来这里吧!”

    “没有。”

    “那就死吧!”纤纤玉指,狠狠抓向钱容芷的天灵盖。

    ……

    “魏副门主,您回来了。”[**]楼中,一个女弟子小心翼翼的行礼,她很少见魏副门主的脸sè那么难看。

    好在魏中元根本不理会她,风驰而过,让她松了口气,但一眨眼间,魏中元又回到她的面前,抓住他的肩膀道:“秋门主呢?”

    得到答案后,魏中元将她丢开一旁,兀自去寻秋海棠。

    魏中元在嘉平城失去了李青山踪迹,正在暴怒的时候,有亲信弟子用一张高级传讯符,通知了他,“李青山来了。”

    他连夜赶回清河府,一回到[**]楼中,便从弟子口中知道了全部事情的经过,那李青山不但出现在[**]楼中,还将嚣张的赢走了一颗道行丹与几千颗灵石,这让他如何忍得了,登时怒火填膺。

    [**]门还没被人这么欺负过,他魏中元也没被人这么戏耍过!

    几乎是直接闯进秋海棠的修行处,面对秋海棠不悦的目光,才忽的省得自己的身份,行了一礼:“魏中元见过门主,若有失礼之处,请门主海涵。”

    门主与副门主之间,虽只差一个字,却是天壤之别。筑基与炼气十层之间虽只隔着一层,却是天堑。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秋海棠冷淡的道。

    魏中元怒道:“李青山如此狂妄,更与英杰之死大有牵连,是我[**]门的死敌,门主真要为了那姓花的放过他?”

    秋海棠道:“那姓花的是赤狼统领,上次让你们任意行事,已经惹恼了他。此事我认赌服输,你也勿需多言,我倦了。”

    魏中元的心思登时凉了,咬了咬牙,“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行退下了。”最后狠狠打量了秋海棠一下,目中透出yinyu和贪婪,待到我修到筑基境界,再让你好看。对于李青山,他是绝不会放过的。

    魏中元走后,一个身影从屏风后走出,赫然正是钱容芷,她盈盈向秋海棠行了一礼:“魏副门主因丧子之痛,心思已乱,更难突破这一道关卡了,师傅。”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