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十五章 再见故人

大圣传 第十五章 再见故人

    区区炼气六层御使的飞剑,根本不被魏中元放在眼中,就连他的护体真气都穿不破。

    是以他根本看也不看清溪剑,抬手放出一道光柱,轰向飞剑来处。

    轰的一声,乱石飞shè,巨木倾折,却不见李青山的踪影。

    魏中元眉头大皱,李青山的隐气之术,比他想象的还要高明。

    李青山抱着小安站在不远处,身上点尘不染,手掐剑诀,一引一指。

    清溪剑无声无息的切开空气,以更快的速度刺魏中元咽喉。

    叮的一声,刺在护体真气上,不能寸进。

    “不自量力!”魏中元不屑的道,伸手擒向清溪剑,只要抓住飞剑,便可通过剑上的气息找到李青山的存在。

    清溪剑忽如水波一般震荡起来,一点一点钻进护体真气中。

    李青山大喜,猛地催动清溪剑,剑光一闪,化作一抹青光,穿透护体真气,从魏中元脸颈旁抹过。

    魏中元摸摸脸颊上一道微不可查的伤痕,心中一阵后怕恼怒,若非及时偏首,几有穿颅之祸。

    李青山也是刚知道,清溪剑原来还有破开护体真气的功效,虽然简简单单朴实无华,但与其快绝的速度配合起来,是一件真正的杀器,不负上品灵器的名头。只是没能将魏中元一举击杀,让他暗道了声可惜。

    不过想用这种手段斩杀一个十层炼气士,未免太过痴心妄想了,他要做的就是用这柄飞剑,将魏中元彻底扰乱激怒,再寻机会下手。

    清溪剑一转,再次激shè而来。

    魏中元再不敢怠慢,施展出一个护体法术,在周身形成一个椭圆形的淡淡光膜,清溪剑刺落其上,果然没办法轻易刺穿。

    如要硬生穿刺,只怕给魏中元擒拿住,来回游走不定,扰乱魏中元的心神,反正魏中元找不到他,有的是时间跟他耗。

    清溪剑幻化一片青影,魏中元渐渐烦躁。

    “明ri煌煌,光耀四方!”

    魏中元双手一合一分,身躯大放光芒,照耀整个山野。

    草木枯黄焦灼,燃烧起来,腾起浓烟滚滚。

    这一招若是用在普通人身上,足以将数千人变成瞎子,将数百人烧死。但对上炼气士的效果,就很是一般了,只是笼罩范围极为广阔。

    魏中元眼光一撇,看到无尽光明中,一个模糊的人影,大袖一扬,手中已多了一柄明光闪闪的三尺长剑,剑名三阳,亦是上品,化作一道白光,电shè而去。

    “糟糕,清溪剑,疾!”李青山轻喝一声。

    铛,一抹青影横切在白光上,同时显出剑身。

    一大一小,两把飞剑缠斗在一团,迸发出一串叮当乱响。

    三阳剑刚猛凌烈,势大力沉,每一次撞击,清溪剑便yu要飞出。

    李青山还是第一次与人比拼飞剑,只是凭着感觉cāo纵,无论经验还是技艺都大大不足,清溪剑被压的节节败退,转眼间三阳剑便压到眼前。

    魏中元眸中杀机暴现,丹田气海中,真气一鼓,三阳剑大放光芒,将清溪剑荡飞十余丈外,猛地削向李青山的双腿,却是下定决心,直接废掉李青山。

    铛铛两声,横飞出两颗白sè念珠,将三阳剑击飞。

    “你竟能御使三件灵器!”魏中元脸sè一变,寻常修行者虽然可以炼化多件灵器为己所用,但真正对敌的时候,却绝不会都拿出来对敌,特别是飞剑类的灵器,更需要专注。否则心神一分,真气一散,反而不如专注于一。

    但击飞三阳剑的那两颗念珠,势大力沉,威力反而在清溪剑之上,让他觉得大为不可思议,万想不到这是一旁看似没有任何法力的小安的手笔。

    李青山哪理会他说什么,身形不退反进,缭风刀斜握在手,利箭便shè向魏中元,潜伏许久,甫一出手,充满了有我无敌的慨然气势。

    魏中元不惊反喜,竟敢靠近,真以为凭着炼体术就能弥补炼气六层和炼气十层的差距吗?却也不敢怠慢,身形凝如山岳,双手向前虚张,白sè真气飞速汇集。

    在李青山身后,小安藏身不动,一手握着白骨剑,一手却捏着一张极品灵符。

    五十步距离,不过顷刻,生死分际,也在这顷刻之间。

    “住手!”天空中传出一声大喝,一只铁盾从天而降,轰然插在魏中元和李青山之间,变作一堵铁墙。

    李青山暗道了一声可惜,在铁墙轻轻一踏,借力反跃,来到空中,清溪剑飞掠至他足下,他踏剑而立,拱手道:“韩师姐,你怎么来了。”

    来者正是韩琼枝,驾驭着一艘飞梭,身后跟着几个熟悉的面孔。

    韩琼枝道:“我是百家经院的执法队的副队长,维护开院试的治安,你们闹出这么大的阵仗,我能不来看看吗?”

    开院试,是各地炼气士汇集的时候,少不得许多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事情发生,亦或是见财起意杀人越货,甚或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百家经院便会安排法家弟子组成执法队,维护纪律。

    正队长自然是花承赞,方才远方光芒一闪,在这大白天的,普通人根本不会察觉,炼气士察觉了也不会在意,他却立刻感觉到不对,暗道失算,急令韩琼枝赶来相助。

    韩琼枝转头面对魏中元,神情顿时肃穆几分:“魏中元,你这是要截杀鹰狼卫吗?”她同魏中元自是相识的,只不过向来不喜欢此人,一大把年纪才炼气十层,也不能让她有丝毫看重,说起话来没有丝毫尊敬。

    魏中元不甘心的收回三阳剑,昂首道:“这是我们的私人恩怨,与鹰狼卫无关。”

    “贵派秋门主已经答应了解与李青山的恩怨,你再要纠缠不休,纵然鹰狼卫饶的过你,秋门主也饶不过你。”韩琼枝虽恼魏中元,但[**]门为清河府数得上的门派,唯有王朴实才有资格下令对付他们的门主。而除非魏中元真正当着他们的面斩杀了李青山,想必王朴实也不愿为了一个玄狼卫与[**]门翻脸。

    说到头来,打铁还需自身硬,鹰狼卫的大旗虽然有些用处,但也绝不是万能的护身符。

    魏中元冷哼一声,收起三阳剑,御风而去,临走前对李青山道:“今ri算你命好,此事不会就这么玩了,你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李青山不耐烦的道:“滚你的蛋吧!”还不知道是谁命好,一个两个的就知道放狠话。

    “你!”魏中元脸sè涨红,瞥了韩琼枝一眼,恨恨而去。

    韩琼枝大摇其头,如果不是从花承赞那里知道他确实来自于一个小山村,还以为他有什么厉害的背景,不过这样总比怂包软蛋强,笑道:“上来,开院试马上就开始了,快走吧!”

    李青山带着小安登上飞梭,兀自低头沉思,每经一战,他必要反省一番,特别是这魏中元还是将来必然要再面对的敌人,正要好好思量。

    行了十余里路,飞梭忽然停住,韩琼枝面沉如水的道:“下去!”

    李青山奇怪道:“怎么了?”

    韩琼枝道:“你不觉得你忘了什么了吗?”

    “忘了什么?”

    韩琼枝咬着牙道:“谢谢!如果不是我,你的小命已经丢在那里了。”枉费她飞速赶来救他,却连个谢字都没有,一般人或许只在心里抱怨一下,她的xing情却是忍不了的。

    李青山恍然笑道:“好吧,谢谢,不过你若不来,我倒有几分把握,将他永远留在这里。”

    几个法家弟子都露出嘲弄的神情,那可是与花承赞等级的十层炼气士,竟然大言不惭的说有机会战胜,真是不自量力。

    方才李青山冲向魏中元的姿态,虽然充满了豪勇之气,但更像是飞蛾扑火,自不量力。

    韩琼枝道:“我不信。”

    “那也谢谢你。”李青山耸耸肩膀,跳下飞梭,驾云继续飞驰,别人对他的帮助,哪怕是一丁点善意,他都会记在心里,但是别人信他或不信他,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他也不在乎,难道要他拿出几张极品灵符或《草字剑书》来解释吗?

    韩琼枝怔了一怔,本待李青山感谢他一番,说几句软话,她就原谅他这小小的失礼,却没想到他如此干脆,咬牙切齿的道:“好你个李青山!”

    飞梭嗖的从云朵旁掠过,韩琼枝冷着脸sè,强忍着不看李青山一眼。

    小安轻声道:“真是个怪人。”

    难得小安也会评价别人,李青山笑着捏捏她的脸蛋:“咱不跟她一般见识。”

    这时候,视线尽头出现一片茫茫烟波,在阳光的照耀下,倒影出粼粼波光。

    李青山微微一笑,终于到了。

    是的,百家经院,就在这一片大泽中。

    湖名龙蛇,取自儒家经典中,“深山大泽,实生龙蛇”之语,更寓意着,入此湖者,或可脱去凡胎,由蛇化龙,踏入无限大道。

    这里便是开端。

    大湖之畔,一片广阔汀洲之上,立身千人,三五成群,或交头接耳,或高谈阔论,极为热闹,正不断的有炼气士从四面八方赶来,李青山腾云而下,也没有引起多少关注。

    穿着黑衣的法家弟子,在周围维持秩序,花承赞站在一片高岗之上,正与几个送自家弟子前来的高等炼气士叙话,看见李青山到来,放下心来,微微颔首,表示脱身不开,一指汀州一角。

    李青山顺着花承赞的所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那里站着数百个孩子,与炼气士们分隔开来。

    百家经院所招收的弟子分为两种,一种就是寻常的炼气士,可能是出身某些小家族,也可能是一些散修,只要不是年纪太大,又肯交学费,基本都可以入得经院学习,可谓兼容并包,泥沙俱下。

    另一种就和寻常门派一样,从各地挑选出来的,拥有天赋却无根基的孩子。这些孩子不会直接进入百家,也不必交学费,但要先修行《先天炼气诀》一段时间,如能凝气成功,扎下根基之后,方可选择百家,若是不成功,便会被遣散回乡。

    李青山拉着小安的手,向那里走去。

    “青山,你终于来了。”一个胖子大叫着扑上来。

    李青山一看,却是叶大川,孩子们自不可能自己走过来,周文宾也不会亲自带队,叶大川却不会放过这回清河府的大好机会。

    “叶大人,好久不见。”

    “刚才驾云那个人是你?哎呀,我都不敢认了,你真的修成了!”叶大川上前,想要拍拍李青山的肩膀,却又不敢,上下打量着李青山,啧啧称奇。谁能想到,当初庆阳城里那个农家小子,竟有腾云驾雾,高来高去那一天。

    “这几个月,我可没少听你的故事,你也太不够意思,发达了就忘了当初了老朋友。”

    李青山笑道:“叶大人的提拔,怎么敢忘?可需要报名吗?”

    “不用,名字我已经录上了,叫小安对不对,等一会儿就有船来接。对了,那两位也在这里,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叫他们过来。”

    那两位?还来不及问,叶大川已穿入人群中,过了一会儿,却带了一群人过来。

    为首之人,是个狮面阔口、威风凛凛的中年男人,向李青山一拱手道:“这位就是李少侠吧,久仰久仰!”明明是六层炼气士,说起话来却有几分江湖气。

    李青山道:“你是?”目光一扫,果然在人群中看到一老一少两个熟悉的人,正是当初和他一起从庆阳城里走出来的,铁拳门严松严护法和号称“卧牛双杰”的李龙。

    严松仍是炼气二层,李龙已从一个三流高手,变成二层炼气士,这将近一年时间,并没有浪费,见到李青山,都有些不敢相认。不到一年时间内,李青山整个人如脱胎换骨了一般,目光沉静,气势沉雄,站在他们铁门主面前,丝毫不落下风。

    严松失声道:“青山,你、你已经是炼气六层了!”他不比叶大川,深知修行不易,他在炼气二层可是生生卡了那么多年,看当初这个没有任何根基,《先天炼气诀》还是跟他学的少年,竟在不到一年时间内,臻至炼气六层,心中百味杂陈。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