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十六章 水月盘

大圣传 第十六章 水月盘

    李青山道:“我也是不久之前才到炼气六层。”

    他乡遇故知,本是极欢喜的一件事,李龙张开口却不知该怎么称呼李青山才好,当初那个谁都不放在眼中的放牛少年,已能与他们门主分庭抗礼,彼此的身份天差地别,再直呼其名,就显得不够尊重。

    “额,这是我们铁拳门总门主,铁战。”说话间还带着几分让李青山熟悉的乡音。

    李青山心思也回到了曾经,卧牛村的潦倒,庆阳城的险恶,曾经庆阳城四大势力之一的铁拳门的总门主,现在就站在眼前,但一个炼气六层在他眼中,却已不算是什么了,既无心交际,也无意得罪,随意应付:

    “原来是铁门主,失敬失敬。”

    铁战道:“卧牛村果然人杰地灵,我见了李龙,已经以为是难得的人才,见了青山兄弟,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前ri你在[**]楼,二赌胜[**],已经在清河府传开了,只可惜我未能亲眼目睹。”

    无论铁拳门势力有多大,只凭二人都是炼气六层,就能平起平坐,再因为李青山年纪较轻,前途不可限量,铁战还得客气着,好生结交一番。

    “贵派弟子也要参加入院试吗?”李青山一望向李龙。

    李龙脸sè一黯,低下头来,别说铁拳门不肯答应,纵然是肯答应,他又哪来的灵石交入院的费用呢?那可是足足一百颗灵石,他在铁拳门中表现不凡,偶尔也得几颗灵石,但用来买各种丹药都嫌不够用,哪攒的下来。真到了攒出来那一天,年纪不知多大,错过了修行的最佳时期,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是犬子,以后还要请兄弟你多多照顾。”铁战转开话题,环顾左右道:“那小子呢?我不是让你叫他吗?”

    铁拳门辛苦培养的弟子,怎肯花费巨资,拱手送到百家经院去。一旦开阔了眼界,提高了修为,谁还肯再回铁拳门当差,就怕真的再回来,也是来夺铁拳门的基业的。

    “少门主说是有事。”严松尴尬的道。

    “还不快让他过来!”

    李青山略一思量,便知其中就里,沉吟起来。

    不一会儿功夫,严松带了一个方面阔耳,和铁战有几分相似的青年过来,满脸不耐烦的道:“有什么事,我正忙着呢!”他正忙着和几个漂亮女修攀谈,哪有心思见男人。

    “逆子,还不给李大哥行礼?”

    “哪个李大哥,不会是李龙那小子吧!”那年轻人笑了一声,见无人应和,来到铁战身旁,看见李青山,陡然一惊:“你是李青山!”

    前夜他也在[**]楼上戏耍,对于眼前这位,可谓印象深刻,顿时恭敬起来,“小弟拜见大哥,以后还望大哥多多照应,有什么事,需要小弟帮忙,决不推辞。”浑然不顾李青山比他的年纪还要小的事实,自称小弟,谦恭到了极点。

    铁战满意点点头,这小子虽然有些不务正业,但总算没白跟着他见了这些世面。

    李青山道:“公子一看便是聪明睿智之辈,前途不可限量。但到了百家经院中,缺人侍候,不若让李龙去给他做个伴读,也不需要铁门主花费什么,学费我先给他垫出来,门主以为如何?”

    “埋骨何须桑葚地,人生何处不青山”,他既已决定再不回返家乡,眼前的李龙,只怕就是今生所能见到的最后一位同乡。入院的一百颗灵石,对他来说已不算什么,举手之劳,何吝一助。

    李龙闻言大喜,万分感激的望了一眼李青山,又紧张的望着铁战。

    铁战迟疑了一下,也笑道:“那好吧,兄弟仁义,要照顾同乡,是李龙的福气,也是我们铁拳门的福气,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会不答应,若非铁拳门最近有些灵石周转有些困难,哪用你破费。”看这李青山也是个念旧情的人,以后还要让那混小子对李龙客气些。

    “那就多谢门主。”李青山从百宝囊中取出一百颗灵石给李龙。

    那铁拳门少门主,勾着李龙的脖子道:“阿龙,你发达了!”不等铁战提醒,已然热乎客气了几分。

    李龙心知这都是因为眼前这少年的缘故,感激的道:“青山,这笔灵石,我一定还给你。”他了解的十分清楚,百家经院中,会发布各种各样的任务,让弟子又赚取灵石的机会,这一百颗灵石,并非不能赚到,最难的便是这一道门槛,一旦跨过去,便有无限机会。

    李青山道:“要还就还两百颗吧!”

    李龙一怔,少门主心里嘀咕,这还是高利贷不成,真看不出来,果然是老乡见老乡,背后捅一枪。

    却听李青山接着道:“待到你不将这百颗灵石放在眼中的那一天。”

    “嗯!”李龙重重点头。

    叶大川道:“真是可喜可贺,你们以后就是同窗了!”

    李青山微微而笑,本着同乡之谊,他所能帮的也就这么多了,接下来就看各自修行了。

    这时候,烟波之上,数艘大船劈波斩浪而来。

    汀洲上一阵sāo动,所有人都不由停止了言语,昂起头来,其中最显眼的,莫过于巨木人木魁。

    花承露与余紫剑就站在不远处,他们身边也自围绕着一群少男少女,对于只有数面之缘的李青山,并未太放在心上,也没来可以寻找。

    反倒是钱容芷目光不断在人群中搜寻,她跟一群法家的执法弟子站在一块,已然听说了李青山和魏中元斗了一场,还说有几分把握斩杀魏中元。

    这话在法家弟子们看来,是不自量力的笑话,死鸭子嘴硬。但她却不这么认为,她认为李青山有十成把握能干掉魏中元,关键是怎么让李青山将活的魏中元交给她呢?

    “容芷,你认识这小子较早,这小子一直都是这么爱说大话吗?”韩琼枝现在还觉得气愤,注意到钱容芷的目光,又生出些怒气来。

    钱容芷道:“韩师姐,我同他交际不多,除非他有一张极品灵符,否则绝不可能是十层炼气士的对手。”

    韩琼枝灵光一闪,喃喃道:“是这样吗?”极品灵符相当于筑基修士一击,如果他真的有一张,还真有点机会,当然,只是一丁点。

    “跟我来!”她顿时耐不住xing子,拉着钱容芷,硬生穿过人群,来到李青山的面前,抓住他的肩膀:“说,你是不是有一张极品灵符?”

    “韩大人!”铁战吃了一惊,韩大小姐在清河府可是大大的有名,那风风火火的xing情,可让不少人吃过苦头,没想到李青山竟还与她相熟。

    “怪人。”一直安安静静呆在一旁的小安,无声无息的念了一声,可不是!钱容芷冲小安使了个眼sè,小安粲然一笑,似有默契。

    李青山都觉得韩琼枝的xing格有点怪,说道:“附耳过来。”

    韩琼枝忙伸着头,只听李青山在她耳畔轻轻道:“有几张。”

    韩琼枝露出惊讶之sè,“你也附耳过来!”

    李青山无奈摇头,附耳过去,听她轻声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信不信由你。”

    韩琼枝笑道:“看来倒真是我碍了你的事了了,好,我原谅你了,刚才将你赶下飞梭算我不对,不过我是一片好心,你还得谢谢我,咱们扯平了。”

    “随你。”

    韩琼枝了了心结,心气大顺,见四周一片异样目光,方察觉方才二人在光天化ri之下交头接耳的情形有些暧昧,吼了一声:“看什么看,都给我滚!”

    又瞪了李青山的一眼,你不想让人听到,传音入密就好,何必那样,分明是没安好心,哼了一声,顿足而去。钱容芷冲小安点点头,也跟了上去,等到了百家有的是时间筹谋,魏中元没死算是她命好。

    李青山与小安相视一眼,真是个怪人。

    这时候,大船驶到了汀洲之侧,一艘大船放下走板,上面一个颧骨奇高,面容刻薄的女教习喊道:“所有蒙童都到这里来。”

    李青山拱手告辞,招呼了一声叶大川,拉起小安的手,向大船那边挤去。

    周围尽是些孩子喧喧嚷嚷,但却没有一人哭闹,在各自领队的带领下,有序的一一登上大船,能被推荐来的平民子弟,不但要有炼气士的天资,心xing也得过关。

    “上去吧,等一下再见,如果有什么事,就用这个。”

    小安将要上船的时候,李青山蹲下来,摸摸小安的脑袋,将一枚玉扳指交给小安,用线穿好了,给她带在脖子上,然后摇摇大拇哥,展示上面的另一枚玉扳指。

    这一对儿玉扳指,也是李青山从那上千个百宝囊中找到的一件有趣的灵器,二者是一对儿,具有传音的功效。

    看着小安跟那些大大小小的孩子一起,排队走到大船之上,李青山轻吐一口气,心情颇似送孩子上学的父母。

    片刻间,四周空落下来,大船收起走板,重新,消失在烟波之中。

    汀洲已看不见,小安才收回目光。

    孩子们都忍不住满脸兴奋之sè,很多人都还是第一次坐这么大的船,如非船首处那女教习的严厉目光,他们已忍不住要跑跳笑闹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

    一个十一二岁的大胖小子趾高气扬的问小安道,身上穿着绫罗绸缎,身旁还跟着一群“小弟”,他们都是从一个地方来的,这胖小子家里有钱,生的又高又胖,便成了孩子头。

    小安不答。

    “这扳指不错,给我看看!”胖小子一看小安胸前挂的扳指,立刻伸出胖手去拿,他从小到大,想要什么,从来就是如此。

    小安退后一步,将扳指塞进衣服里,胖小子抓了个空。

    “敢不听我的。”胖小子一瞪眼睛,竟透出些许戾气来,直接抓向小安的头发,在家里,那些丫鬟们都怕他这一招,每次都得哭求一番,他才肯放手。

    哼,扯你一缕头发下来,看你还敢如此不将他放在眼里。

    小安一拳挥出,忽然想起这并非要杀死的敌人,又收了绝大部分力气。

    砰的一声,胖小子立刻飞了出去,撞倒了身后一群小弟,放声大哭,被他撞到的孩子,也跟着哭了起来。

    “都不许哭!出了什么事?”那女教习立刻走上来。

    “她打我。”胖小子捂着脸庞,里面牙齿掉了好几颗。

    女教习皱眉道:“是你打的他吗?”

    小安沉默不语,除非跟李青山,她跟别人是没有那么多话说的,将这船上的人都化为火焰,倒更合乎她的心意。

    胖小子委屈的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她了,她就打我,我的牙都掉了。”

    女教习心头一恼,手指点向小安的额头,“你说,你为什么打她?”

    小安猛地抬起头,jing致的面庞上镶嵌着一对儿黑珍珠般的眸子。

    女教习望着那漆黑幽深的眼眸,没来由心中一颤,手指就点不下去,难不成这孩子有什么厉害的背景,转瞬摇头,出身世家的子弟,基本都会从小炼气,等到有一定根基之后,再入百家,唯有从平民中挑选的子弟,才会在这艘船上。

    于是心头更恼:“你连我也想打吗?”抬起手来,正要抽下去,忽然想起,今ri开院试,说不定家主们正在看着这里。

    遂放下手,眼神一转:“你不许动。”又对那胖小子道:“起来,她打你,你就打回来。”

    胖小子抹着眼泪站起来,得到教习的赞同,脸上很痛,心中却得意,若是一般孩子,怕还下不去手,他直接奋力一拳打下去,还没来得及高兴,肚子一阵剧痛,人又飞了出去,直接晕倒在地,好在这次,他那群小弟都知趣躲开,没有再被撞到。

    只是有两个哭的越发厉害,“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女教习本时刻注意着小安,防止她闪避,但小安飞起一脚,又快又隐蔽,她竟没反应过来,不禁勃然大怒,破口大骂:“像你这种没规矩的小畜生,也想炼气修行,我看是没门,一到岸上,便让你滚回家去……”

    狠狠回到船头,她现在当然没权利让大船掉头,但到了百家经院,有的是办法收拾这种不听话的孩子。

    百家经院,一间静室中。

    室内帘幕低垂,一片灰暗,隐约可见十几个身影,分列诸席。

    各家家主,汇聚一堂。无言之间所散发出的气息,足以让任何炼气士感到胆战心惊,他们的意志,即决定了这三千里清河府的一切。

    室中心处,放着着一个诺大玉盘,盘上绘刻着jing美的符文,此盘名为水月盘,是一件异宝,能明察百里之地。

    真正的考试,早已经开始了,每个人的表现,俱落在各家家主的眼中。

    此时,水月盘中水波荡漾,浮现出清晰的画面。

    此刻所照见的,正是大船之上。

    无论那女教习如何辱骂威胁,小安的脸上始终平静的没有一丝表情,将那张牙舞爪的女教习当作空气一般。

    “这就是那个秋海棠想要的孩子?果然有些不同。”一个头戴方巾,做儒生打扮的男子道,他面容清秀,看起来只在三十岁上下,但实际上已有八十岁高龄,正是叶大川的妹夫,清河府的知府大人,儒家的家主柳长卿。前夜[**]楼中发生的事,自不可能瞒过他的耳目。

    “这女娃娃宠辱不惊,这份心xing倒是难得。”一个手持念珠的光头和尚颔首道。

    “长卿,这接引者是谁挑出来的?xing情如此严苛急躁,不分青红皂白,让这些孩子一入百家,就先生出不好的印象。”一个头戴高官,身穿麻衣,清矍老者老者道。

    “如是xing情太温和,怎么管束这么多毛孩子,而且此事只怪她不肯出口解释,否则教习也不会误会是她的错,吃点苦头,又怪得了谁。至于那小胖子,立刻黜出经院,小小年纪便会挟众强抢,颠倒黑白,炼了气却还了得?”赤鹰统领,法家家主,王朴实赫然开口。

    柳长卿道:“既然如此,那就照此办理吧!”帘幕之外,立刻有人影起身离去,众多教习在外守候,保证他们的命令,随时得到实施。

    “我们还是来看看带她来的人吧!”水月盘上画面一转,照出了李青山,他正同其他人一起排队登船。

    李青山忽有所觉,旁顾左右,好像有人在看着他?

    身后有人催促道:“快点!”

    李青山便向前走去,来到一个笑呵呵的教习面前,拿出准备好的一百颗灵石来,那教习将灵石收入百宝囊中,喊道:“又来一位!”

    像是在做生意,不过李青山估算过,这次开院,百家经院的收入,只怕能够接近十万颗灵石。

    而且这还是刚刚起步罢了,百家经院的收费方式很是特别,第一年都是一百颗灵石,如果第二年修为没有提高一层,所交纳的灵石数目就得翻一倍,变成二百。

    李青山通过前世的简单数学知识知道,如果再翻上几次,那就不是任何炼气士能够承担的了,是以想入百家经院容易,那么多家,总有一家愿意收留。但想留在百家经院却很难,修为高的提高不容易,反而要吃点亏。

    ps:更新没有如想象中那般顺利,或许你也许体会过这种感觉,越是想做好一件事的时候,越是害怕做不好,而感觉到艰难,刚好这段情节又是最难写的过渡章节,所以真是煞费苦心。

    别以为我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花天酒地,吃喝piáo赌。不知别的作者怎么样,我码字码不出来的时候,真是比便秘还痛苦,干什么都安不下心来,作为一个没车没房没女人的三无男,除了码字这件事外,似乎也没什么正经事好干,我也想多码点多赚点钱啊!好在现在差不多已经熬过这个最艰难的过程,接下来的更新,应当能慢慢稳定下来。

    本来是不想解释那么多的,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讲故事。忽然想起自己职业就是这个,那就解释解释吧!

    你们理解,我就感谢你们理解,你们不理解,我也理解你们不理解,总之是互相理解,理解万岁。今天是双倍月票最后一天了,你们理解不理解!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