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十九章 天脉奇才

大圣传 第十九章 天脉奇才

    女教习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但眼前俊美之极却面无表情的孩子,分明是炼气三层。

    其他教习也被惊动走看过来,看到小安,也像是看到怪物一样,充满了不可思议。

    根据百家经院的规则,蒙童超过三月感受不到气感,就会被逐出,即便是感受到了,也要呆满三个月,学一些基本的东西,不得与外界接触。

    小安本不想展露太多奇特之处,但一想到三月不能见他,心中就感到一阵焦灼,那是比烈火焚身更加难以忍受的,思念。

    于是只有这一个办法,将《先天凝气决》修满,将修为推到炼气三层,这对她来说,并非难事。

    女教习尖叫道:“这不可能,一定是她事先隐藏了修为。”

    百家经院的历史上,在三个月内,将《先天凝气决》修满的天才是存在的,但她用了多久,一个时辰?

    几个教习点点头,这是最合乎逻辑的解释了,三个月时间之后,修为最高的那个孩子,将得到一份贵重的奖励。她手上既然能有那种昂贵的传音扳指,有隐藏气息的灵器,也不奇怪,她背后那人想用这种办法来骗到奖励,却没想到孩子的心思如此简单。

    女教习叫道:“真是卑鄙,我说她踢那小子,怎么能瞒过我的眼睛,这种小骗子,应该严加惩罚,立刻逐出百家。”

    广阔大殿喧闹起来,那些本就好动的孩子,正打坐打的十分不耐,有这热闹看,都纷纷睁开好奇的眼睛,相互议论着,甚至慢慢围上来。

    唯有小安安静如初,但眉宇间罕见的出现一丝焦灼,说了一声“我要走了。”迈步就向殿外走去。

    “哪里逃!”女教习满脸厉sè的伸出手去,带起凌烈劲风,要叫她狠狠吃个苦头。

    小安回眸,握起拳头。

    “住手!”一个胖老者几步迈过来,抓住那女教习的手。

    女教习道:“教授,她……”

    “不用说了,我都听到了。”

    在百家经院之中,教习都是由那些交不起学费,还想在百家经院中呆下去的弟子担任,修为并不见得就比各家弟子高,像这女教习,也只是刚刚跨过炼气六层的大关而已。

    而教授则相当于高等的教习,修为则要高的多,这胖老者便是炼气九层,管着这这座岛上的所有的教习,教育这些新进的蒙童。

    胖老者面容慈和,看她对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下如此重手,心中大是不以为然,“此事还需各位家主来处置!”然后对小安和颜悦sè的道:“小姑娘,能不能把你的手给我?”

    小安点点头,松开拳头,抬起手来。

    胖老者用三根手指,捻住她纤细的手腕,将一股真气注入其中,他的脸sè先是疑惑,紧接着就变成震惊,“这……这是……”

    女教习道:“不过是个小骗子!”

    胖老者喝道:“住口!”

    女教习吓得浑身一颤,其他教习也很少见到这位如此疾言厉sè,大是诧异,不知他发现了什么。

    胖老者不管他们的疑惑,从腰间解下玉牌,注入真气。

    柳长卿正与人争执楚天当属谁家,腰间玉牌一闪,他拿起来,轻轻一点,其中便传出胖老者有些干涩的声音:“家主,有个孩子已经修至炼气三层?”

    柳长卿皱了皱眉头:“你在说笑。”

    “没有。”

    “看来是隐藏了修为!”柳长卿心念一转,便得出这个最为合理的结果,不过这么小的年纪就能修到炼气三层,也是难得,虽然存心不良,但其才可惜,责罚一番便是了。

    正要命那胖老者将那孩子带来,却听那胖老者道:“也不是。”

    坐在这里的哪个不是耳聪目明之辈,纷纷停下争执,将视线投向柳长卿。

    柳长卿不耐的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家主,我觉得是……天脉奇才!”胖老者吞了口吐沫,似乎自己都不太相信。

    柳长卿怔了一怔,想要捂住玉牌,却已经来不及了,各家家主的眼睛,像是狼一样发着光。

    柳长卿只得继续问道:“你确定?”

    所有家主都竖起耳朵来,又是兴奋期待,又有些怀疑,天脉奇才,谁都听过,但谁都没见过,其罕见程度比纯阳之体,五行之体,有过之而无不及。

    “奇经八脉,十二正经,诸窍百穴,无一不通。”胖老者说了十六个字,是对天脉奇才的最完整概括。

    邋遢道人立刻夺过水月盘的cāo纵权,画面一转,显示出一个小岛,然后小岛急速变大,扑面而来,穿过金黄sè的屋檐,落在了胖老者的身上,他的表情严肃而庄重,画面立刻转到他身旁的小安身上,失声道:“原来是她。”

    于是再也不存怀疑,水月盘刚刚才照过她,那时候她确确实实没有任何炼气的气息。没有任何隐藏气息的灵器,能瞒过他们这一群筑基修士的眼睛,就算是有这样的灵器,也不是一个炼气三层的小孩子能够cāo纵的。

    真的是天脉奇才!

    所有人的表情都变了。天脉奇才,天生经脉畅通,真气运行,不受阻碍,修到炼气十层,易如反掌。或者说其体质就像是一个失去了浑身真气的十层炼气士,只要再将真气注入其中即可。

    世界上绝大部分修士,都被终身困在炼气士境界,哪怕是纯阳之体和五行之体,也要花费许多心思,才能突破一道道瓶颈,一步步走上去。但天脉奇才是不存在这种担忧的,其从一开始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跨越筑基境界。

    如果说纯阳之体比较适合儒释道三家,五行之体适应的范围虽广,但至少yin阳家还不感冒。但天脉奇才,却不会有任何一个门派或者家门不感兴趣。再与世无争的家主,也要撸起袖子,准备争一争了,争到手就至少是个筑基修士。

    终于明白为何秋海棠能许下那样的诺了,她值得任何一个门派,一个家门,用全部资源来支持。

    柳长卿道:“你立刻带她来争鸣岛,检测yin阳五行!”

    “是!”

    “还有,那个叫什么来着的女的,她不适合继续教导蒙童,让她回争鸣岛面壁思过!”

    这一次,连王朴实都十分赞同,什么腌臜女人,天脉奇才是你能冤枉的吗?

    忽然心念一转,暗骂柳长卿狡猾,故意说得这么大声,分明是要卖那孩子的好,不行,这事我得让小花去跟李青山说道说道,能不能晋升赤狼,就看这次的表现了。

    “大人,大人!”玉牌中传出那女教习的惊呼,从水月盘中望去,她在听到柳长卿的话之后,脸sè瞬间惨白。

    只是小安依旧面无表情,让柳长卿有些失望,忽然抬头望向王朴实,目光隐约交锋,各家家主看着别人,目光都是不善。

    当当当,三声脆响。

    房间角落里,一个满身土气的老汉,用烟袋锅在地板上敲了三下,顿出烟灰。

    老汉的沟壑纵横的老脸,像是被烟熏过一样焦黄,穿着白褂子,半蹲半坐在席上,像是种了一辈子地的老农,显得极不协调,陡然间目光一转,其中闪现的灵光与睿智,才显现出其真正的身份,农家家主。

    他在这里年岁最大,大到没有人知道他具体是多少岁,所有人都敬他三分,哪怕是那邋遢道人都不例外,其本来名字早已没人知道,只知其本姓黄,自号“黄土翁”。

    “诸位,都定定神,一个天脉奇才罢了,看把你们惊的,失了一家之主的仪度。”黄土翁说着,又添上烟叶,火光一明一暗,香味弥漫开来。

    无论是见到余紫剑还是楚天,他都没出一言争执,人世沧桑,是非变幻,他似已看惯看淡。

    “您老见过?”柳长卿恭敬的道。

    “两百多年前,是曾见过一个。”

    “现在呢?”

    各位家主都竖起耳朵,就连最为冷峻的韩安军,也不由凝神倾听,当初的天脉奇才,两百年后又走到了哪一步呢?肯定不止是筑基,但若是更高,那就不会是默默无名之辈,却又似乎没听过这号人物。

    黄土翁吐了一口烟云道:“现在,我坐在这,他已经入土百年了。”他没有再细说什么,一个无名死者不值得细说,无论他当初是怎样的天才。

    家主们却都觉得恍然,天赋好并不意味着就能走得远,特别是王朴实感慨良多,当初和他同年的炼气士,比他天赋好的,十只手都数不过来,但是最终他走到了这一步。

    都不由感叹姜还是老的辣,老而弥坚。

    水月盘仍锁定在小安身上,他们也仍会争取,但心思却定了下来。

    终于检测完了最后一名炼气士,几个教习打了个哈欠,准备带着炼气士们去吃饭。

    忽然之间,一艘飞梭破空而来,那胖老者带着小安下来,后面跟着脸sèyin寒的女教习,她很不甘心,很不满意,望着小安的目光像刀一样锋利,恨不得要割下一块肉来,只是那孩子,从头到尾都没将她放在眼中。

    忽然觉得一道凌厉的目光从脸上扫过,她抬头只见一个冷峻少年正皱着眉头望着自己,她心中莫名一寒。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