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十七章 云虚岛

大圣传 第二十七章 云虚岛

    李青山弹身而起,“现在,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绝尘子仿佛早料到了他会如此问,“各家的考试,都已经结束了。”

    李青山又躺倒在地,让那牛鼻子给耍了,那酒,太古怪了。如此这般,百家岂非再无他容身之地。

    绝尘子道:“道友也不必太过忧虑,你还有一家可去。”

    “哪里?”

    绝尘子指指脚下:“这里。”

    李青山微微一怔,“可赌我已经输了,你师傅又看不惯我。”

    绝尘子笑道:“你也算是通过了道家的考试,我师傅虽然脾气烈,但也是有爱才之心的,你可知你喝的那坛千ri醉价值几何?平常他自己都还不够喝呢,如若只是为了害你,怎舍得拿出来,你只要好好求求他,让他把面子找回来,他一定会收你的。”

    李青山道:“求,怎么求,难道只有他有面子,我就没面子吗?”

    绝尘子道:“你觉得呢?”

    李青山重重叹了口气,站起身来。面子是凭实力去挣的,不是用嘴去说的,一个炼气士何德何能,敢与一个筑基修士相提并论。

    绝尘子道:“跟我来吧!师傅,在前面给新弟子讲道。”

    李青山左右无可奈何,只得跟了上去。

    一路上绝尘子教育道:“无论师傅他怎么羞辱你,你且忍着,在山道上,是要克服畏惧心,现在便是要克服荣辱心,唯有百忍,方能成金。”

    李青山只不言语,来到前殿,邋遢道人高坐其上,新晋弟子列坐殿中,其中余紫剑坐的最近。

    看见李青山,众人都将目光投来,邋遢道人讲道之声却不停止,恍若未闻。

    李青山硬着头皮上前道:“这一赌,是我输了。”

    邋遢道人道:“既然知道输了,还不滚下山去。”

    李青山猛地抬起头,却见绝尘子站在邋遢道人身后,又说了一个忍字,握了握拳头。

    邋遢道人冷笑道:“怎么,你还有什么不服?”于是当着众人,对李青山一番嘲笑怒骂。

    众人皆露出鄙夷之sè,让你出风头,自有人来收拾你。

    余紫剑心中不忍,开口道:“师傅……”

    绝尘子目视道:“紫剑!”他清楚师傅的脾气,越是有人相劝,越是不行。

    邋遢道人越骂越得意:“看你不过是个废物,侥幸上得山来,现在跪下来,磕三个响头,我……”

    “住口!”李青山一声大喝,打断了邋遢道人的话语。

    殿中一片寂静,他竟然敢这样跟一位家主说话,而且还是实力最强的道家家主。

    邋遢道人脸sè一变,这小子还得狠狠敲打一番,让他明白这道家是谁说了算。

    李青山朗声道:“输就输了,我李青山认赌服输,你这牛鼻子,何必哓哓不休,说起话来像放屁,简直臭不可闻,道家又如何,我不入便是。”言罢,抬腿便走。

    绝尘子厉声道:“道友,休得胡言!师傅!”

    邋遢道人脸sè铁青,“让他滚!”

    李青山没有受到阻碍,一口气走到山下,怒气稍平,向空中一跃,腾云驾雾,向着龙蛇湖飞去,一时却有些惘然,不知该到哪里去才好。

    如果是他孤身一人,那就好办了,或可找一个门派去投,甚或干脆跑到别的府去,入别的百家经院,天下之大,还怕没有他的容身之所,但是现在小安已入了佛家,他怎也不能远离,若不然再去求求那一念大师,干脆当和尚算了,这佛缘也来的太快了!

    但转念一想,莫说他不愿求人,就是肯求,人家也未必肯受,收下他可就真的得罪苦了邋遢道人。

    这时候,他忽的心中一动,或许有一家的考试,还没有结束!

    昨夜大船上,教习基本讲解了一下各家考试的先后顺序,道家是第一站,然后便按顺时针的顺序,巡游各岛,并没有专门把大家排在前面。

    李青山忍不住问道:“是不是漏了一家?”

    “哪个?”

    “小说家。”

    “你报了小说家?”教习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他,其他炼气士的目光也都差不多。

    “是啊!”

    教习将手在方寸图上一指,“呢,是这里,最后一站,到时候你自己去就行了。”

    按顺序的话不是应该排在第四站吗?而且为什么是我自己去?

    这些疑问,李青山也没有深思,他本也没将这小说家放在心上。

    片刻后,李青山踏足这片幽静的显得有些荒凉的小岛,这里便是小说家所在的云虚岛了。

    虽然过了一整夜,但是这排在最后一位的小说家的考试,或许还没有结束。

    不过,他猜错了。

    李青山沿着鹅卵石小径,穿过一片竹林,看见一片古朴的庭院,庭院中落叶满地,像是许久没有人打扫,像是根本没有人居住一样,似乎有女子呻吟声传来。

    他皱着眉头,敲了敲门,叫了声,“有人吗?”

    庭院深处,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是谁?”

    李青山道:“我是来考试的。”

    话音方落,呼,狂风掀起落叶,一个中年男人冲出庭院,来到李青山面前,谈不上英俊的面容,留着两撇胡须,浑身衣衫不整,还带着淡淡的脂粉香气,脸上有好几个唇印,脖子上还带着清晰的咬痕,再结合方才的呻吟声,便知道他在做什么了。

    “是你?”李青山猛然想起,前ri在[**]楼中,曾与此人有过一面之缘。

    “是你!”中年男人也想起了李青山,各种讯息浮现心间,水属xing甲上,十七岁炼气六层,天才,天才啊!激动的想着,师兄果然没有骗我,师兄果然没有骗我!

    “你是小说家的教习?”李青山观其年纪,肯定不是弟子,至于是家主的可能xing,他根本没有想过,各家家主他都见过一面,都各有一番气质,就算是那让他恨的牙痒痒的邋遢道人,也自有一家之主的派头。

    中年男子忙整整衣衫,擦去唇印,轻咳两声,负手而立,“我便是小说家家主,刘川风!”

    李青山呆了一呆,转头就想走,难怪没有人报小说家,遂想,现在最重要的是找一个安身之所,耐着xing子道:“不知考试要怎么考?”难不成是写作文。

    刘川风一阵挠头,似比李青山还要茫然。

    李青山越发觉得不靠谱,难不成考试已经结束了?

    刘川风忽然眸中一亮,抓住李青山双肩,“你通过了!你通过了!”

    “什么?”李青山确实是猜错了,小说家的考试,不是没有结束,而是根本就没有开始。

    刘川风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李青山如遭雷击,“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小说家的首席弟子了!”说着话,从百宝囊中,拿出一块一字腰牌,亲手给李青山挂在腰上。根本不问李青山要选择何家,就想稀里糊涂的将名分订下来。

    李青山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问道:“小说家,不会,就只有我一个弟子吧!”一定不是这样,一定不是这样!

    “嗯!”

    果然是这样!

    李青山面无表情的解下腰牌,用力一抛,腰牌“嗖”的一声,消失在竹林中,他转身就走。

    身后刘川风一声暴喝:“给我站住!”

    李青山顿时戒备起来,却见刘川风并不动手,而是从百宝囊中取出一物一抛,落在李青山面前。

    “只要你入我小说家,这支我特制的云虚笔就是你的了。”

    李青山没想到自己也有被人用灵器砸的时候,心中微起波澜,低头一瞧,中品灵器,顿时心如死水。这玩意一百件加起来,怕也换不了一件极品灵器。这与其说是收买,不如说是羞辱吧!

    李青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从百宝囊中拿出十件中品灵器,然后又收了回去,拱了拱手,便要离去。

    刘川风悲鸣一声:“道友,就当我求你了!”

    李青山站定,仰头长叹一声,罢了。被人求总比求人好,最重要的是一个落脚之处,这里如此冷清,或许反而适合他来修行吧!

    转身伸出手去。

    “什么?”

    “腰牌!”李青山听闻首席弟子,行走于百家之中,是拥有很多特权的,能够zi you出入一些寻常弟子不能出入的地方,方便李青山以后到各家学习。

    刘川风大喜,没想到李青山真的会答应下来。忽的将手一挥,一只小狗凭空出现,汪汪叫着,奔向竹林深处,过了一会儿,叼着一个腰牌回来。

    李青山接过,那小狗就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不禁讶道:“这是?”

    刘川风得意的道:“我小说家的秘技,非凡俗之辈所能想象。”

    李青山敏锐的注意到,刘川风脸上吻痕,不知何时也消失了,连那股脂粉香气都跟着失踪。或许,小说家,真的有些不凡的能力。

    刘川风将李青山请进房中,这是一座竹木结构的悬空竹屋,墨味在昏黑的房间中浮荡,铺满纸张的矮桌凌乱不堪,上面都是些密密麻麻的文字。

    刘川风一把拨开纸张,露出桌面,请李青山坐下,殷勤的端茶倒水。

    李青山随后拿起一张纸来,问道:“这些都是你写的?”

    刘川风自豪的道:“是,你可以叫我风月主人,那是我的笔名。”

    好耳熟,真的好耳熟,一定在哪里听过!

    李青山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孙福柏悄悄塞给他的那本书,上面作者的名字,岂不就是风月主人四个字。

    他豁然开朗,孙福柏为何有那样的表现,又为何没有人报小说家!霍然起身,一脚将面前矮桌踢翻。

    去你妈的写小说!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