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十九章 金刚伏魔

大圣传 第二十九章 金刚伏魔

    柳长卿立刻取出水月盘来,上面显形化影,只见觉心手中的方便铲,裹挟着真气,化作一片惊涛骇浪,将李青山逼的步步后退。但李青山宛如风暴中的一叶扁舟,随波起伏,去不倾覆。

    王朴实蹙眉道:“这小子,真是个惹事jing。”

    一念大师听完事情经过,也露出不悦之sè,“小安现今正在修《金刚伏魔功》,岂能受人打扰,这李青山也太不知趣了。”

    《金刚伏魔功》作为佛门秘诀,原本在佛家只有首席弟子觉心修行,这并非是他处事不公,偏爱觉心,而是因为《金刚伏魔功》太过艰深,需要修行者有很高的根基和悟xing。

    这已不只是靠天赋就能办到的,需要极深的修行根基,以及对佛学的领悟。本不是一个新进弟子所能修行的,那些有根基的佛门弟子为了修此功法,花上几年时间的也不在少数。

    一念大师之所以如此安排,便是要将李青山与小安隔开,特别是知道她与李青山相识不过一年,而且并无血缘关系之后。这也是为了小安好,身为佛门弟子,若是存有太多杂念,必会影响修为。只要将她隔开一段时间,时间自会淡化一切。

    另一个目的则是为了消除小安的傲慢心,让她在这门她无法驾驭的佛门奇功面前,知道自身的不足,纵然是天赋奇才,不领会佛家jing义,不了断尘缘静心修行,也是不成的。

    ……

    昨ri,黄昏,无漏寺外,净月庵中。

    小安换了一身灰sè僧袍,静跪佛前。

    一念大师拿起刀来,要亲手为她剃度,完成这古老的仪式。

    当雪亮的剃度刀落在她乌黑的长发上,陪侍一旁的静月庵主一叶师太,觉得自己早已古井不波的心中,竟也生出一丝不忍,这一刀下去,便是青灯古佛,了断尘缘。

    小安仰头避开,望着佛龛中的玉佛。

    一叶师太发现那双漆黑眸子,比她的心更像古井,旋即失笑,不过是个孩子罢了,哪个女孩子蓄起这样漂亮的一头长发,都会不能割舍,因为她那不可思议的天赋,自己的心也不定了吗?

    双手合十,颂唱佛号,“一头青丝发,三千烦恼丝,斩情丝即是断烦恼,你莫要舍不得,有舍方有得。”

    却不知道,在小安的心中,没有头发又怎样,没有身躯又如何,不过是朱颜白骨,她本不在乎。这一头青丝也罢,三千烦恼也好,本是为他而生,又怎能轻易割舍?

    一念大师道:“剃度,乃是入我佛家,必备的仪式,意味着去除一切牵挂,一心一意修行,你若不过这一关,便不能成为我佛家弟子。”

    小安不语,拿出金刚珠,放在佛前。

    无须他言,极品灵器,亦不足惜。

    一念大师默然良久,长叹一声,准她在净月庵中带发修行,却更下定了决心,不可让区区一个李青山,影响了这佛门百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

    我佛慈悲,或许是该让他吃个小小的苦头,知难而退。

    ……

    转眼间,李青山已被觉心逼到岩壁之下,觉心身上,浮现出一具金刚怒目的金身法相,手中持着一柄金sè半透明的方便铲,轰然砸下。

    铛,一声巨响。

    李青山架起缭风刀,挡住方便铲,双臂一颤,虎口yu裂,来自于觉心身上的力量,远比什么金刚大力神符要厉害的多。

    缭风刀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缺口,在方便铲的力量下,发出痛苦的呻吟,扭曲变形。

    一道青光乍起,清溪剑从李青山袖中穿出,刺向觉心眉心,叮的一声锐响,弹飞出去,金身毫无伤痕。

    “蚍蜉撼树,还不给我滚!”觉心将方便铲压下。

    李青山暗道佛门功法,甚是了得,如不显妖躯,要破开这一层金身,非得用《草字剑书》不可。

    忽然眼前一亮,微微一笑,看来不必了,一个娇小的身影,正越墙踏脊而来,青丝飘舞。他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还是有头发看着漂亮些。

    一念大师也看到了这一幕,立刻向一叶师太质问道:“师妹,我不是说过,不将《金刚伏魔功》第一重修成,不准她出关吗?你为什么放她走?”

    他在小安闭关之处,设置了禁制,不但外人不能来打扰,如果不能将《金刚伏魔功》修成,连小安也不能出去,除了他之外,唯有一叶师太能将她放出来。他给她留下了许多饮食,以及珍贵的灵药,足够她修行一段时间。

    两扇洞开的房门前,一叶师太呆立,没有回答,只喃喃道:“这不可能!”

    一念大师也很快明白了缘由,水月盘中,小安身上气息赫然已是炼气六层。

    凭着自身的血肉jing气,以及一念大师留下的灵药,她用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又将修为推高三层,至于那让无数炼气士头痛的凝汇气海,正如她当初教李青山那样,完全不知道难度在哪里。

    看到觉心,向来面无表情的她,小脸上罕见的出现一丝怒意,身上金光乍现。

    菩萨低眉,慈悲六道。金刚怒目,降服四魔。

    金刚杵高高扬起,在空中变幻形态,最终变成一把金sè巨剑,一剑向觉心背后劈下。

    如果方才一念大师心中还有什么怀疑,现在终于确信了,她确实将《金刚伏魔功》的第一重修成,单凭金刚珠本身,是不可能实现这样的变化的。

    觉心感应到危险,将方便铲向后一挥,两股巨大的力量相击,便又是一声震耳yu聋的巨响。

    觉心不能置信的望着眼前的金刚化身,后退着狠狠撞在身后的岩壁上。

    岩壁颤动,碎石纷纷落下。

    小安借力后跃,化解了这股巨力。

    两大金刚怒目对峙,只见小安施展的金刚化身,虽然身形小上一些,但金身如有实质,凭着金刚珠的加持,不再觉心之下。

    所有围观的僧众,都是目瞪口呆,这真是的小安师妹吗?

    岂止是他们,就连一念大师都是一样,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于弟子的进步,他不是感到高兴,而是生出那么一丝复杂的恐惧,这是令人恐惧的天赋。

    《金刚伏魔功》,一念大师所以为的,小安不能轻易领悟的佛门秘法,比之《朱颜白骨道》,由佛入魔,化身白骨菩萨的至高神通,绝谈不上一个难字。

    但在青牛的教导下,她硬生在鬼魂的状态,将这门神通学会,而后阅遍佛经,不断的深入、领悟。

    《金刚伏魔功》和她看过的那些佛经一样,都只是为了让她更加深刻的体悟《朱颜白骨道》的jing义,并且开始产生一种诡秘的变化,既然佛都可以化魔,金刚又如何?

    邋遢道人周通,也头一次觉得,有这样一个弟子,未必是什么好事,因为说不定,你这便闭关几个月,出来就发现,那个弟子已经变得比你更强了。对于让余紫剑超越小安,更是不抱任何希望了。

    其实,如果小安去的是道家,就算是凭着绝佳的天赋,jing进的速度也至多是能让人惊叹而已。

    一念大师所观不错,她确实与佛有缘,但并非佛之门徒,而是佛之仇敌。而有一句话叫做,这世上,唯有仇人才是最了解你的人。她要做的便是“佛敌“,单单这种意志,就超越了寻常僧众。

    满室鸦雀无声,各家家主哪个不是见多识广,对于这《金刚伏魔功》多有了解,心中的震撼,纵然不及一念大师,也少不了多少。

    邋遢道人问一念大师:“你将《金刚伏魔功》第一重修成,用了多久?”

    一念大师道:“我七岁入佛家,一边炼气,一边潜修佛法,二十五岁,修至炼气九层,得到我师傅,也就是上任家主子明大师的认可,转修《金刚伏魔功》,一年之后开悟,修成第一重。”

    “那她用了多久?”

    一念大师声音艰涩的道:“一个晚上!”而且他在炼气九层去转修《金刚伏魔功》比小安在炼气三层,只以《先天凝气决》为基础硬修,难度相差了何止十倍。

    这已经不是天才的范畴了,而是妖孽,是怪物。

    邋遢道人拍拍一念大师的肩膀。

    柳长卿轻叹一声,他本来想使些手段,逼李青山退出小说家,当然,也不可能再转去其他家,在百家经院呆下去,那就坏了百家经院的规矩,他可以给他些好处,推荐他到别的地方去。

    作为一府之地的统治者,这不会让他有任何心理负担,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是现在,这个计划,要重新考虑了,至少将这个“逼”字,改成“劝”字。

    在这孩子的心中,李青山显然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固然时间抹平一切,但是她走到自己这个高度,根本用不了太多时间。他不想,估计也没有想,去承受这样一个人的敌意。

    在无漏寺中,小安正与觉心展开激烈的角逐,金刚剑与方便铲,不断的击撞,引发的震荡,让附近几口大钟,也跟着颤鸣起来。

    这样的奇景,纵然是寺中的老僧,都未曾见过。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