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三十八章 初习炼器

大圣传 第三十八章 初习炼器

    一个带着讥嘲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

    李青山挑眉回望,看哪个不开眼的敢跳出来挑衅他,是那邋遢老道的道家弟子?亦或是对小安心怀不满的佛家弟子?

    却只看见一个儒生打扮的白衣少年,身旁跟着两个美丽少女,嗯?儒家弟子。

    “你是哪个?报上名来。”

    楚天冷哼一声:“不要假装不认识,本公子便是楚天。”

    李青山隐约觉得有些眼熟,忽然想起,这不就是那天测试属xing的时候,具有五行之体的那天才少年吗?

    但彼此向来并无交集,怎么看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睛的,对于自己害楚天输掉了一千颗灵石的事,全然不知,就算知道,也要骂一声活该。

    见对方来者不善,他也不客气,淡淡道:“对于小鱼小虾的名字,我向来懒得记。”

    楚天眉眼一横,怒意顿生,他从小到大,从未有一人敢如此轻视自己。

    “好你个李青山,本公子来羞辱你两句,你老实受着便罢了,让本公子开心一下,是你的福分,还敢跳起来还口,却不知惹下了大祸了。我看你是个人才,现在给我认错,叫我一声老大,大家就是兄弟了。”

    直听的李青山目瞪口呆,还真没想到世上竟有如此奇葩的人物,连愤怒都消失了,皱眉望着楚天,偏首对郝平阳道:“这人莫不是脑袋有问题?”

    郝平阳和张兰青也是一脸惊异,听闻此言,深以为然,没想到此次开院试三大天才人物之一的楚天,竟然脑子不正常。

    李青山小说家首席弟子的身份,虽然引得不少鄙夷甚至敌视,但会来这里的都是新进弟子,哪会为了图一时嘴上痛快而树敌,那是脑袋给门挤了。

    但这位天才楚天,显然没有这样的考虑,说出了一番连旁观者都觉得震撼的话来。

    楚天身旁的少女娇嗔道:“你竟敢这么说我们天哥哥,你可知道我们天哥哥可是……”

    她话还未说完,李青山已经拉着郝平阳,像是躲神经病似的躲开了,让她脸sè顿时涨得通红。

    楚天怒道:“李青山,你给我站住,你怕了本公子吗?怕了就叫了一声老大,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

    李青山道:“值得我叫一声老大的,这辈子就一个,你跟他比,像是大便一样。离我远点,别以为你是大便,我就不敢踩你。”

    二人争执已引得不少人围观,此言一出,一片哄笑。

    郝平阳哈哈一笑:“这个比喻妙得很。”

    花承露和余紫剑也在一旁,她们也有前辈指点,在各个炼器入门课中,以墨家的这位教授教的最好。

    花承露微笑,这李青山还是如第一次见他时那样,狂傲之极。

    楚天没想到自己反成了众人笑柄,心中气极,正待发作,不知谁喊了一声:“教授来了。”

    弟子们纷纷归位,楚天虽然恨极,但也不敢在教授面前大打出手。百家经院看起来开放zi you,但也不是没有规矩,而那些规矩,可是由以严刑峻法著称的法家来维护的。

    郝平阳与张兰青则借机告辞离去,他们都算得上墨家的资深弟子,自不可能浪费时间,再来听这些基础的课程,只道下课之后再来接他,带他参观神机岛。

    李青山也再不看楚天一眼,寻了个靠后的位置坐下。整个讲堂的造型就像是一个大漩涡,他便坐在漩涡的边缘,这种习惯,还是来自于遥远的前世,让他微微有些感慨。

    但他刚一坐下,身旁立刻空出来一片,特别是一个儒家的女弟子,简直是一脸嫌恶,躲出七八步远来。

    李青山笑了笑,毫不在意,耳边忽然想起楚天的声音:“现在你知道,谁才是大便了吧!”

    李青山皱了皱眉头,身旁香风一动,钱容芷坐到了他身旁,微微一笑:“衣服不错。”

    楚天一惊,钱容芷可是他看中的女人,顿时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恨恨转过头去。

    “什么事?”李青山目不斜视,一个头发花白的瘦小老者抱着些盒子走进来,站到漩涡的中心,圆形的讲台上。

    然后,自顾自的开始饮茶。

    众人皆讶,但也不敢交头接耳,用真气传音交谈。

    钱容芷问道:“小安呢?怎么没跟你再一块。”

    “我们似乎没要好到,可以谈她的话题。”

    钱容芷顿露出哀愁之sè,李青山也判断不出真假:“她在yin阳家跟麻布衣学《云笈七签》,有话快说。”

    李青山对上楚天这所谓天才挑衅,可以不屑一顾,立刻骂回去。但与她说话,却得提高三分jing惕,不愿在这种小事上与她交恶,而且总感觉她对小安的关切,并非是虚假。

    哪怕楚天恨的咬牙切齿,他都不当回事,但若有朝一ri,感觉到来自于她的敌意时,那就唯有一个“杀”字了。

    “谢谢,魏中元,你有时间吗?”

    “这么急?”

    钱容芷一手撑着脸颊:“报仇要趁早嘛,也不是让你现在就去杀他,我还需要筹划一下。”

    “仇?你的还是我的?”

    “当然是我的。”钱容芷摸着光滑的脸颊,那一巴掌,她要十倍百倍的奉还回去,悠然道:“我迫不及待的要对魏副门主细细的说一说,我是怎么将魏英杰一点一点折磨致死,然后再把同样的手段,再在他身上施展一遍,呵呵,人生之乐趣,莫过于此。”

    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李青山深深的吸一口气,压下爆粗口的冲动,真他娘的是个死变态。

    钱容芷像是十分开心的欣赏着李青山的表情,仿佛内心的声音终于找到了倾听者,而那个人还不得不听。

    “作为回报,我可以替你打探一下那楚天的背景,他不会善罢甘休的,还有那个意图对小安不利的女教习。”

    “到时候再说吧,那老头开始讲了。”李青山随口一句,既不答应,也不拒绝。反正魏中元必须死,至于那女教习,遇到就杀了好了,也能小小的愉悦身心。

    却不知道这样的想法,在普通人的眼中,也跟变态没什么两样。

    讲台上,教授终于停止了饮茶,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轻咳两声:“诸位道友,老夫孟喜奇……”

    二人不再说话,专心听讲。

    那名为孟喜奇的教授,不说则已,一说便似江河决堤,一泻千里,从炼器的起源到炼器的发展,声音在这漩涡般的讲堂中回荡,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朵。

    “有人说炼器炼丹什么,都是外道,这话不错,但正是这些外道,让尔等可以安安心心的坐在这里,不必担心妖魔的侵害,而那些实实在在只修内道的妖魔,却只能退避藏匿于深山地底……”

    李青山算是第一次接触炼器之道,听的就格外认真,这位孟喜奇也果然如张兰青所说,讲的极好,妙趣横生,引人入胜。虽然修为只是炼气八层,但在炼器方面,却称得上是专家。

    大体讲过了炼器的历史和意义,孟喜奇便开始真正教授炼器之道。

    李青山听的入迷,方知道,炼器之道,竟有如此奥妙之处。从最初的改变和融合材料,再到注入灵符,刻录法阵,每一步都极不容易。

    更没想到这几种“外道”,竟有如此密切的关联,炼器所称的灵符和符箓之道的灵符,不尽相同,但本质上却是一样。

    符,是一种文字,与天地交流的文字。常见的便有近千个,组合出来的效果,更是数不胜数,在炼器的过程中,注入灵符,乃是不可或缺的一步,所以了解一点符箓之道,是必要的。

    而灵器之上,便是法器,则是要为炼器刻入法阵,来衍生出更为强大且复杂的效果。炼气士自然没有这种能力,但想要成为真正的炼器大师,通晓一些基本的法阵,也是必须的。

    李青山知道,自己的课程,要重新作出修订了,但却像是在黑暗中找到方向,心中说不出的欢喜。

    孟喜奇讲了一个时辰,又回到炼器的最基础,改变材料的状态。

    “一个好铁匠炼一把剑,需要经过许多步骤,基本的就有,炼、打、淬,需要火炉、大锤、小锤、风箱、水缸、磨石等等许多个工具,但是与我们来说,只要一个炼器鼎就够了,甚至不要鼎……”

    讲解之后,给拿起带来的木匣,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许多正方形的小木块,让前排的弟子向后传递。

    孟喜奇要求他们在尽量不破坏其木纹的前提下,将之变为球形。木块的材质是松木,较为柔软,容易改变形态,想要学会炼器,就必须能用自身的力量改变物质的形态。

    李青山也拿到了一个松木块,立刻开始实践,缓缓将真气的注入,按着孟喜奇教授的方法,让真气渐渐同木块融为一体。

    凭着jing纯至极的真气,以及癸水真气温顺易cāo纵的xing质,这一步,他第一次便成功。

    当他开始改变真气的时候,木块的形态也跟着一点点扭曲、改变。仿佛它不再是木材,也随着癸水真气变成的气,变成了水。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