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四十章 炼化草字剑书(上)

大圣传 第四十章 炼化草字剑书(上)

    李青山还是头一回听到这个词,摊手道:“反正答应也答应了,管他是什么……”

    “嘘,在百家经院决斗哪有那么简单。”花承露竖起食指放在唇边。

    李青山见不少人都关注着这里,他轻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朋友叫我去百味楼,不如同去。”

    “我也是听我哥说的,法家晚上有聚会,我就不去了,总之你自己小心了。”

    郝平阳道:“那位莫不是那位花统领的妹妹,没想到你跟花家如此熟悉。”

    “他们人都不错。”

    张兰青担忧的道:“你真的要跟楚天决斗?”

    “哈哈,那小子是自寻死路。”郝平阳对李青山充满了自信,当初他才炼气二层,就已经非常了得,现在炼气六层还怕一个与自己同级的小子。

    李青山笑道:“走啦,吃饭去。”虽然天人转世四个字令他有些在意。

    在百味楼上,遥望夕阳下的龙蛇湖光,喝的微醺,天sè已黯,回到云虚岛上。

    刘川风正咬着笔杆苦思冥想,桌上一盏孤灯,大放光明,将满室照的透亮。

    “你要跟人决斗?”

    李青山在廊下脱下鞋子,椅桌坐下:“是啊,给我看看,写的怎么样了?”

    刘川风正在为他的新小说做准备,当然不可能再有sè情的部分,可以适宜各种渠道的传播。

    “才刚开始,唉,决斗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在家写小说。”刘川风忙拿回稿子。

    “赢了有两千颗灵石。”

    “搞他!”

    “对了,你知道什么叫做天人转世吗?”

    刘川风道:“问这个干什么?”

    “那楚天好像就是天人转世。”李青山拿出一个松木块来,注入真气,继续自己的炼器大业。

    “什么,千万不要答应!”

    “原因。”

    “你知道天外有天吧,所谓天人,也就是天外人,因为各种缘由而终了,但其一灵不泯,转世于此间,一生下来便具异相,根骨清奇,福缘深厚,而且一旦启发的宿慧,那就更加厉害了。”

    “天人转世,这就难怪了。”李青山沉吟道,他也算见过了不少炼气士,或敌或友,但像楚天这样,还真是头一回。

    凭楚天的心xing智力,能在少年就修到炼气六层,实在是不可思议,原来同他一样,都是穿越者。这天下如此广阔,拥有奇遇机缘的人数不胜数,并非只他一个,乃至这天外世界,都不是他一个人的专属。

    刘川风道:“你也不用怕丢脸,两家的弟子决斗,是要双方家主同意的,只要我坚持不同意就行了。”

    “不,你要同意。”李青山捏碎手中的松木块。

    “你……”

    “放心,我会赢!”李青山又取出一个松木块来,他不信战不过一个傻鸟,无论他是什么人转世。

    不过却也不会大意,提高炼气修为,自然是最为要紧的,而且他还有一招杀手锏。

    刘川风也劝不得他,唯有答应,又言语几句,李青山便借了刘川风的腰牌,来到修行的法阵之中,淡淡的灵光,将他周身照的透亮。

    他从百宝囊中将那卷极品灵器的《草字剑书》取出,这便是他在人类形态下,所能使出的最强杀手锏,在他没有凝成气海的时候,这本极品《草字剑书》的威力,已经强的可怕,足以对九层炼气士造成威胁。

    现在他凝结了气海,对于炼气士来说,是一个极关键的质变,体内的真气比以往强盛了何止十倍,若能真正将之炼化,他相信,在炼气士中,真的再没有人能挡他“轻轻一剑”。

    介时管那楚天有什么底牌,他只要施展出《草字剑书》,也能要他好看。

    原本极品灵器的《草字剑书》,原本是绝不可示人的,那就好像一个孩童手持黄金,行走在闹市之中一样。

    然而现在,随着他的实力提升,再加上百家经院的环境也较为安稳,各家家主不大可能会来硬抢,就算起了这种心思,也得考虑考虑后果,他现在毕竟是个首席弟子,小安更是各家家主认可的绝世天才,佛家的首席弟子。

    彷如孩童终于长成了少年,从闹市走到了校园,安全系数大大增加,有了一些拿出来示人的底气。

    李青山打开《草字剑书》,望着上面纵横交错的笔墨剑痕,右手并指如剑,下意识的随着上面的剑势,舞动了几下,虽不能如小安一样,一下领悟其中所蕴含的剑意,但也渐渐感觉有些收获。

    比起当初在山贼窝里初得到这卷《草字剑书》时,他现在的眼光阅历,增长了何止十倍,许多费解的东西,他也渐渐可以看的明白。

    李青山比划了一会儿,决定先干正事,双手持住卷轴两边,气海中的癸水真气,顿时翻腾起来,冲向两条手臂,涌入《草字剑书》中。

    《草字剑书》上的撇捺钩横,种种笔画,一个个闪亮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都要亮。

    炼化灵器,是凝结了气海的炼气士才有的特权,便是要自身的真气,在灵器中打下自己的烙印,让丹田气海,与灵器本身产生共鸣,如果是飞剑飞刀,就可以御使。

    然而,炼化极品灵器,对只是炼气六层的李青山来说,似乎有些困难。

    《草字剑书上》的笔画在亮起大半之后,就停止了下来,真气后继乏力。

    李青山眸中蓝光一闪,他选择在这法阵中炼化灵器,自然是早有打算。

    点点肉眼可见的灵光,在法阵中闪现,融入他的身躯中。

    几近耗竭的丹田气海,再一次充盈起来,冲入《草字剑书》,光华浸染了一道道笔画,亦照亮了李青山脸上的喜sè。

    眼看便要成功之时,李青山脸上笑容一僵,炼化灵器的进程再一次停滞,却不是因为真气不够的缘故。

    《草字剑书》上,每一个笔画都在扭曲颤动,光华吞吐不定。

    李青山心道不好,双手一翻,将《草字剑书》调转向外,与此同时,《草字剑书》上迸发出耀眼的光华,凌烈恐怖的剑气,奔涌而出。

    剑气杂乱无章,剑意漫无目的,但李青山手持《草字剑书》却感到一种彻骨冰寒,极品灵器所爆发出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如果是正对着自己的话,除非提前变化妖躯,释放灵龟玄甲,否则受重伤都是轻的。

    光芒一闪而逝,剑气剑意也短暂的像是从未存在过。

    时间仿佛暂停了片刻,咔嚓一声轻响,竹楼庭柱忽然上下错开。

    然后像是仿佛引动了什么机关,jing致巍峨的竹楼,化为千万片,不是坍塌,而是飞散。

    李青山觉得视野一宽,在他的面前,形成一片扇面的空地,法阵的所在,本是在这片庭院的最中心处,现在,他可以看到庭院外的竹林了,

    “老天爷,你在干什么?”刘川风听到动静赶来,看到这幅情形,惊的瞠目结舌。

    “炼化灵器。”李青山老老实实的回答,还展示了一下手中的《草字剑书》,他已决心,如果在必要的时候,就将这本《草字剑书》拿出来示人,也就不必瞒着刘川风了,反正他么二人可算得上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那、那是极品灵器,你竟要炼化一件极品灵器?”刘川风早知道自己收的这位首席弟子,不像寻常炼气士那么穷困,但拿出一件极品灵器来,还是让他大为吃惊。

    李青山道:“怎么,不能吗?我的真气很jing纯的。”

    刘川风道:“你有没有常识,别说你是炼气六层,就是炼气十层,也不可能炼化一件极品灵器,那根本不是真气jing纯不jing纯的问题,而是超越了炼气士的能力,是筑基修士才能办到的事。”

    李青山讶道:“可是小安拿到那件极品灵器金刚珠就能使用了。”

    刘川风道:“使用是一回事,炼化又是一回事,你知道百家经院中,都怎么评价小安吗?”

    “怎么评价?”

    “妖孽,怪物。”

    “庸人之见。”李青山不屑道,却也明白,修行《癸水凝气决》的他,暂且不用指望能突破这个修行道的常规。

    “难怪你敢跟楚天决斗。”刘川风又望了一眼被毁灭近半的竹楼,心有余悸,虽然自己是炼气十层,但动起手来,死的绝不会是李青山。哪怕是不能炼化,但只要能够使用,又有几个炼气士能挡得住呢?

    李青山道:“我当然是不打无准备之仗,他有底牌,我也不是没有吗?”

    “唉,又得发布任务让墨家弟子来修了,上面拨的那点灵石,还不够我到[**]楼去采风呢。”刘川风叹了口气,又向李青山挤了挤眼睛:“呐,爱徒,等你赢了两千颗灵石,要不要请为师去快活快活。”

    李青山翻了个白眼:“谁是你爱徒,我告诉你,你以后少去那种地方,我跟[**]门不对付,说不定什么时候为了对付我,就将你绑了去,到时候,我可叫他们撕票拉倒。”

    “这我倒忘了,你别胡说,我好歹也是家主,他们怎么敢对付我。”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