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四十二章 丹田剑气

大圣传 第四十二章 丹田剑气

    多了一柄剑。

    曾在他眼中舞动的无数柄剑,此时在心中汇成一柄,漆黑如墨,尽情挥洒。

    李青山若有所感,离开法阵,来到竹林中,亦从百宝囊中拿出一柄剑来。

    手臂自然下垂,剑尖斜指大地,陡然间,如柳絮随风,高高扬起,直指苍穹。

    不远处,一根老竹,从下到上,直直剖开。

    李青山顾不得惊讶,脑海中,那一柄墨剑,陡然下落。

    李青山随剑而动,回身横斩,剑气如幻,哗啦啦一片竹林倒下。

    此时此刻,已非人在cāo纵剑,而是剑在cāo纵人。

    李青山按着脑海中那舞动的剑势,纵横跳跃,宛如灵猿,手中长剑消失不见,唯见周身剑光闪烁不定。

    所到之处,摧枯拉朽,剑势剑意,凌烈之极。

    诸般剑光幻影,忽然一收,李青山一手握剑于眼前,一手并指抚过剑脊,湛蓝寒光映照出他坚毅脸庞。

    原来如此,《草字剑书》的最大作用,并非是用来克敌制胜,而是记载传承着那位修士的剑道。

    至于那逆行而上的剑气,也并非是yin毒陷阱,而是让后人体会其中剑意的一种方法,也算是一种考验吧!

    如果有小安这种天资,通过看就对其中剑意领悟到这种程度,哪怕是剑气逆袭,想必也能cāo纵自如,但若是庸人,想必是不配接受这种传承。

    但李青山不禁猜想,那位修士肯定猜想不到,自己的《草字剑书》会被分割成那么多块,但若是完整的《草字剑书》的话,那这种考验又该恐怖到何种程度呢?

    脑海中那一把漆黑如墨的小剑,只怕也不仅仅是舞动几下那么简单,单其散发出的可怕剑意,就足以瞬间摧毁寻常修行者的神智。

    还真是拿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李青山忽然一笑,将长剑抛开,直插入一块岩石中。

    他腾跃而起,在几根柔软的竹枝上借力,几步来到岛东面,那里是一片嶙峋乱石的小山岗。

    他跃出竹林,人在半空,气沉丹田,双手虚张。被镇压在他丹田内的数十道纵横交错的剑气,激shè而出,无声无息的没入山岗中,唯见有些山岩,承受不住重力而开裂,除此之外,竟没有多少声息。

    一只蛐蛐本在一块山岩上抖动翅膀,高声鸣唱,此时完全静止下来,从石头上跌落,身上没有丝毫伤痕。本有满坡虫鸣,都归于寂静,为散布的剑意所杀。

    原来,这才是《草字剑书》正确的使用方法。

    李青山了然,将真气注入《草字剑书》中,逆流回来,隐匿于丹田中,在与敌交战中,陡然爆发出来,该是怎样惊人的威力。

    当然,能够领悟《草字剑书》中的剑道,自然不会为《草字剑书》所伤,李青山则是用了一种蛮横的办法,强行将这些剑气镇压起来。

    但他相信,他虽然不是天才,但也不是傻瓜,他现在已然将之炼化,只要花费些时间,自然可以领会《草字剑书》剑道,当然,只是这卷中品的。

    脑海中猛地灵光一闪,李青山忽然明白,为何《草字剑书》会被分割出这么多份了,也明白怎么才能将之融合起来。

    正是因为无法通过完整《草字剑书》的考验,所以才将之分割开来,根本不需要jing通炼器术,只要将这一卷卷《草字剑书》炼化,将一股股剑气,在丹田气海中融合,即能达到融合的效果。

    李青山又拿出那一卷,上品的《草字剑书》,只要能够炼化这两卷草字剑书,莫说对上楚天,与任何炼气士对抗,他都有必胜把握。

    但先得完全领悟中品《草字剑书》中的剑道才可,可惜小安不在这里,否则一定能够给他些帮助。

    或许是感应到了他的召唤,李青山一回眸间,小安便凌波而来,来到了他的面前,笑语盈盈。

    yin阳家中,麻布衣将高冠放在一旁,脸上表情有些愣愣的,凭《云笈七签》的复杂程度,他本已做好了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来教授她。

    《云笈七签》分为七个主要部分,每一部分的深奥复杂,都要胜过《癸水凝气决》这种五行法决数倍,完全将七个部分融会贯通,其难度更是呈几何级数增长。

    麻布衣极为细致认真的讲完第一个部分,正要细细讲解其中的妙处。

    小安道:“请继续。”

    麻布衣皱眉,但想到坐在眼前的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或许让她完全了解全篇,更加方便教授,便将《云笈七签》全篇教授了一遍,还没来得及说话。

    小安便问道:“还有吗?”

    麻布衣道:“没有了。”

    “谢谢。”小安起身施了一礼,转身便走,她急着去见李青山,自来到这百家经院之后,似乎与他分开的时间增加了不少,她很不喜欢。

    麻布衣道:“你去哪?”

    “不是没有了吗?”

    麻布衣道:“你懂了吗?”

    小安道:“略懂。”

    麻布衣立刻问了她几个问题,她不假思索,对答如流,确实是“略懂”。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她就完全掌握了《云笈七签》,但其中更加深奥之处,就需要在修行中,慢慢去体会,不是凭一两句话能说得清的了。

    所以,她这个略懂,回答的很准确。但是,麻布衣当初为了达到这个“略懂”程度,在师傅的悉心教授下,花费的时间也是以年来计算的。

    现在,他终于能够有些体会到一念大师的感受了,有一个这样的弟子,简直会让做师傅的产生一种奇妙的挫败感。

    不甘心的道:“嘴上懂不算懂,得将之修行出来。”

    于是,小安只得坐下来,因为不是佛法,所以也没法像修《金刚伏魔经》那么迅速,花费了一天一夜的功夫,将《云笈七签》修了个入门程度。

    麻布衣茫然摆摆手:“你去吧,有什么不懂,再来问我。”

    小安又施了一礼,转身而去。

    脚踏浪涛,广袖飘舞,直来到云虚岛上,一眼便寻到了李青山的所在,露出甜美的笑容来。

    李青山立刻便向小安请教了《草字剑书》中的剑道,果不其然,小安虽然没有炼化过其中任何一卷,但对于《草字剑书》中剑道的领悟,更在李青山之上。

    李青山听了她的言语,顿时觉得受益匪浅,而她也在李青山的实际感受中,得到不少启发,剑法更进一步。

    但领悟本就是最复杂的一种感受,小安她有时也不知该怎么向李青山的解释,便拿起长剑来,与李青山以《草字剑书》中的剑法比剑。

    不分昼夜,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碧绿竹海中,相互追逐缠斗,长剑相击,发出锵锵鸣响,大片大片的竹林随之倒下。

    刘川风看的心疼,竹楼才刚刚花了不少灵石,发布了任务,这样下去,幽寂的云虚岛,只怕要被二人削成秃子。

    说是二人,其实只是李青山一人,小安剑气如虹,但凝练之极,等闲不会伤一枝一叶。

    但到了数ri之后,青竹倒下的数目,便大大减少。刘川风才放下心来。

    有过了十余ri,一场chun雨落下,chun笋破土而出。

    chun风舞动,竹海起伏,满天细雨。

    李青山和小安立身其中,远方的湖光山sè,都在雨水中模糊,仿佛置身于一卷水墨画卷中。

    他们手持竹剑,时而靠近,时而远离,手中之剑,极少相击,每一个动作,都心有灵犀,默契之极,不像是在比剑,而像是在舞蹈。

    李青山最初所持,是一柄下品灵器的宝剑,后来换成杂品灵器,再后来换成寻常利剑,直到如今的竹剑。

    还是取材去足下的竹林中,他用炼器术亲手铸造的,这当然不是为了装逼,对于剑气的控制力越高,对于材质的要求就越低。

    如果是最初的李青山,哪怕是一柄铁剑,也要化为铁粉。

    此时此刻,亦证明,他于《草字剑书》中的剑道,终于可以领悟、控制。

    但真正到了对敌的时候,当然还是武器越强越好,真正对上劲敌,想玩什么“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纯粹是找死。

    李青山释然,他终于将第一卷《草字剑书》中所蕴含的剑道,完全融会贯通,不必再用灵龟镇压,剑气宛如游鱼一般,在丹田气海中zi you游曳。

    他忽然大喝一声:“小安,用全力。”

    竹剑消失,化作一片剑气,或沉重、或轻灵、或缓慢、或迅速、或直行、或曲折,李青山第一次领悟了其中细腻的变化,不再是一窝蜂的将剑气全部放出去。

    小安也是微微一笑,身上金光乍起,金刚持剑,向下一插,安稳如山。

    叮叮当当,宛如钟声长鸣,只见唯有几道迟重剑气,在金刚化身上留下几道浅浅的痕迹,其他全然是毫发无伤。

    “佛家的功法,还真是赖皮。”李青山咧咧嘴,这些剑气要破护体真气自然是毫无问题,但要破小安的金身,却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现在融合的还只是这一卷中品的《草字剑书》,如果是上品灵器的那卷的话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