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五十二章 我怎么做起小说来(上)

大圣传 第五十二章 我怎么做起小说来(上)

    李青山带着小安,离开的云虚岛,对着小安的脸蛋拧了一下,她却倚在他怀里,笑的越发厉害,让李青山也是没奈何。

    此时天还未亮,正是最漆黑的时候,百家经院中一片静谧,唯听冰层之下,波涛起伏,永无休止。

    炼气士虽然能够连续几个昼夜不眠不休,但是如无必要,还是会像平常人一样昼行夜息,保持jing神旺盛,有助于修行。

    李青山想要活动筋骨也不知该到哪去好,三天来,在胸中压着这一口闷气也是无法出得。

    忽然心中一动,自己不是还有仇没报吗?

    郝平阳正抱着被子,睡得香甜,忽然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过去开门一看,李青山和小安站在门前。

    李青山言说了何易世如何在鹰狼卫调查的适合,故意陷害他。

    郝平阳听了也是大怒,二话不说,套上衣服:“搞他!”

    二人又去敲开了张兰青的房门,张兰青思索了一下,说了声:“稍等。”

    又回到楼上,隐约听到一个女子埋怨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张兰青则是一阵温言相劝。

    二人相视一笑,李青山寻思张兰青虽然修为不高,这小ri子,过的还真是比他们滋润,哪似他整天在云虚岛,对着个写黄书的猥琐老爷们。

    不禁起了念头,想找个女人暖床了,几个女子的身影闪过,花承露太小了,余紫剑倒是不错,不过也是没长成的模样,韩琼枝挺好,不过好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她了。

    要说起来,还是那秋海棠秋门主最棒,虽说朋友妻不可欺,不过我只是在心中意yin一下,小花你莫要怪我。

    小安直盯着李青山,觉得他表情怪怪的,有点像刘川风,把某种不好的东西,传染给了李青山,是不是得杀掉他?

    思量间,张兰青下得楼来,李青山道:“抱歉,扰了你的[**]了。”

    张兰青脸sè一红:“什么[**],我们走吧!”

    天sè还暗的很,但有一排排路灯,照亮了道路,各种奇形怪状的建筑,伫立在黑暗中,在晚上看起来,竟有几分科幻sè彩。

    李青山虽然曾将百家经院比作大学,不过炼气士的身份地位,自不是大学生所能比拟,不可能挤住在一个宿舍,再排出个老大老二来。

    都是各有居所,可以通过建筑机关术自行调整,一个墨家弟子的居所的好坏,就可以证明其实力。

    何易世的居所,就在神机岛西面的一个角落里,他也正在睡着,但是睡的很不安稳,李青山一战成名,他的恐惧却在与ri俱增。

    他曾打听过李青山,知道他在嘉平城时,有着“虎屠”名号,其残忍好杀的xing情,让他睡觉都要惊醒几次,在居所外布下了重重机关,也不能得到丝毫安心。

    看花承赞与李青山如此亲近,想必东窗事发只是时间问题,背叛的yin影时时刻刻笼罩在心头,何易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一身冷汗,他梦到李青山化身一只猛虎,将他的胸腹抛开,把五脏六腑掏了出来。

    迷迷糊糊间,只见自己床头正立着几个黑影,立刻惊的完全清醒过来。

    李青山正与何易世打了个照面,四目相对,都愣了愣。

    何易世虽然布下了不少jing戒机关,但有郝平阳和张兰青在,又怎么会被触发,全都解开,直入何易世的卧室,正要把他的头蒙上,出一口恶气,却没想到他竟然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

    郝平阳与张兰青也是面面相觑。

    李青山快步上前,拿起棉被就盖在他头上,狠狠一拳揍下去。来都来了,这种时候,还能说声对不起,我们走错房间了吗?

    棉被底下,张兰青大叫道:“别杀我,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见识了李青山和楚天决斗的场面,他哪有半分自信能与李青山为敌。

    李青山不禁啼笑皆非,他本来就没想杀何易世,否则也就不会拉上郝平阳和张兰青,在百家经院中杀人,别说他没这么重的杀意,何易世也不值得他冒这样的风险。

    李青山挥起复仇铁拳,将何易世一顿胖揍。

    “青山,差不多了吧!他也罪不至死!”张兰青只怕李青山真的将何易世打死了。

    何易世浑身剧痛,犹感动的快要流泪,张师兄真是个厚道人!

    “我心里有数!”李青山又狠狠捶了他三拳:“何易世,你也别假装看不见,揍你的就是我李青山,我当初救你xing命,你反倒是心生歹念,今天便是要让你知道厉害,我李青山也不是别人想陷害就陷害的,来ri若再心存不轨,将来定斩不饶!我们走吧!”

    听着脚步声出门,门被咣当一声关上,何易世才慢慢揭开被子,脸肿的像猪头一样,眼都快睁不开了,摆脱了死亡的恐惧,感觉浑身剧痛,骨头似乎都断了几根。

    他哪吃过这样的苦头,哭着骂李青山、骂郝平阳、骂张兰青,骂的累了,倒在床上,又觉得心里一阵轻松,以后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可以睡个安生觉了。

    李青山如果知道自己这一顿好打,反而让何易世如蒙大赦,不知该作何感想,反正他现在感觉还不错,这些天积累的郁闷稍减。

    也不怕何易世去告状,且不说他没证据,就算是有证据,证实了是他们揍的他,至多也不过是受点责罚。但何易世在百家经院也就呆不下去了,一个恩将仇报、忘恩负义的小人,到哪里都不会受人欢迎。

    李青山本要请郝平阳他们去百味楼吃早点,张兰青却执意要带他们回家去,然后将他那位“道侣”请出来,虽不是什么绝sè佳人,却也温柔可人。

    那女修士见是两位首席弟子光临,都是百家经院中的风云人物,心中那小小的埋怨就消失不见,为张兰青能交到这样的朋友而高兴,亲自下厨为他们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其间张兰青在一旁打下手,二人琴瑟相合的模样,李青山也是感慨不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修行之道,大道茫茫,也未必只有孤独一人方可修得,而且纵然最终没什么结果,回首过往,也不会感到任何遗憾。

    几碗米粥,几碟小菜端上来,虽然味道一般般,李青山还是盛赞张兰青有福气,发自真心的。

    天光放亮,便要开始这一天的学习与修行。

    郝平阳道:“你的炼器课程,可是错过了不少。”

    李青山正为要不要继续写小说而纠结,哪有心思去学炼气:“我去兵家有事,炼器的事儿,先缓一缓吧!”

    兵家家主韩安军亲自邀请,于情于理他也该去一趟。

    韩安军说的话,也令他有些在意,他并没有经过系统的武斗训练,纯以自悟为主,招式难免有些粗糙,虽然凭着绝强的战斗天赋,每战总能发挥出十二分的实力来,达到了“能打到人就是好招”。

    但若能得韩安军这等战斗大师指导几句,磨练一番,定然会有不小的收获。相较于法术,体术才是他的根本,特别是他在化身妖魔的时候。

    而且根据他的经验,挥洒一下汗水,运动一番,心情也会变好。

    在别家弟子,还在懒懒散散的起床的时候,所有的兵家弟子开始进行训练,俱都赤着上身,站在冰天雪地里,每人先泼一桶带冰的冷水,然后赶进冰封的龙蛇湖中,绕大争岛环游一周。

    完全是军营式的管理,但却没有人皱一皱眉头,在跳下冰湖的时候,若有半分退缩,后面的教官——也相当于教授——立刻就是一脚,全然没有对于炼气士的所谓尊敬。

    不过从开院试到现在,已经有大半年时候,纵然新进弟子,也不会再有这样的表现。

    忍受不了这种生活的,早已退出兵家,在百家经院中,兵家是唯一会有弟子主动退出的一家,也是唯一没有女弟子的一家。

    炼体不比炼气,少不得打熬筋骨、磨练体魄的艰辛,也这只有男人这种生物,才会放着好ri子不过,在这种自虐式的训练中,体会到某种自豪感,以及热血激昂的兄弟情谊。

    在百家之中,兵家弟子也是最为团结的。

    韩铁衣带队游在最前面,忽听头顶一声响亮的口哨,抬头只见李青山坐在云头,笑眯眯的道:“身材不错哦,虽然酒量差了点,哈哈哈!”又想起将韩铁衣喝倒的光辉战绩。

    韩铁衣听了李青山的来意,立刻命令收队上岸,然后要李青山在外稍等。

    李青山来到兵家的核心建筑,演武堂外,数百级宽阔高大的台阶,数百兵家弟子,分列两边,各个赤身肃立,面无表情,目不斜视。

    李青山道:“真是太客气了,也不必搞个欢迎仪式啊!”

    韩铁衣出现在台阶的最上方,穿着一身黑sè劲装,越发显得剑眉星目,英姿非凡:“想受家主指点,得看你够不够资格。”

    李青山道:“那如何才算够资格?”

    韩铁衣似乎笑了一笑,不过因为太过迅速,让李青山也怀疑自己的眼睛。

    “不用法术,打上来吧!”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