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六十四章 龙套甲

大圣传 第六十四章 龙套甲

    战斗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而且是一片倒,一群家主在这里,若还压不住一个坛主,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

    战斗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黑莲坛主已然准备做拼死一击,拉一两个家主垫背,却似感觉到了什么,亲手斩断黑莲,从黑莲生出的莲蓬中,摘去了一颗莲子,说了声,我的定数未至,便杳然而去。

    各家家主怕被他临死一击所伤,俱都散开,却给他留出一线生机。

    邋遢道人与麻布衣联手前去追杀。黑莲坛主虽然逃脱,但是亲手斩断本命法器,受创非轻,只要找到他,便可断绝他这最后一线生机。

    由二人追杀,最为合适,其他家主回援百家经院。

    李青山初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感到一阵茫然罢了,这场大战由他而起,但其中隐含的一切,他都是茫然未知。

    还是韩琼枝极度不满的向韩安军询问,他才大概弄清楚了来龙去脉。

    如果这算是鹰狼卫与白莲教的博弈,或者说是顾雁影的一盘大棋,那他所起的作用,大概连一颗棋子都算不上。

    因为双方都清楚,这个任务,不过是个象征意义的导火索,根本不是事情的关键,甚至连他和韩琼枝来执行这个任务,都纯属偶然。若是花承赞心念一转,说不定就是另两个鹰狼卫前来,甚至不必有任何人前来。

    也无所谓牺牲或者冒险,他们并非被当做诱饵或者弃子来使用,王朴实怎么也不会拿韩安军的女儿,法家的次席来当牺牲品。

    各家家主们,在黑幕张开的时候,便出现了。之所以没有立即出手,除了想等黑莲完全栽种,更多的缘由,是韩安军想给自家女儿一些考验,看看她的表现。他相信,这种经历,对于没遭受过太大挫折的韩琼枝来说,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一群家主在侧,怎也不可能亲眼看着他们被杀,黑莲坛主若真的动手,各家家主自有办法保住他们。

    韩安军走后,韩琼枝对此自然是破口大骂,李青山却沉默了,原来他所承担的最大风险,是当着众家主的面,变成妖怪。

    后怕之余,却觉有一股郁气横于胸中,不吐不快,比起这种情况,他倒宁可变了妖身,与黑莲坛主来一场生死决战。

    韩琼枝没太多心思,大概这样的“考验”也经历过不止一次,骂过之后,就不放在心上,见李青山du li于池塘边,反倒有些奇怪。

    上前道:“你怎么了?是在担心小安吗?她没什么事。”韩安军将一切告知她,还是在回到百家经院之后,通过灵器传音。

    李青山自嘲一笑:“这段时间在百家经院出了不少风头,倒真将自己当成个人物了!”

    如果是被欺负,他可以卧薪尝胆,等待报仇之机。如果是被利用,亦可以找到利用他的人,讨一个说法,但现在是满腔不平,却找不到一个回击的对手。

    黑莲坛主对他客气的很,那可以说是涵养高或者神经病,但最根本的原因是,他李青山不算什么,你说我今天会死,好,说不定真的会死。闲谈几句,感觉家主们忍不住要出手了,便道:“你先走吧,我等的人来了。”

    王朴实的想法只怕更是简单,我让你执行一个没有任何危险的任务,你还有什么不满,你觉得我应该提前告知你?凭什么?

    再往上说,顾雁影根本就不知道他来执行这个任务了,王朴实都只是棋子罢了。

    仿佛李青山正充满主人公意识的时候,有人跑出来,清楚的告知他,你只是配角,不,连配角都算不上,只是跑龙套的鹰狼卫甲。

    鹰狼卫乙,哦不,是韩琼枝问道:“你怎么了?”

    李青山道:“女人很难懂的。”这是一个男人的壮阔野心与残酷现实之间的搏斗,大概梦越美,被叫醒的时候就越痛苦吧!

    韩琼枝一瞪眼睛,平生最恨别人拿她是女人说事,但想到李青山不惜生命,为她争出一线生机的情形,目光又柔和起来。

    “男人了不起吗?得意起来,就仿佛无所不能,一旦失意,就连个娘们儿都不如,脸上还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心里已经认输投降了。”

    “你是在说花承赞吗?”

    “你怎么知道?”韩琼枝一愣。

    李青山哈哈一笑:“平时看不出来,你倒也有几分可爱嘛!”

    韩琼枝脸sè大红,捏着拳头道:“我看你也只有打架喝酒的时候,有点气势。”望着李青山那张可恶的笑脸,恨不得一拳打过去。

    相视一笑,二人都觉得彼此亲近了许多。

    “回去吧!”李青山道,明白了己身的苦闷所在,他的心思反而沉静下来,变得更加坚定,能够接受的,不能接受的,都得接受,这就是所谓人生。没有谁生来就是主角,也没有谁,注定一辈子要跑龙套,他的道路还得继续下去。

    “好。”

    正在这时候,水面一阵波动,一条大红鲤鱼探出头来。

    “妖怪!”韩琼枝握拳。

    “是我养的。”李青山拦住韩琼枝:“你先走一步,我跟它道个别。”

    支走了韩琼枝,李青山蹲下身子,摸摸大红鲤鱼的头:“你这家伙,倒有几分福缘,我看这池子太小,马上就要容不下你了,不如让我把你放到清河水中。”

    大红鲤鱼点点头,忽又游向池塘深处,李青山正在奇怪,大红鲤鱼又游回来,口中叼着一样东西,放入李青山手中。

    李青山细眼一瞧,却是一个小小的黑sè莲蓬,其中生着一二十个莲子,只有一个空着,这莫非便是那黑莲的莲蓬。李青山也弄不清楚,那黑莲到底是灵力幻化,还是真的是一株植物,但却知道,这莲蓬绝不是凡物。

    “给我的?”

    大红鲤鱼点点头,又张大嘴巴。

    李青山收起莲蓬,一摸百宝囊,灵丹却已被他吃光了,想了想,找出一枚灵果来给它,它这才满意。

    李青山施展法术,将大红鲤鱼卷上云头,接了韩琼枝,赶回百家经院。

    路上,将鲤鱼放入清河水中,它极其欢快的钻入水中,丝毫没表现出不舍来。

    只是韩琼枝随口问了一句:“你喜欢顾统领吗?”

    李青山随口答了一句“喜欢。”

    结果韩琼枝立刻翻脸,不再理他。

    李青山先是愣了一下,纵然再怎么愚钝,也感觉到了韩琼枝的心思,不免高兴自得起来,我李青山也不是没有魅力,不由想起了几个月之前,那句玩笑话。

    不禁仔细审视起身旁的韩琼枝来,俏丽的短发,想必是源自于韩安军的影响,兵家那群弟子,光头党人不再少数,高挺的鼻梁,很有雕塑感,抿着的嘴唇,彰显坚毅或者说任xing。

    与大酷哥韩铁衣倒有五六分相似,所谓剑眉星目,生在女子身上,或许显得太英武了,但却无疑是个美人。

    韩琼枝脸sè越发红润,心中说不出的欢喜,感觉此番虽又被死老头“考验”了一场,却也并不全是坏事。

    但也终于忍耐不住李青山的目光,因为这厮不满足于看脸,已经开始打量身材了,还刚刚得出了“很好”的结论。

    “看什么看!?”这话说出来,连韩琼枝自己都觉得气弱。

    “你是不是喜欢我?”这话说出来,连李青山自己都觉得很业余。

    韩琼枝怎么肯承认,于是,二人又在诡异的气氛中,回到了龙蛇湖上。

    天sè才刚刚黄昏,在湖波上洒满红鳞。

    如他所愿,这次试炼任务,只用了不到一天时间,但发生的一切,却完全超乎想象。

    回想起来,却也不过是看了一场大戏,跑了一次龙套,只庆幸没顺便领了便当。

    但当靠近百家经院,他才发现,真正的戏场,原来是在这里。

    龙蛇大阵已经不存在了,只见各个岛屿上,俱都留下的惨烈的痕迹,大片的建筑被推倒,许多弟子在忙着清理。

    最为夸张的却是争鸣岛,原本嶙峋的岛山,像是被切碎碾烂了一般,变成大片大片开裂的巨石,更没有留下一座完整的建筑。

    李青山赶到无漏岛上,见小安果然安然无恙,才放下心来。然而无漏岛上却是哀鸿遍野,死去了不少僧侣,被白莲教坛主们炼化,连尸体都找不到。

    李青山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感到另一种险恶,这里曾是两个金丹修士的战场,任何天赋绝伦的炼气士,都不敢说能够自保。

    当初飞龙长老,切山如切豆腐般的威势,他仍然记忆犹新。

    “青山。”

    一声呼唤,李青山回过头来,看到花承赞,四目相对,两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花承赞道:“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你没事吧!”

    李青山勾住他的脖子,笑道:“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倒是你很少会问出这种蠢话。”

    花承赞也笑了一笑,却有些勉强,比起李青山来,他倒是真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白莲圣母只要心念一转,他就已是个死人了。

    “顾统领要见你。”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